林兆彬﹕《悟空傳》——用中國大陸資金拍攝的後雨傘電影

在我的心目中,《十年》、《點五步》和《樹大招風》都是「後雨傘電影」,它們明顯是從香港人在經歷了雨傘運動之後的角度去拍攝,反映出港人在雨傘運動之後所擁有的各種情緒。而最近在中港台上映的《悟空傳》,更是一齣以中國大陸資金拍攝、改編自中國大陸網絡小說的「後雨傘電影」。 故事講述在孫悟空大鬧天宮的五百年前,天庭因為「天命」的緣故,毀掉孫悟空所居住的花果山。兩百年後(大鬧天宮的三百年前),前身是神石的孫悟空(彭于晏 飾)來到天庭的神仙學院學習,打算暗中破壞操控命運的天機儀報仇。在一次意外中,孫悟空、二郎神(余文樂 飾)、阿紫(倪妮 飾)、天篷(歐豪 飾)和捲簾(喬杉 飾)跌落凡間的花果山,失去仙力的他們與花果山的村民一起對付妖雲……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敬請留意) 《悟空傳》由香港的郭子健擔任編劇和導演,筆者沒有看過小說原著,很佩服郭導演能夠把一部中國大陸的網絡小說改編成一齣充滿香港角度的「抗命」電影。 戲中有不少政治隱喻,而且頗為明顯,香港的觀眾或許會有較大的感受。例如,天庭的座位排得像人大會議;天機處掌管了眾生的命運,就好像中共政權;所謂的「天命」就好像「人大831決定」或「人大釋法」;花果

詳情

富士「月9」的背水一戰

曾經作為日劇界「金漆招牌」的富士電視台「月9」時段(逢星期一晚9時正),即將迎接30週年。最近,富士電視台公布了今年春季(4月檔期)「月9」作品《貴族偵探》(貴族探偵),可謂是富士「月9」的背水一戰。 今季正在播放中的「月9」《不好意思,我們明天要結婚》收視不斷下跌,第6集的收視率更跌至5.0%最低點。目前整部劇集的平均收視率只有6.74%,無疑是史上最低收視的「月9」作品。雖然第7集的收視率回升至6.4%,但富士電視台已宣布下星期的第8集將進入「最終章」,似乎是想腰斬這齣劇集。 翻查過去兩年合共8部「月9」作品,你會發現2016年的收視率錄得明顯的跌幅。因此,如果再不認真挽救的話,「月9」隨時會被取消、改成綜藝節目。 2015年 -《約會》杏與長谷川博己主演,平均收視率:12.46% -《歡迎來我家》相葉雅紀主演,平均收視率:12.50% -《戀仲》福士蒼汰、本田翼主演,平均收視率:10.74% -《朝5晚9》石原里美、山下智久主演,平均收視率:11.71% 2016年 -《思戀哭泣》有村架純與高良健吾主演,平均收視率:9.69% -《Love Song》福山雅治主演,平均收視率:8

詳情

花費3千5百萬,只用97日的候任特首辦公室

在1月25日的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上,政府「諮詢」議員對候任特首辦公室的意見。文件顯示,候任特首辦只用大約97日,但總開支預算,由5年前的829萬增加至今年的3,996萬,建制派和民主派都群起批評政府是「大花筒」。 5年前,由於使用舊政府總部,所以不用付租金。5年後,政府繞過立法會,偷步在今年1月簽約,租用中環花園道冠君大廈9樓全層,佔地約1,100平方呎,租金1,292萬元。 近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回應議員提問,最新的文件顯示政府打算以油漆代替牆紙、採用開放式設計、使用可以拆除和重用部分裝修物料,以削減463萬裝修開支。雖然總開支預算由3,996萬下降至3,533萬元,但這仍然是一個天價的辦公室,一個只有28名受薪職員的辦公室,每日平均開支竟然高達37萬元。 租金和裝修費用驚人,作為納稅人的我,實在無法接受,難道政府沒有空置的辦公室?為何一定要租用高級寫字樓?《審計署署長第六十五號報告書》指出,截至二○一五年四月三十日,全港有234間空置校舍,當中的105間(45%)未有正在使用,難道一間都不合適? 各位特首參選人,可否回應一下,你是否需要這一間天價的辦公室呢? 文:林兆彬 參考資料

詳情

《我,不低頭》:新自由主義如何衝擊社會福利制度

繼康城影展金棕櫚獎之後,正在於香港上映的英國電影《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近日獲得第70屆英國電影及電視藝術學院大獎(BAFTA)最佳英國電影,已年屆80歲的殿堂級左翼大導演Ken Loach老而彌堅,在頒獎禮上大鬧英國政府冷酷無情地對待窮人,更為敘利亞難民發聲。面對著全球右翼民粹浪潮,《我,不低頭》摑了新自由主義一打巴,別具時代意義。 故事講述一生奉公守法、臨近退休的Daniel(Dave Johns飾)突然心臟病發,醫生診斷他不適宜工作。他唯有申請失業援助,勞工處卻評估他仍具工作能力而拒絕他的申請。他一邊等待上訴,一邊申請求職津貼,被強迫要四處求職。此時,他認識了被勞工處削減津貼的單親媽媽Katie(Hayley Squires飾),她和兩名幼童正深陷經濟絕境,樂於助人的Daniel主動協助Katie…… 電影拍得寫實而不花巧,立場亦非常鮮明,明顯是批評僵化的官僚主義和新自由主義如何侮辱弱勢社群。觀眾清楚感受到導演的憤怒,讓人看很心酸。主角的其中一句經典對白「I, Daniel Blake, am a citizen, nothing more, nothin

詳情

《NASA無名英雌》:意義重大的平權一小步

第89屆奧斯卡金像獎將於2月27日舉行,在九齣獲提名「最佳電影」的作品之中,有三齣與黑人題材有關,分別是《NASA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圍籬》(Fences)和《月亮喜歡藍》(Moonlight )。進入特朗普時代,右翼民粹主義抬頭,為了喚起社會對種族平權和性別平權的關注,這三齣「黑馬」電影,特別是《NASA無名英雌》,隨時跑出獲勝,摑特朗普一巴。 最近,《NASA無名英雌》在香港正式上映,故事改編自60年代鮮為人知的真人真事,講述三位於美國太空總署裡工作的天才黑人女數學家,儘管受盡膚色及性別的歧視,仍憑著堅毅的決心努力工作,並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抗爭,最終在幕後協助美國太空科技超越蘇聯…… 先談談電影譯名, 香港譯名「NASA無名英雌」比原來的英文戲名「 Hidden Figures」多了「NASA」和「英雌」兩個訊息,讓觀眾知道這齣電影是與「太空」和「女英雄」有關,直接地豐富了戲名的內容,讓觀眾能快速地明白故事大綱。而台灣的譯名《關鍵少數》亦很有趣,與原來的英文戲名截然不同,卻暗藏種族平權的訊息。 相比起2014年的奧斯卡最佳電影《被奪走的12年》(12 Ye

詳情

《求職家族》:殘酷職場與不幸家庭

每當提起一些描寫家庭問題的日劇,我即時便會聯想起《家政婦三田》(2011年)和曾經多次被翻拍的《家族遊戲》(最近一次被翻拍是於2013年),兩齣都算是近年的經典作品。而今季則有一齣同樣描寫描寫家庭問題、令筆者感到「驚訝」的社會實況劇——《求職家族~一定會順利~》(就活家族~きっと、うまくいく~)。 這齣朝日電視台的日劇承接上季收視冠軍《Doctor-X》的時段,由三浦友和、黑木瞳、前田敦子及工藤阿須加合演一個「平凡」的家庭。爸爸是精英大公司人事部主管,媽媽是私立中學教師,姐姐是珠寶公司職員,弟弟是即將畢業的大學生。簡單來說,故事講述他們四人各自都在職場上(或求職時)遇上不幸的事件,導致他們要尋找工作…… 這齣劇集的定位是社會實況劇,描述社會(特別是職場)的陰暗面,劇情發展極為灰暗甚至恐怖,氣氛有點沉重,部份劇情更誇張得讓我感到驚訝。當中涉及到的巧合,更有點TVB劇集的味道。四位家庭成員連環遇上不幸事件,應該改名為「不幸家族」。 編劇是橋本裕志,他曾經編過《庶務二課》系列、《WATER BOYS》系列、《華麗一族》、《獸醫杜立德》、《命運之人》、《死神君》等日劇和電影作品,經驗豐富。今次

詳情

Lesser Evil與Lesser Angel

要在特首選舉中勝出,必須獲得至少601張票,而並非純粹的簡單多數決。愈多候選人,只會增加流選的機會。 民主派選委最少可以提名2名候選人,不論是提名「曾俊華&胡國興」抑或是「曾俊華&葉劉淑儀」,其實只會令票源分散,增加流選的機會,而不會增加曾俊華當選的機會。 假設第一輪投票流選,然後只有曾俊華及林鄭月娥能夠進入第二輪投票。除非,民主派選委想拖延選舉,否則不如一開始就只提名曾俊華一個人? 而我始終覺得,民主派的聲音是不可以在特首選舉中缺席,應該要派人不斷迫曾俊華或林鄭月娥這兩位較高勝算的候選人,回應人大831、廿三條立法、DQ議員、標準工時、全民退保、領展霸權、港鐵票價等議題。特別是代表基層的聲音,絕對不能缺席。 如果民主派提名「曾俊華&民主派代表」,而該名民主派代表清楚表明不用投票給他,那麼「ABC派」其實就可以繼續嘗試「造王」,而我十分支持這個雙軌並行的策略。 其實,長毛只是「lesser angel」,如果沒有其他更好的民主派人士代替的話,我就只能夠支持長毛參選,但在現階段,我仍然是反對投白票或投長毛的策略。

詳情

特首選戰中的雙軌抗爭

有甚麼比人大831「落閘」更可怕?不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而是民主派及其支持者的「自我落閘」。 一個曾俊華,原來就可以衝破民主派對廿三條的底線,原來只要諮詢過程做得充夠,就可以「尋求共識」立法?情況實在令人很擔憂。就連曾俊華也覺得奇怪,為何會有很多特首選舉委員會委員未看政綱、未見候選人,就已有傾向。 為了打倒西環路線,筆者認同「兩害取其輕」的「lesser evil」策略,但本文想提出一種雙軌抗爭的策略,歡迎各位讀者賜教。 任何候選人要在特首選舉中獲勝,必須取得至少601票,而不是純粹簡單多數決。民主派大約有300多名選委,這300多張提名票,至少可以提名兩個候選人入閘: (A) 取得北京信任、有機會當選的建制派「lesser evil」,例如曾俊華 (B) 完全沒有機會當選、假戲假做、不斷迫其他候選人回應民主訴求的民主派候選人,例如長毛 由於民主派選委最終其實不用投票給(B),可以繼續投票給「lesser evil」,所以所謂的「造王」與「搞局」兩個策略並不互相排斥,兩者可以同時進行,而我亦看不到有任何明顯的反效果。 上述這種雙軌抗爭究竟有什麼好處? 第一,讓民主派的政治訴求不

詳情

【曾俊華研推「負入息稅」扶貧】文章重溫:林兆彬評負入息稅解決香港貧窮問題

特首參選人曾俊華今日發表政綱,在稅制改革方面,他建議探討負入息稅制度的可能性,亦即是收入低過某一水平,毋須繳稅,還可獲得政府補助,有助改善貧窮家庭的生活,亦可理順現時的福利津貼機制。究竟何為「負入息稅」?國際上有哪些國家推行?評台特別重溫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林兆彬的一篇評負入息稅文章,解構負入息稅解決香港貧窮問題的可能性。 原題:林兆彬:以負入息稅解決香港貧窮問題可行嗎? (原載2013年10月2 日) 香港政府公布官方首條貧窮線,以住戶平均每月收入中位數的一半劃線。在稅項及福利轉移前的貧窮人口為131.2萬,而稅項及福利轉移後的貧窮人口則為102萬,當中竟然有23.5萬綜援領取者,以及高達53.7萬在職貧窮人士。 這無疑是證明了政府扶貧政策出現了極大的問題,一直未能夠對症下藥。有消息指,政府正研究向在職貧窮家庭發放低收入家庭補貼,其實這是一種類似「負入息稅」(Negative Income Tax) 的概念。 何謂「負入息稅」? 「負入息稅」這措施在美國、英國、新加玻等國家也有推行,它其實是由主張自由放任資本主義的美國經濟學家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在上世紀六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