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勉一:DQ抵__死,DQ體現法治精神

大家一直在主流媒體見到的所謂DQ,究竟是什麼呢? 茶餐廳裡某些只會看TVB和免費報紙的阿叔會不知哪裡來的自信地大聲說,「這些人玩嘢,得罪中央,抵__死啦」。 某些自命精英的偽中產會告訴你,「基本法賦予人大釋法權,現在法院跟釋法來判他們DQ,這是法治」。 其實大家很容易被DQ這個字麻痺了,當作是一次比較過火的行政加司法打壓,忽略了這事件的嚴重性。說得直白一點,所謂的DQ,其本質就是以莫須有的罪名強行推翻十幾萬選民投票的選舉結果。類似的情況,包括選前取消候選人資格或者候選人當選後被強加一個理由取消資格,在緬甸、委內瑞拉,還有無數非洲國家也發生過,那裡取消議員資格也是由法院裁決的。 香港是上述這些第三世界國家嗎?現在香港已經淪為緬甸一樣的第三世界社會,還談什麼亞洲國際都會? 這場推翻選舉結果的陽謀,有一些法盲(或者扮法盲的擦鞋仔)會說,這是法治啊。法治?法治會今天宣誓違反明天的釋法嗎?法律有追溯性不是法治呀大佬。 連一直緊貼北京的法律學者陳弘毅教授也撰文說雖然人大釋法有追溯力,但「可能不完全符合法治概念所包含的法律運作的可預見性原則,因為當事人在其作出有關行為時,只能依據當時的法律或法律解釋

詳情

林勉一:「壹」個時代的終結有感

《壹週刊》可能賣盤給知名傳媒白手套,老土說一句,這是一個時代的终結。 配圖為《壹週刊》創刊號的尊子專欄,文章題目是「團結就是力量」,漫畫是一個躲在老闆鞋裡的政棍,內文的背景是剛頒布的《基本法》扼殺民主進程,大老闆「李翁」叫大家要團結,但團結是指在他周圍。27 年後的2017年,李翁嘉誠連沉默的自由也失去,要含淚開記招講支持女媧。李翁不斷撤資,《壹週刊》也要賣盤,彷彿道出了今時今日的香港有多恐怖。 八九六四之後的1990年,佐丹奴老闆黎智英創辦《壹週刊》,主打中產市場,內容以政治、時事、娛樂為主,在後六四而且互聯網未普及的年代,人們關心多了時事,資訊有價,人們願意付錢買報刊。《壹週刊》在當時的雜誌中的可讀性是最高的,印象中全盛時期的《壹週刊》可以賣廿萬份以上,這是現在很難想像的數字。 小時候沒錢買《壹週刊》,所以在圖書館期期追看,尤其是它的專欄。印象中的《壹週刊》,就是一個反共陣營(簡單來說是港同盟及之後的民主黨為主)、通俗化的中產口味、新自由主義宣傳的大本營。尊子、倪匡、李柱銘、李碧華、蔡瀾、張五常、楊懷康、陶傑、黎智英自己,基本上代表了那個時代的通俗化中產階層,也反映了那個年代最流行

詳情

林勉一:DQ案嘅賤格本質--今日立法嚟宣佈你尋日違法

法治精神裡面,其中一個原則係法律不可有追溯性,即係唔可以某個行為尋日冇犯法,然後今日定個法律宣佈你尋日嘅行為係違法再判你有罪。 立法會議員宣誓,過去一直都係由主席裁定無效然後再宣誓,呢個係香港嘅議會慣例。立法會跟議會慣例做事係承繼英式議會制度傳統。包括議員內嘅公眾對於宣誓點先符合《基本法》,本來嘅合理預期係跟議會慣例。 《基本法》第104條話:「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一直以來,點先叫做依法宣誓係由主席裁決、宣誓無效可以重新宣誓,呢個係香港議會慣例。 2016年11月,人大就104條「釋法」,「解釋」《基本法》呢個條文嘅意思係「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誓詞,點先叫唔莊重,本身已經好含糊。有把黃傘唔莊重、讀得慢又唔莊重,總之就係佢要DQ邊個,邊個稍為有自己風格宣誓就唔莊重。 呢下都唔夠賤,呢個「釋法」最賤嘅地方係人大而家先話唔可以再宣誓,要直接DQ。呢個根本唔係釋法,而係人大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立法」! 大家要知道,《基本法》

詳情

林勉一:你們以為「改天要多欺負一下日本韓國」是個別例子嗎?

二手艦遼寧號進入香港海域,有些大媽大叔興奮得充血,覺得這是中國人的驕傲、鎮攝港獨、人心回歸乜乜實實。 報紙訪問一個中國遊客,他可能充血的過了頭,說「我覺得中國很棒,改天要多欺負一下日本,韓國什麼的。」 看見這些充血活塞男,大家當然會share and dislike,不過也有人說這可能是個別傻B的狂言,不代表什麼。 我認識不少在中國受過教育的朋友,他們回憶中小學的教育,其實正在量產這種狹隘民族主義上腦的傻B。 舉個例子,之前南韓部署薩德飛彈防禦系統,中共在全國發動抵制南韓,尤其是換地給政府建基地的樂天。一時間,抵制樂天變成了小學「愛國」教育的課程內容,小學生戴著少先隊紅領巾誓師「抵制樂天,愛我中華」。 這種場景我見過–在紀錄片中的納粹德國,希特拉少年團的學生誓師反猶。(當然還有文革,不過都是中國的不算,免得double-count) 中共的狹隘民族主義教育,一直都是在製造一種受害者情緒帶動的仇恨–中國無時無刻都是受害者,所以一定要擁護中國共產黨,才能有偉大的民族復興。民族復興之後,就能以大國姿態去駕馭別國。明明南韓從來未「欺負」過中國,相反,朝鮮曾經是滿清的朝貢

詳情

21世紀楢山節考

是咁的,話說荃灣有個新樓盤叫「#海之戀」,它的最新一期叫「#愛炫美」。名字騎呢不是重點,畢竟香港樓盤名字再騎呢也可以賣兩萬蚊一呎,雖然這個名真的有一陣惠州味。 新聞報導說這個新盤的發展商不單提供二按(即是以高於按揭利率借錢給你做首期),而且還找了銀行為買家的父母做逆按揭。 什麼是逆按揭?即是老人家把物業按給銀行,然後銀行每月付錢給老人家,直至按揭一方百年歸老,銀行就收回物業,如果老人家長命百歲便有著數,但如果大吉利是早走的話,便賺死莊家,所以逆按揭基本上是跟銀行對賭鬥長命。 發展商為買家父母安排逆按揭是什麼一回事?簡單來說就是《楢山節考》的故事。 《楢山節考》是一齣經典電影,講日本有個窮鄉僻壤,因為生活太過困苦,所以村民有個習俗,就是老人家到了七十歲,便由兒子背上山等死。 現在的樓市已經是瘋狂狀態,年輕人根本負擔不到那些天價物業。不少人其實是父母出首期買樓,然後自己供。如果父母夠錢,那就是成功靠父幹的故事,但如果父母也不夠錢,怎麼辦?那就拿自住的物業來做按揭借錢,如果父母還得到,那便沒有問題。要做到逆按揭這一步,基本上就是最後一步,問銀行借錢,然後等自己仙遊之後把祖屋交給銀行。 這個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