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卓廷:一地兩檢令基本法淪為廢紙

2010年立法會通過撥款興建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政府一直拖延至近日,終於公布一地兩檢方案,聲稱借鏡深圳灣口岸模式,在西九龍站劃定的內地口岸區連同營運中的列車車廂,將由內地管轄,實施內地法律,由內地法院行使司法管轄權。有關安排明顯違背《基本法》第18條「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引起社會人士尤其法律界的質疑。 律政司長袁國強解釋,因為內地口岸區租賃給內地,基本法(包括第18條)便不適用。有關說法及安排極其荒謬及危險,試想只要香港領土租賃給內地後就不實施基本法,中央政府日後就可以以此為例,在不修改基本法下只需特區政府配合,宣布香港某個港口碼頭、機場,甚至某個香港地區已租賃給中央,因而行使內地法律,客觀效果是香港土地範圍毫無保障,一國兩制隨時遭侵蝕。 袁國強又在電台節目比喻一地兩檢情况有如房東將單位租給租客,但後來發現空間不夠用,便向租客租回單位其中一個房間。這個比喻可謂荒謬絕倫:如果中央是業主,業主是可以隨時單方面收回單位。而將香港政府比喻為租客更是非常駭人:現時香港

詳情

答陳奕謙先生以偏概全的評論方式

陳奕謙先生在6月17日《明報》發表評論文章〈看了美國科米聽證會 不想回首香港UGL委員會〉(簡稱「文章」),分析美國前聯邦調查局長科米在參議院的作證過程,盛讚美國兩黨參議員問政質素,批評香港立法會UGL專責委員會「拖了又拖」、「毫無寸進」、「流於議員之間互相指摘」,「固然,建制與非建制派之間分歧甚深,但好地地一個專責委員會就要弄成這樣子嗎?」本人認為陳先生的立論方式以偏概全,無視香港政治制度的局限,無視問題的前因後果,然後作出不公允的結論,因此不得不回應。 須知道,所有問政或政策辯論方式,都受制於政治制度和議事規則。人所共知,香港立法會不是全面直選,建制派透過不公平的選舉制度,以少數得票獲得立法會多數議席,而特首和建制派議員的權力都是源自中央政府的「祝福」,因此成為互相支持甚至互相包庇的管治集團。因此,縱使UGL案性質非常嚴重,已公開的資料亦令人有強烈理據質疑梁振英涉貪,但建制派照樣可反對徹查事件。上述專責委員會,只是民主派議員堅持以少數人的呈請方式方能成立,但由於立法會組成的不公,建制派仍可壟斷委員會的大多數席位(建制佔7席、泛民佔4席)及主席職位(主席為謝偉俊),委員會亦無法獲得賦

詳情

誰決定不查李國寶?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被判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判監20個月,成為香港有史以來被判監的最高級官員。審訊期間控方表示雄濤廣播股東、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涉嫌透過曾蔭權太太,給予曾蔭權35萬元現金,質疑有關款項屬於建築設計師何周禮收取的裝修費。但廉政公署執行處處長(政府部門)余振昌作供時指,因「估計李先生不合作」,而放棄嘗試向李國寶這名關鍵人物取證。有關說法,嚴重違反本人昔日在廉署受訓及日常調查工作基本原則。 余振昌作供時稱,廉署當時花近5個月,經過多重「關卡」才可與案件相關的東亞銀行職員會面,因東亞一方要求廉署必須經其法律部門才可接見相關員工,他們的口供亦要經東亞的律師及法律部門檢視後才可簽署,部分口供更在律師給予意見後有修改。余振昌認為,如要和李國寶會面,必須在警誡下進行,根據其經驗,相信對方不會合作提供資料,故決定不會見他。本人認為此說法實難以成立。 只查收受利益一方 不禁令人質疑 其實法例賦予廉署相當重大權力向涉案人士取證,例如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14(1)(d)條,廉政專員有權指令證人提供指定資料、回答問題及提供文件,否則違法。而且廉署亦可根據防賄條例第17條申請法庭搜查令,搜查及檢取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