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問題上的「小三角」與「大三角」

在朝鮮半島,目前美韓與朝鮮仍處於對立狀態。有些局外人認為朝鮮不但相當孤立,而且較為危險。然而這種看法將局勢簡單化了。正確分析朝鮮問題,有必要切換視角——將其分別置於不同的「小三角」與「大三角」中看。所謂「小三角」,是指中俄朝、中美朝、俄美朝關係;所謂「大三角」,是指中俄美關係。 就中俄朝「小三角」而言,三方合作多於對抗,而且朝鮮作為小國,目前實際上仍可視為受益方。此種「小三角」關係,可追溯到朝鮮戰爭乃至其前,儘管數十年來處於不斷變動中,但也有其穩定的一面。朝鮮在中俄兩大國間施展「平衡術」,並分別從兩大國獲得其利益,雖然不會盡如其願,但其政權的生存與鞏固確實由此獲得了「外在助力」。 目前美國直接向朝鮮施壓,很難解決朝鮮問題。美國非常關注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角色與作用,這樣朝鮮問題實際也可置於中美朝「小三角」中考慮。在此「小三角」中,美朝完全對立,中朝間合作超過對立,而中美間時而對立壓倒合作,時而合作優於對立。美國希望中國配合美國,使朝鮮在核問題上作出讓步。以往中國對美國主要是虛與委蛇,且未認真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相關制裁朝鮮決議。不過近期中國對朝鮮核問題的反對態度比以往更堅決些,但這並不說明中

詳情

勒龐為什麼不會成功?

全球化並非全然正確,也不是永久合理;並非毫無瑕疵,也不是不可批評。全球化既有正面作用,又有負面影響;既有綻放的「玫瑰花」,又有潛藏的「玫瑰刺」。批評全球化,首先應是批評全球化中不夠公平、不夠合理之處,其目的之一應是促進更公平、更合理世界的實現。可以用公平的「非全球化」、「反全球化」,來修正不夠公平的全球化。 然而,用更不公平的「反全球化」,來否定不夠公平的全球化,則是明顯錯誤的,而法國總統候選人勒龐正表現出這樣的錯誤。隱藏在這位極右翼候選人政綱背後的,除了民粹化的愛國主義外,還有改頭換面的「半排外主義」與「半種族主義」。她的意識形態,因具有高度民粹性,其實對法國的民主制度或多或少會產生負面影響。 脫歐主張未認清法國長遠利益 與英國這個島國不同,法國是大陸國家,在歷史上就與歐洲命運極為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它不可能脫離歐洲「獨善其身」,這是與英國有所不同的。英國就其傳統而言,雖然持續關注歐洲大陸,乃至會適時干預大陸事務,但同時又與歐洲大陸「保持距離」——而與英國整個歷史相比,加入歐盟這段時間其實較短。至於法國,在特定歷史時期,甚至可說是歐洲的中心——它不可能像英國那樣與歐洲大陸「保持距離」。

詳情

中俄朝關係與薩德問題

俄羅斯不僅是朝鮮的鄰國,還是對朝鮮有相當影響力的國家。然而,一些論者過於關注中朝之間關係,卻將俄羅斯的角色忽略了。俄羅斯是朝鮮的「老大哥」,過去是,現在也是——儘管作用有所削弱。 俄羅斯不僅是歐洲的大國,還是亞洲的大國。然而,目前她似乎缺乏在東亞擴張其影響的「着力點」。在這種情況下,她是不會對朝鮮棄之不顧的。目前她對朝鮮仍有相當影響力,在某些方面甚至超過中國——但她對此保持「低調」。比如在軍事技術方面,朝鮮就較為依賴俄羅斯——實際上在前蘇聯時期就如此。 朝鮮作為小國,有時也企圖在大國間玩「平衡術」。但她不是在中美兩強間玩「平衡術」,而是在中俄兩國間搞「等距離外交」。朝鮮並不願意過度依賴中國,也不會完全倒向俄羅斯,在中俄間玩這種「平衡術」對她而言是必要的——從金日成時代(處理與中、蘇關係)到金正恩時代都如此。 與中國一樣,俄羅斯對聯合國安理會制裁朝鮮的決議並未認真執行,而且中俄雙方對此應有某種默契。中國之所以對安理會決議「敷衍塞責」,主要應出於維護金正恩政權穩定的目的。另外中國還會想到,如果嚴格執行安理會決議,會疏遠(甚至激怒)朝鮮,使該國更靠攏俄羅斯。 薩德致中韓關係惡化 俄態度複雜

詳情

一個新時代來臨:特朗普上台的意義

一個新時代來臨:這可以概括特朗普上台的意義。這不僅是美國的新時代,還是世界的新時代;這不是急進全球化的新時代,也不是激烈反全球化的新時代,而是修正全球化的新時代。全球化不能也不應再無限制直線推進下去了。中國古人講「見可而進,知難而退」,對於全球化而言,不能只有直線前進,而是可以有停止,甚至有暫時的後退。另外,全球化應該是公平的全球化,而不是相反。對全球化的修正其實意味着對不夠公平、不夠健康的全球化的修正。 自由貿易也不應始終奉為金科玉律,對它有時也要予以適當修正,用「貿易公平」(此處主要指貿易應公平維護並促進各相關國家的利益等)加以修正。對自由的剝奪固然是自由之敵,對自由的濫用同樣如此。貿易傾銷(乃至匯率操縱等)是對自由貿易的濫用,它其實是自由貿易之敵。而對貿易傾銷等的限制、反制,從長期看實際上是在維護自由貿易,而不是在反對自由貿易。特朗普的政策主張,並不應簡單視為反對自由貿易的政策主張,而是對面臨嚴重挑戰的自由貿易政策予以必要修正,以更長期地維護公平的自由貿易、健康的自由貿易。 國際間人員交往日益頻繁,這是全球化表象之一。此種表象固然有其重大積極意義,但在特定時候也面臨不應忽視的消極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