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不信鼎流淚,也請不要hehe梁楊

如果你不信周浩鼎的眼淚,請也不要相信,楊岳橋與梁天琦之間,會存在甚麼兄弟情、男男愛。我就算身為同志,對這種硬配其實覺得噁心。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尤其選舉爭逐,根本沒有浪漫的空間。周浩鼎也說了,希望和大家做「朋友」。台下表現友好,含笑合照只是出於體育精神。上到擂台,每個候選人只會思考如何把對手擊倒。我知道,高舉黃傘的香港人,大都是愛好和平的浪漫多情種子,覺得「嘈夠喇」!但此舉除了自己製造美麗的誤會,對大眾理性思考其實毫無幫助;同時更掩蓋不了,支持其他候選人的朋友,對自己表態的一刻翻臉無情,比黃成智還難看的醜態?我在加拿大打選戰,主要對手也是在選舉論壇、媒體報導,對我們的候選人表現友好,二人幾乎「攬頭攬頸」。但幕後的現實,對手又是如何「友好」?其競選團隊向選民造謠抹黑我們、偷競選宣傳牌、甚至欺騙選民,我們候選人的編號!手段之低,令人咋舌。我是小說作者、編劇,爭取結婚權利,一向是個浪漫的人。那經此一役,我深刻感受到,政治根本反映著殘酷的現實:選舉,就是原始的你死我亡。有說楊岳橋在選舉論壇,不攻擊梁天琦,盡全力攻擊周浩鼎;甚至在無線最後的電視辯論,楊岳橋結尾近兩分鐘的提問,有人看到溫柔的愛情,但我看到的是楊不斷向梁的提問,語氣雖柔但每一問題皆狠且準。一輪提問後,觀眾已有效地清晰了兩個候選人對抗爭的「底線」,楊亦成功爭取了溫和的非建制游離票。以上,其實是正常到不堪的選舉策略:梁一早被建制圍攻,犯不著再給他時間解釋政綱;站在香港人一方的梁天琦,更不是民主派的搶票對象(理論上)。實際上,將梁天琦和本民前往死裏打的,正是楊岳橋身後的公民黨、民主派、因政治利益而綑綁的人力、社民連、新同盟三黨,以及屬於同一系統的《香港花生》、《立場》、《謎米》、《蘋果》、《明報》之類的媒體。這次泛民破天荒地,與建制控制的《大公文匯》《HK01》等首次合流打擊同一位候選人,實在令人嘆為觀止。楊背後的公民黨,在選舉時對「同路人」殘忍已非頭一次。一二年立會選舉,民主黨新西全滅、人力在港島慘敗,正是因為公民黨表面上為新人抬轎,實際上想全取四席的貪心導致,選前告急大量吸走游離票,結果要同路人付出慘痛代價。何只「關鍵一席」,而且是把雙倍的兩席,拱手讓給同心配票的建制派。公民黨今次僅派出楊岳橋,也是按著同樣的公式辦事:在泛民讓路下,沒有負責任地推出重量級人物,取回公民黨自己丟失的席位;更借整個泛民系統的力量,企圖把新人保送入議席,讓楊在九月謀求連任,甚至坐一望二,是向泛民其他黨派手上搶議席。甚至可以說:公民黨今次,簡直是把整個泛民在九月的勝算,都綑綁重押在補選的賭枱上。不過這種大膽賭博,在本土主張急速冒起,泛民系統大為震動下,打出這些「大局為重」「關鍵一席」「議事規則」「益民建聯」的鬼話,企圖逼迫已投向本土/梁天琦的選票回流,要求香港人含淚反著時代而走。當梁家傑連「唇紅齒白靚仔」都拿來作為背書支持的原因,公民黨以至泛民貪戀議席的真面目,是連楊岳橋親切的笑容,還有自己幻想的男男情誼也掩飾不了的。清一下頭腦,以選戰身份認真打好這場選戰,星期日投票支持應該進入議會的候選人吧。參選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還有報稱獨立的梁思豪、劉志成及方國珊。攝影:蕭雲 立法會選舉

詳情

從同性婚姻看候選人的政治包袱

(圖片取自Look7s Facebook專頁:http://on.fb.me/1RpdXBK)推動同志平權在保守的香港,從來就是吃力不討好的差事:協助弱勢群體沒有光環,又怕得失保守勢力。政黨和政府認為弊多於利,加上高官黨員的個人信仰衝突,像同性婚姻這種議題,更易被「冷處理」。論壇、諮詢小組搞了多年,根本是緩兵之計;傳統同運人一如泛民,多年跟隨政府起舞,與爭取香港普選同樣一事無成。選舉期間,候選人害怕失去持立場不同的選民的選票,對同性婚姻所謂敏感的議題更是「避之則吉」。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七個候選人中,只有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有提及爭取同志伴侶權利的政綱,選舉論壇也當然沒有人會主動提起。我不甘心又一次被無視,公開在臉書詢問,為何選舉沒有就同性婚姻議題的政策討論;結果引來健吾在大氣電波中,給予各候選人三十秒時間,回答是否支持同性婚姻。同性婚姻議題有如此難得機會獲得發問,不論正反,都希望因此得知候選人的取態。結果是:梁天琦義無反顧地支持;劉志成和梁思豪反對,但支持給予伴侶法律權利;黃成智堅決反對;方國珊和周浩鼎稱尊重同志但對立法有保留;唯獨一向支持同志的泛民,公民黨楊岳橋,三十秒過去,我除了知道他是支持同志之外,無法肯定他是否支持我們在香港合法結婚。楊每次在論壇追擊周浩鼎,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都要求周答「是」與「不是」。周當然答不出大遊花園,楊便痛加指責;其實健吾這條問題,形式豈不是一樣,像「是」與「不是」般簡單。楊的錄音答案是「模稜兩可」嗎?相信自有公論。不過主持黃永聽得出楊是明顯「讀稿」。為何身為網台主持的楊,這段錄音需表現得如此要小心翼翼,變成「人肉錄音機」?是否因為身後的公民黨,令他不能在一次定勝負的發言中,提出清晰的論點?節目過後,他在臉書專頁發布一則啟事,推說自己錄音時太緊張,貼出情人節當日與網民的私訊截圖,證明自己是支持同志平權與《性傾向歧視立法》當是「補答」,但仍沒直接提及「同性婚姻」;在大批網民圍攻下,他又再次發帖澄清,申明他支持同性婚姻,去年有出席同志遊行。不過他認為「立法有序」,還是要先由「反性傾向歧視」法做起。年初二旺角衝突後,楊所屬公民黨發聲明讉責使用暴力者,更用上「騷亂」一詞,引起支持者不滿;楊才發出比黨較為溫和、人性化的聲明,改為讉責制度暴力,對抗爭者使用暴力稱「理解但不同意」,嘗試挽救危機。今次楊的做法,與年初二其實如出一轍。第一、甚至第二次都受制於黨限制答題自由,直到第三次才總算表了態,如此狼狽!對同性婚姻的正反陣營來說,候選人的立場當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明光社在轉載節目時已點出:「相同嘅問題,大家點答」。最令我意外的,是反對陣營如「反對同性婚姻大聯盟」後來痛斥的,不是表態支持的候選人,而是「迴避問題,不置可否」的候選人。其他六位候選人都能在節目中清楚有效地表達立場,唯獨楊一人要事後反覆澄清,究竟是誰之過?網民的見解很到點:「典型泛民寫照,喺議題表決上不做判斷,然後喺討論中表明立場。如果你無做判斷嘅決心,你點喺立會議案上投票?」議案表決,只有一次機會。沒有第二次第三次,沒有太緊張按錯掣,更沒有場外投票;參與遊行集會,倒不如提出立法議案,實際推動更好?星級同志團體大愛同盟為楊站台,但其政綱並無照顧同志權益,到有機會為同志政策表達立場時又如此糾纏不清,叫支持者情何以堪?現在香港人在很多條戰線,都已輸得再無任何迴旋餘地。我們需要的,是更見承擔,能在議會上陣,有效地為我們爭取香港人最大利益的代議士。同志未來的幸福,以至香港人未來的幸福,我們又是否能夠放心交給楊岳橋,還有他身後背負著的公民黨、泛民?P.S. 在此再次感謝健吾,也為此舉令他惹來的種種謾罵及不便致歉。延伸閱讀-《打電話問候選人(人民大道中)》節目聲帶:http://on.fb.me/20WmiznG點電視文字報道:http://gdottv.com/main/archives/12288楊岳橋第一次補答:https://goo.gl/k1IQRP《在這種公民社會民主是什麼》:http://goo.gl/nfPnZP《給楊岳橋的信》:https://goo.gl/BC3mNR 立法會選舉

詳情

新東補選:醒覺港人與政治利益集團的對決

有候選人拉票要動用這些宣傳語嗎?「守住關鍵一席」、「大局為重」、「唔投我對手會贏」、「益左民建聯」、「集中票源」、「修改議事規則」、「含淚投票」。「要脅」、「恐嚇」、「警告」、「抹黑」,我還以為是三合會「選老坐」。忘了說,這個黨,是中產大狀黨,「民主派」公民黨。他們的宣傳語可還漏了些重點:「公民黨出了投共二五仔」、「補選罪魁禍首公民黨」、「公民黨是失守關鍵一席的元兇」、「此議席係公民黨資產」、「議席係我嘅唔好黎搶」。他們現在唯一的選舉策略,是專向所謂「同路人」埋手,恐嚇他們轉投自己。公民黨也同時承認,其他五個候選人的票,他們都無力去爭取了?很好。很好。魚蛋革命一起,公民黨搶先讉責暴動,力求切割,打落水狗,分道揚鑣;現在見本民前梁天琦聲勢如虹,便假借「同路人」之名,要求非建制支持者集中票源,軟硬兼施,口出「界票」狂言,搶人選票為實。民主選舉,選民以自由意志,選擇理念相近的候選人,才是公平的選舉;候選人也應憑其優點與實力、政綱和往績,向支持者爭取最多的票數;刻下卻有自封「民主派」的候選人,眾星拱照,卻說出這些狗屁不通的宣傳語,原來這些就是候選人的優點了?如今又來甚麼「等埋岳橋」?學生會選舉還比他們認真--此等水平的文宣,肯肯定會被恥笑到死。為何非建制就要加入「民主派」,奉行走入中聯辦的「和理非非」路線,保住「大局」?甚麼大局?「民主派」與「建制派」二元對立的抗衡大局呀。三十年來,靠對抗中共的選民屢屢埋手,騙局崩潰了,就假借眼淚陪襯,要求含淚投票。民主黨分裂再分裂,新政黨到底還是桐油,利益當前,一出口就惡言相向。說破了,只是議席特權與其帶來的種種人脈,以及政治利益交換--「民主派」,只是寄生於民主的「政治利益集團」。權力使人腐化。我常告訴同運戰友,萬勿把爭取同志平權當飯吃,一吃下去就只會為飯碗而戰,同志平權也就不過是永遠的爭取了。二十年來同志權益毫無寸進,我也絕不奇怪。所以,「飯民」並非浪得虛名。爭取到真正民主了,他們也應告退了?休想!他們的「大局」,黨內黨外根本容不下「新一代」「挑戰者」。佔領後更多港人醒覺,紛紛以自己方式投身政治,回歸社區。傘兵在區選贏得亮麗,就算輸,也輸得精采。還記得區議會選舉,傘後組織「青年新政」嗎?後起之秀的政壇新星,被「民主派」冠以「撞區」、「界票」的罪名,還嘗試把成員「抹紅」,加上「一樓一」的想像,極盡輕蔑惡毒。如今手法,根本如出一轍。青新政與民主黨「撞區」,結果青新政得票,比民主黨還多;「民主派」還未認清正被時代淘汰的現實,不論老中青,政客媒體打手現在皆出盡奶力,文攻武嚇,千方百計想奪走本土派的得票,就是不想再重演這一幕。不過「民主派」卻沒想到,當中不少票,根本不會投他們。因為這些選票,都是受年初一投名狀的感召而出動,且看透了「民主派」多年的偽爭取。這些染了血的選票,本來連票站都懶得去,絕不是唱多兩首《血染的風采》就可以騙回來的;「民主派」的選民威嚇愈多,不但爭取不到這些選票,中間游離的選民看著更覺難受:「公民黨最大的恐懼,不是建制會贏,而是梁天琦票數比楊岳橋高。 」這種思想一旦「入腦」,就算這次真的屈就「含淚投票」,九月他們是否投給這些自大獨尊的「民主派」,我要買定花生。「民主派」口口聲聲「槍口一致對外」,槍口實際上卻是對准香港選民而非建制,我可以斷言,這是「醒覺港人」與「政治利益集團」的對決。一切回歸基本步,選民不是棋子,自己會用走的。真心為香港,為選民,拋頭顱灑熱血的候選人,始終都會受選民支持。且看「香港二二八」開票之日。(註: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報稱沒有政治聯繫的劉志成、新思維黃成智、民建聯周浩鼎、獨立的梁思豪、西貢區議員方國珊、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及公民黨楊岳橋。)林國賢Facebook Page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立法會選舉

詳情

抗爭第一槍,打醒香港人-記年初一旺角衝突

香港警察,鳴槍「開年」!剛睡醒的朋友,若看大台新聞報道,加上政府定調,大概以為是「本土暴徒搞事」,搞到香港大亂。事實是,昨晚港人新年愛逛的朗豪、良景、觀塘等小販夜市,被食環暴力驅趕;去年在旺角發動過「幫小販執垃圾」的本土民主前線,今年到相同地點作出「保護小販」行動,十時許有食客看見其成員「有幫手保護住小販,態度都ok」;不敵食客人數的食環,召來警察出動胡椒警棍紅旗驅趕小販;上月曾利用選舉條例為「光復上水」的本民前,午夜過後企圖再以此作為護身符與警方對歭。凌晨12時45分,持長盾牌防暴警察佈陣,在朗豪坊對開砵蘭街以超規格強行清場,施放胡椒噴霧又使用警棍,引發警民衝突;不過,今次民眾不再像佔領時的和理非非,雙手高舉束手「任扑」,與警方爆發街頭攻防戰;期間有交通警疑「擔心生命受威脅」,違規向天開兩槍「示警」,再把已拉下扳機,準備好發射的槍口對,準,市,民;局勢進一步失控。別騙我,香港人。大家內心深處,都會「明白」,事情終有一天會發展至此。港共梁振英政權,對外袒護大陸殖民、強推中港融合基建掏空庫房;對內更勾結地產商,欺壓百姓毁滅社區;這兩三晚,食環加上領展「城管」嚴厲執行掃蕩,連百姓透氣,到傳統「隻眼開隻眼閉」的新年夜市「篤魚蛋」,都武力介入毫不放過,更拒絕即場與市民溝通,成為民憤爆發的最後一根稻草。當港人要團結一致「對準政權」時,傳媒、政客、社運人陰謀論滿天飛:有人收錢搞事、本土派騎劫、有組織煽動騷亂,甚至是梁天琦為新東立會補選拉票。據獨立記者蕭雲稱:「清楚地見證,騷亂的真正觸發點並非開槍,亦無關本土派,而是警察不計代價,誓要進入朗豪坊清場,掃蕩小販夜市引起。」撫心自問,佔領時政府、警方在我們心中埋下的怨氣有幾多?民眾當時被左膠制止的各種衝擊行動,情緒又被壓抑了幾多?曾聞過催淚氣體的你,曾經一腔義憤衝出路面的你,有收過錢嗎?香港人原來好得閒搞事嗎?看著《有線》的足本直播,沒有本民前天真地以為自己有選舉條例護身拒絕散去,與民眾共同保衛公共空間,大概旺角小販已像良景的小販和聲援者,被領展城管以鐵馬封鎖、圍毆。何況,目測本民前人數不多,反而因見義勇為而被捲入的食客民眾就更多。而且,令衝突升級的,每每都是警方。經過雨傘的你,該懂吧。剛好在沒有泛民、沒有左膠的抗爭,潛伏在香港人心中的勇武,終會被兇惡進逼的警察引爆。如龍和一役,總有些香港人,已為香港的未來,忘了「留案底同坐監咁得人驚」,豁出去了。臨清場前,本民前成員準備好盾牌和護具被質疑是「有組織」;敢問香港人在佔領時,面對警察不斷升級的武力,面對逼在眉睫的警方衝鋒陷陣,出陣會不準備防具?天真,也要有個限度。有人說此舉是為本民前補選拉票,更證明了有些香港人的思想就是如此功利主義--本就沒有勝算基礎,藉參選打開話語抗爭空間的參選人,還冒著被捕的危險(忘了說他甫被拉上警車,燈光就『熄滅』了),要記得仍為學生的梁天琦,前周才在港大沙宣道與同學,為校委會一事抗爭過--原來「衝」,就是為了有得著?怪不得泛民和教職員一整晚,只在一旁「做球證」。離地中產,不要只顧看完電視,指責某某人搞亂香港,而不知道,香港一早已經天下大亂。背後搞亂香港的,正是與民為敵食串魚蛋都要出警棍開槍的政權。最後,新年新希望,不如自問你想香港有甚麼結果?很多人曾經相信,靜坐遊行示威,可以改變現狀。今日的槍聲,提醒大家,今日不會,明日也不會。甚麼也不做,是坐以待斃。不要跟我說甚麼「本土派」。踏在香港土地上的,敢為香港積極抗爭的,才是香港人!我城,「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P.S. 傳媒用「示威者」「暴徒」(TVB)這詞形容民眾。恕我不能跟進使用。或許用在從後扑人後腦,擎槍亂射,打記者的警察更為合適。(圖片取自90後社會紀實) 旺角衝突

詳情

不要「種族歧視」內地人?- 由被種族清洗的港人角度說起

早前我分享有香港人在美國火車上,勇於抵抗白人種族歧視的新聞。有早已移民加拿大的香港朋友,以此要求我,呼籲香港人朋友不要「種族歧視」「內地人」。下面將解釋到,香港對「內地人」的情結,根本不能以「種族歧視」四個字就能涵蓋得了。我嘗試與他解釋,對方執拗說,任何有關「種族歧視」的行為就是不對,既然不是「所有內地人都是壞人」,就不應歧視所有「內地人」。正所謂夏蟲不可語冰。丈夫加入筆戰陣,問:「現在我回來加拿大了,你猜為甚麼呢?又敢問一句,你對上一次回香港又是何時?」(The situation changed since about 3 years ago. Now I am back. Guess why? By the way, when was the last time you visited Hong Kong?)對話到這裏終止。根據聯合國《排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公約》的定義,「種族歧視」是基於任何種族、膚色、世系、民族或族群,而施加的任何區別、排斥、限制或優待,拒絕或損害人權或各領域的基本自由的認受性。簡而言之,就是厚待自己族群而以各種政治權力排外:例如給予白人的種種特權的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美加執警察法偏袒白人,甚至欺壓華人濫殺黑人;小數族裔在職場被歧視,難以就職或升職等等。在大部份所謂「種族歧視」的情況下,都是原有(或自以為原有)的族群或特權階級,以政經系統或人口的優勢去欺壓其他族群。剛拜讀完楊政賢的文章《昨晚,我在港大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我充份了解我朋友的想法:「仇恨一旦建立,重建信任尋求共存方式將會難十倍、一百倍、一千倍。」「我實在不忍見到生活,在香港的伙伴們會受傷、人格尊嚴遭受剝奪。」他所言的「伙伴」應該是指在港的「內地學生」。不過,我們要清楚了解到,香港完全不屬於這個情況。香港人現在面對的,是嚴重得多的「種族清洗」!香港人,正在「被清洗」!中國人,絕對要分那麼細:「內地人」,在共產黨治下來港生活、工作、求學、遊歷的這些人;「香港人」,由英治變成形式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治下的人。(補註:我在本文使用「內地人」而不是「中國人」,是希望強調中共國加諸於香港的殖民者角色。不同於一般傳媒所使用的「內地人」一詞,那是被中共政治語言混一或習非成是的結果。)我的朋友和同學也有不少「內地人」。他們當中,多是好學勤奮有禮教的正常人,真叫人無法不喜歡他們,而且華夏一家嘛,就算連台灣人,我們都覺得很有親切感,像極一家人了,是不是?但單以此項,就要香港人以「大愛」擁抱這些「內地人」,卻有著邏輯上的大問題。試想這簡單的一幕:前年我入讀浸會大學研究院,註冊時,接待的小姐居然用普通話跟我打招呼。普通話!普通話!我反應很大,質問:「這裏是香港!為何你用普通話跟我說話?!」她不好意思地說,這是因為八成來報讀的學生,都是「內地人」。這些學生,很多都是從香港的大學開設的內地分校,讀完學士課程,保送香港大學系統的。他們畢業後,大概可就地找工作,再申請居留;另外,是每天150個單程證配額,一年就是54,570人;回歸18年,已經有接近1,000,000個「內地人」在香港落地生根;還有每年進出香港接近50,000,000個「內地」遊客。這些數字,對700多萬香港人來說,代表著甚麼?過去香港人逃避共產黨接收香港,紛紛移民對美加等地,有錢的投資移民,身家少一點的申請技術移民。外國吸納的移民,一般都是對當地有貢獻的。而且很多移民在當地還被白人排擠,面對白人偏袒自己人而處處碰壁,找不到原來行業的工作,流落餐館「洗大餅」者,比比皆是。共產黨政權,卻正在利用這些所謂「內地人」的移民,對香港上下其手,用的卻是香港的民脂民膏。這些新移民同胞,卻是特權階級:要床位送床位,要學位送學位,要公屋送公屋,要綜援送綜緩:碩士博士生八成給予「內地生」;中資公司的Management Trainee全部是內地指派來港,中環說普通話的人愈來愈多;大學學院內地教授愈來愈多,掌控研究資金的生命線;政府和民建聯這些政治系統,培養的新人不少就是內地來的年輕專業人士!看看基層:「內地人」漸漸充斥候診室急症室產房;公屋和綜緩都是內地家庭優先;上水的水貨客、自由行充斥社區,周圍撒屎撒尿,搶高物價奶粉短缺,政府任其肆虐無睹,港鐵選擇性執法偏袒「內地人」;政府不斷追加大白象基建,砸下千億進行有利周邊內地城鎮的工程;富有的內地人,炒高香港樓價租金,市建局清拆舊區「配合發展」,新樓往往是買不起的天價豪宅。香港人生活的空間,一步步被擠壓淨盡。是的,在香港,「種族歧視」正不斷發生。不過,被歧視的,是香,港,人!讀清楚了:香港人,正被「種族歧視」!排除如惡疾在全球散播的內地遊客,「內地人」本身真的沒錯;不過,對於香港人來說,這些人,都是「侵略者」。情況發展下去,香港變成下一個西藏或新彊,日子不會遠。不只庫房被淘空;社會精英都是由內地畢業生包攬;民主投票,建制派的票源也源源不絕對港供應;最終香港政經,就重重掌握在北京手上。五十年不變?已無須等到二零四七。香港的本土意識、國族情結,正是在這種惡劣環境下逼出來的。政治上,我們無力反抗北京政權,特區梁振英政府,面對雨傘運動如此嚴重的變動,竟可以不動如山;校委已淪陷的大學系統,莘莘學子圍沙宣道大半晚,截至現時都無法逼出分毫改變;每天出門,面對的是橫蠻無禮的內地遊客,被破壞的社區和環境生態;肆意跨境拘捕異見者;王晶之流已變節投北者,為蠅頭小利更公開把港人當芻狗看待。家長緊張子女要贏在起跑線,卻沒意識到,現在連起跑線都丟失了,還不自知!只有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施麗珊 、蔡耀昌、何喜華等左膠,才只看見眼前的所謂「不公」,協助來自中國的新移民繼續擄取香港人付鈔的社會福利;或陳婉嫻這種低級政客,不惜說謊欺騙輿論向港人施壓,要求政府接收肖友懷這種公然在社區欺壓香港小孩的偷渡客。放諸全球,只有制度仍然對你「大愛包容」時,你才講得出「大愛包容」這句話。被不斷消費的香港人有何資格講「大愛包容」?這只等如替人販子數鈔票的可笑。不過,佔大多數人的「港豬」還是活在虛假的安樂日子裏,借網民一句:「當別人踩在你頭上,肆意侮辱,而你不但全無反抗之意,還笑嘻嘻的甘心供養,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賤種。」「內地人」,在不自覺下成為侵略者幫兇;香港人尤其年輕一代,在愈來愈黯淡的前景,無處發洩,對這些代理人作出被標籖為「種族仇恨」的行為,我絕不覺得奇怪。現在特區政府給香港人的嘴臉尚且如此,等到「內地人」勢力大到能接管政經權力階層時,做家長的,你等著瞧我們下一代,做人家腳下踩著的二等公民吧。到時在餐廳捧餐的,不再是廣東話半鹹不淡的人,而是我們的香港廢青。當然,我沒說香港人這種發洩渠道是值得褒獎的。雨傘運動、港大沙宣道一役,清楚地告訴我們,我們過去的反抗方法已不合時宜;不過,只要我們反抗得法,香港仍然有前路:當泛民代議士容讓惡法撥款通過,成為飯民政棍,我們積極參選換走這些人,不要再含淚投票;當李國章之流挾持港大校委會,學生請以五四運動的姿態對付;別理會要做球證的教職員,追隨竪儒提倡的這種「佔領中環」、「雷動計畫」的空談。面對玩弄權術、操縱程序的政權,不要再靜坐遊行。以後的一切,都要「坐言起行」。「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香港人,最該誅的就是「錫身」。父母家長,別怕子女會反抗被秋後算帳,反正他們早已前途似「咁」;也別再盲目相信一些人的「以偏概全」。徐承恩補充得好:「有些人無視香港遭(共產黨)殖民統治的事實、無視殖民者之囂張拔扈,肆意將香港人的抵抗妖魔化、把香港人的焦慮詆毀為仇恨、把香港人的慌惶失措描繪為無禮失態。這樣才是真真正正的『以偏概全』!」輪到廣東話被消滅了,到時,就連香港人都沒有了。我的話,到此為止。作者博客:https://www.facebook.com/jiajiahenry/原文連結:http://wp.me/p1AonI-bn 中港矛盾

詳情

【台灣選戰】今日花蓮,明日香港?談花蓮人「最後一次智力測驗」

Caption:蕭美琴深入花蓮社區,感動當地人超越藍綠,對她投下信任一票(取自蕭美琴Facebook)台灣選戰塵埃落定,不少香港政客及社運人也自拍打咭完畢,回港「返工」。這些人也還真秉承了香港的「即食」文化,以為在投票前夕趕到台灣湊熱鬧,就當是學習觀摩「完畢」。這種過客式的訪問,就是我們香港政客的應有水準吧?打過選戰的人都知道,選舉精綷在於其競選組織與候選人背後的政績工作和理念。最後的造勢宣傳時,大局幾乎已定;而且這種「勢」,也不是一朝一夕「做」出來的。這些人回港後參與選舉,委實有沒有「勢」可做?大家就心照不宣了。總統選戰在港報道很多,我也就不提了。只想特別點出最值得香港人借鏡的一戰:花蓮與民進黨蕭美琴。花蓮本是寧靜的台灣後花園,近年政商勾結大量發展旅遊,造成環境污染、地價上升、陸客湧入,一如香港。地方政治完全被國民黨及友好陣營控制,現任立委王廷升已做了兩任,父親王慶豐過去曾任花蓮縣長,號稱「花蓮王」的前國民黨籍縣長傅崐萁,亦以地方勢力支持王競選;民進黨多年屢攻不下,選票是七三之比。不過,本屆選舉,蕭美琴在這國民黨鐵票區,以過半數票擊敗現任國民黨立委及土皇帝兩股勢力。Caption:網友對選民對總統及立委的分別取向大感訝異(取自:PTT)上圖顯示花蓮選民投票的「分裂」奇景:總統選舉方面,深藍支持者仍一面倒「含淚」投給國民黨朱立倫;立委選舉方面,同一批人卻「調轉槍頭」投給民進黨的蕭美琴。蕭美琴究竟有甚麼魔力,可以「翻轉」這塊深藍鐵板?下文淺談花蓮人如何通過這「最後一次智力測驗」。深耕六年:蕭美琴的天道酬勤Caption: (取自蕭美琴Facebook)現年44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碩士的蕭美琴,本來是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全國比例代表制的政黨票),根本無須深入地方「揼石仔」。不過根據作家朱宥勳的分享,一二年敗選後的「蔡英文立即召集了當時新科的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包含蕭美琴、陳其邁、段宜康、李應元等人,下達了每位立委,都必須「認養」艱困選區,到地方上深耕基層的指令。」「早上開完此事的會議,蕭美琴下午就搭車回到她認養的艱困選區花蓮了」。事實上在六年前,即2010年,本是不分區立委的蕭已首度參與花蓮立委補選,惜以40.8%選票落敗;不過蕭沒有像一般「空降」參選人一敗陣就消失。蕭在臉書寫道:「六年前徵召參選,感受花蓮的熱情,因為感恩,我留了下來。此後,翻轉花蓮的弱勢,自然成了我的使命,相信個人棉薄的奉獻,可以帶來更好的改變 。」她的政績?公路交通、農民權益、環保、動物權益、偏遠學童,當地人所關心的都有照顧到。六年以來,當地人到處都看到她的足跡,受過她的支持與幫忙,更感受到她本人的真誠;就算不能投票支持她,佔人口達三成的原住民,她也不問回報出力幫忙;不過因蕭的綠營背景,其工作難被深藍控制區的媒體報道,但她仍默默為當地人付出。套其下屬一句「阿我們老闆就說,只要認真做,民眾自然感受得到」。Caption:「正當冰」老闆分享對蕭美琴的看法(取自正當冰Facebook)結果「皇天不負有心人」。選前數天,當地自強夜市的冰淇淋店主,「正當冰」老闆不忍其功勞被埋沒,「冒死」在臉書張貼長文,分享對蕭美琴個人印象:「她帶著不分區立委的頭銜,卻在花蓮台北之間東奔西跑,盡力的,用一個花蓮人的身分活著。她是這樣難得。打滾政壇多年,沒有沾染上一絲政界做表面的惡習,依舊是個真誠的鐵娘子。」「我看見一個人做的事,她的政績,是用腳走出來的,而不是用嘴說出來的。」,引爆網友瘋狂轉載,在近7,000個分享中表達對她的親身觀察與評價;在這些分享貼文看到,她對花蓮的真誠,選民這六年來,都切切實實的看到了。Caption:網友紛紛轉載分享,他們眼中的蕭美琴(取自正當冰Facebook)「份內事」表現搶眼雖然台北花蓮兩邊走,她不分區立委的「份內事」,在立法院的表現也很搶眼:「很難搞的公督盟(公民監督聯盟)給了她七次優秀立委。財經立法促進院給了她三次優秀立委。」相反其對手王廷升,公督盟點名其立院的口頭質詢率是「零」;長期被列為「待觀察名單」,「有一次還醉醺醺地在國會鬧事」,直斥「連這屆立委的基本責任都做不到了,還想競選立委連任。」;網友也紛紛表示在選區都「沒見過他出現」。結果競選一開始,蕭在民調就領先王達 12%。對手沒政績發負面文宣民調一直落後的王廷升,除了由國民黨進行政治交易,把花蓮王的「離婚」妻子徐榛蔚放進不分區立委名單,助其維持其家族政治利益換取其支持;王廷升更在選戰尾段,大搞負面抹黑手段。他針對蕭美琴支持包括一對一同性婚姻婚姻平權的「多元成家」法案,一面打著「守護花蓮 珍愛家庭」的清高口號舉行造勢大會,大談「家庭幸福」;一面由國民黨花蓮縣黨部,製作上萬片「蕭美琴的真面目」黑色光碟(抹黑的真用黑色)寄給選民,內容包含大量裸體,攻擊民進黨立委候選人蕭美琴提案修法支持雜交、亂倫。「蕭美琴的真面目」影片在此,請自行評估是否觀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N2pX2u3yfM此外王又大肆宣傳,呼籲選民一定要「大團結」投花蓮人、 「不投過客」,盡顯排外保守的本色,企圖抹煞蕭在當地六年來的付出。這些舉動或許對極保守選民有固票效果,但同時更惹起更多選民反彈。結論選戰尾段的抹黑攻擊,令當地與蕭工作過的組織及名人,紛紛自發力挺為蕭助選。知名導演作家吳念真、紀錄片「灣生回家」導演田中實加、地球公民基金會花蓮辦公室主任蔡中岳、藝人郭子乾,甚至當地醫學界、學者、牧師等人,有的以其個人經驗,描述他們眼中真實的蕭美琴;甚至現身站台;網上亦有學生發起「花生洄家」返鄉投票活動,以選票實際支持蕭,抗議對手的負面宣傳。選舉當晚,蕭以53%得票率大勝,票未點完已可自行宣傳當選;藍綠地方選票的七三比格局,也被一下子翻轉過來。「突破黑暗,終於看到彩虹」:Caption:選舉翌晨,花蓮人抬頭望天,真的看到這道彩虹。(取自蕭美琴facebook)花蓮是我在零四年環島遊的最終站。在國民黨部民宿遇到到當地大學報考的學生,純樸的他騎著機車,兩人一起玩了老半天。當時沒有陸客自由行,花蓮仍然一片清靜美好;後來因發展自由行,慘況有如香港。有網民甚至感慨「花蓮的政治就是現在香港的模樣……」「我們已經失去了花蓮!」今次花蓮由當地人以選票拯救過來,情況有如去年香港區議會選舉,漁灣的徐子見和大坑的楊雪盈等,翻轉鐵票令選區「變天」;未來立法會選舉,香港人有沒有這種氣概與耐心,植根基層,把建制派鐵票連根拔起?我們拭目以待。勝選演說中,蕭美琴感謝花蓮人「給她更大力量」,說:「突破黑暗,終於看到彩虹」,翌晨,彩虹真的高掛在花蓮蔚藍的天空。期待這道彩虹也能高掛在香港的天空!P.S. 雖然我人遠在加拿大,但透過當地人士的交流與觀察,加上新聞分析整合上文。讀者只要多深入研究,也能自台灣選戰有所得著,同時「慳返機票錢」。延伸閱讀:正當冰老闆發文支持蕭美琴https://www.facebook.com/JusticeIceCreamFanClub/posts/934884826564721:0網友對蕭王兩人的「見證文」https://www.facebook.com/JusticeIceCreamFanClub/photos/a.935862829800254.1073741858.513977695322105/935863499800187/?type=3&theaterPPT(相當香港討論區)討論「正當冰」的發文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52528124.A.700.html朱宥勳:蕭美琴的作業簿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0113/773212/網友發起「花生洄家」 田中實加力挺蕭美琴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573275支持婚姻平權 三師站出來挺蕭美琴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571647大驚!原來花蓮已經不是台灣的了!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04977625938186&set=a.1071630228807.2012171.1167670523&type=1&theater 台灣

詳情

傳奇從來不易

一死,一生。葉錫恩病逝,黃家強喜歡你689。九十年代前,一個是為基層民眾請命對抗強權的鬥士;一個屬於自主與希望的樂壇象徵;回歸後,一個加入臨立會靠攏強權,一個變成被民意拋棄,behind於時代巨輪。大家都要拿張國榮等的英年早逝,對照二人的晚節不保。若二人和他一樣,在最光輝處就此打住,大家對他們的印象,或許仍是美麗的;午夜夢迴,不欲打擾故人。數晚節,我想起健在的,為數幾百萬的藍絲。〈年少無知〉一曲如此描寫「不甘安於封建制度裡 迷信上街真理會達到」。高舉黃傘七十九日的莘莘學子,目標是單純不過「我要真普選」的香港未來自主。但更多香港人卻是「只可惜生活是一堆挫折 只可惜生命是必須妥協」。這些有車有樓上了岸的,或正為五斗米而折腰至三更夜半的,或仰賴紅底資金開飯的,以為令子女贏在起跑線就足夠,哪知連年輕人跑道都快陸沉了。這些藍絲,可能多年前也曾在六四維園,高唱過「今天我」;但,開到荼蘼花事了,故事若在這韶華盛極時結束,往往都是些充滿浪漫的傳奇。可惜生活就是最最不浪漫的無路可退,所有的美好都在風高浪急處,一不小心,就被磨蝕淨盡;若妄圖抱殘守缺,加上多餘的權力,還有過時的價值觀,甚或立場等於利益時,「晚節不保」的元素就統統齊備了。八九年百萬人曾「佔領中環」支持北京民運;零三年七一五十萬人反廿三條癱瘓港島北;一四年爭取香港未來民主真普選的七十九日,佔領中環卻只僅僅沾邊到大會堂而已。明明曾經壯闊波瀾的鬥爭,最後還不是「只可惜生活是一聲發洩 只可惜生命是一聲抱歉 怕追討」?急流勇退,很難。力保不失,更難。《胭脂扣》中的如花美艷依舊,十二少的下場,正是這些人的寫照。(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GB/sdk.js#xfbml=1&version=v2.5”;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評台 Pentoy

詳情

觀龍以至同運的投機-以何秀蘭為例

過去,我們相信民主黨的口號,聽從《蘋果日報》的輿論,以為上街遊行抗議,叫喊毋忘六四就可以為香港爭取民主。可是,飯民廿年來口裏說支持民主,但身體卻很誠實,一個個走進中聯辦,甚至飛到北京,把港人民主自由拱手送給中共。星期日就是區議會選舉。零三沙士七一後,民意一面倒以選票懲罰建制派,泛民區議員席位一下子暴升至151席,甚至奪得部份區議會的控制權。這得來不易的民意授權帶來的資源及人脈,本來可以令受立會比例代表制影響的泛民,一次打好基礎、茁壯成長的機會,可惜這些民主派空談口號拒做實事,口惠而實不至的態度,令四年後民建聯捲土重來大勝,議席暴升一倍成區會最大政黨,「飯民」失去地區支持,積弱難返,圍標維修或騎呢工程等地區問題日益嚴重。何秀蘭這位「同志友善」議員,便是這類「人版」的寫照。若我提起「觀龍」這個選區,相信大家都記憶猶新。零三年,她打敗地頭蟲葉國謙,成為該區區議員;四年過去,理應競選連任的她,竟然「棄區脫逃」。究其原因,地區工作是最好的「照妖鏡」,若撒手不管只會被街坊唾棄,心知肚明又怎會參選讓自己丟架?我,身為同志,也感覺到像觀龍選民一樣的怨氣。第一次有機會接觸何秀蘭,是在2005年,Gay Radio就支持性傾向歧視立法,發起收集聲音聯署行動期間,在朋友協助下收集到她的聲帶。那時候覺得,這個議員好像都很支持同志,真是個少有的盟友,有票定要投給她。第二次,在2012年,國教前夕的立法會選舉。那時候先後在半山扶手梯和海隧入口碰到她,一臉誠懇口口聲聲說支持同志,選情告急乜乜乜,感動到我也決定為她助選。除了把傳單發到基吧去,還屢屢在臉書貼文支持略盡綿力;十一月同志遊行再度與她相遇,也是一臉誠懇,和我母親也談得好像很投契的樣子,還真感到陣陣暖意。不過希望很快落空。同年九月,我們創辦性別藝團「原色人」。首作同婚紀錄片《異路同途》十二月在科學館舉辦近三百人的放映,映後還安排了「香港同性婚姻展望研討會」(這才是「全港首個同性婚姻講座」),很榮幸地邀得林煥光、何式凝、黃國堯牧師、蘇美智,自然想邀請她「身體力行」出席。怎知一致電,她就推說立法會開會(放映剛好在星期三)很忙便匆匆掛線,再致電更已不接電話;相反,另邊廂慢必卻是一口應承,說盡力到場支持。結果,當晚慢必果然八時許自立會趕到,還趕得及看影片下半場;黃耀明更是轉貼放映消息,當晚更低調出席,令大家都很興奮,與她的缺席成了強烈對比。那次之後不久,何議員加入之後創立,星光熠熠的大愛同盟。見她和何韻詩到台灣出席遊行受到星級招待,我想,或許她是嫌我們的小小組織曝光率不高(可惜上次還沒機會告訴她同場嘉賓名單,可惜可惜),以後也就不敢再相邀了。哪知沒幾個月,我和Guy有幸為「TEDxKowloon」2013年年度大會,擔任演講嘉賓。主辦單位開心地告訴我們,同場邀得何議員代表大愛出席講「同運政治」。雖然那時對她失望,但想到同場能有兩把代表同志的聲音,她的參與也有助號召同志入座,我們還是感到高興的。在準備講稿時,先上台的我們,還特意避開同志的政治話題,免得與後上台的她相撞令她難做。結果?何議員上台好整以暇後,劈頭第一句「阿Guy和Henry講得好好」,然後就臨陣把餘下18分鐘改談政改爭議。WTF?不少同志花了幾百元入場,希望看這場得來不易的分享,現在何議員你和我「講、政、改」???政改當然重要,但大會同場一早安排畢明邵家臻呂秉權庫斯克張鐵志周俊輝講政改,哪輪到何議員置喙?!安排的好演講主題哪可說改就改?到底何議員知不知道甚麼叫尊重?代表的大愛組織的何議員好意思交代?這根本是徹頭徹尾的政治投機,利用同志之名行個人宣傳之實!她演講中途,還記得略提兩句同志議題,讓驚呆的大會有足夠soundbite張貼臉書,還真夠貼心;事後她回到觀眾席,還好意思走來跟我們打招呼,稱讚我們「講得好」。若不是身處八百人的酒店Ballroom,大概我已經以粗口回敬。事後大會也極度不滿,也沒有上載她的片段,免得大家尷尬。當然,她在立會確有提出過性傾向立法的諮詢動議,電子病歷的修訂或許也應記一功,但多年選票換來僅兩條提案是收入與支出不相稱;而且她這種對同運的「觀龍式投機」態度,我只能說句:「支持唔住」。區議會選舉投票在即,大家還是小心看清其為人和政績,別被這些投機分子利用。

詳情

觀龍以至同運的投機-以何秀蘭為例

過去,我們相信民主黨的口號,聽從《蘋果日報》的輿論,以為上街遊行抗議,叫喊毋忘六四就可以為香港爭取民主。可是,飯民廿年來口裏說支持民主,但身體卻很誠實,一個個走進中聯辦,甚至飛到北京,把港人民主自由拱手送給中共。星期日就是區議會選舉。零三沙士七一後,民意一面倒以選票懲罰建制派,泛民區議員席位一下子暴升至151席,甚至奪得部份區議會的控制權。這得來不易的民意授權帶來的資源及人脈,本來可以令受立會比例代表制影響的泛民,一次打好基礎、茁壯成長的機會,可惜這些民主派空談口號拒做實事,口惠而實不至的態度,令四年後民建聯捲土重來大勝,議席暴升一倍成區會最大政黨,「飯民」失去地區支持,積弱難返,圍標維修或騎呢工程等地區問題日益嚴重。何秀蘭這位「同志友善」議員,便是這類「人版」的寫照。若我提起「觀龍」這個選區,相信大家都記憶猶新。零三年,她打敗地頭蟲葉國謙,成為該區區議員;四年過去,理應競選連任的她,竟然「棄區脫逃」。究其原因,地區工作是最好的「照妖鏡」,若撒手不管只會被街坊唾棄,心知肚明又怎會參選讓自己丟架?我,身為同志,也感覺到像觀龍選民一樣的怨氣。第一次有機會接觸何秀蘭,是在2005年,Gay Radio就支持性傾向歧視立法,發起收集聲音聯署行動期間,在朋友協助下收集到她的聲帶。那時候覺得,這個議員好像都很支持同志,真是個少有的盟友,有票定要投給她。第二次,在2012年,國教前夕的立法會選舉。那時候先後在半山扶手梯和海隧入口碰到她,一臉誠懇口口聲聲說支持同志,選情告急乜乜乜,感動到我也決定為她助選。除了把傳單發到基吧去,還屢屢在臉書貼文支持略盡綿力;十一月同志遊行再度與她相遇,也是一臉誠懇,和我母親也談得好像很投契的樣子,還真感到陣陣暖意。不過希望很快落空。同年九月,我們創辦性別藝團「原色人」。首作同婚紀錄片《異路同途》十二月在科學館舉辦近三百人的放映,映後還安排了「香港同性婚姻展望研討會」(這才是「全港首個同性婚姻講座」),很榮幸地邀得林煥光、何式凝、黃國堯牧師、蘇美智,自然想邀請她「身體力行」出席。怎知一致電,她就推說立法會開會(放映剛好在星期三)很忙便匆匆掛線,再致電更已不接電話;相反,另邊廂慢必卻是一口應承,說盡力到場支持。結果,當晚慢必果然八時許自立會趕到,還趕得及看影片下半場;黃耀明更是轉貼放映消息,當晚更低調出席,令大家都很興奮,與她的缺席成了強烈對比。那次之後不久,何議員加入之後創立,星光熠熠的大愛同盟。見她和何韻詩到台灣出席遊行受到星級招待,我想,或許她是嫌我們的小小組織曝光率不高(可惜上次還沒機會告訴她同場嘉賓名單,可惜可惜),以後也就不敢再相邀了。哪知沒幾個月,我和Guy有幸為「TEDxKowloon」2013年年度大會,擔任演講嘉賓。主辦單位開心地告訴我們,同場邀得何議員代表大愛出席講「同運政治」。雖然那時對她失望,但想到同場能有兩把代表同志的聲音,她的參與也有助號召同志入座,我們還是感到高興的。在準備講稿時,先上台的我們,還特意避開同志的政治話題,免得與後上台的她相撞令她難做。結果?何議員上台好整以暇後,劈頭第一句「阿Guy和Henry講得好好」,然後就臨陣把餘下18分鐘改談政改爭議。WTF?不少同志花了幾百元入場,希望看這場得來不易的分享,現在何議員你和我「講、政、改」???政改當然重要,但大會同場一早安排畢明邵家臻呂秉權庫斯克張鐵志周俊輝講政改,哪輪到何議員置喙?!安排的好演講主題哪可說改就改?到底何議員知不知道甚麼叫尊重?代表的大愛組織的何議員好意思交代?這根本是徹頭徹尾的政治投機,利用同志之名行個人宣傳之實!她演講中途,還記得略提兩句同志議題,讓驚呆的大會有足夠soundbite張貼臉書,還真夠貼心;事後她回到觀眾席,還好意思走來跟我們打招呼,稱讚我們「講得好」。若不是身處八百人的酒店Ballroom,大概我已經以粗口回敬。事後大會也極度不滿,也沒有上載她的片段,免得大家尷尬。當然,她在立會確有提出過性傾向立法的諮詢動議,電子病歷的修訂或許也應記一功,但多年選票換來僅兩條提案是收入與支出不相稱;而且她這種對同運的「觀龍式投機」態度,我只能說句:「支持唔住」。區議會選舉投票在即,大家還是小心看清其為人和政績,別被這些投機分子利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