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府必須改正的理財策略

昨天,前「財爺」、特首參選人曾俊華先生公布其政綱。參選宣言中,曾先生指自己自幼習武,「都幾打得」。因此,筆者以為出任「財爺」長達9年的他會在政綱中,搶先強調其「最強武功」公共理財。相反地,他不但沒有顯示「打得」的「孖鬚」(muscle),反而像在「隱瞞家醜」般,公共理財隻字不提,卻把自己全無經驗的政改和23條立法放在最前,有如他在過去幾年不停「派糖」,只為買眼球、博掌聲。 筆者向來對事不對人,只是過去幾年研究香港社會經濟,客觀的數據反映,公共財政結構(fiscal architecture)是香港的重病根源,是下任特首帶領香港繼續前進的建構性議題。因此,筆者希望在此回顧香港近年極其「羞家」的公共理財表現,解釋問題的嚴重性。 預算案公布在即,筆者估算本年度財政盈餘將達900億元,是曾先生一年前估計的8倍多。過去7年合計,政府共錄得8000億元的實際財政盈餘(計回「派糖」及注資基金),但巨額盈餘沒有為港人帶來喜悅,反而留下愈來愈多怨氣及矛盾。6年前,政府斥資380億元向每人派發6000元,可能給市民帶來幾星期開心;但當公立醫院內科專科新症輪候時間,在5年間增加了一倍到近50個星期,病?「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