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朗彥:獄中記事:吃人的法治觀

八月十五日,十三名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抗爭者,面臨始料未及的、長達八至十三個月的監禁判刑;之後,三名發起「重奪公民廣場行動」的青年領袖,被判入獄六至八個月,法官似乎嘗試在不合理之中拿捏一個「看似」相對合理的刑期,以平息公眾的震驚和憤怒,但仍難掩飾其鐵腕本質。從進步民主派的年輕輿論領袖,到社會運動的基層行動者,政府在短短一星期裏,把十多名活躍的反對分子送入牢中,卻仍堅稱不涉政治考慮,更指批評裁決者損害法治。 政府和法庭所詮釋的法治,於我這樣一個政治囚徒而言,似乎不過是「吃人的法治」。法治「吃」人,在於司法機關以將個人定罪為目標,但對其政權的原罪則視而不見。假如既有的社會狀態,本身就是由一系列的不公平制度和政策所支撐,而法庭懲治那些違法挑戰不義的人,只為恢復一個充滿壓迫性的「原初」,這似乎與我們從小學習的「以法達義」相距甚遠。更駭人的是,司法機構一直以「司法獨立」和「政治中立」的稱譽,蓋過它面對巨大不公義時的沉默和無力感。 但真正優秀的法治守護者,絕不以逃避仲裁政府的獨斷惡行為榮,且應在人民挺身阻止公權力踰越憲政精神行事時,加以保護。我猶記得上訴庭審理我們十三人的案件時,幾位法官經常反問

詳情

反對派有責任提供鳥籠外選擇

民建聯、工聯會、新民黨已經表態明天將票投林鄭月娥,欽點已非常明顯,若北京突然調動票源令曾俊華勝出,等同對在港幾個最重要的建制力量使詐,連帶打擊近幾年培殖的「民間愛國力量」、鄉事派等等等等,情況不可想像。 在這樣的背景下,保守民主派依然作出不可計量的妥協讓步,不止交上選票,還忘我地催谷市民對曾俊華的愛戴,尤如將民主運動的珍貴資產放上必輸的賭枱。林鄭當選後,要問責的自不是對制度清晰、堅守信念的進步派;而是錯估形勢,自欺欺人的擁曾派。 然而曾俊華或曾俊華路線該不會就此消失:短短兩月的選舉工程,曾俊華為中共政權做的,價值遠遠大於林鄭月娥。先是把進步派大大地邊緣化,幾個原本有可能掀起新反對浪潮的被jr議員,現在成了民意公敵。更能攻陷民主派的政策主張,一條為自己過去財經政策解話的影片,合理化大白象基建,民主派竟不發一言,繼續任由盲目支持滾大。最後更藝高人膽大,強姦傘運記憶的空間,搶奪傘運意義。 政黨人士或議員,本來就不同於一般選委,不止需要考慮在這場選舉中為市民「代投」,更要思考民主運動的長遠發展,向民主派的倡議和主張負責。偏偏正是這些人,隨民意的圖騰起舞,忘記香港尚在民主爭取當中,反對派有責任提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