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根源着手 才是解決問題之道

為紓緩北京的壓力,中國政府宣布把河北省境內的雄縣、容城縣以及安新縣合組成「雄安新區」。消息傳出後,該區的樓價一夜暴漲,從每平方米4000至8000人民幣升至超過2萬人民幣。有鑑於此,當地政府立刻叫停房屋買賣,甚至停辦離婚手續,情況顯得十分狼狽。平心而論,中國政府的發展計劃是有其可取之處。然而,若不從根源着手的話,問題是永遠無法得到解決的。 明太祖朱元璋最終能得天下,全靠貫徹實行「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說穿了,就是先立足、再發展、後出頭。可是,雄安新區卻把步驟倒過來,根基未穩、發展未完善就「先畫大餅」,完全是本末倒置。 事實上,天津市和石家莊跟北京相隔不遠,它們本身也是二線大城市,可是北京所承受的壓力依然大得驚人。雄安新區再大,也難以和北京相比。落成以後,北京的壓力雖有所紓緩,卻只能暫時治標,不能治本;過了一段時間後,一切都會還原。 再說,雄安新區未發展就先公布升級大計,導致樓價和地價上漲,反而使部分潛在投資者卻步。隨後,政府為免嚇跑投資者,所以叫停所有樓房交易,這樣做卻反使投資者認為政府朝令夕改,不願再投資當地,最終有可能使雄安新區發展計劃「爛尾」或名存實亡。 鄧小平疏忽難辭其咎

詳情

法官遇害 源於法治不彰

2月26日晚,北京昌平區一名馬姓女法官在家中被兩名分別姓李及姓張的男子殺害,其夫亦被他們所傷。此外,他們又在不同地方傷害兩人各自前妻的現任丈夫。到最後,他們自知求生無望,便飲彈自殺。據聞,這宗謀殺案是因為有人不滿馬官在一單離婚經濟糾紛案中所作出的判決而起殺心。公民黨余若薇在〈誰來守護司法獨立〉(刊2月28日《明報》)一文中提及:「尋常百姓也要明白,我們不會同意所有法官、所有判辭……但不滿意時就恐嚇、侮辱法官……到頭來傷害了香港最珍貴的法治及司法獨立。」此話的核心在於在一個法治社會,不允許任何人因不服判決,而傷害法官。法治社會不允許傷害法官事實上,港、台等地對法庭判決感到不滿的人也相當多,卻鮮聞法官因判決不當而被恐嚇,或受傷害。一方面因港、台兩地的司法完全獨立,判案時不受任何外來干擾,法官只會按法律條文作出宣判,儘管不同法官對案件的理解及法律條文的認知會有所不同,卻完全是有根有據,決不會無中生有。另一方面,也因兩地的法律可信程度極高,兩地人的守法觀念根深柢固,判決有錯只會是技術問題,鮮有法官因偏心或顧及外來因素而曲解法律條文。中國法律條文多 可信性卻極低但在中國,人民的守法觀念十分薄弱,皆因中國的法律條文雖多,可信性卻極低。黨的利益完全凌駕於司法之上,司法既不獨立,又經常受到上頭壓力及外來干擾。官官相護的情况比比皆是,被官員陷害導致含冤受屈的百姓更是多不勝數。不少百姓因求助無門,便毅然離鄉,走到北京上訪。那些上訪人士大多聚居北京某處,逐漸形成了所謂的「上訪村」。每次中央領導人到訪某處的時候,總有不少人攔路申冤。受冤者或其親屬不走司法程序解決問題,卻直接向負責行政工作的高官及國家領導喊冤,在法制健全的國家,這是不可思議的,國人顯然已對司法失去信任。假如法律條文被引用,或被執行時只顧及當權者的政治利益,卻沒有嚴格地照着法律的本意去辦的話,教人如何相信法律?人民願意遵守法律是因為他們相信「令出必行」,可是如果他們不再相信法律的話,又怎會願意繼續遵守?不少無辜的受害人因走投無路,以及司法系統不能為其伸張正義,所以被迫採取激烈的方式向社會「討債」,哪怕明知是死路一條!本案中,馬姓女死者在審理與嫌犯相關案件的時候,未必有錯。可是,由於內地司法過於黑暗、官場過於腐敗,出於對法律,以及司法人員的不信任,兩名嫌犯有可能會因為女死者的身分而認定她沒有公正地處理他們的案件,從而生出報復殺人的惡念。事實上,內地法官受襲遇害的情况屢見不鮮。從2009年至今,已知的法官遇襲案件(包括本案),至少有5宗。由此可見,法官遇襲並非個別事件。若然內地政府不能痛定思痛,重新確立法治之莊嚴,使守法觀念再一次確立在國人心中的話,今後法官遇害案必會繼續發生,永難休止!作者是自由撰稿人原文載於2016年3月10日《明報》觀點版

詳情

「習奧會」中美交鋒 揭兩國複雜關係

近日舉行的「習奧會」備受國際矚目。一如先前所料,除了網絡問題、亞投行,以及廢氣排放等不涉及核心利益的事情上達成共識外,其他核心議題並無太大進展。尤其是涉及領土方面,兩國領導人在記者會上各說各話,毫不協調。為使會面得以順利舉行,在會面前的7個月開始,兩國官員已頻頻互訪,如此大費周章地作準備,可說是前所未見的。然而,這次美國卻沒有如以往般為中國領導人的訪問塑造友好環境。相反,在習近平抵美後,美國國防部卻選擇以發布中美軍機衝突的消息作為到訪的「見面禮」,兩國關係的緊張及不和卻也由此可見。事實上,中國近年迅速崛起以及美國執行重返亞太戰略埋下了兩國不和的種子。美國除了和亞太區內其他國家合作,共同在領土問題上抵制中國外,也借網絡入侵以及匯率問題等打壓中國。為求達到目的,甚至不惜指鹿為馬,在一些對各方皆有利的事上挑毛病(例如亞投行)。美國要求中國承擔大國責任,卻又不容中國在國際事務上取得話語權,並多次偏幫與中國有爭議的國家,試問中國又如何咽得下這口氣?互相重視 絕不親密立志要成為「毛澤東或鄧小平第二」的習近平,為了樹立強人的形象,在涉及中國核心利益的事情上寸步不讓。在兩國皆選擇強硬應對的情况下,雙方關係一落千丈,不斷針鋒相對,自是毫無親密可言!但是,中美兩國是全球最強的兩大經濟體,它們的互動足以影響全球的經濟及政治發展,因此雙方都十分重視兩國關係。美國國內有不少人提出取消「習奧會」,但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卻直言取消「習奧會」是懲罰美國,而非中國。現時的中美關係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兩者同樣需要對方,要完全切割絕不可能。正因如此,所以兩國也會在不違背自己核心利益的情况下向對方示好,以便為兩國留下合作餘地。中美的反網絡犯罪聯合聲明,以及美國把逃美的貪污嫌疑犯遣返中國便是一例。若說中美關係是一段互相重視,卻絕不親密的特殊外交關係的話,應該不會有人反對!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美國

詳情

虛榮背後的黑暗

孟子提倡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是一種以人為本的高尚精神,即使到了2000年後的今日,也有其積極的意義。可惜,直到今時今日,在統治者眼中依然是「君為貴,社稷次之,民為輕」。在他們的眼中,只要能夠保障到自己手中的大權,以及能滿足到自己的虛榮與面子的話,哪怕是國破民亡,也在所不惜。 「燒錢」搞閱兵 不顧人民利益9月3日是舉行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典禮的大日子,外國高官要員包括俄國總統普京、南韓總統朴槿惠,以及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等皆出席閱兵活動。為了把閱兵典禮辦得盡善盡美,北京市內的工廠被迫停產,露天燒烤以及焚燒行為被禁絕,就連警戒區內的醫院也在當天被迫停止運作。為確保一切能順利進行,可謂費盡心血。只是,近日中國的經濟發展連番受挫。當務之急,理應採取較低姿態舉行紀念活動,盡量避免勞民傷財之舉,把錢用在實處上,這才是正確的做法。然而,好大喜功的中國領導層為了替自己贏得一時的「面子」,在中國經濟面臨大蕭條危機情况下,卻依然「燒錢」大搞閱兵儀式,把國家進一步推向危機之餘,置人民利益於不顧,也愧對當年曾為國家安危浴血奮戰,甚至乎付出寶貴性命的士兵。 領導人為面子 罔顧百姓受苦最教人生氣的地方,卻在於中國政府為了一個不能當飯吃的閱兵儀式,而不惜勒令醫院停診,此舉可謂駭人聽聞。雖說醫院依然提供急症服務,卻也對病人造成極大的不便。因為前往醫院求診的病人,健康狀况必然極差,全都盼望可以早一步得到治療。可是政府的做法,卻證明了領導人可以為自己的面子,罔顧百姓飽受皮肉之苦。想到此處,國人實在不能不為自己依然在中國生活而感到心寒。歷史上,不少封建時代的帝王因為把個體的利益和面子放在國家的利益之上,導致國破家亡。習近平和李克強等國家領導人乃博學之人,對這類典故理應耳熟能詳。可是,身處權力核心的他們早已迷失方向,導致他們不自覺地重複古代帝王所犯下的錯誤。要他們清醒,除非他們徹底離開自己所身處的政治體制。可嘆的是,在中共體制內,只有因權鬥失敗的人才能做到這一點。由此可知,中國的政治環境若無革命性改變的話,在中國生活的人民永遠也無法擺脫被統治者剝削的命運。作者是自由撰稿人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圖片來源:中通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