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從何來? 從開放管治而來

問特首參選人:你可以真心「以人為本」地建設這個城市,還市民生活自主權嗎? 香港近年的城市規劃開放度,可謂急轉直下,但政府代我們所作的決定,亦不見得走向光明。政府常以「缺地」為由分化社會,以劏房戶、公屋輪候人數作擋箭牌,將基層與保育置於對立。 矛盾激發,源於管治者獨裁。其實政府只要在公共財政、土地資訊、住屋生活各方面還市民自主性,至少稍作開放,已能緩和對立。 還富於民:基建成癮 適可而止 香港一直有這個迷思:政府每年賣地收入數百億元,終歸惠及社會。但真相是,賣地收入是當成「非經常性收入」,撥入專為發展基建而設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為人詬病的「大白象」基建,如西部通道、高鐵、港珠澳大橋等等,都是來自這個帳目。 當政府大興土木,帶動城市發展,推高樓價租金,更誘使地產商投入發展,政府賣地時得以賺取更多地價收益,再投放更多資源發展基建,這種運作可稱之為「資本旋轉門」(見圖)。但旋轉門外,弱勢群體因基建徵地或樓市上升而遭逼遷,小市民亦被排拒於外,環境被犧牲,統統無法得益,更愈受邊緣化。 從附圖可見,由2012/13年度起,每年用於基建發展的支出約600億至800億元,可預示基建債台高築,政府要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