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甲車事件還未完結

新加坡外交部發表公告,表示收到香港政府通知將會歸還被海關扣押兩個月的9部新加坡武裝部隊泰萊斯裝甲車。有云「一天未吊上赴星的貨輪就還未正式歸還」,就是事件還可能有變數,但這只是未完結的第一步而已。 港府表示不排除作出刑事檢控,也只不過是餘波未了的其中之一部分。在分析有何其他後續的可能之前,先探討刑事檢控有何棘手問題。 香港海關的確可根據《進出口(戰略物品)規例》(香港法例第60G章)第2條提出檢控。但是新加坡政府早在事發後不久就公開表明9部裝甲車屬新加坡政府資產。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於1月9日在國會回應質詢時引用國際法中的國家主權豁免權(sovereign immunity),與剛果案由終審法院提請人大常委釋法結果形成的條件脗合,海關無法檢控新加坡政府。而即使只起訴船公司、船務代理,辯方可引用剛果案的FG Hemisphere Associates LLC因釋法結果致敗訴,指與訟方縱並非新加坡政府代表或被授權方,但案件涉及新加坡的國家主權豁免權,要求法庭頒令終止聆訊及撤銷檢控。可是,不能排除北京會再次釋法「反豁免」刑事案件,打倒昨天的我。如筆者不幸言中,不止是中共再一次破壞香港的司法制度

詳情

堵得住參選 堵不住思潮

「確認書」的目的是為了堵住抱持港獨理念的人參選立法會,甚至是針對梁天琦,也是明眼人都能看穿的真相。的確,這不容否定是政治操作的舉動,封殺了6人的參選,但港府以為成功將港獨思潮「消滅於萌芽之時」,卻在坊間茁壯成長。一直以來網上彷彿熾烈 港獨不成氣候本土思潮以至港獨主張,是大約5年前開始出現,但只是少數人在網上有如自我陶醉的討論。但隨着自由行擴展到一簽多行,並引發出如D&G事件、雙非孕婦、奶粉荒和走私水貨客問題,以及單程證和衍生出住屋、教育、醫療、綜援等社會資源問題造成民生層面的困擾,以至大學表面國際化實質是內地化,誘發不同年齡、不同社會階層的不滿情緒,就愈來愈多人開始思索香港的未來。當中有不少人有意無意地想到九七前的香港社會景象而將現况比下去,不單進一步刺激對特區政府的不滿,坊眾之間的閒聊總有漫不經心、衝口而出的說「共產黨管得仲衰過英國佬」,甚至是「叫返英國佬嚟管好過啦」之言。說這些話的人,可只是職業司機、街市檔販、尋常的白領等平日不熱中於討論時政,亦甚少從網上留意政治話題的人。加上普遍港人只有從中學中國歷史課本所領受到的歷史觀和形成的港中關係觀念,即如今天有謂的「大中華膠」;或是想到中共的政治和軍事實力,衝口而出過後也只是宣泄了情緒。可見一直以來網上彷彿熾烈的本土、港獨聲響,根本沒有連接到坊間,港獨思潮一直根本不成氣候。梁天琦等被整治 驅使人了解發生何事但當梁天琦、陳浩天等人被整治,成為了報章、電視新聞報道的內容,尋常市民「被迫」連日接收包含「港獨」兩字的新聞資訊。撇除仍舊把持有如清末時的頑固派思想,認定是梁天琦作亂的自招損的人,看過報道之後,往日說了、發泄了所蘊藏於心底的潛意識,縱使不使他們一夜改變思想認同港獨,也會驅使去了解到底發生何事。接着的思路往往又是想到九七前的香港政府都按規矩辦事,沒有人治的成分,社會秩序井然。甚至是回想到對「回歸」充滿期盼,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認定要肩負推動國家各方面發展的責任。看到如今中國的進步變成泡影,就連香港也走向敗壞,誰的腦袋不會去思考港獨的可能、尋求港獨有何可能的見解?毛澤東有云「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港人經歷過九七前的風光美好,對比19年來的所謂「港人治港」,香港社會的衰落不止是政治制度、政府管治的敗壞,所謂經濟成果也不過是一小撮跟權力拉關係的人才能享受,從住屋、教育、醫療、交通等民生問題更是百病叢生。不滿現况根本是必然出現,誰都無法阻止這股人性,是無法逃避的事實。大禹治水之道就是疏導引流,但如今只是仍要學生死記硬背的課本內容。中共為解決水患問題,只會修築堤壩堵截。但不管中共怎樣隱瞞或否定,水壩換來連年汛情水災的結果。中共、港府視港獨如洪水猛獸,只顧堵截封殺,沒承認一切根源在中共過度干預香港事務,而使港府管治無方,甚至是倒行逆施,無視香港坊間之象已到了警戒線該設法疏導。哪怕只能堵於一時,封殺了一個梁天琦,洗得掉港人的思緒嗎?最終山洪暴發的話,根本只是中共、港府的自招損,不能怨天尤人。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7日) 港獨 確認書 梁天琦

詳情

充滿挑戰的新加坡51周年國慶

今年新加坡國慶主題是「齊心共創未來家園」,以「共同掀開未來50年的新篇章」為口號。半世紀過去,新加坡由髒亂落後的貿易小港,演變成亞太地區的重要工商業及金融中心,並有重要的國際政治地位。國內表面一片穩定,但過去10多年從民生、經濟、政府施政的問題累積至今,要解決已變成艱巨任務,總理李顯龍和人民行動黨或希望訂下這目標,冀能先團結民心。民情絕非和平穩定 充斥政治炸彈新加坡國內的問題實在多不勝數。近月爆出的中國製地鐵車卡事件,只是千瘡百孔的交通問題的冰山一角。行動黨政府交通部轄下的公共交通理事會近月發表多份顧問報告,提出多項提升公共交通服務質素建議,可是沒有觸及核心的問題。例如地鐵走線規劃以至車站設計存在大量缺陷,但巴士服務又沒有配合鐵路網絡;引入兩家新的巴士營辦商,實效欠奉。但電子道路收費解決不了私家車暴增(註1)和交通擠塞問題。新加坡的住屋問題一如香港,受到私人住宅市况帶動樓價飈升與實際購買力脫節的情况。另一方面,國內也出現過度追捧學歷的觀念,忽視甚至鄙視低學歷工種。低技術勞工階層收入增長「跑輸大市」,例如一個在便利店工作了5年的店務員,月薪還僅1600元(新加坡元,下同);巴士司機也只有大約2800元,但同時面對外勞的競爭。基層工種出現斷層不單純是就業問題,還衍生不少社會問題。例如地鐵欠缺足夠維修人手導致故障頻繁,或是升降機技術員短缺而維修質素下跌,單是今年已發生多宗整幢組屋住宅大廈所有升降機故障而居民有家歸不得的事故。或許被李光耀馴養得沉默,但新加坡的民情絕非港人以為的和平穩定,處處充滿危機。2013年2月16日在芳林公園有逾5000人示威,反對當時剛公布的《人口白皮書》。示威的遠因之一,是自2000年起採取寬鬆的投資移民審批,引入大量非本地人口造成住屋、交通、醫療、教育等的社會資源壓力之餘,循此途移居的有頗大比例是來自中國,還產生文化衝突。除了香港有報道過發生於2011年8月中國移民投訴印度裔家庭烹煮咖喱事件引起當地人大舉反撲之外,2012年5月12日凌晨中國移民駕駛超級跑車撞向的士導致3死的意外,當地其實幾乎引發排華,同年11月中國外勞巴士司機罷工,當地民間出現一面倒的「fire and send them back」的聲音。筆者上月底到星洲公幹和探親,在大牌檔有本地人跟我閒聊時戲言說「到芽籠尋歡遇上中國來的就馬上離開」。這些牢騷和未有大爆發的危機,可見新加坡國內是充斥大量政治炸彈。重重內憂 種種外患要「共創未來家園」不單要解決以上提及的社會和政治問題,重重內憂之餘還有種種外患。南海主權爭議將無法避免牽涉其中,因為中國移民在國內造成的種種社會問題,使新加坡政府將面對左右做人難的局面而變得更加棘手,加上極端伊斯蘭主義的威脅已經浮面,無疑對已成功化解的種族和宗教問題帶來相當風險。南海爭議之外,馬來西亞「1MDB」貪污,不單是首相納吉布和執政黨巫統的政治危機,還觸發柔佛州皇室揚言要脫離聯邦獨立;還有進行了兩年的砂朥越獨立運動,就連沙巴州於上周也揭開爭取獨立戰幔(註2)。行動黨為國會絕對大多數,縱使政治制度不容工人黨「蹺埋雙手」和客觀上其他政黨不容在外圍作亂,但李顯龍也只能獨力支撐也是事實,且舉步維艱。有實在凝聚力 料國慶主題能實踐新加坡與英國、澳州、新西蘭的軍事聯防協議,使新加坡除本身武裝部隊外還有後援軍力,有較好的防務準備。李顯龍訪美與奧巴馬會面時藉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加強與美國的戰略聯繫,算是為應付外患做好充分準備。但國內的問題不止是純粹施政執行和管治實務,還涉及到價值觀念的衝突。可幸新加坡人逾半世紀的經歷,建立了一種國家認同,有實在的凝聚力,相信今年的國慶主題該還能實踐。註1: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Annual Vehicle Statistics 2015:2005年約43萬架,2013年最高峰逾62萬架,去年稍回落至60萬架註2:Free Malaysia Today,2016年7月31日,”Shafie: Sabah can live without Umno”,(馬來西亞國會(沙巴州仙本那選區)議員、巫統前副主席沙菲益阿達:沙巴可不用依賴巫統生存)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0日) 新加坡

詳情

只差一個位要大動干戈?

政府的公共運輸策略研究其中兩部分,優質的士服務及公共小巴增加座位數目,自6月中政府公布細節以來,輿論較聚焦在的士方面,小巴的議題雖較少報道,但「19座位」引起的爭議其實不小,筆者除與多位友好發動聯署(作者按:在要提交之前,尚有其他團體趕不及回覆,實際該不止是民主黨)之外,還有《經濟日報》報道直指政府有偏幫某代理之嫌。筆者如今已非汽車業界中人,但曾經營汽車代理不僅使我熟悉相關法例和政策,還掌握到很多市民和議員們不知曉的行內資訊,當然少不了「黑幕」情報。另一方面,這些黑幕如何操作執行,涉及很多汽車技術等較複雜的內容,實難三言兩語讓社會各方容易理解和知曉是何等的黑暗。筆者身為所謂的社會意見領袖,見事情涉及到市民大眾利益,更想起已故的的士小巴權益關注大聯盟主席黎銘洪先生在世時為業界和市民所做的,實在無法閉口。摧毁對手優勢事小 浪費運載能力事大「19座位」是如何偏幫某品牌?其一是使目前本港另一個已示範做出符合法例要求的20座位的品牌,要減去1個座位。摧毁競爭對手表面的優勢事小,浪費運載能力即破壞市民權益事大。其二是那「慣性收視」品牌能否裝設第20個座位,其實是運輸署主觀意志去決定,而運輸署長在6月21日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會議上所說「要攀爬引擎蓋」的言論,不過是利用一般市民不曉得汽車技術編造誤導性質輿論。這兩點已經是社會公義原則所不容。另外,文件指非繁忙時間的需求較低,要避免浪費資源。可是非繁忙時間「載空氣」豈止小巴?單是巴士的耗油量比小巴高出接近兩倍,巴士在非繁忙時間不是更浪費資源嗎?政府說要平衡其他運輸業界的利益,可是過去最少3年,專利巴士公司提出的路線發展計劃,均有取消低客量路線由專線小巴接辦的建議。巴士公司若為了一個座位而反對,豈不有如患上了人格分裂症嗎?「再增加1」提前7至8年不是問題文件內還羅列一堆所謂的統計數字指「19座位」已能滿足需求。可是將數據進行還原計算分析,可見政府是將1988至2014年人口增長163萬,增加3個座位的增長基數萬分之0.018,與1976至1988年人口增長110萬而1988年增加兩個座位的基數相同。但統計處2015年9月25日發表未來本港人口預測報告,其中的一個預計,2024年本港人口達約776萬。將之與「萬分之0.018」作運算,得出的答案是3.7,即可增加4個座位至20座。公共服務規劃該有長遠目光,「再增加1」提前7至8年根本就不是問題。政府在短視之餘,透過玩弄數字將「最多加3個座位」合理化,為專利巴士公司和的士業界的立場作加持,使「19座」變成「平衡其他運輸業界利益」的結果。但再仔細拆局,結果只是那「慣性收視」品牌是最終得益者。翻查2000年的石油氣的士小巴政策的歷史,更發現代理商有可能隱瞞日本車廠在1999年已推出歐盟三期柴油小巴,前環境運輸及工務局也唱和「再沒有歐盟三期以上的柴油小巴」,以及見石油氣的士近乎100%同一個品牌型號,相信市民該看到「19座並非考慮個別汽車品牌」又是一個謊言。「20座位」又是否意味向另一現時較弱勢的品牌造就有利條件?既然「慣性收視」的品牌現有型號能否加至20座位根本是一宗懸案,該品牌的製造商又已宣布明年停產現有型號而推出新產品,或是我們該有更闊的視野,其他車廠也可能提供合適本港的小巴車輛,尤其是政府、議員渴望的低地台小巴。但筆者去年已向立法會及政府指出,綜觀全球多家車廠的低地台小巴均略超出現行法例(長約7.5米)。政府明言因道路安全因素不考慮放寬小巴尺寸,但運輸署長早已根據《道路交通條例》賦予「基於公眾利益」權力批准超出法定長度的12.8米巴士行走。為何12.8米的道路安全不是問題?運房局和運輸署藉市民、議員不諳汽車技術進行官商勾結的猴子戲,該到此為止。作者是時事評論員原文載於2016年7月7日《明報》觀點版 交通 小巴

詳情

私煙2.28 魚蛋2.09

對於外媒對香港年初一晚的騷亂冠以「魚蛋革命」一詞,先得使不少認識筆者的讀者失望的表示有所保留,原因並非怕開罪權貴,而是包括歷史對比的客觀角度思考,這叫法有點言過其實。不過,也不認同特區政府官員冠以的「暴亂」一詞,因為對比1967年工聯會為首的「滋事分子」所做的,初一當晚實在是小巫見大巫。2月28日,對香港人而言只是非閏年二月最後一天的尋常日子,但對於台灣人而言則是重要的日子。因為台灣社會普遍認為,1947年2月28日開始的屠殺是今天的民主政治得以落實不容或缺的重要歷史因素。但這史稱「2.28事件」的歷史背景,恰巧與初一晚發生的背景,幾乎完全相同。「2.28事件」的歷史背景日治時期的台灣政府實施香煙販賣管制,從煙草種植、加工或進口,到批發和零售,均受政府監管。所有煙草產品必須交到政府指定的批發單位——煙酒專賣局,儲存及分銷,零售商店必須從專賣局取貨售賣香煙。縱然要取得牌照就要跟政府勾結,但日殖政府監管之餘,還採取開放態度批准日本以至歐美進口香煙保證質素,更會監管價格防止專賣局牟取暴利。可是國民黨在二戰結束從美國手上「收回」台灣後,維持煙草管制政策,但同時扭曲專賣局制度,把舊有日治時期的牌照撤銷,連同新批出的牌照,十居其九落在蔣介石友好手上。還出現低價收購高價賣出的情况,劣質、冒牌香煙充斥「合法」市場,但「蔣光頭」愛理不理。煙草農民為逃避剝削,煙民為避開高價消費及買到劣品,私煙交易就變得猖獗。國民黨既受專賣局牌照持有人的壓力,還有要「依法管治」,當然大舉取締掃蕩。執法人員面對政府的壓力和民間對抗,卒在1947年2月27日晚上老羞成怒,距離今寧夏夜市西面約10分鐘步程的南京西路/迪化街口附近,槍殺涉嫌售賣私煙的販商和聲援的民眾。隨後以緝捕私煙為名展開大規模取締和屠殺,最終導致連同澎湖島近3萬人遭殺害或政治逮捕。國民黨另外同時認定私煙「造反」的都是本省籍人為主,隨後展開史稱「白色恐怖時期」打壓本省籍人民,其中一個手段就是禁止本省籍人流通的閩南話的使用。港府無視社會批評 埋「同情」小販怨言無可否認,流動熟食小販確是違法,且有污水、油煙、廚餘垃圾的衛生問題,以及造成交通阻塞問題。可是從英國殖民管治時期到今天,港府都沒有如新加坡或台灣提出完善的政策和設施規劃,讓小販可在良好衛生條件、不妨礙交通的場所取得牌照經營。可是九七後「港人治港」之下,不單沒有修正政策,改善以至解決小販問題,到近10年,隨租務管制取消後租金飛漲,特區政府也只會嚴加取締小販,無視社會上批評缺乏完善小販政策只為迫使租舖經營「向地產霸權進貢」的聲音,就埋下市民「同情」小販而生的怨言。另一方面,「唔使驚生意好而業主瘋狂加租」帶出小販自力更生,使市民認為小販就是體現獅子山下精神,無意中形成了近年敏感的本土意識。說港共要維護地產霸權的利益,和要消滅本土意識,就得對小販作重重封殺,似乎非誇張失實之辭。將「私煙」改成「魚蛋」,將「專賣局」改為「地產霸權」,將「閩南話」變成「小販」,不就是恰恰年初一所發生的背景,與「2.28事件」完全相同嗎?縱容農曆新年小販擺賣雖然於理不合,但特區政府欲打破這幾十年來形成的潛規則,就難免進一步激發民情。筆者不知、也不敢推斷「2.28事件」接續下去的大屠殺、大清算會否重現於香港,但要解決小販問題根本易如反掌,况且特區政府常言「要學習新加坡」已是成功例子,只是俗諺有云「做定唔做」而已。但地產霸權跟管治者的關係,將使小販衍生的社會問題沒完沒了。作者是時事評論員原文載於2016年2月18日《明報》觀點版 旺角衝突

詳情

蔡英文大勝朱立倫的潛伏隱憂

台灣大選塵埃落定,結果與筆者前一篇撰文(〈台灣變天在望?〉,刊1月15日《明報》)分析的形勢有所出入。周子瑜事件的確是扭轉局面的關鍵因素,尤其是蔡英文與朱立倫的得票差距、民進黨和時代力量合共取得的立委議席數目。台灣內部的形勢會如何變化,可先把今次選舉結果對比2012年的,得出數據以作為基礎。總統選舉結果,朱立倫得票381萬,2012年馬英九得票為689萬,下跌300萬;蔡英文為689萬,2012年609萬,上升80萬;宋楚瑜為157萬,2012年約37萬,增加120萬。國民黨流失的選票有四成轉投宋楚瑜,切合一般分析認為國、親票源重疊的說法,也印證藍營支持者不欲「變綠」而轉投宋。由藍變綠的就有26%。還有100萬票跑到哪兒去?沒投票者多屬藍營 給國民黨致命一刀檢視投票率變化或會找到答案。2012年的投票率是74%,今屆是66%,下跌8個百分點。今屆「首投族」佔合資格選民總數約7%。以投票率作參考基準,推算出首投族選票佔總投票率約4個百分點;再計入死亡率千分之7.23的「自然流失」作抵消,估算出原有選民的投票率下跌逾一成,即約200萬票。加上「消失」的100萬,剛好又是大約300萬。由此可見,投票率下跌且推斷出沒有投票的大多是藍營支持者,就是給國民黨致命的一刀。沒去投票的,除了筆者前文提及的「政治信仰」因素之外,稍有留意機場、航空動態的朋友會發現,今年沒有加班機接載台商返台投票。以我了解,台商們認為馬英九與習近平愈見親密,但在大陸的生意還沒起色;但心理上認為投給民進黨,生意更會「泥菩薩」,於是乾脆省下機票錢和時間。這「300萬票」對未來台灣的政局走向有何影響?藍營死忠不論民進黨執政成績如何,他們的政治信仰都不會動搖;台商只會「睇錢份上」,撇除中國經濟等其他外部因素,若見到民進黨管治使他們得到更多,就很自然地由藍變綠。基本理論上就是沒有影響力。料審議「不當黨產法」將現首場風波不過,淪為立法院少數的國民黨,眼見將無法阻擋不少影響他們政治前途以至財產私利的法案通過,為力挽狂瀾自保將重現野蠻本質,在立法院內攪局搗亂是可能的;還有零議席的新黨,因不分區立委取得4.18%得票率,可根據台灣選舉法在未來4年每年收取逾2500萬台幣(每票50台幣×510,074票)的補助金。「彈藥」充足之下,台灣政圈認為被諷為「政治流氓」的新黨骨幹邱毅不在體制外以至街頭煽動群眾是不可能的!而新黨一直與國民黨過從甚密,「裏應外合」為新任政府添煩添亂就是不能排除。筆者相信即將審議俗稱「不當黨產法」的法案展開之際,就會出現第一場風波。因為法案涉及天文數字的國民黨資產,和趁未完成立法前轉移黨產衍生的利益轇轕;還有國民黨以黨產作抵押向銀行巨額借貸,將使台灣的金融體系出現壓力。只幸台灣社會主流共識認同要向國民黨「抄家」,相信蔡英文和民進黨最終能迎刃而解這些危機。恐在野勢力挑動民情拖慢改革不過,台灣社會最大的難題是經濟衰落,從年輕人的「22K」,到農民、畜牧民、商人的生計利益,是一個幅員遼闊的爛攤子。加上馬英九執政8年以來的傾中取態產生很多既得利益者,如何平衡各方利益減低反對聲音,穩住重整經濟過程的陣痛的人心,就是要收拾殘局的最困難之處。也慶幸台灣坊間普遍知道要迎戰難關,但恐怕國民黨、新黨等在野勢力挑動民情致政治形勢節外生枝,拖慢改革進度而招徠民怨。台灣內部形勢變化當然還有很多細節,但只能留待他日逐一探討。最後,台灣與香港的社會聯繫和政治互動將趨密切,港人到台灣可不只顧玩樂而該多留意新聞時政。作者是時事評論員原文載於2016年1月23日《明報》觀點版 台灣 蔡英文

詳情

台灣變天在望?

撰文之時正身處台北處理業務,當然也同時在觀察選情。會留意台灣政治的港人,近年都懷有一種期望變天的想法,2012年總統選舉更可謂升溫到沸點。蔡英文當年落敗使很多人感到沮喪,也同時累積「期望」。到前年柯文哲勝選台北市長,連同宜蘭縣長,基隆、桃園及台中市長席位也由民進黨取下,「期望」開始爆發,也就使今次港人期望台灣變天進一步升溫。但形勢真的如此嗎?「變天」機會不如想像中高筆者在過去一年幾乎每個月都往台一次,走過很多港人該沒走過的大街小巷,以至例如新北市樹林、五股、桃園中壢等一般港人不認識的「鬼地方」;會乘捷運更會乘巴士,用膳多在本地人才光顧的食店……加上家族背景而略懂講和聽閩南話,還有父輩的親屬在台生活,能掌握到更貼近坊間的資訊,有較深入的觀察。所見到的除了總統選情,「變天」能實現的機會並不如想像中的高。台灣坊間確有「蔡英文總統無懸念」(或閩南話「蔡英文總統無囉唆」)的說法,總統選舉結果該會如預期。但同時舉行的立委選舉,縱使當地稱為「後太陽花組織」在分區立委選舉與傳統泛綠陣營取得默契共識,除了新竹市同時有民進黨柯建銘及時代力量邱顯智出現疑似「分薄票源」局面之外,其餘都沒有「撞區」。但佔總立委議席數目(113席)三成的不分區立委(34席)選舉,在民進黨高喊「國會過半」口號和清晰陳明重要性形成有如赤壁之戰的形勢下,就變得漫天戰火。藍營仍有鐵票效應「不分區立委」是以全國單一選區、名單投票比例代表制方式進行,即如香港立法會的「超級區議會」選舉。但議席分佈以黑爾數額(Hare quota)計算——根據各名單得票佔所有名單得票比例分配議席。但台灣選舉法規定不分區立委名單最低有效得票率是5%,少於5%的名單將被剔除,而只計算有效名單的總票數。另一方面,不少原本是藍營的支持者,面對馬英九執政8年以來台灣衰敗而不欲支持國民黨,但同時受制於政治觀念而不欲支持綠營,是投票率確有可能不如上一屆的原因。可是國民黨王金平、郝柏村派系為個人政治籌碼暗中為新黨助選,打算借新黨「更深藍」的意識形態動員支持者投票,即是話藍營還是有鐵票效應;國民黨還有在中部苗栗、彰化、雲林大打農民生計戰,以透過斷章取義演繹民進黨對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開放農產品、豬肉進口立場打擊民進黨選情。連同這些游離票的局面,反映着民進黨的票源拓展存疑。另外,縱使包括柯文哲的單車雙城行動等一連串動員,能否推動不少在1月15日下午才完成大學考試的學生回家(戶籍所在地)投票,還是未知之數。結果如何 也是台灣人民的選擇基於以上的不明確因素和不分區立委制度,將可能出現泛綠陣營(包括時代力量、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僅在分區立委結果佔優,但不分區立委卻是藍營得勢,就是民進黨或泛綠陣營最終未能取得立法院過半議席,「變天」不成的隱憂。但無論如何,星期六的結果如何,也是台灣人民的選擇和要面對的。作為香港人,哪管跟台灣的關係有多密切,也只能表達祝福、支持和尊重。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詳情

區選結果反映香港政治生態變化

香港的政治生態一直存在「泛民與建制二元分野」的概念,立法會表決、選舉時政團和候選人的背景,新聞報道到坊間討論時政,都以這概念為基礎。但是在普遍認為建制派能投放大量資源而泛民只有捱打,以至所謂「假獨立」的「界」票情况,落敗的重量級人馬卻不止是泛民。「票王榜」頭10位中有7人為泛民;俗謂「傘兵」的新政治力量又有不錯的成績。這些出乎意料的結果,反映着一個怎樣的新局面?4位焦點的落敗人物中,何俊仁及馮檢基被認為是「界」票導致,但比較兩人2011年的得票數字——何俊仁上屆1876今屆1736,下跌140票;馮檢基上屆2528今屆2432,少了96票。再嚴謹一點計算投票率差異,屯門區沒大變化;深水埗區今屆是46.9%而上屆為43.2%,馮檢基「跌票」逾300。即使計入黃仲棋的215票,馮的選情仍不及上屆。葛珮帆也「跌票」近百。翻查這4位人物近年的新聞,其中何俊仁、鍾樹根、葛珮帆都有不少荒謬事情的報道,例如「AV仁」、「子烏虛有」、「開會坐到頭痛」等,給市民留下「都唔係做嘢」的觀感。馮檢基雖沒這類報道,但民協的做事作風一直保守得有點「老油條」,沒予人清晰明確的印象和覺得沒有幹勁。 「傘兵」推翻新人落敗定律反觀區諾軒、羅健熙、柴文瀚、已退出民主黨的麥潤培及民協的楊振宇,地區工作做得相當妥貼,又會恰當地高調宣揚政績;以淺白的內容、選民能接受的「激進」表達手法回應「建制」的挑釁和抹黑,給選民留下清楚的印象,確定他們為社區立下不少功勞。該就是他們今屆的票數都有明顯進帳的原因。至於「傘兵」,除當選的黃子健、徐子見、鄺葆賢及楊雪盈等人,落選的成績也相當不錯。除了可謂全港焦點的游蕙禎,她的得票比2011年黃碧雲及歐陽英傑合計的多157票,計算投票率變化因素也是平手(相同方法計算梁美芬卻「跌票」近百)。東區的梁詠詩僅差15票落敗,屯門山景的韓禮賢雖以248票差距落敗,但吳觀鴻的得票比上屆少了520票。「傘兵」的成績完全推翻往屆選舉新人參選即使不是空降也必定低票落敗的「必然定律」。筆者觀察所得,「傘兵」的成績並非單純選民厭倦「泛民對建制」,或所謂投向第三勢力的政治因素,而是他們勤力之餘,以實在的表達手法發表政見,願意放下身段展現親和力,使選民不期然地願意與他們接觸,逐漸使選民感到他們是有心的去為社區做事,於是就把選票投給他們。 沒跟貼時代步伐 必遭離棄至於新民主同盟、林卓廷、梁金成等人形成的港中矛盾的立場問題,也的確反映在今次區選當中。但撇開這個還要另文詳談的因素,候選人的政治意識取態已不再是選民的關注重點,反而候選人「做唔做到嘢」才是重點,但不是什麼「成功爭取」,也不是處理個案數字,而是與選民切身權益攸關的事,還有的是有沒有以公眾能接受和喜好的語言,給選民留下記憶和產生印象。「泛民與建制二元分野」的概念開始逐漸不再適用。這種政治生態變化,反映香港的政治開始走回民主政制的根本基礎方向,筆者認為對本港長遠的民主政治發展有正面作用。對於政團而言,不論何派,這次區選的結果是發出要徹底改革的信號,沒跟貼時代步伐,遭選民離棄就是必然的結果。作者是時事評論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1月27 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