栩晉:成長的跳躍——評《蜘蛛俠:強勢回歸》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日前,筆者偕友觀賞了《蜘蛛俠:強勢回歸》(下稱《蜘》)。碰巧,好友正於台灣攻讀電影製作,故進膳、談話間都離不開電影話題,真是一夜豐富的學習。說回《蜘》,觀賞之前,便已知悉質素不俗,有專業影評更稱為英雄片的高峰之作,擺脫了大製作、大爆破的場面。好友亦稱其為不可多得的「回歸之作」。帶着極高期待入場,卻帶着相應的失望離場。或許,筆者並非專業影評人,未能領略箇中奧妙,僅以此文,聊書數言,與各位分享。 筆者以為《蜘》的最大敗筆,在於「兩頭唔到岸」,搖擺於索尼電影的「小」及漫威英雄電影的「大」。好友曾提及因版權問題,故蜘蛛俠一直未能進入漫威大英雄的殿堂。現在,蜘蛛俠終以漫威英雄活躍於銀幕,故兩劇便同時包含了索尼與漫威的風格,前者仔細,斟酌於劇本的製作和人物的描寫;後者激烈,講究畫面的壯大和氣氛的渲染。這種嘗試無疑是好的,若能完美融合兩者,確能大大擴闊和深化電影的內容和層次。但可惜,筆者以為《蜘》在這路上,誠有進步空間。 對比漫威的其他英雄,蜘蛛俠確是比較平凡和貼地的,而且起點亦十分淺白。拜輻射蜘蛛所賜,聰穎但不受歡迎的主角便獲得了異能,然而這種異能絕不驚天動地、神秘莫測,

詳情

政治與道德的張力:鄧桂思事件的深思

月前,鄧桂思急待肝移植,然其女因未達合法年齡,未能捐肝救母。事件引起全港哄動,不管是酌情權的運用,還是降低器官捐贈的合法年齡,都成為城中熱話。時至今日,因事件影響,「衞生署於事後接獲的器官捐贈登記申請更於短短一周由500多份,倍增至近1,400份,至上月底更單周獲逾3,700份」,可見港人的熱血之舉。但日前,聯合醫院公佈事件始因,實與人為疏忽有關,以致「本月6日至11日的6日內,共有247人取消器官捐贈登記」。對此,筆者無意責難取消登記的港人,更不願重提舊事,讓事主難過。然而,筆者以為此事實反映了政治與道德在港的現實張力和實況,還望諸君莫怪。 首先,此事反映香港已陷入高度政治化的地步。器官捐贈本是遺愛人間的美事,而港人礙於傳統束縛,對器官捐贈一直避而不談,故捐贈比率遠較其他發達地區為低,而輪候時間亦較長。現在,港人因受事件刺激,變得踴躍、積極,實是美事一樁。但當真相大白,加上事件牽涉公立醫院和政府,故不少人都打退堂鼓,可見不少人都將此事與政治掛勾,將對政府的不滿異化,並凌駕於「救急扶危」這美德之上。其實,此事之前,香港亦已有「政治」凌駕「道德」的趨勢。 之前,作為全港唯一合法採集、捐輸

詳情

和解?求饒?略析泛民和解論

佔中——傘運的代名詞,激勵着年青一輩對民主、自由、本土思潮的追求和執著。時隔數載,不少人仍追隨昔日的步伐、依從當天的覺醒,在不同環境和限制下,表達對「佔中」的尊敬。但話雖如此,不少人亦為此付出沉重代價,實是令人感慨不已。誠然,就「法例」而言,佔中者確是犯了法,起訴、審訊、入獄差不多是最低消費。為此,部分泛民向下任特首拋出橄欖枝,提出同時赦免佔中者、七警及朱經緯等人,實行大和解。對此,筆者實是感到可笑和可惡,與其是說和解,不若說是推倒重來的求饒。 第一,這提議無異衝擊了法治。「法治」,向是香港社會的絕對基礎,但自回歸起,由於中港的文化差距及政治分歧,造成對「法治」的理解落差。佔中一役,市民大眾對所謂「法治」更有不同的醒悟,亦有不同的表達方式,「佔中」便是其中之一。因此,很多人都自發上街,支援佔中者,而他們大多都有為理想而犯法的覺悟,但這亦是其崇高的表現。印度聖雄甘地,為爭取脫離殖民地統治,屢次犯法,屢次入獄,但都無怨無悔,堅持的就是「尊重法治」的精神,認為「犯法」只是手段,亦是必需代價,以換取國際社會的注意和輿論傳媒的報道。但泛民竟以此作為籌碼,欲抵銷「佔中」的「原罪」,這無異向外宣告「

詳情

道、龍、首:試論「群龍無首」的民主意蘊

群經之首、眾學之源——《易經》向為傳統學者所重,批註者眾,以其能知吉凶、通天人,且意蘊繁豐,為人處世的金科玉律,皆能推源於此。但經歷時代變化,天、人皆有不同的轉變,故墨守成規實是不足以說《易》。「民主」本為現代的政治思想,然「傘運」過後,不少人均以《易‧乾卦‧用九》實與之暗合。對此,筆者欲據傳統文化,試論「群龍無首」的民主意蘊。 《易‧乾卦‧用九》曰:「見群龍無首,吉」,古以群龍騰飛,各安其份為吉祥之象。筆者以為此卦實可以莊子之學稍作解釋。莊子貴無,然「無」非絕對的虛空,乃指「道」之形狀至虛,內有而外無,萬物皆由道生,然道無形體而體於物,故道實以「有」為體,以「無」為用。據此而行,莊子以之為「無為」,講究萬物皆能自然而然地率性而行,言行皆無所加、無所飾,逍遙自在方為天下之吉。此外,《中庸》曾言:「萬物並育而不相害,萬道並行而不相悖」,可見道貴乎和,講究萬物皆依道而行,各安其份,彼此相容,互不相害。綜合上言,可知「群龍」因道而生,並能逍遙於浩瀚之天,各安其份,實合符莊子及中庸所言。 一般而言,「無首」乃指沒有領導之人,「群龍無首」今指群龍沒有統屬,以致時局混亂不堪,由此突出「首」的重要。

詳情

宋襄公的仁義之師:論泛民的迂腐

「特首跑馬仔,神魔齊亂舞」,是次選舉不僅是煉獄、地獄與人間的轉捩點,亦是一面歷史的照妖鏡,讓人皮下的神魔都必須以真面目示人。當中,被稱作梁特2.0或曾特2.0的大熱參選人更是港人茶餘飯後的談資,多談已然無味。反而,向為香港民主主心骨的泛民,其表現實在讓人有所期待。 誠然,港人經歷雨傘洗禮及框架抗爭,理應脫胎換骨、齊心自強,而立法會選舉的形勢亦確實向世界展示了港人的決心。如此開局,理應有力影響特首選舉。但觀乎泛民近日的言論,卻讓筆者想起宋襄公的仁義之師,實在迂腐不堪。以下,筆者欲從文武二道,略述泛民的迂腐想法。 宋襄公,春秋五霸之一,欲繼齊桓而為中原霸主。但終其一生,最為人所熟悉的,卻是其不知權變、抱殘守缺的迂腐。天子失鼎,王權旁落,諸侯群起爭霸,可靠的是「尊周室、攘夷狄、禁篡弒、抑兼併」的口號和實踐,依仗的是堅厚的政經實力和靈活的文韜武略。面對春秋亂世,賢如夫子,亦只得興「亡我之嘆」。但宋襄公竟盲從仁義必勝,不顧敵我懸殊,執意正面對決,不行奇兵之謀,終致兵敗身亡。 誠然,我國向為仁義大宗、禮儀大邦,但「子莫執中,舉一廢百」,實非道德倫理的應有表現。對此,漢宣帝便曾言:「漢家自有制度,本

詳情

豬八戒照鏡——論泛民的窘境

「五年特首選,一時照妖鏡」,本屆特首戰雖未開始,但實於五年前已然掀開戰幔。觀乎梁特治港,其敗亡自是不言而喻,故各參選人的五年成績表將直接影響其入圍及勝選的可能性。其實,特首選戰除是參選人的戰爭,亦是不同組織的角力,而作為本港最龐大的「反對派」組織,泛民的舉動實具牽動人心的效果。但參考泛民往績,又不難明白現今泛民因民意轉向和理念衝突,陷入「豬八戒照鏡,裡外不是人」的窘境。 眾所周知,由於政制原地踏步,是次特首選舉仍沿用舊制。換言之,即使中央會參考香港民意,阿爺仍操絕對決定權,「泛民」造王還是難比登天。然而,得益於傘運洗禮和議席突進,「泛民」手握「300+」的選委票,儘管未能造王,議價能力亦得提昇。但正因如此,泛民又須面對上述的兩難局面。 第一,「民意轉向」方面,曾俊華的親民奇謀,成功向泛民拋出難題。梁特後期,社會屢傳梁曾不和,而曾更反梁道而行,撐港隊、主本土等行為,都為曾爭取不少民意。加上,曾亦一改高官形象,頻頻落區,拉近民眾距離,更讓曾躍居為民間特首。有見及此,泛民選委亦落得遵從民意,票投薯片、凝聚民意,甚至已有人明言:「不撐薯片,必要票債票還」。由此可見,曾的民望奇高。 但相對地,曾

詳情

高尚?尋常?——「道德高地」的省思

對於「道德」的重要性,孟子曾言:「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以為人禽之間正是那「道德」界線,故此中國自古便有「衣冠禽獸」、「禽獸不如」等罵人說話。的確,人作為萬物之靈,其優勝處不獨是智慧,亦在於「道德」。顧炎武曾言:「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此句正能說明「道德」乃人類社會和文化得以存續的必要條件。正因「道德」如此高尚,故此大多衛道之士都樂處「道德高地」,賞善罰惡,共扶天下。但隨著社會變化,文化交流頻繁,越來越多人指出道德是相對的,此時此地此人之善,亦彼時彼地彼人之惡,而且「尋常」得可以,當中絕無「高尚」可言。由此,「道德相對主義」,甚或「道德虛無主義」便應運而生,再加上經濟發展促使價值觀轉變,「拜金現象」和「功利思想」越演越烈。最後,直呼:「別站在道德高地上,說三道四」的喊聲,亦響徹雲霄。到底「道德」是「高尚」,還是「尋常」?其實,筆者以為「道德」既是「高尚」,亦是「尋常」。他「高尚」,因其能激勵正氣,提昇境界;他「尋常」,因其是「人人可為」,普及易行。筆者以為劉禹錫有一詩─〈烏衣巷〉,很能說明「道德」的「高尚」及「尋常」。該詩曰:「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本詩原意為感慨物是人非,繁華之極後破敗,但若從「道德」的角度去詮釋本詩,筆者以為亦別有意思。「道德」本為「高尚」的,當人們抱持善心,則能發揮其功用,社會亦能欣欣向榮,就像朱雀橋這象徵繁華的東西一樣。但所謂「物極必返」,當「道德」與「社會」發展逐漸脫節,再不能適應時代步伐,引領人們之時,「道德」便會變得僵化和失效。東漢末年,名教敗壞,儒學僵化,漸為社會輕視,於是便引發一連串的道德危機,致使政治和社會崩潰。當時,「道德」已失去其光芒,昔日為人所重的朱雀橋,因無人理會,故生滿「野草花」,失去活力。面對此情此景,人們不禁心中一涼,亦為此悲嘆不已。最後,「高尚」的「道德」再不能從高處睥睨天下,他必須在抱持「原則」的情況下,依時而行,重新振作,而其起點便是「尋常百姓家」,因為唯有「人」才能復興和翻新「道德」,此之謂「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正如前言,東漢末年是禮崩樂壞,人心乖張的世代。面對如此局面,很多人不再留戀昔日的光環,和以尊貴的「堂前燕」自居,並挺身而出,從基本開始,復興和改善「儒學」,然後加以實踐,使「儒學」再次綻放光芒,將「道德」再次引入「尋常百姓家」。其實,「道德」的「高尚」與「尋常」是互為因果的。被奉為「至德」的「中庸之道」,其解釋正能說明這點。所謂「中也者,天下之大本;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中」之天下萬物得以存在和繁衍的根據,其「高尚」是毋庸置疑的,但作為體現「中」的「和」,卻是萬物得以延續和生存的表現,故此「中」又實無「高尚」「卑下」之分,他是「尋常」的,莊子曾曰:「道在屎溺」便是此意。程子亦曰:「庸者,庸常」,直接指出只有能為世人普遍遵行的,才是「庸」,「尋常」正是其「高尚」處。至於人們對「道德高地」的反對,筆者是十分諒解的。正如東漢末年及朱學末流之時,「道德」不再是「高尚」的,反而一連串的事件,如「殉道而死」和「以理殺人」都大大損害了「道德」的「高尚」,故此凡有人以「道德」自居,則詆之曰:「道德高地」。但對此,筆者雖能諒解,卻不敢苟同。「道德」並非口號,他必待實踐而能歷久常新,因「尋常」而能「高尚」,若一味指責別人處於「道德高地」而加以反抗,這是不理智的。顏淵之為「復聖」,正因他能對「中庸之道」拳拳服膺,冷靜、謙卑的接受和實踐「道德」。根據古舊的歷史,指出「道德」已死;祭出相對的虛無,高呼「道德」不存,如此不負責任的行為,與那些虛偽之士又有何分別?總結而言,筆者以為只要是心存「道德」,「由仁義行,非行仁義」,則「道德高地」不妨一居,而當人們居於這片「高地」後,便會發現這地雖高亦平,「高尚」與「尋常」是並行不悖的。 哲學 道德

詳情

完?圓?─〈完〉中有「圓」

很幸運,筆者近日聽到三首好歌,無論是歌詞還是MV,質素都十分高。當中,〈完〉更能突破香港的音樂局限,不再郁郁於愛情一面,但又不只是一些勵志、感嘆等等,而是放大和提昇到人生的層次,講究對人生的感悟。人生到底是「完」?還是「圓」?還是「完」中有「圓」呢?[embe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Ucpmk6Vj4E[/embed]MV開始時,陳奕迅在鏡頭中,瑟縮一團。在這時,大家仍未能確定當中用意,但當大家繼續觀賞,看到陳奕迅那迷茫的樣子,再加上得到「鞋」後的得意樣子,筆者可以確信那是代表嬰兒狀態,亦即講究〈完〉的開始─人生的起點。然後,陳奕迅在人生路途上,遇到了一棵樹,並在那得到一雙鞋。穿上鞋後,陳奕迅便變得生動鬼馬,而且手舞足蹈,就如人生掌握於自己手上,正式開展自己的人生一樣。MV雖然如此,但歌詞的演進卻是截然不同,提出「命能懸著,尚能延著」。「懸」和「延」下得非常好,「懸」有危險的意思,所謂「命懸一線」,生命就如踩鋼絲般如履薄冰,「今天不知明天事」;「延」則是延長,感情色彩亦較弱,代表儘管「命懸一線」,只要「一刻心也跳著」便能「延續」,但是「懸」的「延」,是「呢喃下」的「漫長」,更是漫長的回歸向始點,而且「塵寰未了」,人便「沒有路撒手歸向」。最後,不管如何,人生卻可能「一秒過後或結帳」,盡道人生的無奈,引領聽眾及觀眾深入地反思,人生實是只有一個「完」。至此,MV又正好呼應歌曲的推進,人生繼續愉快、活潑地開展。不管詞中的人生如何,既已開展便應在我手。為此,人會不斷掙扎,為使人生更具價值,儘管「從來從來病床一張,就算已躺上,點滴再響,但意志高漲」,一切只為迎接「滅亡最終一章」和打好這一仗。在此,MV和歌曲恍似混亂,一喜一悲,但實是互相輝映,讓故事變得更完整和立體。而歌詞發展至此,亦正式進入主題。此時,歌詞卻又透出淡淡的宿命論,為整首歌曲添上絲絲的灰色。人在病床上,雖有不屈的鬥志,但病就是病,傷也並不輕易復原,若想「會有轉向」,那只是「妄想」。在這最後一仗上,人是「無力軟弱」的,亦因這結局「總不免變得倔強」,但那就是「命」,人「無奈生於死角」,亦「只得一個下場」─「完」。人生在MV中繼續前進,仍然是積極、快樂的,但歌詞依然向另一方向發展,走向主題的深處。在不可違逆的「命」前,再倔強的人也變得成熟,願意接受失敗、懲罰、希望得到別人原諒,收起了傲氣,只餘下懂得退讓的謙卑。但人生是沒有「如果」的,過去只是過去,亦只能是過去,它只能為妳提供經驗,但改變不了甚麼。時間過去,人生便如「沒有後牆的懸崖」,改不了,也逃不了。對此,人便只能希望別與「命」,「互送多一掌」,加快「完」的來臨。自此,MV與歌詞逐漸合流,整首歌進入真正的高潮。不論有沒有敵人,時間的巨輪必然向前。MV中,人生於此,便不得不迎接下一階段到來,變成一副白骨,身不由己地進入「完」。這時,人雖只餘下白骨,但正如上述,那求生的意志仍在燃燒,人仍會不斷掙扎,希望「全力多打漂亮一仗」。但不管如何掙扎,「命」便是如此,依然「未見有轉向」,因為所謂的「命在我手」只是一廂情願罷了,看那纏繞一身的絲線,便可知「死生有命,並不由人」,背後自有一暝暝的主宰,儘管千不甘,萬不願,人也不能逃避。事已至此,人不得不坦白,「病入膏肓」便是最後的下場。「完」前回望,對於未有努力和認真的半生,人並沒有任何後悔的權利,因為這便是你的「人生」。最後,「人」與「白骨」並峙,正好揭示「生」與「完」的相互纏繞。人可能對「完」沒有任何醒覺,但「生」就是與「完」相伴。「完」是絕對的,手會僵,眼會蔽,掙扎和逃避都是枉然的。既然如此,學「生」不如學「完」,放下半生的「理想」,不再執著,便能看穿人生真相,洞悉「生」的無力,「完」的必然,明白「尚有些仗,全力亦打不上」。歌詞於此完結,人生也正式「完」了,但MV卻留下一個場景。「人生」並未消失,而是變成當初的那棵樹,掛着同一雙鞋子。這暗示了人生有「完」,個人的「生命」必會終結,但不會消失,它只是以另一個姿態存在,成為後人的「樹」,為後人提供掌握命運,活出人生的「鞋」,彼此不斷傳承,「完」便是「圓」,「完」中有「圓」,「終結」與「開始」是循環不息的。總結整首歌,MV與歌詞先分而後合,讓整首歌既完整又立體,充分了解人生的開展,以及與「完」的關係。莊子主張「齊萬物,一生死」,以為匆匆數十載,於人雖長,但於「完」則短。既然「完」之必然,人不如「以理化情」,超越對「完」的恐懼,逍遙人生。但無論是與天地同壽,與日月齊光的儒家「不朽」,還是「化作春泥更護花」的詩人浪漫,「完」總會作為後世的樹和鞋,引領人繼續活出人生,此即整首歌的最終境界─「完」中有「圓」。 哲學 廣東歌 死亡 流行曲

詳情

自信的定義─淺析〈女神〉與〈你是你本身的傳奇〉

一年伊始,又是樂壇派發成績表的時候。一如既往,「分獎」、「名不副實」等指控,紛紛出現於各大傳媒。作為不通絲竹、不好金石的筆者,仍然抱着「知道就好」、「聽好歌」的心態,面對這已如死水的香港樂壇。不過,今年多了一翻爭拗,且觀點頗具深度,故筆者亦躍躍欲試,嘗試評頭品足。事關〈女神〉(下稱〈女〉)及〈你是你本身的傳奇〉(下稱〈傳〉)的比較,有論者以為前者「有氣」、「欠自信」,亦指責歌手「扮可憐」、「消費亡母」等等,必欲為後者爭回應得的「傳奇」地位。對此,筆者不欲妄斷是非,只希望就兩曲所表達的深意作一分析,並略述「自信」的定義。毫無疑問,兩者均以「自信」為題,並據之以成就「女神/男神」及「傳奇」的目標。的確,普羅大眾均喜以個人喜惡,稱呼心中較滿意、鍾愛的異性為「神」,因此「神」是受封的,自當屬於眾人。但同樣道理,人們亦喜以個人性向和目標範疇,稱呼取得驕人成就的對象為「傳奇」,因此「傳奇」亦有「屬眾」的性質。但縱觀〈女〉及〈傳〉均有意超越此藩籬,將「神」及「傳奇」收歸於己身之中,而不為眾所有。〈女〉不斷強調作為神的條件,一向都在己身之中,絲毫不用介意別人。〈女〉中的「神」,其形象較傾向具戰鬥感和威嚴,但又不失雍容氣度,是能文能武、可動可靜的「神」。為配合此形象,詞中不斷以「權杖」、「光環」、「利劍」等物件,勾畫「神」的強力、威嚴的外觀,同時又指出「低頭」、「講和」等態度,描述「神」的堅毅不屈、甘於逆流的心態。但請留意〈女〉絕口不提「神」的樣貌,絕不歌頌傾國傾城的「美」,因它更重視個人的能力和氣度。故此,〈女〉認為人絕不能順眾棄己,反要珍惜和憑藉個人條件衝破大眾的枷鎖。「神」既是戰士,亦是王者,而戰士及王者都是靠自己打拚的。至於〈傳〉則明言「做自己的傳奇」,旁人更是「傳奇」之路上,更是毫無地位的。〈傳〉從失意的自己沉思,認為成就「傳奇」,要「了無牽掛」和「燃亮青春」,以一往無前的「志氣」將夢境化為現實。此外,人更要具備敢於「發夢」,因為「夢」是個人潛意識的反映,現實的你可能為「家庭」、「工作」、「大眾價值(如詞中的「名牌」和「金飾」)」所束縛,漸漸忘記真正的自己和心中的「傳奇」。唯有敢於「發夢」,才能擺脫一切,直視自己的心聲,並張開天馬行空的翅膀,認清路向,再於現實中,加以實踐。如此,人方能夢境成真,成就「傳奇」。「傳奇」是憑藉心中傲氣,衝破重重障礙,方能完成的樂章和故事。縱觀上述,可知〈女〉及〈傳〉均呼籲人們,深信自己的能力和目標,不為外界影響和束縛,一心一意成為自己心中的「神」和「傳奇」。但話雖如此,我們又必須注意到兩者都是從「大眾」出發,而非劃地自限,完全無視外界存在,自我中心地滿足於自己的成就。因此,筆者以為兩者都講究能入於眾、出乎眾,在大眾、社會中修行,而「自信」便是成功的必要充分條件。既然「自信」作為兩者的主題,則從中分析「自信」的定義,便是了解和感受兩曲的最佳切入點。「自信」,顧名思義,即「自己的信心」,既代表人對自身一切,如:言行、外貌、價值觀的信心,亦反映了人的自我形象,會否滿足現在的自己和將來目標等等。依此而論,筆者以為正如上言,兩者既無軒輊之分,亦無高低之別,因兩者都高舉主體性和自決性,反對由外界定義自己、「神」和「傳奇」。在此,筆者僅希望合二者而言,略析自信的定義。首先,筆者希望先引述一篇評論文章:〈與〈你是你本身的傳奇〉相比 〈女神〉心中有氣〉(下稱〈與〉)的論點。〈與〉認為〈女〉有氣,以及過於在乎別人的眼光,「理會『人類』是否看得起自己」,而「真的有自信的人,是不用這樣提醒自己要視旁人目光如無物,不用時刻記著自己要自信」。至於〈傳〉則「將專注力放在『不可衰畀人睇』,對象集中在自己,自己欣賞自己就好了。自己就是自己本身的傳奇,做個自己愛的自己就可以」。對此,筆者並不反對上述觀點。不過,筆者以為這也是探討「自信」的切入點。筆者以為「自信」既是個人的內心肯定,但同樣牽涉人群和個人價值觀的了解和省思。細看〈女〉的歌詞,多次提及「評判席」、「標準的審美觀」、「俗世眼光」、「井底之蛙」貶抑環境因素及所謂「客觀」、「公正」的主流價值觀的意象,並表示「神」實在不需在意這些外界因素,「任其一臉不爽」即可,亦不用「低頭」、「講和」、「收斂色彩」,後更質疑「為什麼需要世人饒恕」,以致「自信迫降」。誠然,這一切都反映「女」確實充滿了對世界的不滿、「有氣」,更自認超乎眾人,毋需遷就群眾。或許,這實如某人意見所指:「貶人抬己」,但我們實應據欣宜的情況,再反省所謂「主流」和「環境」有否值得商榷的地方。鄭欣宜作為名人沈殿霞之後,加上其歌唱天賦甚優,故世人寄望甚殷。但欣宜在繼承這些先天優勢之餘,亦繼承了其母的易胖體質。但可惜的是,現今多以「瘦」、「美」、「身材好」為「女神」的標準,而欣宜因其體型並不討好,故難得世人青睞,即便是理應講求「技巧」多於「外貌」的演藝界,欣宜亦難得一應得之席。為此,欣宜嘗試「自信迫降」、「收斂色彩」,並磨去「凌角」,但仍難符眾望。浮沈多年,欣宜終走出陰霾,以〈女〉一曲,向世人宣示自己的覺悟和自信。父母、體質都是不能選擇的現實問題,難道我們只許旁人責其「消費母親」、「消費肥胖」,便不許她立於問題、壓力的肩上,向世界說「不」?另外,「主流」、「客觀」便代表正確、代表「神聖不可侵犯」?顯然,這是錯誤的。歷史上,孔子、孟子、諸葛亮、朱子、王陽明都是反抗社會、蔑視主流的革命家,心中充滿堅持理想和不滿現實的「氣」,再憑藉過人的識見和時事的敏感,直刺問題的核心,終成就其「傳奇」。試問黃偉文有感主流歪偏,客觀不正,故填寫此曲,再交由感同身受的欣宜主唱又有何不可?因此,筆者以為〈女〉貴於有氣,敢向世界說不,表現出「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自信氣度。至於〈傳〉的自信,則源於其個人的超然自信。誠然,筆者承認〈傳〉較少提到客觀因素,反之較注重個人質素。但正如前言,〈傳〉亦有提及「家庭」、「工作」、「大眾價值(如詞中的「名牌」和「金飾」)」等因素,也認為這些都是影響個人的重要因素,而非一面倒地表示「自己欣賞自己」就足夠。〈傳〉只是淡化客觀影響,更強調自身主宰而己,就像某人意見所指:「對世界所有負能量、世界大標準,強調自己不在乎,強調自己可愛」,是禪宗式,不執著世界的自信。本質上,〈女〉和〈傳〉的「自信」,實是大同小異,都認為「自信」並非單純的一己之事,而是主觀意志和客觀環境的配合和調整,但一進取、一無執而已。最後,筆者希望討論〈女〉和〈傳〉的「自信」所達到的境界。正如上言,〈女〉和〈傳〉一進取、一無執,這不獨是兩者對「自信」的不同演繹,亦是修養境界的不同。筆者以為〈女〉所講究的是「大愛」的境界,而〈傳〉則是「存在」的重視。〈女〉無視世俗眼光,突破既有的藩籬,認為「自信」入乎眾,亦出乎眾,人只要有自信,堅持和珍惜個人的條件,表現「自信」的氣度,則人皆可為「神」。因此,MV之末亦安排了不同階層、年齡、類別的人戴上后冠,並相互抱擁,表示所謂「當下」不過是人生大舞台的小部分,人應該欣賞旁人,甚至「非人類」,將「自信」的大愛傳遞至世界每一角落。至於〈傳〉,詞末提及「無悔」,正是表示一往無前的自信,人應成就「本身的傳奇」。但同時,〈傳〉又指出「傳奇」絕非結局而已,亦是一個「過程」,人只需自信地創造「本身的傳奇」,便是「無悔」,實在毋須執著結果。「存在主義」認為「存在先於本質」,因此人應努力思考及自信地完成心中的自己,而非被世界所定義的自己,這與〈傳〉重視「自己的存在」的意念是一致的。〈女〉與〈傳〉都是值得尊重的歌曲,而且歌詞亦有深度,實在毋須計較孰優孰劣。當然,比賽自有輸贏,但大家又有否慮及「計較輸贏」不正正違反了歌詞的原意嗎?「自信」是能入於眾,又能出乎眾的。 音樂 廣東歌 叱咤 流行樂 頒獎禮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