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有資格 幸災樂禍

美國總統特朗普怒炒聯邦調查局長科米,各界嘩然。特朗普以前做電視節目真人騷,一句「You are fired」的炒人對白深入民心。然而他今天身為總統怒炒高官,我們在太平洋的對岸卻不應當作是娛樂新聞食花生。這次事件嚴重挑戰了美國的司法制度,後果可以十分嚴重。而活在禮崩樂壞的香港,年年月月高喊捍衛法治,我們又豈有幸災樂禍的資格。 要理解是次事件,我們得先從去年夏天開始,科米在處理希拉里電郵事件過程中的一連串失誤說起。回說希拉里任職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伺服器處理電郵,聯邦調查局介入調查有否違反與國家機密相關的法例。當時不少評論已指出證實違法的門檻十分之高,她要面對的不是刑事問題而是政治觀感的問題,結果她也沒有因而面對起訴。 科米的失誤不在結果,而在於處理的過程。首先,他在七月公開宣稱調查結束並將不作檢控,然而程序上檢控決定屬司法部,調查局顧名思義只負責調查。到了十月的時候他又公開宣稱因為收到新的電郵再作調查,儘管慣例上調查局正式來說不應有停止或重啟調查的說法,也不必就此公開宣告,而結果顯示所謂新電郵只不過是舊電郵的備份檔案。由於再作調查的宣告臨近選舉,而且廣被傳媒和公眾誤解,被認為是調查局介入了

詳情

本土派需要端傳媒

端傳媒大幅裁員,最應該感到憂心忡忡的,應該是本土派。在這個時候,最應該支持端傳媒,向編輯同人說聲加油的,也應該是本土派。 回顧過去數過月,本土派圈子出現了一種聲音,就是不應該再圍爐取暖,不要再把精力放在黨爭私怨,要盡快提高本土派領袖的質素,讓社會大眾相信本土派有水平,可以為香港帶來出路。對於這種聲音,我百分之二百支持。一直以來,我相信我和大多數香港人都認同本土派對香港自主的追求,問題只是這個追求該如何表達,和通過怎樣的公共政策去落實。過去半年來本土派失去了動力,除了政府的打壓之外,很大程度上也在於本土派的領袖未能回答這些問題,才遇到樽頸。 那麼本土派該怎麼辦呢?近來也有不少來自本土派內部的討論指出,本土派要更有國際視野,也要更主動了解中國大陸社會的各方面。例說中國崩潰論說了這麼多年,越說越空泛,已經慢慢變成一個沒有內容的符號,比之前所批評的永續社運更不堪。要擺脫這一點,就要主動學習,起碼能說得出中國政府現時面對的問題具體上是什麼,才能準備好在未來中國變局的時候,為香港爭一口氣。 端傳媒恐怕是近年來華文傳媒當中,在國際視野和中國社會分析最有質素的媒體。本土派要成長的話,正正需要它所提供的

詳情

對抗 777 的 7 點行動綱領

林鄭 777 票當選,市面一片愁雲慘霧,個個灰爆講移民。我可不要這樣想。你有「CY2.0」,我們也要進化成為「本土2.0」,才能對得起「香港人」呢三隻字。面對 777 ,我提出下列 7 點行動綱領,學葡萄儀話齋,一齊贏返香港。 搵返代表你的立法會議員的電話號碼/Email Address(包括建制派) 行政長官不是大晒的,很多事情都要過立法會。唔好懶,唔好只係網上見到同聲同氣的 like 完就算。當 777 有重大議題要上立法會的時候,打電話俾你的立法會議員,話佢知你想佢點投票。建制泛民都打,建制派你大可以話佢知你投了他們 N 屆,今次接受唔到,話下次唔投拒。大家都識得去廣管局投訴電視台,是時候學埋點樣對付立法會。民主不能靠觀眾,每人走多步才有機會贏。 關心社區事,講畀街坊知 行政長官是小圈子,但區議會是真普選。過兩年就是區議會選舉了,要動員就要由今日開始做起。區議員不止是蛇齋餅,還要審批大量的地區工程和社會撥款,當中涉及的利益瓜葛以千萬計。講得出這些問題,讓街坊關心這些問題,就可以改變區議會只靠人脈的選舉邏輯,不再讓蛇齋主導。現在網上有很多「街坊谷」,可以討論社區議題。多關心這些社區

詳情

說不出的未來

2017年3月25日,新一屆特首選舉前一天,我失聲。 之前連續數天作感冒,昨天早上開始惡化,卻要一連講課三小時。到了下午,情況已經變得相當嚴重。傍晚去中環看「薯片大會」,遇到幾位朋友,都說「嘩你病得好緊要」。晚上本來答應出席的一個分享會,也被迫缺席。今早起來,基本上不能說話。去看醫生,拿了一大堆的咳藥水和藥丸回來,有點恐怖。 想起來也有點滑稽。我病了,失聲。香港人面對特首選舉,同樣集體失聲。想講,講唔到,是否也是因為生病了?這病是怎樣來的,可以醫得好嗎? 不能說話,對於一個人來說,是一個基本生活的問題。今天吃飯的時候,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要找個有餐牌的地方,好讓我用手指點菜。但吃飽後,人還是要過精神生活的。我過去一年無厘頭多了一個「KOL」的名號,雖然日子還是那樣過⋯⋯但失了聲,我也想到這兩天我將不能接受任何的傳媒訪問,下星期一上課恐怕也成問題(醫生聲稱我到時沒事的了,我沒有多大信心,不過麻煩同學不要走堂,我會嘗試安排代課的)。總的來說,有話不能說,就是不好受。 一個人如此,一個城市更甚。 這幾天在網上很多爭執,原則派策略派鬥個天昏地暗,你說我港豬我說你離地,看得很傷神。我自問也有我的

詳情

奧巴馬八年改變了什麼?

  除夕已過,不過對於很多美國人來說,新年要到1月20日才正式來臨,因為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將會在當天正式就任。未來變數太多,不敢多談,倒不如先回顧過去8年,看看可如何評價奧巴馬的功過。 奧巴馬上周二發表離任演說,傳媒一致好評。不少評論認為未來的史學者對他這8年將有極高評價。他自己最近也笑稱如果美國憲法容許總統選第三屆的話,他可以再次勝出連任。這句話當然讓特朗普很不滿,但事實是奧巴馬現在的好感度是+14.7點,特朗普的好感度卻是-6點,奧巴馬明顯更受美國民眾歡迎。希拉里敗選的原因,不是特朗普特別成功,而是她無法保持奧巴馬的所謂「勝利聯盟」,特別是年輕人的支持。 如果講支持度的話,奧巴馬現在五成多的支持度不算是離任總統當中最高的,列根和克林頓離任時都有六成的支持;但相對於上一任小布殊離任時只有不足三分之一的支持,就實在好太多了。如果美國憲法沒有因為當年羅斯福3次連任而被修改為只可連任一次的話,奧巴馬很有可能再次連任成功。 增千萬職位 太陽能多20倍 奧巴馬受支持,是因為他交得出功課。大家千萬不要忘記,奧巴馬當選的時候正遇上2008年的金融海嘯。但是奧巴馬成功扭轉局面,失業率由

詳情

用104條DQ法官

1. 當許多人還在討論梁游二人如果因為「釋法」而被取消議員資格,是否算是「抵死」的時候,有網友提醒基本法第104條所包括的範圍,並不限於立法會議員,而是所有的主要公職人員,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換言之,如果「釋法」的結果可以用來 DQ 立法會議員,也可以用來 DQ 法官。2. 據稱「釋法」的其中一個可能,是要解釋何謂「擁護基本法」,如捍衛國家安全。這點放在法官身上的話,將會極為危險。例如涉及港獨言論的案件,法官除了考慮言論自由,是否也要考慮他的判決是否合乎由「釋法」所定義的「擁護基本法」之下的國家安全?這樣想下去,23條是不用立法的,因為「釋法」就是23條立法。3. 危言聳聽嗎?別忘記兩年前的「白皮書」,說明法官也是治港者,而「愛國」是治港者的基本政治要求。「白皮書」也提到「法官」要準確理解和貫徹執行基本法。現在的「釋法」,只是把白皮書的講法變成憲法要求。4. 這樣看來,用大炮打蚊子的理由,就十分清楚了。別以為「釋法」是為了針對梁游。他們只是一個缺口,最終的目標是法官,是免立法的23條即時執行。附104條原文:「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專頁 基本法 法治 港獨 人大釋法 宣誓風波 司法

詳情

關於2047的幾點思考

1. 臨近選舉,很多政黨都以「2047年香港大限」來做文章,但我發現當中的討論有不少矛盾之處,所以希望可以整理一下,並點出一些流行的謬誤。2. 從法例字面上去理解的話,《基本法》是不會在2047年自動失效的。《基本法》是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1條,即「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來設立的。無論你喜歡與否,最起碼在中國的法律框架下,這條條文就是香港所有權力的來源。除非中國憲法在2047年之前有突變,否則《基本法》在2047年之後仍會繼續存在。3. 《基本法》條文中直接提到2047的,是第5條,即「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但我相信這條條文不是討論2047問題的核心,因為所謂「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本來就是很難定義的東西。例如1997年前沒有最低工資,現在有了,算不算已離開了「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理論上你可以去法院告《最低工資條例》違反《基本法》第5條,但估計不會受理。4. 理論上,2047年對《基本法》最大的影響,其實是開啟了修改《基本法》的大門。《基本法》第159條規定「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那麼什麼是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呢?在《中英聯合聲明》的第3款,就分12項列明了這些「基本方針政策」,例如第5項就說到要保護言論自由等等。這兒的重點,在於第12項:「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上述基本方針政策和本聯合聲明附件一對上述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之,並在五十年內不變」。換言之,如果中國要改變對保護言論自由的理解,可以在2047年或以後通過修改《基本法》來達到。5. 但大家都知道這是廢話。中國要改變對保護言論自由的理解,根本不用通過修改《基本法》,甚至不用香港本地立法,而只要通過行政手段施壓就可以了。最近有關能否在校園討論港獨的爭議就是一例。即使按當年《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建議,討論港獨也是絕對沒有問題的。現在《基本法》第23條尚未立法,學校就已經要面對壓力禁止討論港獨了。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之下,如果還要花精力走去討論《基本法》第159條和《中英聯合聲明》第3款第12項的關係,恐怕是離地萬丈。還說什麼準備2047?今天就是2047!6. 在討論怎麼辦之前,先順帶說一說地契的問題。《中英聯合聲明》還有一個地方說到2047年的,就是附件3的第2款:「已由香港英國政府批出的1997年6月30日以前滿期而沒有續期權利的士地契約,如承租人願意,均可續期到不超過2047年6月30日,不補地價。從續期之日起,每年繳納相當於當日該土地應課差餉租值3%的租金,此後,隨應課差餉租值的改變而調整租金」。這就是為什麼現在買樓,如果是在界限街以北,或界限街以南但在1985年後批出地契的物業,除了要交差餉之外,還要交地租的原因。7. 但這條有幾點要注意的,第一點是附件3的第1款說明了「《聯合聲明》生效前批出或決定的超越1997年6月30日年期的所有土地契約和與土地契約有關的一切權利,以及該聲明生效後根據本附件第二款或第三款批出的超越1997年6月30日年期的所有土地契約和與土地契約有關的一切權利,按照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繼續予以承認和保護」,也就是港島及九龍部分地區的999年地契,是在2047年後仍然有效的,除非政府以《土地收回條例》收回作市區重建之用。例如太古城地契就是至2899年到期,遠超2047年。第二點要注意的,則是香港特區政府是有權批出2047年以後的地契的,例如沙田名家匯的地契就是去到2054年的,天晉的地契則是2060年。8. 因此,那些說2047年香港所有人都會失去自動地權的說法,是不正確的。與此同時,2047年的地權問題是和《基本法》沒有關係,《基本法》沒有相關的條文,所謂「永續基本法」也不會解決這個問題。話說回來,香港確實有大量地契是會在2047年到期的。到時的處理方法,可能是要一次過補一大筆的地價,也可能是如同1997年時的做法,繼續通過年租續期,而前者會一次過推倒香港樓市,製造災難性的金融危機。說到這兒,很明顯就不是純粹的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了。9. 我們還是說回2047和香港自主的問題。上面已經說到了,中國要拿走香港的自主,不用等到2047年。那麼香港人可以如何保護香港的自主呢?讓我們回到文首第2點:在中國的法律框架下,香港的權力來自中國憲法第31條。中國是一個單一制的國家,不像美國的聯邦制,地方政府沒有剩餘權利,所以無論你的目標是要讓香港回到一國兩制的初衷,要永續《基本法》,還是要修改《基本法》,或是要公投要制憲,只要香港一天仍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最終還是受制於中央政府。除非中國政體出現根本的改變,中共不再領導中國,或中國不再實行單一制,否則,無論是一國兩制,永續還是修改《基本法》,或公投或制憲,其實都是要和中共重新立約,潛台詞說穿了都包括「信多一次共產黨」這七隻字,和當年簽《中英聯合聲明》無異。10. 我不是說推動這些方向的人都是中共的朋友,這些路線很有可能是他們認為無可奈何之下的選擇,也有可能是他們只是要找個說法而已,就像是說「阿彌陀佛」一樣(1992, 鹿鼎記)。11. 但在後政改的香港,「信多一次共產黨」恐怕已經不是能得到普及認同的選項。然而邏輯上,在拒絕信任共產黨的前提下,我們其實只剩下兩個選擇:獨立,或/和,建設民主中國。先別說可能性或喜好,我們先得理解,這兩條路,恐怕都不是有路線圖可以按部就班便能水到渠成的事情。12. 基於上述各點,今屆立法會選舉中各候選人提出如何與中國博奕的方案,由大中華到修憲到公投到港獨等等,我既不會過於認真,也不會過於苛求,而只視之為八仙過海。我想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無論未來要做什麼,議席越多一定越有利,最少拉布可以拉多一陣。而到了歷史出現轉機的一刻,也多一點動員的底氣。13. 所以,無論是立法會、區議會,或是選委會,我都是寸土必爭派。理由是非建制派多一席,建制派就少一席,增加了他們內部的矛盾。最近看選舉論壇,建制派內互鬥比鬥非建制派還要狠。多點這些花生吃,也好啊。 2047 前途問題

詳情

支持黎明 特事特辦

「坎坷過後有騷開」,黎明演唱會終於成功舉行。可惜會場因為沒有了帳篷的包圍,又引來了環保署就噪音問題的警告。對此,我提議黎明向政府要求「特事特辦」,申請「噪音許可證」。這不是開玩笑的,因為我很清楚,在 10 年前的同一個地點,有另一班人成功申請得到。回到 2006 年,舊天星碼頭爆發保育運動。事件在 12 月進入高潮,並在 12 日爆發了第一場的工地佔領。示威者在工地睡了一晚,張超雄於 13 日立法會提出緊急辯論要求政府交代,然而警察卻於同一時間把示威者抬走。政府為免夜長夢多,開始加緊清拆工序,包括要求工人半夜開工。示威者於是向環保署作噪音投訴,嘗試阻撓工程,然而環保署卻極速發出「噪音許可證」,讓承建商可以通宵行動拆毀鐘樓。今天,鐘樓已去,但運動大大提高了香港市民保育文物的意識,也迫使政府推行了一系列文物保育的新政策。「噪音許可證」這件事我很記得,因為當時我在外面聲援,投訴噪音這條橋是我想出來的,這份許可證的副本我還留了一份(其他示威者還想到投訴地盤工業安全等)。這件事我很記得,因為那算是我印象中第一次赤裸裸看到政府的技術官僚配合長官的政治任務,無視香港原有程序正義。用今天的說法,就是「特事特辦」。十年過去,程序正義在政府行政當中彷似已蕩然無存。原來的天星碼頭對出的海面已被填平,今天還成為了黎明演唱會的場地。既然環保署忽然緊張中環海濱的噪音問題,我提議黎明向環保署申請「噪音許可證」。既然是同一個位置,沒理由拆天星鐘樓就可以有噪音,搞演唱會就不可以。黎明,黎明,我支持你!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黎明

詳情

我為機場地勤感到可憐

1. 我一直以為,機場的安檢是十分嚴格的。不然航空公司櫃檯不會不厭其煩的問「請問你的行李是不是你自己收拾的呢?」很明顯,在他們的眼中,行李是不可能離開視線範圍半秒,不然可能已被偷龍轉鳳,十分危險。我又記得從小到大,聽過很多次什麼不要幫人拿東西過關,就算是朋友也要自己拿自己的行李,不然有毒品的話有些國家是要殺頭的。這些故事使我每次過關總有半點恐懼。但,原來,是有分別的。據說,如果是貴客,規則就不是這麼緊。我恍然大悟啊。2. 但我為機場地勤感到可憐。因為他們要冒一個很高的風險來處理問題。由地勤帶行李過關,理論上如果行李出了問題是可以找那貴客算帳。問題是,貴客可以賴帳。這時候,地勤恐怕才是第一被告,要很困難才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打份工,點解要咁?3. 我在公營機構上班。對於特權,我的認識是:問題不在於你有沒有要求,而在於你有沒有接受。所以人家送什麼紀念品給我,我還要很不好意思的問人家這紀念品是什麼銀碼,超標的話要向上級報告。問題不在於要,而在於收。現在特首一家以「沒有施壓」來辯稱,我真的不知道我們這些公營機構的員工要怎樣去想。人家給你好處,你沒有拒絕,你已經犯規了。還要討論有沒有施壓,這是多麼的無厘頭啊。4. 香港精神,如果有的話,其中一項應該是 pro , professionalism 的那個 pro 。可惜禮崩樂壞,是時代的寫照。為機場地勤感到可憐之外,也為香港感到可悲。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機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