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FCC事件的危險思維

紅線愈收愈緊,香港外國記者會(FCC)邀請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出面勸阻,國家領導人級別的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則採用更高調的政治恐嚇手段。FCC的中環會址是向特區政府月繳55萬元租金,租客並須負責整幢歷史建築的維修開支。梁振英罔顧事實,胡亂指控FCC僅支付象徵式租金,梁粉唱和,呼籲政府收回物業。雖然現任特首林鄭月娥馬上澄清FCC支付市值租金,但梁振英辯稱他的意思是政府無公開競投便批准FCC續租。事實上,FCC上次續租是2016年,時任特首正是梁本人。梁振英城府深,可能明知錯都照講,藉機「提醒」各個正接受政府資助、撥地或其他形式支持的機構,政府隨時有權終止這些「恩惠」,順我者生,逆我者亡。這種扭曲思維十分危險,與廿年前時任政協委員徐四民炮轟香港電台節目《頭條新聞》用政府錢罵政府如出一轍,引導公眾產生一種君民尊卑關係的錯覺。只要想深一層,無所謂政府的錢,公帑都來自納稅人,政府的責任是將錢運用在最符合公眾利益的項目;掌權者並非施主,否則,政府資助的社福機構、領取綜援甚至生果金的市民就是接受施捨?不能逆官意?無權罵政府?梁振英刁難FCC,再次驚動國際傳媒,唯恐全世界沒察覺到:本港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岌岌可危、人治凌駕法治指日可待、中國威脅論有證有據。梁振英造孽,對香港和國家都是千古罪人。[梁家傑]PNS_WEB_TC/20180809/s00202/text/1533752389055pentoy

詳情

梁家傑:打假須治本

內地爆發假疫苗醜聞,「中國什麼都是假的」名單再添一筆。黨媒試圖漂白,引「專家」之言「澄清」假的不是疫苗,是生產紀錄而已;維權家長遭公安扣查;曾經揭發疫苗出問題的記者丟職;內地網上開始流傳赴港接種兒童疫苗攻略。只欠維權家長討回公道不果反遭當局起訴尋釁滋事而下獄的荒謬,幾乎是十年前的毒奶粉事件翻版。不禁要問,香港民族黨的吹水論政,抑或假疫苗這種不擇手段利己害群的行為,哪個才是真正危害國家安全、破壞公共安全和秩序?毒奶粉、假疫苗,受傷害的是無辜稚子,比起假蛋、毒米更加道德淪亡,喪盡天良!這不是中共勒令徹查及嚴懲,或李克強總理怒斥黑心企業「突破道德底線」的色厲內荏所能解決的;而是官民同樣必須認真反省,決心重塑社會價值。否則,拜金拜權、草菅人命的類似事件不會自動收斂,只會繼續十年一閏,層出不窮,愈加猖獗。要國際社會改變觀感,相信一個十四億人口、近三千萬戶實有企業的國家尋回道德底線,不是一時三刻辦得到的;相比之下,香港仍然有優勢,有信譽、專業和法治。因此,當林鄭特首過於熱切鼓吹香港的年輕人北上大灣區發展,我不以為然。促進中港兩地人流、物流、資金流「三流」無錯,但特首忽略了一點,使勁地送走土生土長、擁抱香港價值制度的年輕人,清水落入墨汁,香港的優勢誰來承傳?[梁家傑]PNS_WEB_TC/20180726/s00202/text/1532542727006pentoy

詳情

梁家傑:國歌惡法

《國歌法》本地立法蓄勢待發,不期然聯想到十五年前,時任保安局長葉劉淑儀聲稱二十三條立法只是「備而不用」、「立法嚴,執法寬」的安撫之言,當年覺得可笑,亦慶幸沒有受騙。今天,領教過中共如何背信棄義歪離《基本法》,特區政府再稱「只要尊重國歌,不用擔心誤墮法網」,就更難取信於民。國旗及國徽皆為實物,何謂毁損、玷污等侮辱行為,在法律上不難有客觀準繩。國歌卻是抽象的音樂創作,像日前香港眾志成員扮哥斯拉在港鐵車廂唱惡搞版國歌,算是二次創作抑或侮辱國歌?若說交由執法人員憑常識分辨尊重與侮辱,未免太不可靠,尤其警方、律政司甚至有時法庭近年的表現,實在與常識背道而馳。缺乏客觀準繩的立法是濫權者手中利刃,絕對不能接受。九七前通過的《國旗及國徽法》,社會爭議不大,只因當時多數人傾向相信「一國兩制」,憧憬九七後生活方式規章制度不變;時移世易,今天「一國」幾乎將「兩制」逼到牆角,社會瀰漫對特區政府的不信任,莫說是《國歌法》,假設《國旗及國徽條例》今天才提出,肯定不復當年那麼順利。《國歌法》開法例直接介入中小學課程內容設計先河,所謂無明文規定刑事罰則只是安撫,為學校製造壓力不能不做國歌教育、創造條件向學生樣板式洗腦才是真章。假愛國之名,立一條惡法,規管人民的行為與感情,掌權者手上又多一個政治工具對付異己。[梁家傑]PNS_WEB_TC/20180628/s00202/text/1530124284485pentoy

詳情

梁家傑:華人治港

高鐵香港段工程與沙中線工程接連爆出醜聞,甩轆、削筋、削牆、偷工減料、不依圖則、不記錄、不上報。夏正民法官二○一五年發表過一份高鐵香港段工程延誤調查報告,當時已經批評港鐵管理不善、工程時間估算不切實際、向上級報喜不報憂等。怎麼港鐵三年來沒有痛改前非,反積習成性,還是老樣子?近日不時思考上述問題。有人蓄意造假或涉及其他刑事成分?港鐵與承辦商禮頓建築包攬太多政府大型工程而顧此失彼?抑或它們坐大了而有恃無恐?除此之外,可會是落葉知秋,港鐵連環事故反映華人民族特性?回想二○一一年落成的立法會新大樓,工程後期日夜趕工,到處甩甩漏漏,又有退伍軍人症桿菌,根本未達甲級寫字樓的入伙條件,卻要勉強為之,只得一個原因,就是時任特首曾蔭權要在新大樓宣讀其最後一份施政報告。過去二十年華人治港,可能受北風感染,亦可能是骨子裏的民族本性,相比九七前治港的英官,好大喜功、長官意志、迎合主子、近親繁殖的情况普遍嚴重了。眼前的高鐵香港段工程亦是一例,儘管試車脫軌、站內漏水、班次和乘客量不清不楚、買內地段車票安排未明、一地兩檢的違憲草案核突地監粗三讀通過、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醜態百出,但在長官眼中這些都不重要,因為今年九月必須通車。長官意志凌駕專業質素與人民福祉,必須警惕。習以為常,只會劣幣驅逐良幣,香港在不知不覺中沉淪。[梁家傑]PNS_WEB_TC/20180621/s00202/text/1529519043932pentoy

詳情

梁家傑:沒有無緣無故的「暴動」

梁天琦等三人旺角暴動案判刑,法官明言,法庭唯一關注是案中暴力和社會安寧被破壞的程度,不考慮犯案者動機和案發時社會所處的政治環境。這個觀點值得商榷。絕非要求法官認同犯案人的政治理念或肯定暴力抗爭手法,但在判刑時完全拒絕考慮一個大好青年賠上一生前途參與社運的理由,就好比有人因破門而被控刑事毁壞,但法庭不理會其動機是入屋搶劫抑或救火,只根據門的損毁程度判刑一樣,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六七暴動,隨地「菠蘿」,人心惶惶,歷時八個月,超過五十人死亡,傷者無數,但罪成者多數被判刑一兩年。二○○五年韓農在灣仔的反世貿暴動,過百人受傷包括警察,十四名示威者被起訴非法集會而全部脫罪。相比之下,旺角暴動只是一夜,有人傷無人亡,六年七年刑期不成比例,難以令人信服。政府近年屢遭質疑,假司法之名做政治工作,把年輕社會運動者置諸死地。特首和律政司長只那一句「檢控工作絕無政治考慮」,根本就膚淺失準得不能服眾。活於亂世,法官們必須時刻警惕,不能因為太離地被利用了也不自覺;只有這樣,才能保住司法機關的金漆招牌不被蒙污。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深入分析起因,然後推行改革,帶來香港三十年盛世。雨傘運動及旺角「暴動」後,政府只以嚴刑峻法務求把年輕人的沮喪掃入地氈底,卻未曾反省問題根源和作出梳理補救,往後香港將寸步難行。[梁家傑]PNS_WEB_TC/20180614/s00202/text/1528913955561pentoy

詳情

梁家傑:第四產業

華盛頓的Newseum聞名已久,今次終能造訪。七層樓的新聞博物館,表揚新聞工作者多年來捍衛新聞、言論和出版自由的功績。適逢小兒子從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畢業,感受尤其深刻。美國雖有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衡,但如果沒有傳媒不斷監督,《華盛頓郵報》披露的「五角大樓文件」、牽連尼克遜總統的水門事件,和現仍在不斷發展中的特朗普總統通俄門,都會因建制擁權者肆意隱瞞致不見天日。缺少了保障公眾知情權的第四產業,既得利益者就可以為所欲為。放諸內地,政府若是認真打貪而非旨在肅敵,就應該放寬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容許記者調查官場的貪腐,施行獨立的監督角色。身處新聞博物館,不期然想起最近兩名香港記者在內地被打,特區政府窩囊地只表達「關注」,叫克盡己任竭力記錄真相的記者情何以堪。最近記者協會慶祝金禧,請來了南韓資深記者孫石熙主禮,其帶領的團隊揭發連串醜聞最終令總統朴槿惠下台。他勉勵香港行家「有時候或會陷於麻煩,但這是個過程,機會總會來的」;南韓傳媒經歷過更惡劣的時期,但都熬過了,守得雲開見月明。南韓獨裁專制年代記者受盡壓迫,但仍能堅持揭示真相的精神,甚至願意付上性命。相比之下,香港傳媒雖有老闆歸邊和自我審查的威脅,但絕對不是無希望。歷史是一個過程,今天違反普世價值的掌權者,遲早會被時代淘汰。[梁家傑]PNS_WEB_TC/20180524/s00202/text/1527099419732pentoy

詳情

梁家傑:把刀又架在頭上

戴耀廷在台言論被借題發揮大做文章,中央駐港官員趁「國家安全教育日」大談國家安全在香港的隱患,前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亦「剛巧」這個時候應邀訪港,整個氣氛就是向特首林鄭月娥施壓,催促她就《基本法》第23條本地立法。借梁愛詩當年的比喻,再一次「把刀架在頭上」。林鄭的反應是家嫂式面面俱圓,一方面安撫香港人「到目前為止」沒有23條立法時間表,事關要審時度勢、權衡輕重,另一方面安撫施壓者,保證23條立法「有無壓力都要做」,而她會努力創造「有利環境」。她口中的有利環境是「讓社會更加平和,更加對於中央、對於香港特區政府有足夠信心,亦有一個比較理性、互動的空間可以討論」。單看「對中央和特區政府有足夠信心」這個條件,今天已經是單薄到脫離現實。中央是否有耐性等待「有利環境」出現才立法?當大石砸死蟹,林鄭能夠抵得住壓力,站在香港人本位向主子解釋,據理力爭,指出捍衛香港的法治、自由、人權和制度有利香港也對國家有益嗎?2003年特區政府的23條立法建議,市民主要憂慮之一是以言入罪,只怕異見者即使無鼓吹暴力,都會被控以顛覆、煽動罪。15年後今天的政治環境,龍門經常移位,港獨偽命題橫行,以言入罪的憂慮有增無減。倘若強行立法,類似戴耀廷言論都入罪,外國投資者不會再相信這裏是一個資訊自由港,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招牌倒下,於國家安全有害無益,林鄭和習帝須三思。[梁家傑]PNS_WEB_TC/20180419/s00202/text/1524075230426pentoy

詳情

梁家傑:道理勝權威

一幅航拍照片揭發港珠澳大橋東人工島防波堤的扭工字塊「飄移」,引起崩堤疑雲,而兩地官方的回應一樣離奇。港珠澳大橋是跨境基建項目,港方路政署第一時間的反應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叫記者向內地的港珠澳大橋管理局查詢。管理局的回應充滿黑色幽默,稱該航拍照片「可能是觀感上、視覺上的錯覺」,隨後又解釋,扭工字塊可以「定點隨機安放」。扭工字塊隨機擺放,聞所未聞,與香港人對防波堤的印象例如萬宜水庫有極大落差。特首林鄭月娥說什麼港珠澳大橋是「世界級工程」,不應因一幅照片而懷疑它的設計有問題,亦毫無說服力。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副局長余烈一句「香港有香港的做法,我們(內地)有我們的做法」盡顯官威,高高在上,總之權威脅人,不容蟻民質疑。港方的態度更不濟,事發數日後,路政署長鍾錦華實地視察,一味引述管理局的說法,照本宣科,敷衍了事,未見他表現積極地向管理局索取佐證以釋公眾疑慮。香港人不禁要問:幾時港官成京官傳聲筒變得不需問責?大橋使用者的權益又由誰保障?令我想起三十三年前我開設律師樓正式掛牌,那個年代,信奉專業權威,無論律師、工程師、醫生,一言九鼎,不必向「講你都唔明」的非專業人士多費唇舌。今時今日這樣已經行不通,講求問責、高透明度。世界潮流,已經由尊重權威變為尊重道理,專業人士第一課應該是學習謙卑,面向公眾,有證有據,以理服人。[梁家傑]PNS_WEB_TC/20180412/s00202/text/1523470119040pentoy

詳情

梁家傑:戴耀廷祭旗

若非林鄭政府與黨喉舌的強烈譴責,多少人會注意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在台灣的「港獨言論」?正如三年前若非時任特首梁振英煞有介事在施政報告點名批評,又有多少人看過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的「港獨文章」?事後查證官方指控是否屬實的人相信亦不多,人云亦云。港獨,由始至終是一個偽命題,滿足當權者的政治需要,打擊了兩類人,一類是不想他們當議員,另一類是不想他們參選。這個偽命題好使好用,將來在《基本法》二十三條本地立法想必大派用場。延續港獨偽命題,最新拿來祭旗的就是戴耀廷。製造偽命題,以假亂真,靠呃靠嚇,是中共慣常的政治操作手段。戴教授學術探討香港與國家前途的可能性,即被扣上「港獨分子」帽子,儘管他一再澄清他不支持港獨也不會推動民主自決,但針對他的文革式批鬥無休止。人大常委新貴譚耀宗不相信戴耀廷「真心」不支持港獨,就如選舉主任DQ某些參選人的理由是不相信他們「真心」放棄港獨主張,誅心論成為新常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並非戴耀廷個人的事,而是香港每個人須盡力維護的權利。最大的恐懼就是恐懼本身,沉默不能自保,敢於站出來為公義發聲,威權獨裁自然不攻自破。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銘刻德國牧師Martin Niemoller的警世之言時刻提醒我們,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為你我而敲!今天戴耀廷,明天你共我![梁家傑]PNS_WEB_TC/20180405/s00202/text/1522865906225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