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林鄭的「人性化」

林鄭月娥當選特首一周年,政績乏善足陳,誇下海口的「管治新風格」不過爾爾,補漏拾遺的派錢方案進退失據,坐擁巨額盈餘卻理財無方,更看不出任何「理財新哲學」。林鄭就任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向她提出五大施政要求,包括促請中央政府收回二○一四年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撇開人大「8.31」框架重啟政改、保證香港司法獨立和審視人大釋法的後果、維護廉潔和程序公義核心價值,以及尊重民意,不強行褫奪議員議席和改善行政立法關係。五項都交白卷,還要做壞事,包庇鄭若驊、強推一地兩檢、剝奪周庭參選資格、國歌法入侵中小學教育等。林鄭沒DQ姚松炎參選資格、放棄追收四位DQ議員薪津、表面上沒有與中聯辦「行埋一齊」,本是特首應做的正當事,何須感恩?可見梁振英亂港五年,港人大幅降低對特首的要求,現在林鄭仍得享徘徊於不及格邊緣的民望,主要靠消費梁振英而已。林鄭近日藉着兩件事鮮活地呈現她「人性化」的一面:一是她在英國《金融時報》專訪中擦「愈來愈有魅力,愈來愈令人敬仰」的國家主席習近平鞋;二是她向民主黨捐款三萬元後社交網站不當地出現「大和解」標籤,她為求自保將責任卸到特首辦一名「自作主張」的小職員身上。堪憂是一旦特首視個人仕途重於一切,剛愎自用,公務員只會退避三舍,明哲保身,不再進諫,不再賣命,而這是施政走向敗壞的起點。不靠消費梁振英,實現「施政新方向」,仍是不少香港人對林鄭的期望。好自為之![梁家傑]PNS_WEB_TC/20180329/s00202/text/1522260265537pentoy

詳情

梁家傑:不派錢更要懂得花錢

盈餘巨額超標,香港人要求派錢以自行花費,皆因不信任政府會善用千億「橫財」解決社會問題。陳茂波司長以至林鄭特首應感羞愧,只因香港人要求全民派錢,是對不稱職政府投的不信任票!過去30年只有6年財赤,而2003/04年度至今已經連續14年盈餘,本年度逾千億元盈餘更是創新高,但政府每每以量入為出、未雨綢繆之類說辭堅持當守財奴。前財政司麥高樂主張財政儲備不少於18個月政府開支,唐英年當司長時期調低至12個月。現在,未計3萬多億元外匯儲備,財政儲備已經累積逾1萬億元,相當於超過24個月政府開支,羨煞多少已發展地區,但港府還是覺得儲備不夠多、不足以安心以備應急?香港風光背後貧富懸殊嚴重,堅尼系數高,幸福指數低,是少有的經濟成熟地區縱有充裕儲備卻沒有全民退休保障。退保的種子基金只需1000億元,可應付人口老化及貧富懸殊兩大問題,好過政府年年絞盡腦汁以各種名目派糖安撫不同的人。香港人平均壽命冠全球,政府必須加緊投資在公營醫療服務,興建醫院及培訓各科醫護人員,刻不容緩。下一代面對的競爭愈來愈大,政府在投資教育與創意工業兩方面開支亦不可吝嗇。庫房水浸,政府派糖,不患寡而患不均;香港人期待公帑用得其所,政府懂得花錢投資未來,不要一再錯失真正未雨綢繆的時機。錢用來防患未然,總比亡羊補牢好。[梁家傑]PNS_WEB_TC/20180301/s00202/text/1519842404616pentoy

詳情

梁家傑:朕即是法 沒有贏家

高鐵西九「一地兩檢」容許內地人員在香港境內執行中國法律,明顯違反《基本法》第18條和「一國兩制」,最諷刺是律政司長袁國強與香港特區政府枉作小人,搜索枯腸一度強辯《基本法》第20條是西九「一地兩檢」的法律基礎,中央卻不屑一顧,視為多此一舉,索性全國人大常委會說了算,朕頒布西九「一地兩檢」不違反《基本法》就是不違反,朕即是法。習近平時代,帝制復辟,搲爛塊面,廢掉《基本法》第18條,充分體現中央對港的全面管治權,《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真正變成「不具現實意義的歷史文件」。撕去「一國兩制」包裝紙,露出「一國一制」真象,袁國強是主刀手,完成政治任務即將走人,留下頹垣敗瓦,叫香港的年輕人如何有信心走到2047年,50年不變?廿年來香港人心不回歸,反而愈走愈遠,只怪謊言太早揭穿,「一國兩制」太快貨不對辦。為了高鐵的便捷,一時三刻的政治需要和經濟利益,犧牲法治這個香港重要基石,亦向國際社會敗露中共不屑遵守在聯合國登記的《中英聯合聲明》這份國際協議,是完全不成比例的代價。國際社會收到怎樣的負面信息?外國投資者仍會相信,香港一如既往奉行法治,有別於中國其他城市?仍會相信中共有志蛻變為法治凌駕人治的文明政權嗎?《基本法》第18條和「一國兩制」守不住,香港輸了,中共又算是贏了嗎?[梁家傑]PNS_WEB_TC/20171228/s00202/text/1514398458215pentoy

詳情

梁家傑:還以顏色的補選

《議事規則》一役未能引起香港人關注,民主派須總結經驗,反省抗爭策略,並以此為基礎,部署3.11立法會補選。中共與上屆特區政府無恥地聯手利用人大釋法和本地法庭,DQ了六位一人一票選舉產生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數以萬計選民臉上。3.11補選的主旋律,必定是將民主派參選人送入立法會,填補被DQ議員的空缺,修復否決權,不讓保皇派獨大為所欲為,要還以一巴掌,還以顏色。不過,經「修議規,反拉布」一役,民主派應該明白,只是這樣叫陣恐怕不足以動員最多香港人出來踴躍投票。因此,3.11補選的副旋律,該是民主派善用所有專業和專長,聚焦推動一些可行的安老、房屋、教育等攸關民生的政策,讓選民憧憬民主派在立法會恢復隊形後,不再是一支只會拉布的團隊。我們堅定捍衛香港核心價值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同時,也能使香港人生活得比現在幸福。與保皇派的3.11對決,成功關鍵在於民主派參選人能否連成一線,集中力量和聚焦論述。常記司徒華先生言:「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於願足矣。」個人在選戰中勝利,不代表運動成功;但一場運動勝利,每個支持民主的人都是贏家。民主派陣營有必要更加團結,審時度勢做得民心的事,才能打好3.11這一仗,一場許勝不許敗的硬仗。[梁家傑]PNS_WEB_TC/20171221/s00202/text/1513793431261pentoy

詳情

梁家傑:請別放棄

正當保皇黨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民主派奮力抵抗之際,招來一些批評,揶揄民主派號召市民聲援的反應冷淡是示弱而非示威,不長進,自取其辱,不值得同情云云。為什麼被批評的不是保皇黨乘人之危、有風駛盡𢃇?也不是扭曲了的制度暴力致使民主派雖得六成選票卻只能佔少數議席?民主派不應反抗嗎?為什麼是被欺壓到牆角而負嵎頑抗的民主派遭冷言冷語?我虛心自省,必須承認過去民主派的確把拉布的果效功能講大了。我們屢次要求政府把無爭議的民生項目,置於惡法和別有用心的工程項目之前通過立法會,以為可以擋住惡法和守住庫存。政府卻充耳不聞,堅持以受惠於民生項目的香港人當人質逼民主派就範。雖有網路廿三條和醫委會改革兩役的成功例子,但多數還是無功而還,皆因低估了政權鐵石心腸,不惜犧牲民生作政治鬥爭的決心。這就給政府和保皇黨借口,向公眾落重藥,口口聲聲修改《議事規則》可杜絕拉布,令立法會「正常運作」,意思其實是矮化立法機關的憲制職能,要立法會變橡皮圖章無險可守。一旦成事,中共對港全面管治所需的政策配套措施就水到渠成。當中包括教育、經濟、金融、土地房產及廿三條立法等。還有那些超支不斷的大白象工程將大量消耗納稅人的血汗錢。凡此種種,都會嚴重損害香港人的福祉。最後一句,《議事規則》不能改!就算你放棄民主派,亦請別放棄香港,默許保皇黨賣港的任意妄為。[梁家傑]PNS_WEB_TC/20171214/s00202/text/1513188463368pentoy

詳情

梁家傑:孤軍作戰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快刀斬亂麻,將54項議事規則的修訂案合併辯論,只准每位議員發言一次,限時15分鐘,他並瘋狂加開會議,誓要在聖誕前完成殺規大業。特首林鄭月娥開口為梁君彥打氣,配合保皇派這次顛覆行動,暫停提交任何政府議案,讓路予修改議事規則。民主派議員全力抵抗,不因這是議會內鬥,而是因為建制派與政府一旦得逞,後果嚴重,迹近徹底毁掉立法會的憲制職能。已經是建制派橫行的議會將會馬上自廢武功,矮化成無險可守,工程超支百億再超支百億都無有怕,庫存予取予攜;政府法案會暢通無阻,常被提醒應做未做的23條立法輕易翻生。面對收緊議事規則的危機,當民主派被迫埋牆時,只有讓香港人明白,這是中共決心要將立法會人大化、香港大陸化的大大一步。DQ民主派議員,繼而修改議事規則,中共跟賣港派「大石壓死蟹」、「DQ議會路線」、「DQ整個民主派武功」!中共全面管治更快實現!見到不公不噤聲,見到不義不躲藏。曾經,50萬香港人和平上街,展示無權者的權力,結果奇蹟地扭轉了23條惡法鐵定通過的命運。今天,民主派在立法會比14年前更加弱勢,但仍然竭盡所能守護議事規則,守護所餘無幾的制衡保皇派及監察政府的權力,實在需要香港人的支持和鼓勵,請別讓民主派孤軍作戰![梁家傑]PNS_WEB_TC/20171207/s00202/text/1512584011582pentoy

詳情

梁家傑:林鄭的上策

立法會內保皇派最近的兩大動作,是趕在三月補選前修改議事規則,同時向四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各追討數以百萬元薪津。乘人之危,有風駛盡𢃇;態度囂張,再撕裂社會。林鄭特首如何回應?前者,她說「可以理解,無可厚非」;後者,她說「不方便評論」,「至少現階段應由行管會與四位議員處理」。林鄭表面欲置身事外,但其實脫不了關係。議事規則真的給保皇派修改了,立法會變成無牙老虎,行政機關變得無王管,撥款申請予取予攜。林鄭多次肯定立法會在三權中的角色,全不置喙就是口惠而實不至。至於追討四位議員薪津,多個保皇議員明示暗示並無窮追不捨之意,但這筆帳涉及公帑,是否追討到底,視乎政府態度。換言之,林鄭若要向民主派落井下石,大可以與保皇派扯貓尾,採取類似DQ議員或向法庭尋求對已服刑抗爭者加刑的打壓態度。相反,政府可選擇放手。DQ四位議員,是扭曲制度的暴力。繼而向他們追討其履行議員職責期間,合情合理合法領取的薪津,但同時又承認他們以議員身分,對法案和議案的投票有效,自相矛盾,荒誕之至。即使訴諸法庭,恐怕亦缺乏足夠法律理據追款,只會浪費公帑打官司。今天林鄭的民望平穩,只因有個劣透的梁振英在前。西九「割地兩檢」和廿三條立法接踵而來,林鄭如欲稍為紓緩威權霸道的觀感,展示修補社會撕裂的誠意,表態不追討四位議員薪津為上策。[梁家傑]PNS_WEB_TC/20171130/s00202/text/1511979588873pentoy

詳情

梁家傑:勿妄自菲薄

曾鈺成近日指香港對國家的經濟貢獻已大不如前,着香港人思考還有什麼,足以令中央願意維持「一國兩制」?香港在中國近代史的角色,從來不止經濟貢獻。除非你滿足於中國窮得只剩下權和錢,否則不難看到香港的價值。中國經濟現正昌盛,膜拜進貢者眾;這些並非互相尊重和信任的朋友,只是明買明賣的生意對手。但經濟三衰六旺,增長不能永遠;威權王朝必有衰落之時,證諸歷史無一倖免。「一國兩制」雖然褪色得快,但香港底子頗厚,爛船尚存七分釘。孫中山一九二三年在港大演說,直言革命思想從香港得來。中共創黨元老中不少與香港都有淵源,亦從中涉獵西方思想。香港百年來中西薈萃,累積而成的法治、合約精神、人權、自由等意識形態,與西方文明社會建立的深厚人脈與互信氛圍,是獨門優勢,未見內地有城市可以取代。要國際社會接受中國是個崇尚自由法治,值得尊重和信賴的成員;抑或是個背信棄義,只會恃強凌弱的霸權?就看中共在香港的造化。從前香港是外國思潮進入中國的樞紐,今日大可逆向而行,充當向國際展現當今中國文明面貌的窗口。作為中國與世界接軌的試驗場及中國文明的展覽館,正是香港對國家的重要價值,絕非中共作為今日中國的執政黨可以或應該抹煞的。[梁家傑]PNS_WEB_TC/20171116/s00202/text/1510768774890pentoy

詳情

梁家傑:法治不靠執生

《國歌法》本地立法後,在香港聞國歌奏起便要肅立?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叫市民「執生」。這種言論居然出自一名前資深政務官之口,令人不寒而慄。不期然想起,2003年時任保安局長葉劉淑儀推銷23條立法,聲稱「備而不用」,「立法嚴、執法寬」,同樣冒犯了法治的基本原則。法治,不可以靠執生,更不可以靠一時長官的保證;法例必須盡量清晰,市民了解作為或不作為的後果,不會因執法者各有標準而後果迥異。中共1949年起執政,1990和1991年分別制定《國旗法》和《國徽法》,為何遲至2017年才有《國歌法》?《國歌法》與前兩條法例的最大分別,是新加條文訂明「國歌納入中小學教育」,「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立法動機昭然若揭,十分可悲。執政者無信心或本事令人民發自內心聞國歌而起敬,唯有亮出斧頭來推行洗腦愛國教育。1997年特區政府就《國旗法》和《國徽法》進行本地立法時,除了剔走政治意識形態的內容,還寫明「如本條例與根據《基本法》附件三公布的任何全國性法律有不相符之處,本條例須解釋為該全國性法律的特別實施或改編本,並如此實施」。意思是在本地實施就以本地所立的《國旗及國徽條例》內容為依歸,此舉充分體現「一國兩制」。有先例可援,《國歌法》本地立法時,必須貫徹這精神。[梁家傑]PNS_WEB_TC/20171109/s00202/text/1510164630969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