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電池思維累死電視

無綫的劇集《不懂撒嬌的女人》故事老舊,影像質素又似大陸劇,但竟然贏盡口碑和收視,可見觀眾餓劇太久,只要質素高於正常也願意追看,其實也不無悲哀。 大台高層無視觀眾蔑視 緊接《不》播出的劇集,卻是2007年的作品《蘭花劫》。十年人事幾番新,幾位參與的演員已作古,取景地域多利監獄(大館)某些建築亦已倒塌,當年或許覺得好看的故事,如今看來亦老套不已,而用高清電視播映10年前的標清畫質,更苦了觀眾的眼球。電視台在科技和觀眾口味均進步的洪流之中逆流而行,觀眾只有用遙控器說不。無綫在晚上9時半的收視,由《不》的30點,暴跌至《蘭》的不夠20點,流失了60多萬觀眾。 早前有傳《蘭》能重見天日,是無綫高層權鬥的結果,這也充分顯示那些守在高位的「舊電池」傲慢、對有要求的觀眾蔑視,亦預示他們脫節卻不肯承認,是這個曾經帶領香港,甚至全球華語潮流的電視台之死因。 香港的電視業確有過輝煌的往績,不少有份創造黃金盛世的製作人,現在都成為高層。可是他們抱守殘缺,想以舊思維舊做法僥倖過關,不但令香港電視業落後於其他國家,甚至連香港觀眾想要什麼也不知道做不到。從科技層面說,《不》主打的全實景電影手法拍攝,在日韓甚至兩岸都

詳情

慢慢看漫。電視

最近挪威國家廣播公司NRK連續七日全程直擊馴鹿大遷徙,完成慢電視的創舉。最難得帶頭雌鹿交足戲,在直播開始時竟然發難不動,為這場原本年年如是、沒什麼戲劇化元素的事件增添一點刺激,更成為國際新聞。 雖說是慢電視,NRK卻出盡人力物力,又航拍機又雪地電單車甚至在馴鹿頸上掛上攝錄鏡,以多角度呈現長征盛况,十足拍攝紀錄片般大陣仗。 同時,自年初起播映的港台電視節目《漫。電視》,突然成為觀眾的討論話題,監製更受訪暢談拍攝背後的趣事,例如如何善用同事家中的貓咪、高達模型、動植物公園和海洋公園的動物等,拍攝出屬於香港的慢電視。容我潑潑冷水,港台的誠意值得被充分肯定,可是珠玉在前,《漫》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以慢電視來說,亞視的《魚樂無窮》可能是全球鼻祖。只以一個鏡頭定格拍攝魚缸情况,輔以古典音樂,就播上兩小時。不過忠實觀眾並不覺悶,反而能夠察覺魚缸的變化:什麼時候有魚猝死、什麼時候有新水草等,都走不出觀眾眼睛。從看似無事(non-issue)的場景中看出有趣事情,就是收看慢電視的其中一種樂趣。 慢看無事之樂 提供發呆空間 《漫》卻反其道而行,不斷利用鏡頭追擊事情的發生。無論是突然離群的盾臂龜,抑或水族

詳情

羅嘉良的老態 無綫的窘態

羅嘉良真的老了。之前每個深夜出現在《創世紀》的那個聰明、重情、衝動的「香港仔」葉榮添,突然變成新劇《與諜同謀》的那個面部鬆弛,聲音沙啞,髮型誇張,毫無神采的半百老翁。除了感慨歲月不饒人,觀眾亦能從他身上看到香港電視業的困局。 葉榮添的氣場不再 《與》劇講述化妝品公司老闆卓君臨(羅嘉良飾)聘用年輕人Ringo(鄭俊弘飾)為得力助手,怎料Ringo是卓與前妻所生的兒子,更是個商業間諜,竊取公司的機密以報仇。劇集開播前,不少人都期待視帝回歸之作,可是看過首集已經失望透頂——卓君臨非但沒有葉榮添的氣場,羅嘉良也失去神氣。 觀眾急不及待查找原因:是因為久居內地的他,沾染了香港觀眾嗤之以鼻的「大陸味」?是因為他檔期太滿,所以出現疲態?是因為《與》故事或「卡士」太弱,令他索性馬虎了事?羅嘉良長居北京,習慣內地文化,手勢語氣「去香港化」自是避免不了。而根據資料,在《與》製作期間,他都要中港兩邊走,接拍《思美人》和《無間道》等劇集,疲倦也是人之常情。最後關於《與》的故事和「卡士」,倒可以討論一下。 《與》離不開無綫劇一貫的恩怨情仇套路,雖然觀眾已經看厭,但只要選角精準,劇情高潮起伏,應該還是收視保證(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