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鼎」臣

現今的香港,什麼荒誕離奇的事情都會發生。 周浩鼎,一個挾26萬選票晉身立法會的議員,一個代表市民參與調查特首梁振英與澳洲UGL公司協議問題的議員,竟然「俯首甘為特首牛」,卑微得把「被調查者」梁振英「親筆御改」的委員會調查範圍文件,原封不動地送呈立法會。更加「難得」的是,周議員在調查委員會會議上,言辭懇切地游說其他委員會成員接納他的修訂建議,當時不少議員雖不認同周浩鼎的修訂,但仍尊重周議員的努力。 冒失鹵莽的周浩鼎,沒有好好掩飾特首代為「請槍」的痕迹,一手便將特首「親批」的修訂原封不動地送到立法會。結果令特首修改的「數碼痕迹」公之於世,揭發這宗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特首「代筆」事件。 群情洶湧下,周浩鼎雖然最後辭去委員會委員一職,但破壞已成,此事已徹底摧毁立法會擔當代表市民監察當權者的憲制角色。作為一名由市民直接投票選出的議員,不論你跟特首有多志趣相投、想法有多一致,作為代議士,怎麼可以淪落如臣般將特首「御筆親改」的調查範圍文件,一字不改代提上立法會?周先生將立法會僅有的尊嚴都狠狠地摔爛。他叫其他建制派議員日後如何立足、如何有面目面對公眾,相信他們日後在立法會提出的各種修訂議案,不是奉命行

詳情

情緒牽動器官捐贈熱情

身於香港,筆者由始至終也認為,香港人骨子裏是很善良的。 前陣子,紅十字會發出緊急呼籲,指血庫存量告急後,多個捐血站大排長龍,不少市民耐心等待一兩個小時,為的是無償捐血助人。 肝衰竭病人鄧桂思的女兒未滿18歲而無法捐肝救母,最後與鄧女士素未謀面的阿甄,勇敢的決定捐出自己的肝臟,拯救這名危在旦夕的母親。 這些事情,看到香港人善良無私的一面。只惜香港人的大愛,卻被聯合醫院的一個嚴重醫療失誤,潑了一盆冷水。 因器官捐贈問題引起全城關注的鄧桂思,原來之所以出現肝衰竭,是因為聯合醫院兩名資深醫生先後為患有腎病的鄧桂思診症時,都沒有察覺鄧桂思本身為乙型肝炎帶菌者,故在向鄧女士處方高劑量類固醇藥物時,遺漏處方抗病毒藥予她。結果在兩個多月後,鄧桂思出現肝衰竭,病情極度危急,先後兩次移植捐出的活肝及屍肝,迄今仍然危重。 花了那麼大的力氣,還讓年輕的阿甄捱了長長的一刀,但這些心血的背後,鄧女士的危重,原來是兩名醫生的疏忽所致,這怎不叫人氣餒?難怪有網民呼籲市民取消器官捐贈登記,以示不滿。 當局的數字顯示,在短短的6天,共有247名登記自願捐贈器官的市民取消登記。但筆者仍然相信善良的香港人,相信取消登記以宣示

詳情

為和解犧牲司法公義? No way!

上任後一直形象模糊的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因為拋出一個特赦和解方案,霎時被各界圍剿,由「白鴿」變「箭豬」。也許他是出於欲修補社會撕裂的好意,但這想法顯然未經深思熟慮,也忘卻了不應以政治壓倒司法公義。 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當選後大吹和風,表明上任後會努力修補社會的撕裂,此時胡志偉建議林太上任後運用特首的權力,特赦佔領行動的涉事者,當中包括已定罪服刑的「七警」,以及涉揮動警棍襲途人的退休警司朱經緯。 胡志偉的特赦建議一出,激起民主派和建制派的批評,令他兩面不是人。 對民主派的人士而言,他們雖然會同情發動及參與佔領行動者可能面對法律制裁的處境,但他們會記得兩年多前,願意走到前台參與佔領行動的人士,是希望透過個人的犧牲,透過公民抗命,感召市民,形成強大的力量,希望向北京爭取一個真普選政改方案。換句話說,參與者清楚明白日後可能面對的法律風險。 事到如今,民主派人士更渴望看見的,是被控的佔領人士,不會被律政司作出不合理的政治檢控,提出於理不合的控罪,讓他們可在香港獨立專業的司法系統下,在法庭獲得公平的審訊,不論是罪成好,還是脫罪也好。 胡志偉錯得最離譜的,是提議林太同時特赦七警和朱經緯,這兩宗案件均牽

詳情

從金像獎看到希望

香港電影業的低迷,總令人懷念港產片在八九十年代的黃金時代。去年政治意味極濃的《十年》,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簡直是「反轉」整個電影界,也讓公眾看到籠罩本港電影界的政治恐懼。時隔一年,今年的頒獎禮卻讓人看到希望,至少,香港電影未死。 筆者不是電影專家,只是以一位普通市民去看今年的頒獎禮。今年值得可喜的,是大批新晉導演和幕後人員參與的電影,如《樹大招風》、《一念無明》、《幸運是我》和《點五步》等,在社會上獲得認同之餘,更成功登上金像獎的頒獎台。 更可幸的,是這班開始發亮的電影新人,作品取得甚佳口碑的背後,是獲得一班早已「上岸」的資深電影人大力扶持。也許公眾對藝人曾志偉的行事作風很有意見,但不應抹煞他在扶植電影界新血的努力。 今年曾志偉憑《一念無明》奪得最佳男配角,絕對是實至名歸,但更應為他鼓掌的,是他對這齣只得200萬元政府撥款拍攝電影的支持。看過《一念無明》的劇本後,曾志偉喜歡到不得了,囿於製作費的限制,他沒拿片酬,連紅包也沒有收,他還協助導演拉攏了好戲之人金燕玲和余文樂一同義演,結果成就了一齣充滿「港味」的社會電影。 另一位令人尊敬的,是名導演杜琪峯。獲得今年最佳電影的《樹大招風

詳情

得民心的3個「JT」

「得民心者得天下」,諷刺和悲哀的是,這句話在香港這畸形政治環境不中用。 最近跟一位泛民朋友談起香港的「三JT現象」,覺得非常有趣,在此跟讀者分享一下。 近年香港建制派有3位「JT」,甚得市民尊重和愛戴:一位是剛於特首選舉打過漂亮一仗的曾俊華(John Tsang);第二位是「剝花生」剝到「上癮」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James Tien);最後一位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Jasper Tsang)。 這3位「JT」,同樣是不折不扣的建制人士,在重大政治事件上永無離隊(田北俊於2003年不支持國安條例除外),尊重「一國兩制」、反對港獨,絕對是及格的愛國愛港人士。他們之所以得民心,甚至得民主派支持者的心,在於他們尊重「一國」之餘,更深信保持「兩制」是對香港最好、最有利的安排。 他們從不藐視「一國」,但他們與香港人同呼吸,同樣希望維護「兩制」,捍衛香港制度和價值的獨特性;遇到有違「兩制」精神的事,他們會講香港人話,不會像其他唯唯諾諾的所謂建制派,沒靈魂似的去盲從,甚至會作出質疑。正因如此,他們被建制派甚至被北京打為「異類」。 當「異類」的下場是什麼?曾俊華在特首選舉期間,被左派報章抨擊為與民

詳情

推動政改 林太有責

儘管民意清晰,北京不管就是不管,經歷一場「旨意」勝過民意的特首選舉後,香港社會出現了一種疲態,是心淡、是無奈,充斥着無力感。既然如此,眼見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不是很壞的選擇,唯有暫時卸甲,姑且靜觀其變。 林太上任初期,定必針對特首梁振英用人唯親、立場先行的做法,盡量在公職的人事委任上,重回用人唯才的方向,重新團結社會,減少社會不同陣營的極度對立,絕對是市民樂見。 緩和社會緊張的政治氣氛外,相信林太亦會抓緊兩三項民生政策,希望做出點成績來,按其政綱的?墨,教育、房屋肯定是她的重點。按過往的經驗觀之,若能處理好教育議題,安撫好教師,政府的煩惱可少一大截。 不過,林太不要以為做好民生工作,政改議題便可束之高閣。她近日在一個電視訪問中被問及政改問題時說,本月到北京接受中央任命時,如果有機會,會向國家主席習近平表達本港出現反對人大8‧31框架的情緒,但她不忘重申,即使重啟政改,亦須基於人大8‧31框架這個基礎。 剛結束的特首選舉,是8‧31框架的最好「顯影劑」,讓公眾看清楚8‧31的荒謬。這框架落下的三道大閘,尤其是行政長官參選人須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會委員支持才能成為候選人的這道閘,不單只是阻

詳情

誰願入熱廚房

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正全力進行組班工作之際,當了9年問責官員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率先表明去意,更不諱言在處理政改問題上與林太「行路步伐唔係好同」。每名官員的去留決定雖然涉及多種原因,但譚志源的說法,令人感覺「林太廚房」不但溫度高,而林太這個「總廚」也許不易合作。 此時令筆者想起前日到中大出席一個講座時,曾俊華競選團隊一名成員分享競選期間的一個小片段。有台下參與者問到,如果沒有曾俊華,是否很多競選工程意念都很難「發圍」?該團隊成員透露,其實他們一早就擬定好一個網絡攻勢計劃,定好什麼時候推出什麼內容,例如在情人節就推曾太跟曾俊華的故事等等。 到選舉中段,一班負責「度橋」的團隊成員,圍坐辦公室房間,有感這幾天沒有什麼好東西出街,想呀想,想到林太一方大推「we connect」的競選口號,於是忽發奇想,不如在網頁搞個「曾connect」環節,由曾俊華親自打電話給一些在競選網頁留言的市民,直接聽聽他們的意見,做到「真connect」。一班年輕創作團隊於是衝入曾俊華辦公室,向他解說「曾connect」的概念,並向曾說「阿sir,想你打幾個電話」,曾俊華爽快答道:「好呀,好呀。」 這也許是曾俊

詳情

做好事/做壞事的林太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後,以低民望高票當選的林鄭月娥,決心「惡補」形象,選後一連兩日展開親民之旅,跟尋常百姓一起迫地鐵、搭小巴,到平民食肆吃件蛋牛治,落區跟市民見見面。有幾位朋友看了新聞報道,不約而同說了句「好假」,筆者都是這樣回應:「佢肯做,好過唔做。」 林太這舉動,多少都應歸功於民望高但終告落選的曾俊華,畢竟珠玉在前,當年讀書年年考第一的林太,自尊心作祟好,還是為了日後施政暢順好,她深明低民望將不利她上任後的管治,所以除了要落實政綱和施政理念外,改善冷冰嚴肅形象、淡化「梁振英2.0」的標籤,還有和在今次選舉中大力為她拉票的中聯辦劃清界線,這些洗底工程少不得。 林太背負延續梁振英路線和獲中央欽點的事實,即使不少本來沒質疑她辦事能力的人,或是不對她反感的市民,也因為不滿中央肆無忌憚的偏袒,而將那種厭惡之感投射到林太身上。 如今選舉結果已成定局,香港未來5年將有一位怎樣的特首,其實香港人有份塑造。 還記得在曾蔭權當上特首後不久,有一次跟同事一起和林太在金鐘共進午餐,那時林太剛弄傷了手,席間她對曾蔭權事無大小,連立法會「箍票」都邀請中聯辦協助感到不以為然,大嘆這不利「一國兩制」。 林太的本質不像

詳情

777啟示

昨日是不少香港人的夢醒時分。 由第一日宣布「重新考慮」參選起已是一賠一超級熱門的林鄭月娥,在昨日的特首選舉中以777票勝出,得票足足較取得365票的「場外特首」曾俊華多出一倍有多。另一候選人胡國興(胡官)則只剩21張「義氣票」。 年年考第一的林太,由決定參選起,已決心要超越梁振英的689低票魔咒。結果,她得償所願,得票較梁振英多88票。但上天似要跟林太開玩笑,得票數字竟然是足以被人笑足5年任期的「777」。 觀乎曾俊華得365票,相信在325名非建制派選委中,撇除給胡官及部分如社民連梁國雄和自決派朱凱迪等表明投白票者,估計曾俊華在「民主300+」選委中至少取得約290票,加上原有約30多名提名他的建制派選委,最終仍然有多30多張從無出面「挺曾」的建制派選票,抵住「西環」壓力,暗投曾俊華。這個得票數字,對曾俊華來說,總算有所交代了。 「777」這個數字,究竟給我們帶來什麼啟示? 這777票,叫一直相信香港有天會有真普選的香港人,心情七上八落。中央起初對下屆特首人選定出四大標準,包括「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中央信任、港人擁護」。好了,兩名在建制多年的前司長落場,怕且都符合這四大標準,他們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