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的三個文學省思:董啟章、黃碧雲、喻榮軍

編按:雨傘運動爆發以後,文化界回應不斷,但似乎當中以視覺藝術界的居多。那作家的聲音呢?剛從港大比較文學哲學碩士畢業的楊焯灃,拾來他稱為「碎片」、在雨傘運動前後的文學敘述及再現,分析細看其價值與作用。歷時七十九天的雨傘運動並沒有改變甚麼,不過不論政見,經歷過雨運的人也許都能明白,這的確是群眾年代的高峰。令人驚訝的是,回歸之後才十多年的光景,香港人就由以政治冷感自豪的「經濟動物」,蛻變成在街頭激烈論辯、文攻武鬥的「公民」或「暴民」,幾乎以非正式的方式重現了雅典式民主,或者體現了一種不可預測、跡近革命的狀態。七十九天後,一切恍如回復舊貌,又好像不。人在經歷過如此盛大的政治運動後,不論政治立場,都不再甘於「被代表」、「被發聲」,昔日的「管治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