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寫在興德學校事件之後 – 校政黑暗史? 其實日光底下無新事

近來興德學校事件被傳媒披露,醜聞愈爆愈多,亦勾起我一些以往在校工作的回憶。先自聲明,興德衰到咁,實在少見,但在我看來,其實衰的亦不少,只在乎衰的程度而已。 話說以前我工作的,是一間Band3的中學。 Band 3 學校,自然是三山五嶽,黑社會食煙等都是小事。但學校亦是因為「殺校縮班」呢四隻字揸頸就命,因為呢四隻字… TA都要教書做埋班主任-俾你儲經驗呀,你明咩呀 當時小妹作為一個小小TA,都「有幸」被派做班主任同教書。之前都有寫過文章,講到聘請時的種種問題(有得教,真係唔教?(http://wp.me/p8iPwg-6VV ),而家回想番,其實學校真係要負上幾大的責任。首先,TA的責任範圍就唔應該包括做班主任同教書,咁樣做已經相當唔好。更甚是,我個位的資源其實就更加唔是用黎做教學工作(當時本人的職位是做融合教育)…不過,講到尾都是資源錯配的問題。講番轉頭,當時的校長話就話,「拿你今年就可以儲下經驗嘛」,但事實呢?事實是佢俾左全校最壞果班細路俾我同一位新入職的老師做班主任,而且我教的其他班全部都是差班(一般學校都有分所謂好班同差班)。 通常黎講,老師都會比較平均地

詳情

殷琦:還我寧靜環境——論在公眾場所開擴音器

2017年七月一日除咗是回歸的「大日子」之外,相信大家認為更值得慶祝的,一定是便秘Jacky同埋營養師Diana的退役。我是對聲音異常敏感的人,事實上由細到大我一場演場會都無去過,最大的原因,就是我頂唔順太大聲的音響效果。如果不幸地踏進好大聲的Road show 車廂,又或者不幸有細路坐在附近,我真係會即刻走去另一層度。Roadshow終於壽終正寢,當真係拍爛手掌! 誰不知,當大家以為一個惡夢終於完結,但卻是另一個煉獄的開端。每日當你帶住半醒不遂的身軀,諗任入車度「恰」陣又好點都好啦,身邊居然有一個個不知好歹的人,很想同你分享佢玩手機打麻將又或者睇YouTube的喜悅,開大個喇叭喺度玩遊戲聽歌。其實呢個情況已經不止出現在車廂之中,更有蔓延至其他場合之勢,最常見就是餐廳之內,細路們大條道理地開住兒童節目睇。家長或工人姐姐們不僅不會阻止,更視之為終於令到佢安靜而自己可以爭取時間玩電話的一種手段,真係離哂大譜。更令我擔心的,是我仲發覺到會做呢件事的人遍及各個年齡層,當中以細路同長者最多。 嗱即是咁,長者不嬲喺社會都是打橫黎行都唔係第一日知,但勢估唔到怪獸家長都覺得全車廂的人都奉旨聽你個細路睇

詳情

殷琦:書展的主題居然是旅遊 香港人知唔知個醜字點寫

今年書展,主題是旅遊。根據貿發局,「旅遊與閱讀同樣讓我們增廣見聞,但世界之大,我們未必能一一親身遊歷。閱讀不同的旅遊作品,讓我們有機會接觸到極地絕嶺,走過烽火大陸。通過這些作者的親身經歷及反覆沉澱雕琢而成的文字,不論是你我曾經遊歷過的國度,還是從未踏足的土地,都可以有一片不一樣的視野。」(http://hkbookfair.hktdc.com/tc/About-Book-Fair/Theme-Of-The-Year.html ) 上年我是基於自己有書出所以去書展,今年(不在書展出會在年尾出吧?)因為不在書展出書,就更加去都唔想去,呢個題目簡直是將所有文化人、知識分子拒諸門外。我真係想講,貿發局你咪玩啦,你同香港人講旅遊?大家個腦咪就係諗到長 x 閃令令「食」「玩」「買」三隻字架咋! 我從不否認有深度旅遊這一回事,如果做到深度旅遊,了解各地生活文化(從而反思香港文化的衰落),此絕對是一件美事。但問題是香港人做唔做得到先?大部分香港人無深度係人都知架喎!香港人追求的,根本唔係深度,是「即食」、是「快」,如果旅遊書少梗D圖,都即刻俾人插,仲妄想咩「不一樣的視野」。好可惡,你借旅遊黎pub都算

詳情

其實《蘭花劫》是真.幾好睇

利申,我已經唔知有幾多年無坐喺個電視前面睇CCTVB D劇。記得細個時,我是追TVB啲劇追到畀老豆拎住衣架打,足見到我是幾咁鐘意煲劇。至於點解會睇《蘭花劫》,很簡單就是因為我是「人棄我取」型的人。個個唔鐘意睇、我就偏要睇下佢有幾低清(即是「撒嬌」果啲我就一集都無睇…),結果挺意外,其實是幾好睇的啊。 根據Wiki,「此劇以民初的上海法租界為故事背景,描述失散三姊妹間的恩仇愛恨,刻劃人性陰暗和善良的一面。當中環繞女子監獄的生活情節,使用位於香港中環已關閉的歷史建築域多利監獄作場景。(https://zh.wikipedia.org/zh-hk/%E8%98%AD%E8%8A%B1%E5%88%BC)」 簡單而言,我覺得可以當佢是「Prison Break 民初版」同埋「金枝慾孽」的Mix and Match,感覺上亦唔算是咩大製作。的確,TVB出品,有沙石就在所難免,當中劇情偶有犯駁或者一 啲智障行為就不在話下,雖然觀賞時覺得還好,但前十集睇時,都有不斷Fast Forward。但整體劇本寫得不錯,更加是咁多年以黎我願意坐喺電視面前有心機追睇最後幾集的一套劇。 其實,當我地成

詳情

港大舍堂文化大揭秘(1)乜嘢是舍堂文化?

這篇文,是遲出的了。 自HKU St. John’s 單嘢出咗街之後,有不少街外人都會加把口,認為「大人大姐就咪咁玩啦仲細咩」,有啲其他U的人覺得,我都住過Hall,都癲過,都唔會咁玩呢啲啦。 真係此言差矣。港大的Hall,並不是一般大學的Hall能明白和比較,我敢講,即使很多無住Hall的港大人都不能明解。HKU的Hall文化,真係唔係一言半語講得清。我當年(好啦,唔好估是幾時啦)住咗接近3年Hall,上過Hall莊,所以Hall的都咗唔可以話唔清楚。但必須指出的是每間Hall在實行上的做法都有不同,而且時移勢易,我實在不清楚而家的Hall仲係咪咁。所以今次我分幾篇文,漫談港大舍堂文化。 舍堂文化的源由:仙制與全人發展 仙制的形成 講返少少一啲舍堂文化的源由啦,雖然只是口述,不盡準確。港大話哂都叫做有百年歷史,當年入得HKU,真係天之驕子中的天之驕子。而由於當時人少,入得HKU都幾乎一定會住Hall,而至今不少港大名人,對於當年住Hall的種種經歷仍然是津津樂道。 咁天之驕子嘛,串啲都好正常,或者成日覺得自己叻過人。於是作為大仙(Senior,即係已經住過一年Hall,讀緊第二/第三

詳情

再談垃圾徵費:商業垃圾生產者的生產責任

垃圾徵費已於日前推出,雖然好明顯大家對於這個議題仍然是零關注,但我好肯肯定在兩年之後,當大家終於知道「Oh Shit!點解屋企扔垃圾要收錢」時,呢個議題就會真正引起關注(人就是咁,唔殺到埋身都唔知驚……環保亦就是這樣的一回事)。喺呢日嚟到之前,我就先同大家討論一個問題,就是源頭減廢的方法。 如果大家有睇過在下一篇有關個人源頭減廢方法(http://wp.me/p8iPwg-h4F)的文章,都至少會覺得我是會對自己生活中有環保要求的一個人。之但是我夠膽講,即使是有環保意識如我,對於不少垃圾的製造都是有一種「無乎」的無奈感。點解? 第一麻煩的,事實是即使我在生活中盡量環保,做哂我上篇文講的源頭減廢方法,最大的問題都是當我一出街如果要買日用品返屋企,根本是無可避免地會製造垃圾。例如我想買個意粉返屋企煮個飯仔,但一入超市,全部都是已經包裝好的食物,咁除非我連想食的野都唔煮啫,否則真係唔係樣樣野食/日用品都可以在街市買架,尤其是西式的食材就更難。所以,好明顯香港是由製造商到零售商、根本諗都無諗過「無包裝超市」呢個概念。例如外國,就有這種「無包裝超市」,客人要自攜容器買食物,那才有可能避免日用品的

詳情

今天保留清白之身、好過他朝被人千刀萬剮

特首選戰正式結束,結局亦毫不意外,林鄭將成為未來5年香港特首。對於這場馬騮戲其實我興趣不大,反倒是大家熱熱烈烈地捧到曾俊華上天,仲要人地話咗推23條都有人話佢是「民主之父」,天呀我到底睇咗啲咩…… 不少曾俊華支持者可能好唔開心,但其實我完全唔明唔開心啲乜。當初林鄭被選委提名之時已經有580票,就已經明刀明槍話你聽「特首之位我志在必得」。雖然我覺得如果唔知真係好白癡,但事實係有數得計。選委得1200人,600就已當選到,當初已經有580票提名畀林鄭,仲有20票就等如當選,大家唔係真係咁天真以為曾俊華仲有機呀嘛?小圈子選舉嘅意思就係指,由選委提名到選委投票都係選委玩哂呀明無?暗咩票呢?啲票由頭到尾都係睇上頭面色咋。好馬後炮,不過我真係覺得其實賽果好正常。 好啦,無得做特首,咁又點?當年唐梁之爭唐唐輸左,你估佢會周街乞食咩?2013年,唐獲中央委任為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而董伯伯卸任之後都成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參與中美關係的外交事務,並成立了中美關係交流基金會,代表中國到美國演講。除咗無靠山的曾要坐監之外,根據前人經驗,其實唔做特首(而本身同中央關係唔差既話),一定會有野撈唔使憂。反而做特

詳情

垃圾徵費殺到嚟!想扔少啲垃圾,有咩實際方法?

垃圾徵費方案於日前出爐,並預計於兩年後全面落實。政府在推行整個環保政策的失效自不多說,一方面又不做好教育(有關「污者自付」或者「源頭減廢」等概念對一般市民而言仍是十分陌生)、一方面長期「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例如想條街少啲垃圾就令劉江華個口細啲咁,又或者長期周街放勁多垃圾桶以為方便市民、點知只是助長更多垃圾的產生等等。雖然「垃圾徵費」的確以收費方式變相令大家逼住少啲垃圾,但實情是、「罰」唔「罰」、收唔收你錢都好,環境由頭到尾都要由大家一同保護嘅(只是政府淨是要求收錢唔做好教育,大家自然反感……!)。姑勿論如何,垃圾徵費點都係會殺到埋身,咁有咩方法可以減少啲垃圾呢? 其實,都只是得一個,就是「源頭減廢」。即是點? 在日常生活中,我哋除咗做Recycle之外,其實更重要是Reduce「源頭減廢」,即是你少用啲、自然少垃圾啲啦。以下由淺入深地,講吓九種不同的「源頭減廢」方法: 第一:檢查自己房間的垃圾桶,裡面有咩垃圾;盡量減少該類型的垃圾/進行分類。 呢個方法是「源頭減廢」的第一步。在我而言,以前我的垃圾桶裝得最多的,一定是呻完鼻涕的紙巾同埋零食包裝袋。這一年下來我改用了手巾仔,故此垃圾桶少

詳情

再談主愛臨香江:大型佈道會的存在價值

說到耶教界呢排的盛事,不得不一提再提的就自然是「主愛臨香江」呢壇野。當時話搞呢壇野嗰陣,已經有不少爭議,點知轉眼已經去到2017啦,委實是時光飛逝。咁大家又知唔知道點解好搞唔搞,喺2017先搞呢?原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今年係選舉年喎,而當中因為政治的各項因素,掀起了社會很多的矛盾紛爭。「主愛臨香江」的作用就係要結集社會的關懷同愛心,減少仇恨咁話喎。 聯合佈道真的有「集合力量」之用嗎? 其實聯合佈道看似「集合力量」,「旺丁又旺財(得救人數)」,但其實我卻覺得相當無謂。點解?很簡單,用「食飯」呢個概念去諗就好容易。你起屋企煮2-3人飯餸,並不算是難事。但要煮10幾人飯餸就麻煩了,預的食物/準備多得多。如果一次過有100個人食呢?一定要有專業的到會團隊幫手至得,就好似以前「大躍進」果陣人民公社,成日「大鑊飯」,滿以為Division of Labour好得啦,點知其實人力物力,倒比起一個人煮2-3人飯餸難搞10萬倍。 聯合佈道的情況亦是一樣。自己一間教會好地地,年中都會搞一至兩場佈道會。動員力容易,邀請朋友的難度亦差無幾。反而聯合佈道,跟進初信的各方面倒比起小型佈道會更難處理。而且,那些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