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高學歷卻難以搵工的悲歌:《逃跑雖可恥但有用》

即使沒怎麼留意日劇(或者事實是日劇人氣已漸漸褪色了吧…)的朋友們,都應該在不同的社交媒體聽過這段在日收視節節攀升的日劇《逃跑雖可恥但有用》(下稱《逃恥》),拜託這是什麼的名字嘛?台譯《月薪嬌妻》似乎比較正常一點。看點除了「結衣BB」之外,編劇具時代的敏銳度都是值得大家一看的地方,再加上星野源的毒L萌爆演出,大家不要錯過啊!25歲的森山實栗(新垣結衣飾),單身一人,研究生畢業後沒有拿到內定,成為派遣職員後又被解僱,正處在無業狀態,無人問津,居無定所,飽嘗生活的辛酸。實栗的父親實在看不下去了,作主讓她到35歲的單身職員津崎平匡(星野源飾)家幫忙做家事。實栗把津崎照顧得無微不至,得到了他的信任。然而,因為父母要搬到鄉下,實栗不得不辭職。就在上班的最後一天,對於未來充滿了不安感的實栗,突然對津崎說「像就業一樣結婚如何?」做事超級認真的津崎經過仔細討論,同意與實栗契約結婚。二人對周圍人保密,開始了「雇主=丈夫」「雇員=妻子」的婚姻生活。沒有任何愛情的兩人住在同一屋簷下。慢慢地,愛幻想的女人和高齡處男彼此產生了微妙的感情。其實日本的情況也和香港相類似。學歷膨脹由本科開始,即使現在大專學歷水平的人越來越多,技術性工種反而越來越吃香,你見請紥鐵幾咁高人工就知啦。不少人為逃避進入勞動市場,讀完本科率先再讀個Master先(即是好似結衣BB咁),但是讀完呢?不少公司覺得你讀咁多書,呢份工難為咗你啦,結果反而越來越少工作可以選擇。而自問讀得書真是多的話,亦實在不甘願再做回低技術的工種。《逃恥》正正以輕鬆的手法把帶出社會議題。我想,大概不少人和結衣BB一樣,其實不介意人工低、甚至不介意工時長,反而是期望透過工作實踐自己的理想,很努力、很努力的工作,只是想別人給一個機會。所以,當平匡對她的家務事有所讚許,一份被存在的肯定,價值遠遠高於人工本身。另外,《逃恥》亦對於家庭主婦的付出作出了肯定。在日常,家庭主婦被視為一種對家庭的無私付出,但其實編導正正要帶出「家庭主婦所做的也很值錢好不好」。當然,本片有個很大的bug,就是結衣BB的身份其實同香港的菲傭無兩樣,只是男主是單身寡佬一名咁解。男主好運,請著個靚女做傭人,香港就真是難啦,毒男們都是放棄FF啦!圖片由作者提供,轉自King Jer娛樂台facebook專頁最搞笑的一點是King Jer呢排經常將男女的歲數加埋,但是認真想想,點解香港的劇集往往是老人談戀愛,而日韓的年齡層則相對年輕?說到底,都是CCTVB老年化咗整個電視業,例如陳豪田蕊妮咁,仲要人家扮貓扮萌,天啊人家已經39歲了,就別再難為人啦!總之,要看一套輕鬆、有趣、又要有少少深度既小品,真是唔可以錯過呢套劇呢~CCTVB幾時先有得畀我地追劇呀…… 日劇 電視劇

詳情

宣誓風波的混戰

青政宣誓風波以來,我從未寫過一文討論,原因大概是局勢極是混亂,我需要多一點時間觀察才能明白。隨着事件發酵接近一個月,我倒是想提出幾點讓大家去思考:1. 梁游對於事件中「不願承擔」的態度,是整個事件持續惡化的重要問題。回顧事件,大概他們的原意只是想表達政見,但點知原來立法會根本「玩唔起」(其實同樣地梁游都「玩唔起」呀…)。事件發生後,兩位一直以口音問題迴避自己其實藉「玩野」表達政見,現在事情鬧大後仍然是死口不認輸,好像覺得如果道歉就是向中共低頭。其實宣誓這回事就是俾面派對,佢要你做你咪做囉,最多只能叫叫口號。現在「玩」到連議席都危危乎,仍是死口不認錯,又是什麼態度?承認自己玩大了,誠懇道歉,是作為政客有承擔的表現;這不是向建制低頭,而是向選自己入去的選民負責呀。2. 梁游之前講過他們有所謂的「評估風險」,但他們又有沒有看過宣誓若「出事」的「案例」,例如毓民在2012年的情況(http://bit.ly/2fnSxbo)?當時他「在未重新宣誓前,不能參與下星期一至二的事務委員會,和參與有關會議的表決。」即是宣誓不成功就不能參與會議/表決,這是有例可循,更不用說一定不能選主席啦。有例可循之下,可知道其實「宣誓」這回事立法會真的「玩唔起」,姑勿論你覺得他們多幼稚都好(其實大家現在鬥幼稚…)。係咪真的有必要在這個位玩?不可以宣完誓入到去再同佢玩?唔得嗎?無論如何,現在局勢的發展相信已經比起當初他們「評估」的風險差太遠了。我想他們絕無想過會引發憲政危機甚至釋法吧?既是如此,作為有承擔的民選代議士,是否應該要最起碼出面道歉?當兩位的一念之「玩」成為了人大釋法的導火線,那更不是「俾位人入」,更加動搖一國兩制嗎(雖然已經是名存實亡但兩位又何需再多加一把去證實什麼)?民心又真的站在你們兩位始作俑者那邊嗎?死不認錯的結果,只有眾叛親離呀!當初在政綱中寫的理念,又做到嗎?你入都入唔到去,有志都難伸啦!你幫過社會大眾D咩?咩政績都未有就叫人繼續支持你,你又過意得去嗎?明明是人地叫你好好宣誓你自己唔肯呀…而家你地仲個個月拎8/9萬人工架喎。4次開會都流會,入去推撞一陣,就代左8/9萬人工,你對唔對得住選你入去的選民?3. 當日梁天琦因為港獨立場問題不能出選,曾言梁頒恆是他的Plan B;即是當初在新東補選選梁天琦的人,其實絕大部分都過了票給梁頒恆。弄出了這麼的一個大頭佛,連議席都危危乎,但梁天琦卻不哼一聲,記者會亦無個,當日成熟處事的大將之風完全蕩然無存(而即使梁天琦沒有講過游是Plan B,但在九東支持梁天琦的人有不少一定是投了游;而事實是當時梁天琦有幫游開街站,而游的當選更直接令毓民墜馬)。你想想,支持你們的人選你入去,是為了睇你宣唔到誓、做唔到議員職份、引發憲政危機甚至釋法嗎?有幾多人當時不斷話,拉哂成家的票就投俾梁或游?你對唔對得住佢地先?既然梁天琦作為一位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而梁游能成功當選,梁天琦亦功不可沒的話,梁天琦亦有其政治責任,為事件解話甚至道歉。多少個民生議題要過、多少重要的議案要審議,就是因為你地宣誓玩野搞到乜都做唔到,呢種情況同拉布推倒惡法令會議流會根本是兩碼子的事情。大家是愛之深、責之切,你地又明唔明呢?可預計的是,港共政權無所不用其極,都要讓兩位失去議席才甘休。而即使港共政權有多邪惡,如何行政干預立法乜乜乜、甚至釋法,當初都要有人俾位佢入至得架。「條路自己揀、x x唔好喊」,最終對本土派失望至極的,從頭到尾亦只有選民而已。 游蕙禎 青年新政 梁天琦 宣誓風波 梁頌恆

詳情

勿忘初衷-咩係投票?

選舉已塵埃落定,一堆是是非非之間,大家似乎完全把投票的初衷拋諸腦後:到底,投票是什麼?經思考後,我大致列出以下數點: 投票是民主國家進行重大決策時的方法。 在投票過程中,所有人都應該有選舉權(選人)、被選權(俾人選)、提名權(提名人)與被提名權(俾人提名)。 投票是自由意志的體現,採用不記名方式。在這樣的定義下,香港其實實在不是民主城市(雖然這是大家都明白的事實吧?)。我想問,大家想不想有民主先?想的話,就要好好思考究竟我們有沒有完善的投票制度。在第一點上,香港沒有公投法,在進行重大決策時,根本沒有相關的政策讓市民表態。所以,才會出現一次又一次的「五區公投」說法,即是透過五區議員同時辭職,然後透過選舉選番他們入去。如果你投票的選擇是該五個人,就代表你支持他們贊成的議題(雖然,這是事實嗎?我的確可以不支持他們支持的議題,但是又想他們能選番入去…但是在沒有公投法的香港之下,這是最好的方法了)。在第二點上,我們只能說是部份擁有。在立會選舉,大部份人只行使了選舉權,而沒有行使其他權(但我們其實都可以行使的)。而在民主社會,如果你能夠過到其法定門襤就可以被選,這正正是民主社會的體現(即是陳玉娥都可以俾人選,就是民主社會的體現啊。但是陳浩天、梁天琦等,就失去「被選權」了!)。但在特首選舉,大部分人卻是一個「權」都無。既然在立會選舉我們的被選舉權原來可以遭到剥奪,而特首選舉更是大部分人一個「權」都無,在如斯發達與成熟的社會,這樣的民主成份,未免少得可笑又可悲。所以,我們有的民主成份,其實是少得可憐!在第三點上,我想問你,你覺得你的投票是體現你自由意志的決定嗎?你選的真是你心儀的候選人嗎?到這裡相信大部分人會話,「淨是選自己鐘意的點得呀!要有策略呀嘛!」。不好意思,如果你是所謂的「策略性選民」,其實我們都有份操控選舉結果。投票原本就是要如實反映民意,反映你的想法,所以即使是雷動計劃,都是配票的一種,這種行為甚至是操控選舉結果,可視為不道德的行為。但是,雷動計劃的最初目的,當然就是為了抗衡強大的中共配票機器嘛!所謂「你不仁、我不義」,中共做初一我地就試下做十五啦,雖然無佢咁叻。說到這裡,可能大家覺得太離地,但是我們可以如何有效地在下次選舉之前,嘗試用自己的力量扭轉圪坤?面對強大的配票機器,我想大家思考一下佢地是點黎的。新移民?老人家?新移民我地理唔到住,但是在老人院中,在護老院中,有你的親人嗎?你平日有關心他嗎?你有提示他/她投票的意向嗎?你有嘗試讓她公民覺醒嗎?在此我想分享一下我的經驗。幸好自己的嫲嫲也蠻常見面,她投票的意向一向就是我老豆投乜佢投乜(好在我老豆投本土…)。但是,我不甘於此。一次吃飯,我講起投票,然後跟她大致講了以下的說話:我:你會投票嗎?嫲嫲:會呀…老豆叫我去投。我:咁你知唔知投票做咩先。嫲嫲:唔知呀…我老啦,慒剩剩囉!我:投票是大家選出自己鐘意的人,起立法會表達意見呀!而家有不同的人想選到。一啲,是話自己好愛香港,但是好鐘意中國,好倚賴中國的。但你知中國共產黨有好多衰野,搞到好多人走難呀,你記得嗎?嫲嫲:記得呀!(下省100字)我:無錯!而他們成日送老人家野食就是要為左有多啲人投票俾佢呀!其實呢個行為就好似學生作弊咁,你覺得岩唔岩?嫲嫲:咁又唔係咁岩喎。我:是呀。另外又有啲人,覺得要同政府傾,傾傾下就有民主,但事實是一直唔成功。又有啲人,覺得香港其實夠大個仔,好似你個仔大個左,就可以獨立生活,唔使成日癡住中國。你覺得呢?嫲嫲:其實唔好咁依賴中國好啲呀。大個仔好呀。我:原來是咁。如果你覺得大個仔好,你可以選投「呢個呢個」,佢是支持呢樣野的,其實同爸爸支持的都是一樣呀~(要教埋佢點投,點吸個印等等)嫲嫲:我多一票唔多,少一票唔少啦…我:唔係架,你一票好重要架。拿你睇睇,你有一票、我又有一票、媽媽有一票、爸爸有一票,已經有幾多票?四票~幾多呀(惹她笑)。我必須講,這是真人真事。老人家亦有其想法,你可以用最淺白的言語,解釋狀況,讓他選擇,即使佢揀民賤聯,都是佢的選擇啊。如果大家無試過解釋就一味鬧老人家是投票機器,我地根本未盡全力扭轉局面。未必是老人家,甚至是身邊的人,大家都可以嘗試先聆聽、後引導,當然如果對方不是老人家,就要有更全面的分析。一味取笑長輩圖曲線用不同方法愚弄對方以讓他們投票失敗,這原本就不應該是對的方向啊!!投票,本該如此,唔係靠配票成功,而係靠公民覺醒啊!! 雷動計劃 2016立法會選舉 配票

詳情

談書展、談「忽然文青」

書展貴為每年七月一年一度的「盛事」,仿佛全香港人都忽然「文青」起來:穿上素樸的衣服、在街頭咖啡店、手拿幾本小說傳記徐徐打開,wow~幾咁有型有仙氣。只可惜,如此這般的「書卷氣」,只會出現在書中的情節而已。現實的書展,好似一個街市咁。場地的最旁邊位置是一個個小食店,充滿濃郁芳香的小食味道;這邊的出版商拿著大聲公在叫嚷「今日全場八折!八折八折!」那邊的書商叫著「新晉作家xxx今日將會起三點、是三點到場,大家不容錯過、不容錯過!」吓?其實我是咪去左街市,最旁邊在拮魚蛋、右手邊是絲襪佬叫賣場、然後左手邊是賣緊砧板?定係其實我喺維園年宵呀?另一邊的主台上,有一大堆疑似是某某明星為自己的寫真集站台,惹來一大堆的狂蜂浪蝶追捧;而遠望的三點鐘方向,一堆又一堆疑似是水貨客但其實是貨真價實的香港人喺度將一疊又一疊新買的習作、兒童圖書pack入喼內,部分更如強國人般坐在地上歇息。這些書,將會成為屋企新一系列的收藏品,無錯是收藏品,因為只是用黎擺架咋,邊度會睇吖。「忽然文青」只是一年一度的盛事,過了熱潮嘛,又有多少本書被扔在角落封塵呢。近年的書展,其實心態同趁墟無咩分別。真正愛閱讀的人,是真真正正會把書整本讀完,又不禁一翻再翻;藏書量豐富的同時,書中的知識更不止在書櫃中,更在腦海循環往復;真正愛閱讀的人,也許再不願故意去書展,因為現時的書展已經淪為嘈雜的散貨場。在書店中,靜靜拿起自己心愛的書,哪管它是貴還是便宜,只要是心頭好也就無所謂了。現時香港的書展素質江河日下,連[o靚]模都可以主導書展的世代中,今年縱是自己亦有幸出書(賣下廣告,本人出的書名為「堅離地教會實錄」,揭露耶教堅離地種種英偉事蹟),但更是心驚膽顫。因為我知道,作為一個懂得寫作的人,我們已擔起文化傳承的責任,尤其是當現時的文學水平已日漸低下之時,就更要有此覺悟。在這個會「忽然文青」的文化沙漠之中,我們更是要把關好個人寫作的質素,莫把文化水平拉下去。雖然自問文筆不佳,但是,無論如何也是對自己、或者各位的提醒。所謂的文人風骨,也許正是如此。同時,前往書展的各位,我們不是去羅湖城散貨場啊,我們可以專心、拿起所愛的書,珍惜它、靜靜的閱讀它嗎?如果購買的話,請確保你能把它看完,讓自己成為一個「真.文青」,好嗎? 書展

詳情

Zero Waste?在香港有可能嗎?

(圖片取自:http://bit.ly/2a7dIiT)咩「零碳天地」、「碳足印」,我們聽不少,但確確實實這些都與我們的生活無關:全球暖化繼續全球暖化、我們有我們生活忙碌、冷氣日日照開到超凍、外賣盒外賣餐具日日在用、日日飲膠杯裝的珍珠奶茶…當日日環境局局長話「堆填區就黎飽和啦!」、689叫大家「源頭減廢」(事實上最想減的廢物就是他…)我們有我們繼續把各式各樣的塑膠放在回收桶甚至垃圾桶內,連回收都費事…但是,是這樣嗎?難道我們就這樣「被動」地等堆填區爆滿、讓天氣天天酷熱(然後我們繼續開大冷氣)、而不可以「主動」地製造少一點、少一點、再少一點的垃圾?「源頭減廢」,是空口講白話嗎?「不製造垃圾」的生活,有可能嗎?[embe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BMWQZkBgsM[/embed]在美國,一位名為Lauren Singer的20多歲女生,把她兩年來的垃圾裝在一個小罐子內。在紐約獨居的她拒絕使用任何塑膠產品,包括已包裝的物品、日用品、外賣盒,總之你在她家中,一樣膠的東西都沒有。她在訪問中,講到她在大學是修讀關於 Sustainable Environment的學科。她去上課時,每日卻眼見身旁一位女生天天用大量即棄膠製品,什麼膠袋呀、膠樽呀、即棄杯呀…「怎麼可能?!這樣的生活完全和所學習的違背…」當她憤憤不平地想著想著,在家中打開雪櫃,卻驚見一堆堆用塑膠包好的食物,一個個用塑膠盛載的容器…她猛然覺得,自己根本與身邊的那位女生,根本沒兩樣。於是她決定,要開展Zero Waste生活,不使用膠製產品和即棄用品;即使她和我們一樣,生活在大都市之中-都市人的生活,真的可以做到Zero Waste?!要做到Zero Waste,代表的是你一朝早起身,你唔可以擦牙、唔可以用牙膏。點解?因為牙刷是膠柄的、牙膏是膠裝的、甚至漱口杯都是膠的;你出街不可以買獨立包裝的食物,因為全部都是「包膠」;你更要謝絕進入所有超市。看到這裡,大概你會大叫:癡線架?咁即是入百佳惠康一件貨都唔使買,因為全部都是pre-packaging架喎!無錯,你講得岩,Lauren由於奉行Zero Waste,去到普通超市她一件貨都唔可以買;總之,pre-packaging的東西都不在她的buy list之內。即是,由普通野食早餐午餐晚餐的餸菜肉類蔬果零食薯片罐頭日用品紙巾野飲…無,你諗諗辦法起邊度可以買得到沒有獨立包裝的啦。咁點生活呀?!但要買到un-packaging的食物,其實並不如我們想像中困難-去街市咪買到囉!但是唔準用膠袋裝住野食返屋企架喎!於是,她開始嘗試找尋生活中製品代替各樣的膠-循環使用的布袋可以代替一次性膠袋、以Mason Jar(玻璃樽)裝起食物、飲品以代替薄膠袋、膠杯和即棄杯;自攜餐具可代替即棄餐具、手巾仔代替紙手巾、切剩的廚餘她每一星期拿去做堆肥…同時她也開始找尋如何自製家中所有產品,包括洗頭水護髮素沖涼液洗衣粉洗潔精化妝品(包括睫毛膏)甚至是牙膏。她驚覺原來有很多生活品你是可以自己製造的,你是「有權」選擇的,根本不需要「逼著要」購買;電視廣告是咁同你講「買喇!買喇!」是因為生產零售商要賺錢嘛。Zero Waste的生活,更讓人「被逼」幫襯小商舖,因為幾乎只有小商舖才會有un-packaging product。其實,也許是一大堆商人,把我們無形中推入「依賴即棄製品」、「消費就是快樂」的火坑而已。她一年也不怎麼買衣服,只要是好質素的衣服,其實可以穿好多好多年。她將她兩年來生活所製造的垃圾放在這裡。就只有小小的一個玻璃樽而已。(圖片取自:http://bit.ly/29Y3hgq)也許你會覺得,「嘩真是好一個環保撚」。是的,但是對她而言,環保是切實遵行、是你每日都要小心翼翼才「行」到出來的生活態度。在你日常生活中,想sun鼻涕了,用手巾仔而不用紙巾;想買餸了、帶上環保袋甚至布袋,以致不用拿街市必送的一大堆膠袋;大熱天時返到家中,不是立刻開冷氣而是開兩把風扇;想買外賣了,拿上保溫瓶或自攜飯盒而非再拿走一個外賣膠盒;去餐館食飯,習慣叫少一點菜而非吃剩一大堆。我們要做的,是要這樣,而非口號式的「哎呀我地快D源頭減廢啦」然後將垃圾放進全新的「膠」垃圾袋裡!當Lauren生活在和我們一樣的大城市,她身體力行的告訴我們:源頭減廢是可能的、是做得到的,即使不像她做得如此徹底,也許少少的改變,日積月累,我們也許也能懂得更愛自己的生活、更愛地球。你呢?看罷此文,不如你又試試數下,一日你要接觸幾多膠製品呀。真的,多到你都驚呀。(文章封面圖片取自:http://bit.ly/2a7dIiT) 環保 源頭減廢

詳情

垃圾桶個口細左,你又有無諗過點真正減廢?!

當大家起度鬧爆點解垃圾桶個口細左嘅時候,我想問一句:其實大家根本無諗過將垃圾拎番屋企揼嗎?或者,有無諗過製造少啲垃圾?香港的都市固體廢物真是好嚴重,更加慘的是大家完全無將垃圾拎番屋企揼的意識。正苦為希望大家在街外揼少啲垃圾,「用心良苦」整個口細左既垃圾桶。但是香港正苦在整細垃圾桶個口之前,有無施行相關的教育?有無俾市民(或者教育市民)有第二種選擇?正如不少環團所言,相關的配套與教育是完全缺乏的情況下,你如何要求市民有減廢的意識呢?「減廢」「減廢」,一味得個講字,焗腸呀、膠官呀、甚至正苦,又有無身體力行嘗試認真減廢?!當然,正苦用呢啲緣木求魚的方法要求大家揼少D垃圾都是正一白癡所為,但大家不斷Out of Sight out of Mind、「無眼屎乾淨盲」,垃圾起街出面揼左就當無製造過,咁嘅行為又有幾高尚?!大家行出街,會有一秒諗「哎呀我今日又整左呢件垃圾出黎添」,會唔會咁諗?唔會呀,是唔會呀!因為整個教育體制之中從來無人教育過我地咁做,環保3R中的「Reduce」根本是最少人提,個個只講「Recycle」「Recycle」,大佬呀個個都「Recycle」,邊有咁多資源做「Recycle」呀。要知道「Recycle」是Last resort,而唔是一日到晚都「Recycle」囉。台灣早於1996年,便開始試行「垃圾不落地」政策,即取消原設在街道兩側的垃圾投放點,要求居民將垃圾拎到垃圾收運車停靠點。在固定時間段內,居民直接投放垃圾到垃圾收運車內,而垃圾收運車如同守時的列車,在固定時間抵達、在固定時間駛離。所以,台灣在大街小巷和居民小區幾乎見不到垃圾桶,但城市乾淨整潔,杜絶了亂扔垃圾現象(但是台灣的即棄餐具仍然用得好過份…)(垃圾不落地: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192499 )。相比起鄰近國家,香港作為文明國家喺呢方面簡直是要以落後去形容!所以,無錯正苦真是好抵鬧,唔做好相關的配套就妄求市民識得減廢,以為整細垃圾桶個口就解決問題,實在可笑。但是,大家都唔好忘記,喺呢件事上真是沒有誰比誰高尚。你問問自己,出街你有無肆意製造垃圾?有無嘗試認真減廢?我講的認真、是真是好認真,諗下一張紙、一張紙巾、一對筷子、一張紙餐墊,是咪真是有必要用?!如果無必要,我地又有無諗過拒絕?!如果我地從來都無咁認真減廢,我地都無資格鬧正苦白癡呀!!所以,我希望大家出街時,唔好只是因為垃圾桶個口細左而減廢,而是因為真是愛護呢個環境而減廢。首先,嘗試拒絕一些無必要的浪費,例如紙餐墊等等(我覺得紙餐墊簡直是人類歷史上最無聊的即棄餐具…)。可以的話,買外賣自備容器和餐具;再進一步,你可以留意一下你垃圾桶最常見是咩:紙巾?膠樽?廢紙?零食袋?一步一步,你就會製造少啲垃圾、甚至出街你都唔會製造垃圾。到你真是試到咁時,我話知你垃圾桶個口大定細其實都唔關我事,因為我根本都唔會起街揼垃圾!應該是咁呀!大家又明唔明呀… 環保 減廢

詳情

小城.小事:鰂魚涌村民與龍津的愛恨交纏

(網上圖片,取自壹週PLUS)「執左?!點解呀…」路過舖位的轉角,耳畔傳來路人的感嘆之聲。是的,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每日曾人潮如鯽的龍津小食店在一片爭議聲中退場,遺下的只有了無生氣的招牌,以及像凝在空氣中不曾飄散的小食餘香…大約在5個月前,這個舖位仍是做了幾年的七仔,聽說是業主瘋狂加租加到連七仔都做唔住。甫知道七仔要執的消息,大家都大呼不便。「買野勁唔方便呀!」「我起邊度入八達通呀!?」而當知道取而代之的是龍津之時,大家就更是彈多過讚,而每日必經此路的我就更感到隱隱不妥。點解? 「事發」地點問題。如文首圖片所示(此圖為真實鰂魚涌龍津)由於舖位位處角落,開兩面舖,但街道狹窄,只有大約一度門的高度,對面就是小公園,等候小食的人們只可站在舖前(因事實上是不可以站入小公園等,否則很容易漏單),造成嚴重的「交通擠塞」。 「衛生」問題。小食店勢必令舖面周圍十分骯髒,更會招惹鼠蟻。 「小食牌」問題。傳聞小食店「偷步」開張,未有小食牌到手就開業。「罷買!」「我死都唔幫襯!」即便網上有不少「罷買」言論,開張後的龍津仍然是財源滾滾來。一如所料的,筆者每日進出的這條必經之路,當時真是變得「插針都插唔入呀!!」無他,鰂魚涌一帶其實長期缺乏小食店,開得比較夜的亦只有24小時的M記。時至今日,太古鰂魚涌的食店不再平民,掛上的餐單總是貴得令人咋舌(新開張的AEON…)。一間龍津,不知祭過幾多鰂魚涌太古村民們的五臟廟呀。即使決定盡量不光顧以示姿態如我,也禁不住「跪低」左幾次。總體而言,也算是及得上水準的。我想周圍的村民們,也是抱著「鬧著都要幫襯」的心態吧。龍津也大概明白這帶居民的需要,才租下這舖位的,但惹來的爭議,又是誰是誰非?我也真講不上,總之就是又愛又恨。幾次光顧的經驗,除食物算得可以外,我還發覺幾個特點。第一,它開很早又很晚收,大概6點半7點就開,做到11點半12點。人家還真的做足16/17個鐘呢,有著肯拼肯捱的精神。另外,其實講真有一堆人圍埋等野食呢件事其實幾有氣氛的(如果不是在我家樓下發生的話),在這一帶簡直是奇景。最後,就是他們的職員久不久就出來收拾地面顧客的垃圾,也算是盡了他們能力不去弄污這裡的環境。但無論大家鐘唔鐘意,龍津也成為大家短暫又百感交集的鰂魚涌回憶了。隨著龍津退場,村民們再沒有機會看見滿頭大汗的姐姐吉魚蛋、站在等小食的人潮(或者你是在其中?),和享受小食店獨有的濃濃免費香氣。究竟誰是贏家?我講不上。七仔輸了、龍津也輸了、村民都輸了。囤積居奇的業主贏了、地產商贏了,而他們永遠都是贏家。我們懷念的也許不是龍津,而是香港的地道小食、或者,是香港的人情味。這些東西,就如小食店的香氣,越來越稀薄…

詳情

斷.捨.離——難斷物慾的反思

「斷.捨.離」,除了是陳慧琳的新歌之外,名字其實是來自近年一本大熱的書籍。在近日不斷斷.捨.離的過程中,不禁讓我反省:究竟我們對身外物的依附程度有多高?「斷.捨.離」是由日本雜物管理諮詢師山下英子提出的人生整理觀念,透過整理物品瞭解自己,整理心中的混沌,讓人生舒適。相信很多人都有把收拾東西收拾到不知所措的經驗:嘢又咁多,位置得咁少,不斷用大量的櫃呀、箱呀去做收納。的確是的是整齊了一陣子,但不久又故態復萌,東西又愈堆愈多…山下英子提出的概念,卻是要求「斷」絕不需要的東西、「捨」棄多餘的廢物、脫「離」對物品的執著。如果你只是把物品從A地方轉至B地方,這不是「斷」。「斷」是指與物品完全脫離關係;書中更有不少例子,講到「執野」同時「整頓」人生-好,講到咁神奇,我就試下「斷.捨.離」一下自己的房間。自問不是儲物狂亦不算喜歡買東西(一年換季最多買3件衫吧),但畢竟沒有搬過家已達10年有餘,囤積的東西的確愈堆愈多。我從自己的書櫃開始。「斷.捨.離」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是詢問「當下的你究竟需不需要那件物件」。我首先翻出一大堆只翻過幾頁、總覺得會看卻又其實沒有看的書;整理整齊但已不斷積塵的大學筆記;一大堆一大堆的單據;再來一大堆學各樣東西(又沒有繼續學)的筆記-不斷的收拾(然後不斷的打噴嚏)之下,單是書櫃已翻出3-4大袋與「當下的我」無關的書!經過一輪整理、留下一大堆膠Files、要丟的丟要送的送(請仍然記住要環保呀!),我望望書櫃——剛才的它就像不斷瘋狂嘔吐,把不需要的廢物都吐出來。看?現在不是單是整齊咁簡單-那種厚重感、已不經不覺消失了。有些東西每次翻出,總是捨不得丟——一大堆電影票呀、什麼旅行紀念品呀、飾櫃中「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飾架呀、受浸時一些不太熟的朋友送的飾品呀、總覺得做藝術創作就會用到的一大堆雜誌呀——但是,當問一句「與當下的你有關嗎?」,我只能狠下心把它放進袋子。嘩,無啦啦執一袋無啦啦又執一袋,自問不是儲物狂又不是購物狂的我居然執出15、6袋東西,還只是完成了一半的執拾而已……門上在掛的一大堆腰帶手袋、實際上用來用去的只有3-4條,其他全部拿下,門立刻空出一大片空間;旁邊一大箱總覺得會用到的派對袋(都是別人送的)只留下一個,其他全部不要,鋼琴邊的位置終於重見天日——我實在很驚訝,點解自己儲埋儲埋會變成咁多廢物在房間?「房間」不是「房間」、而純粹是「倉庫」而已——我做乜逼自己住喺一個倉庫度?在「斷.捨.離」的過程中,你會發現究竟你最在乎的是什麼——是過去的紀念物嗎?也許你是活在過去、總留戀過去的人;是害怕總有一天會用到、以致買上一大堆但結果又無用的東西嗎?也許你缺乏安全感、總想擁有更多。還是有太多東西不知如何處理,又把它擠在一邊?或者你的生活中,也有太多情況你總會逃避處理問題。原來在收拾的過程中,你還真的能看清真實的自己。社會總告訴我們,人人鼓吹「消費」、「擁有」物品才是幸福。我發覺,這純粹是奸商的說法而已——當你逐漸學習與已經不與你連結的「身外物」斷絕關係,這、才是幸福。快快開始你的「斷.捨.離」吧! 生活智慧

詳情

你有無見過人用手巾仔?我見過,因為我是用嗰個

手帕,呢樣野應該是史前、或者是CCTBB民初劇中先會出現的道具:即是用嚟溝女時俾女仔抹眼淚、或者老公公扮gentlemen時先用的東西。但今年我決定試試用手帕,為的唔是無錢買紙巾,而是想環保。話說當本人用膠樽數量已經大幅下降之後,我漸漸留意自己個垃圾桶其實最多是咩垃圾。就是——紙巾。食飯用紙巾、去完廁所出街抹手用紙巾、見污糟野抹走用紙巾,幾咁閒——就是因為呢句幾咁閒,能源就無日無知咁被渣乾渣淨。而呢啲日常生活位,從來無人教過我地要節源——乜紙巾都要少用架咩?簡直是天方夜譚——好,既然是咁,我就試下用手帕。根據2005年資料(http://www.metropop.com.hk/contents/320/green/263/),港人使用紙巾的情況極為嚴重,香港人每.日(是每.日!)所用的紙巾多達20噸。原來一噸紙要用17棵樹造成,即是340棵樹;日日斬340棵樹,即是一年斬124100棵樹……OMG我唔想計落去。呢個已經是2005年資料,究竟而家情況嚴重左幾多?真是唔知。另外,喺製造紙巾的過程中,亦經過多重漂白、增光、增白的化學工序處理,才會變成雪白的紙巾。因為無知的消費者往往覺得「白」就是「乾淨」;而製造紙巾的化學工序更會污染水源,致癌物質更有機會殘留其中,經嘴唇與毛孔慢慢滲入人體,使人慢性中毒。所以,用手帕其實真是好好多,不僅是對自己、抑或對環境都是。唔講唔知,其實日本人是幾興用手帕的,日本百貨公司亦有一系列的手帕專櫃。日本人也是環保先驅,其實手帕並非我們想像中喺古代先會出現既物種啦。買左手帕返黎用的第一個改變,就是去完洗手間出街抹手不再需要用抹手紙。男廁我唔知,但在女廁我經常見一啲大媽當啲抹手紙是有錢派咁一攞攞4至5張。黐架?手都是得一對啫,使唔使chur咁盡呀。嗰啲抹手紙唔是紙黎嘅。在洗手間,掏出手帕,輕輕抹手——其實都幾elegant呀。仲有,輕輕抹面、抹汗其實是可以選擇用手帕。手帕的好處是我可以噴少少香薰,抹上手淡淡清香,好過用TempX喎。另外我一打呵欠,雙眼就會狂飊淚水;有手帕抹眼,又節省了幾張紙巾。數埋數埋,一日真是可以節省左用一包紙巾咁多!唔好講笑,其實幾有成功感喎!但是,因為本人有鼻敏感關係,呻鼻涕是家常便飯,一呻就成個垃圾桶都是。唔通呻鼻涕都用手帕?黐線我真是接受唔到囉——我覺得。但眼見成個垃圾桶都是紙巾,我決心試一試!一次喺屋企想呻鼻涕時,決心試一試手帕的效果——咦?其實真是舒服過用紙巾多多聲喎。質感真是好正,即使TempX都無嗰種舒服柔軟的感覺。更加唔好提真是TempX會整到成面紙碎的核突感喇。雖然黐納納就梗架喇(唔是點叫鼻涕呀……),但手帕「吸水力」比紙巾好,其實無想像中咁核突。一般黎講我相信大家呻鼻涕都唔會一次過用哂成張紙巾,手帕都一樣,呻完一次仲有大把位俾你呻多幾次(不過唔會再用呻過既位再呻囉……)。當然,用到咁上下就要拎去洗,最方便就是用熱水、或者皂液都可以。有兩條替換,一日都洗最少一次,夜晚放在房中吹乾,第日又有得用。是有少少麻煩,但為左環保,都ok呀。不過,我出街仍然會帶紙巾。點呀~去廁所或者吐痰都梗是唔可以用手帕喇! 環保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