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有種打工智慧,叫爭取 文:方翊

同事A辭職了。A比我年長,在工作上算是我半個老師。一夜,我約了A好好餞別,順便答謝他的教導。 甫坐下,還未等我開口,A已經娓娓道來他辭職的緣由: 「那些年,當法律學生、暑期生或見習律師時,總是希望可以在合夥人心中留下「好打得」的印象。不管是通宵達旦工作還是被雞蛋裡挑骨頭,都不減我們的工作熱誠。」A邊淺呷著酒杯邊說。「可能是我老了。現在,我只覺得我是管理層手中的一個人偶,隨他們的心意擺動。」 A才三十多歲,一點都不算老。但是,在昏昏黃黃的燈光下,A看起來確實有些滄桑和疲態。 「幾年前,當我還是見習律師的時候,合夥人曾經對我說:我覺得你很有潛質,雖然你現在只是見習,但是已經可以勝任比你同輩更高難度的工作了。在這個範疇假以時日,你一定可以去得很遠。」A苦笑。「這幾年我搏得好盡啊,天天全部門最晚走的是我。每次有同事放假,臨時受命處理他們的工作的,又是我。甚至連放個病假,我都覺得愧疚,要一直回電郵才心安。最花時間和複雜的工作,其他人不肯做,又或者合夥人覺得他們可能做得不夠好,只會叫我做,我也從來不推卻。我覺得,我這麼努力,合夥人們自然會賞識我,他們會讓我比其他人更快升上去的。」 我問A,你這些努

詳情

法政匯貓:我是同志,請不要害怕我——評公務員同性伴侶福利案上訴法庭判詞

2018年6月1日,上訴法庭就梁鎮罡對公務員事務局長案(註:goo.gl/q1kYhY)頒下裁決,推翻了原審法官的決定。 梁鎮罡先生是高級入境事務主任,與同性伴侶在新西蘭結婚,公務員事務局長及稅務局長拒絕承認同性婚姻,因此他的丈夫不能獲得公務員配偶福利(「福利決定」),梁先生也不能與丈夫合併評稅(「稅務決定」)。他為此申請司法覆核。原審法官裁定,福利決定基於性傾向的歧視而違法,但稅務決定因屬法律解釋而不牽涉平等權所以合法。(註:法政匯思就原審判決之總結:goo.gl/Ve8gEp)上訴法庭則裁定,不論是福利決定還是稅務決定,都是有理可據,因此不屬歧視。 要理解上訴法庭的判詞,有些概念必須先弄清 第一個概念,福利決定及稅務決定屬於間接的差別待遇,意思是,表面上看,政府不是因為梁先生的性傾向而不給予他丈夫配偶福利及不讓他與丈夫合併評稅,而是基於他的「婚姻狀態」。如果以現行香港法律中婚姻不包括同性婚姻作為建基點,梁先生屬「未婚」,他是因為這個「婚姻狀態」而受到差別待遇。不過,使用「婚姻狀態」作出區分,實質上是令到同性伴侶未能獲益,因此是「間接」的差別待遇。情况就好像一間公司要求身高超過170

詳情

法政匯思:從暴動案求情事件說起  文:簡思尋

最近閱讀到報道和公眾人士的經驗分享:在區域法院法官就一宗暴動案件頒下裁決後,辯方律師代表各被告進行求情,期間法官多次打斷其中一位被告的代表律師發言,包括質疑感化官報告的內容,以及質疑其中一名求情信作者的藝術家身份。 筆者無意重複報道細節,只是因此事而想分享一些自己的觀察和想法。因為本文牽涉對法庭的看法,筆者想先行在此說明,此文章非為針對任何人士而寫,而筆者亦衷心希望不會發生任何「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的狀況。 回到主題,「求情」是於被告被定罪後進行的程序,此時被告的罪責已不是法庭再需要判斷的範圍(除非被告其後申請上訴,不過這是判刑後的事情)。被告的代表律師並不會在求情階段提出任何被告應被判無罪的理據,相反,辯方律師的職責是為被告爭取合適的判刑──當然,從一般人的角度出發,被告多半想爭取較寬鬆的判刑。 辯方律師通常會在求情陳詞中解釋被告的個人狀況,如成長背景、生活水平等等,也可能會解釋被告的犯案原因,並呈上由其他人撰寫的求情信去證明被告的品格良好。法官亦可能下令獲取感化報告──由感化官先行了解並確認被告的個人狀況,再以書面形式向法庭報告。 由於求情期間辯方不必呈上證據,因此法官為了解事實而

詳情

法政匯思:馬航烏克蘭空難與國家責任——誰要負責? 文:冼樂石

幾日前,多國聯合的國際調查團公佈對馬航17號班機空難的調查結果,查明擊落客機的飛彈來源。荷蘭與澳洲指責俄國要對空難負責,並可能將俄國告上國際法庭。本文整理了馬航空難的來龍去脈,並簡介空難責任的法律體系﹑過往案例,最後討論本次空難責任誰屬。 空難始末 烏克蘭自2012年顏色革命以來,局勢一直不穩。2014年,在俄羅斯的支持下,烏克蘭東部要求自決並脫離中央政府。其後,親俄份子佔領政府建築並自行宣佈獨立。雙方開始武裝衝突至今。 2014年7月17日,馬航17號班機途經由親俄份子控制的頓內次克州空域時,與空管失去聯絡,後證實於州內墜毀。空難造成298人死亡,包括283名乘客與15名機組人員。死難者多為荷蘭籍,亦有為數不少馬來西亞籍及澳洲籍公民。事後,烏克蘭宣佈關閉東部領空。 空難發生後,烏克蘭與俄國及親俄份子互相推卸責任,加上空難現場為衝突地點,調查困難重重。澳洲﹑比利時﹑馬來西亞﹑荷蘭及烏克蘭決定組成國際調查團,目標為找出事件真相和誰要負上責任。 空難原因 經國際調查團查明,馬航客機在烏克蘭境內被俄羅斯製「山毛櫸」飛彈擊中﹐引致機身折斷並於空中解體。經國際調查團反覆審視證據,包括衛星圖片﹑飛

詳情

法政匯思:香港政府點解會變成咁 文:文筆聊生

香港政府點解會變成咁?筆者除了抽印度裔本港記者禇簡寧的水外,真的想知道香港政府究竟發生甚麼事情,有甚麼令政府官員害怕到連一個三歲小朋友都懂的問題也不敢回答,就是香港一般市民的母語是廣東話。 特首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上,邵家臻議員問她的母語是甚麼,林鄭説:「我不會回答你這個無聊的問題。」雖然我不明白為甚麼有人認為這個是林鄭秒殺邵議員的答案,但是我同意特首林鄭的說法,這真是個無聊的問題,無聊的程度簡直等於你問特首林鄭是男人還是女人一樣。有趣的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連這個無聊的問題也不懂回答,又或者是他不敢回答? 基本法第九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除使用中文外,還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語文。」中文是繁體中文,讀出來的時候是用廣東話讀的,就算基本法沒有寫明母語是何種語言,筆者認為說粵語是香港普遍的母語,也不為過。 這個不是議員將教育問題政治化,而是教育局將教育問題政治化,基本法第一百三十六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包括教育體制和管理、教學語言、經費分配、考試制度、學位制度和承認學歷等政策。」你可

詳情

法政匯思:  DQ法官:委任法官應審查其立場嗎?  文:Billy Li

今年3月,政府接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建議,任命何熙怡女男爵及麥嘉琳女士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何熙怡女男爵由2017年9月起獲委任為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麥嘉琳女士則由2000年1月起出任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直至2017年12月 [1]。根據《基本法》,任命需經立法會同意 [2]。 4月27日,立法會一委員會討論該兩項任命 [3]。部分議員,因該2位法官就同性婚姻的立場受一些市民質疑,關注該兩位法官會否因其個人立場影響終院日後判案 [4];張國鈞議員舉例指如果歐洲法官對「自決」非常開明,查詢現時是否缺乏機制考慮法官的價值觀 [5]; 李慧琼議員亦提問,假如法官支持聯邦制,而案件與又港獨相關,現行機制如何處理法官價值觀與案件的可能衝突 [6]。 以上議員的言論,令人焦慮,會否是香港就法官任命進行立場審查,甚至是考核愛國忠誠的序幕 [7]。任容事態惡化,隨時由DQ議員蔓延至DQ法官,司法獨立可以休矣,香港法治的處境只會雪上加霜。筆者認為,必須多作探討,與讀者分析就法官任命進行立場審查的弊端,對事件保持警剔。況且,該2位法官的任命尚未經立法會大會同意,探討並非紙上談兵,而是

詳情

法政匯思:成立《資訊自由法》——你必須要知道的公民權利 文:戴穎姿

2017年年尾,港府與廣東省簽署《高鐵一地兩檢合作安排》。如此這般的一份涉及重大基本法爭議的文件,港府最終僅以新聞稿形式公布,且表示「可以說的都說了」。其時,眾新聞引用現行的《公開資料守則》,希望能索取粵港簽署、以及將提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兩份《合作安排》。根據眾新聞於2017年12月22日的報導:「特首辦超出預定21日限期後才回覆,並引述《公開資料守則》中即將公布《合作安排》而拒絕公開已經簽署的協議。至於即將提交人大常委會的《合作安排》,特首辦引述守則中「保密」條文送交其他政府,同樣拒絕資料申請。」 現時,市民如欲向政府索取資料,一般都是引用《公開資料守則》申請。然而,這份《公開資料守則》在實際執行上卻有如無牙老虎,沒有法定效力、自1995年頒布而來亦未曾作出任何修改。根據《守則》第1.18條,「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方可延至超過21日後才作出回應,但應向申請人解釋有關情況,而再延長的期限通常不得超過30日。」再以上述事件為例,特首辦在一個月後才回覆申請人,並未見有任何解釋。而有關申請亦分別基於《守則》的2.17條「即將公布或因已預定公布或發表而不宜提前披露的資料。」以及第2.4條b「資料是

詳情

法政匯思:「干涉內政」究竟為何? 文:冼樂石

一講到「干涉內政」,相信香港人,甚至中國人,都不會陌生。中國一向主張「不干涉原則」,不會評論或影響他國的內政。可是,更多時候,「干涉內政」是各國官員反駁他國對本國事務的看法的金句。 例如,本年三月十六日,在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陸慷被問到英國國會發表的《香港半年報告》時,指︰「…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英方無權干涉,也沒有任何干涉的空間。」除了「普通」的干涉外,中國的內政還可以被「粗暴干涉」,例如數年前,當美國國會通過授權總統對台售武時,時任發言人秦剛表示︰「…上述法案嚴重違反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特別是『八一七』公報精神,粗暴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國主權和安全利益…」至於其他國家方面,近來馬來西亞大選,某因為容許航班在大選日的顧客免費改期的航空公司,就被馬國內政副部長指他並不知道政權更迭是航空公司的企劃,暗示航空公司企圖干涉馬國內政。即使強如美國,奧巴馬亦曾指俄羅斯明顯干預了二零一六年大選的結果,以非常規手段干涉了美國的內政。 雖然我們天天都聽到「干涉內政」,但我們真的明白了它的意思了嗎?在國際法上,國家不得干涉他國的原則,其實非常複雜而模糊。因此,本文希望仔細解釋「干涉內政」的內容,讓

詳情

法政匯思:「憤怒招來更大的憤怒」的下一句 文:伍拾堅

終於看了攞獎攞到手軟的《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片中那句經典對白:All this anger it just begets greater anger 憤怒只會招來更大的憤怒,簡直是當頭棒喝,是久不久需要拿出來敲敲頭的良方。 事實是我們每個人都有很強烈的復仇心,無論是思想上、說話上、行為上以至行動上,結果報復不單為他人帶來傷害,往往更令自己事後不如想像中好受,更甚是製造新的受害者,結果沒完沒了地製造更多更多⋯⋯ 大眾傳播如電影、電視常常以eye for an eye作題,什麼種類都有,打打打、殺殺殺,潛移默化地普羅大眾也認為只有復仇才是出路,心理才取得平衡,但事實又是否這樣? 有時聽到家長對小孩說:同學打你點解唔還手,要識保護自己嘛!聽似道理,但想深一層「你一拳,我一腳」是否教育? 情侶、夫婦吵架、出軌,常有「你做初一,我做十五」這種想法,但做後心裡真的好過點嗎?能挽回嗎?能走下去嗎? 哲學家Friedrich Nietzsche 尼采曾說:「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當你長久凝視深淵時,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