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小濤:不能曝光的地下黨員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在極大爭議聲中履新,不少人反對她出任副局長的原因就是她過去積極支持洗腦式愛國教育、「普教中」等,以及她的「紅底」,以致她就任後第一次見記者就被問到「是否共產黨員」,蔡若蓮說:「我首先無黨無派,我是一個基督徒,我自己行每一步路,忠於信仰,忠於對教育熱誠。」 基督徒與共產黨員是死敵、不能共容?表面上,共產黨員是無神論者,又或信仰的是共產主義,必須忠於黨領袖,也就不可能同時信奉基督教了,而基督徒也不可敬拜別的神!但在中共歷史中,無數黨員喬裝成各種宗教的教徒,混入教會或寺廟,既監視教友,同時當他們在宗教組織內不斷上位,就替中共進一步控制這些宗教組織,又或收買宗教組織負責人,將他們拉入中共,這樣也可控制各大宗教。 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前主任包爾漢、三自愛國教會前秘書長李儲文和前副主席趙復三都是秘密黨員,佛教協會前會長趙樸初、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前主席傅鐵山、基督教三自愛國會前主席丁光訓等也被指是受命潛伏的中共黨員。 而最著名的潛伏黨員首推孫中山夫人宋慶齡,她曾任中共的國家名譽主席,早於1933年已秘密加入中共「母組織」的共產國際,服務共產國際和中共,她去世後被中共官方評價為「偉大的愛國

詳情

潘小濤:習近平一個人的閱兵

今日(評台編按:即8月1日)是中共建軍節,也是中共建軍90周年紀念日,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兩日前檢閱了三軍。今次閱兵安排跟過往有很多不同之處,是百分百的「姓習」,體現習的治軍之道。 首先,今次閱兵既不是在北京天安門城樓前的長安街,也不是在軍營裏,而是在內蒙古朱日和軍事訓練基地內,真正的沙場閱兵。這是中國最大的軍事訓練基地,位於內蒙古腹地錫林郭勒盟朱日和鎮,佔地1066平方公里(相當於香港面積),主要供陸軍各兵種及空軍進行協同作戰實彈訓練。在此閱兵,說明其軍事性質,面向軍隊內部,而非像過去的大閱兵那樣,向公眾及外界展示軍力、炫耀先進武器。 其次,包括習近平在內的1.2萬官兵,都是身穿作戰用的迷彩軍服。過往的受閱官兵都是千挑萬選,男的高大威猛,女的亮麗標致,身穿醒目禮服、手持新淨自動步槍,就連刺刀也是閃亮亮,大家邁着經過千錘萬煉而成的整齊方步,那步操聲混合着整齊口號,就是所謂的氣勢、軍威。但這樣的兵中看不中用,花那麼多時間練習花俏伎倆,還有時間進行真正的練兵嗎?相反,今次閱兵摒棄這些表面的東西,回歸軍隊軍人本色,以正常跑步而非踢步去集結,這小小實戰感正是要體現習提倡的「能打仗、打勝仗」,

詳情

潘小濤:馮敬恩有錯 但港大當局有大罪

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不滿校委會拖延檢討「特首必然校監制」,去年初率領逾百同學包圍校委會會議場地,阻止李國章等校委離開,李提議報警,校長馬斐森亦認為報警合理,指當日被學生推撞,感到安全受威脅。警方到場驅散人群,馮其後亦被捕及被控多項罪名,早前被判公眾地方擾亂秩序罪成,代表律師李柱銘讀馮母求情信時潸然淚下。 求情信指馮敬恩成長於單親家庭,自幼家貧,更兩度患上生死攸關的絕症,第一次是小學時患急性血癌,在醫院接受一年化療,治療過程中要腰椎穿刺、打針,他都很堅強,「無嗌過一次痛,無流過一次眼淚」;馮敬恩中四頭痛發作,曾經神志不清,其後診斷為腦腫瘤,因此錢包內備有小紙張,寫着「如發現我迷路,請將我送往港大」,以備病發時之用,「他拚死守護他所愛的港大」。難怪李柱銘讀到此處就哽咽了! 雖然法庭判他有罪,但歷史將判他及同案被控的港大學生會前副會長李峯琦無罪,並會感念他們的付出和犧牲。 今次港大事件跟五四運動「火燒趙家樓」有頗多相似之處,只不過港大學生溫和得多,所受的法律制裁更嚴重。1919年五四運動,北京的大學生不滿參加巴黎和會的中國代表準備在《凡爾賽和約》上簽字,秘密將一戰戰敗國德國的山東半島權益交

詳情

潘小濤:劉曉波後事 是齣被揭穿的爛戲

劉曉波的肝癌、診治、死亡,到他的後事,活脫脫就是一齣「有關部門」導演的爛戲。甚至由於各種原因,劉霞也被迫配合,參與其中。 首先,劉曉波死亡後3天就極速火化,而且骨灰要撒在大海,絕對不像當局所說的是「瀋陽當地風俗」,而是有違常理。為了增加可信度,當局公布了劉霞的一封親筆信:「有關部門:我是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劉曉波的後事一切從簡,直系親屬參與即可。最好從快,周六火化後即進行海葬,同一天完成更好。請協助安排。謝謝! 劉霞 劉暉 2017.7.13」 那就奇怪了。既然劉霞能寫這張紙條,既然她能被安排去撒骨灰,為什麼就不能讓她跟外界聯繫呢?哪怕通一次電話、聊一會天,也能盡釋外界疑團呀!劉霞的弟弟劉暉因為一直支持她和劉曉波而被陷害入獄,她要為弟弟爭取出國的機會,還要取回劉曉波的獄中手稿,才配合演出吧! 但什麼是「有關部門」呢?在中國,國安、軍隊等「敏感」單位,曝光時多採取「有關部門」、「有關單位」、「××戰區某部隊」等。但負責劉曉波後事的不就是瀋陽市政府嗎?是他們不斷召開記者會發布消息呀!顯然,瀋陽市政府都只是演員之一,真正的導演躲在幕後。這個「有關部門」是公安部、政法委、國安委,還是中共中央辦公

詳情

潘小濤:要打擊的是「王者榮耀」 還是馬化騰?

很多人都費解,只不過是一款手機遊戲,竟然要出動國家宣傳機器去對付它? 《人民日報》網站日前連續兩日撰文,批評騰訊旗下的王牌手遊「王者榮耀」,其中一篇題為〈「王者榮耀」:是娛樂大眾還是「陷害」人生〉,指摘它釋放負能量,對小孩的不良影響有兩方面:一是遊戲內容架空和虛構歷史,扭曲價值觀和歷史觀;二是過度沉溺讓孩子在精神與身體上被過度消耗。文章還列舉青少年沉迷而險些喪命或傾家蕩產的例子:今年4月底,廣州17歲少年狂玩「王者榮耀」40小時後,誘發腦梗塞險喪命;6月22日,浙江杭州13歲少年因被父親責罵沉迷「王者榮耀」,竟從4樓跳下,造成雙腿嚴重骨折…… 《人民日報》是中共中央機關報,是代表「黨核心」習近平的聲音,其針對性的文章當然對騰訊股價造成極大衝擊,一度令它市值蒸發1100億元。 事實上,騰訊去年近半收益(達到709億人民幣)來自網絡遊戲,被點名的「王者榮耀」不僅是該公司最賺錢的一款,英國《金融時報》更引述諮詢機構數據,指它是全球最吸金手遊,僅今年第一季收入已達60億人民幣;另有統計指出,全球收入最高的10款手遊,有5款出自騰訊。毫無疑問,「王者榮耀」是中國那麼多手遊、網遊中最成功的一款:逾

詳情

潘小濤:5年前輕車簡從視察 習今「打倒昨日的我」

習近平來港3天,其排場之大、保安之嚴、對交通生活影響之廣,應是歷年訪港的中國領導人之最。習下榻酒店所在的灣仔北幾乎成了「生人勿近」的禁區,還有他所過之處的保安區;僅訂下兩間豪華酒店,然後點中其中一間入住,也創先河之舉。 真有必要如此大規模地封路嗎?細細比較歷年中共領導人來港的保安措施,就會發現一年比一年嚴苛,對傳媒的限制也是年甚一年。以往記者可在會展包圍朱鎔基,向他提問各種問題,他也樂意回答,混亂之下推倒大堂的花架;幾年後胡錦濤來港,已變成「傳媒勿近」,有記者從遠處高聲向他提問也被警方帶走。上次李克強來港,記者更變成「黑影」被扣查、穿著六四T-shirt的街坊被帶走、半個港島區交通癱瘓。 今次習近平來港,採訪區與他距離更遠,記者到機場採訪他中午抵達時,烈日之下不能帶雨傘、毛巾等,到石崗軍營採訪他閱兵時更連筆、電腦、手機充電器等都被禁止攜帶。而《明報》記者駕着車頭玻璃放有報館名字牌的採訪車,欲前往他到訪的八鄉少年警訊活動中心附近觀察及採訪,也在2.8公里外被警員截停及喝止車內的記者「撳電話」。真有這個必要?保護習近平當然重要,警方也以專業評估襲擊風險而作出相應措施,但總要在保安及擾民之間

詳情

是關乎軟實力呀!

回歸廿周年前夕,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民調結果顯示,18至29歲組別中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或「香港的中國人」跌至3.1%,見回歸以來新低;該組別中承認只有「中國人」單一身分的比率也是3.1%,也同見歷史新低。為什麼會這樣? 很多京官近年突然對香港有頗多且激烈的批評,對「港青」的不滿更加表露無遺。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說,「中央對香港就像關愛孩子一樣,希望回家的孩子健康成長,孩子有時有點小脾氣都能容忍,但要自立門戶、六親不認、獨立建國,就不能接受。」即使這個「父子」或「母子」的中港關係比喻成立,那麼小孩長大後想搬出去自立,作為父母,即使不樂觀其成,也不能整天惡形惡相,甚至舞刀弄棍地恐嚇子女! 文攻——翻看《人民日報》海外版及《環球時報》的報道,以及京官、「護法」們有關香港的說話就略知一二。至於武嚇——近年解放軍不時在維港等地出動武裝直升機、戰艦顯示軍力進行演習,管轄香港駐軍的解放軍南部戰區司令員袁譽柏聯同政委魏亮日前於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撰文,指駐港部隊「既是軍事駐軍,更是政治駐軍」,要「適應新的形勢任務要求,及時調整工作重心,實現由宣示存在向展示能力轉變,由塑好形象向能打勝仗轉變,由

詳情

王岐山陣營被刺痛了?

逃亡海外富商郭文貴接受傳媒直播訪問時,再針對王岐山爆出「重磅內幕」,指王的妻子姚明珊及妻妹姚明端擁有美國身分,並當場公開兩人的美國護照號碼及社會安全號碼、住址等資料,稱她們都是六四後移民美國,其父親姚依林當時卻是支持鎮壓學運的政治局常委。 更甚者,他還公開了近年以驚人速度冒起的海航集團神秘大股東貫君的照片,他是一名「80後」。早前英國《金融時報》調查發現,海航76%股權由13名個人持有,其中大股東貫君之前從一名香港印度富商接手海航股份,目前持股29%。郭文貴暗示,貫君與王岐山的養女孫瑤(居於香港)均屬同一政治家族,並稱這一家族掌握的財富高達20萬億人民幣。 必須強調,這些「內幕」全是郭的片面之詞。不過一個原本寂寂無聞商人,卻因為與中共的國安部及公安部負責人的特殊關係,聲稱掌握了中共高層秘密(部分只是他口講而沒佐證),就已弄致滿城風雨,甚至有不少人認為,這些「黑材料」對王岐山造成打擊,令他在今年中共十九大連任政治局常委的機會蒙上陰影(當然也有人認為正因為郭文貴別有用心的污衊,令中共更決心讓王岐山連任)。無論如何這都說明郭的「爆料」對中共政局產生一定影響。 事實上,王岐山陣營被郭文貴刺痛了

詳情

中國年輕人與廣場大媽擊退

近日,香港的世代之爭因六四紀念活動、公共交通工具關愛座等議題而鬧得不可開交。中國的世代之爭不遑多讓,不同的是,香港年輕世代尚可在網絡發聲,形成強大聲勢;中國則不然,中老年人主導了社會及掌握各種議題的話語權,包括網絡的控制權,以致中老人在與年輕人交鋒中完全佔據上風。 上月31日晚上7時許,一群年輕人在河南省洛陽王城公園籃球場打球,突然出現一群大爺大媽,二話不說就打開音響設備,在球場上跳起廣場舞。雙方就球場的使用權展開爭論,年輕人表明這是打籃球用的籃球場,大媽們寸步不讓的說,附近沒有跳舞的空間,而他們每晚都來這跳舞。後來,年輕人願意讓步,將球場分開來,一人一半,但老人們拒絕這個提議,堅持要年輕人等他們跳完再來,並將年輕人圍起來,對其中一人拳打腳踢、掌摑,他們一下子年輕了四、五十歲。 像這種「惡爺廣場舞大媽」,全國各地都有。他們不分晝夜、不理地點,愛跳就跳,且播放音樂的音量極大。在廣場、操場、球場、公園固然有他們身影,還會霸佔停車場,將停車場內的汽車破壞,留下「舞場禁止停車、違者後果自負」字條;也曾把一條車道封掉,變成專屬跳舞廣場……結果,廣場舞大叔大媽大爺跟附近居民及年輕人的衝突不斷,有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