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香港亂象的幕後黑手

書展出了一本矚目的新書,叫《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象的幕後黑手》,作者張達明,曾是民主動力召集人鄭宇碩助理,他踢爆佔中幕後黑手是美國政府出錢資助。佔中高峰期時,我曾聽說,佔中搞手以金鐘五星級酒店為基地,而學生領袖所用的手機達國防保安級數,外人無法偵破,可見背後必有財雄勢大的外國政府撐腰。我亦看過美國電視新聞片段,有美國官員在鏡頭前對資助佔中直認不諱。不信的話,且看英美政府及傳媒,如何吹捧佔中領袖和浪漫化佔中,稱之為雨傘革命、旺暴則為魚蛋革命……前港督彭定康多次消費其剩餘政治價值,為佔中鳴鑼開道,就知英美政府和香港泛民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再看遠一點,當黃台仰在住所被捕時,被發現有幾十萬新簇簇的銀紙,不可能是捐款。後來,黃台仰等人棄保潛途,顯然又有人在幕後接應和資助。為什麼美國政府要插手香港事務?項莊舞劍,志在沛公。搞亂香港,志在中國。港獨和台獨,都是北京心腹大患,如野火燎原。資助區區一個佔中,入場費用低廉,相比於製造航空母艦和坦克,小巫見大巫。一石擊起千重浪,不費一兵一卒,又有慷慨坐監,絕對抵玩。此書我還未有看到,奇怪的是,為何四年前的秘密今天才揭破呢?難道這牽涉到中美關係?是特朗普不再有興趣資助國外革命,又或中美貿易戰開火,關係變差,索性爆大鑊?待我看看此書,再找答案。[潘麗瓊]PNS_WEB_TC/20180720/s00196/text/1532023995181pentoy

詳情

潘麗瓊:政府應否出錢,讓全民睇波?

世界盃,捲起全港睇波的熱潮,可恨免費電視台TVB「計唔掂條數」,放棄競購世界盃轉播權。今屆獲得轉播權的NOW TV是收費電視,ViuTV則只免費播放十九場波,令球迷吊癮,如果不願意奉上近千元睇波費,便要東撲西撲,到商場排長龍霸位,到酒吧或茶餐廳付錢看波。 即使甘願頻頻撲撲,但俄羅斯和香港有時差,晚上十時至十二時那場波打完,下場波凌晨二時才啟播。難道在酒吧和商場磨爛蓆、捱眼瞓直至凌晨四五點?唔上唔落,不知應否舟車勞頓返家洗臉小睡好,還是直截了當,帶着一身汗臭和熊貓眼返工返學好。 望穿秋水才有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試問一生人看世界盃能有幾多次?舒舒服服地睇波,只是普羅大眾營役一天後,公餘課餘的卑微願望。偏偏好事多磨,巿民為了睇波,要排隊爭位,流離失所。何苦呢? 既然庫房水浸,政府為何不買世界盃轉播權,造福全港巿民呢?這總比起幫學生付DSE費,要一大堆申請手續簡單直接得多。連國內同胞都可以透過中央台看世界盃,為何富裕的香港人,忽然變成有波冇得睇的賤民? 有人說,可能是政府不想與民爭利,又或者此例一開,以後英超聯、歐冠盃、南美盃、NBA……陸續有來,長貧難顧,還是隻眼開隻眼閉算了。 冇波睇成為全民

詳情

潘麗瓊:林鄭發脾氣的原因

林鄭周二出席行政會議前,被記者質疑她在土地專責小組九月有結論前,力撐填海造地,是架空小組職能。林鄭按捺不住發脾氣,當英文傳媒要求她重複一次用英文答,她批評「浪費時間」。此話觸怒新聞界,最後要林鄭本人深宵出新聞稿道歉,以平息風波。林鄭發脾氣,因為記者觸及她不堪提的痛點。打從一開始,政府成立專責小組的目的,不是凝聚共識,而是公關幌子,為政府擋子彈。不過,中方不滿意林鄭拖延,認為她節奏太慢,樓價不斷飈升,屢創新高,公屋輪候時間已經超過五年。這對特區管治威信非常不利,累積民怨。另一方面,地產商又向北京告御狀,指她推出的空置稅,不利香港的營商環境,令林鄭腹背受敵。於是,在林鄭歐洲訪問最後一天,她被召了去北京。韓正在記者面前稱讚她只是公關,真正的戲肉,是京官和她密會數小時,要求她即刻修正。她回港後和記者茶敘,斬釘截鐵說要填海造地,還研究把陳帆的運房局一拆為二,專注搞房屋,還說不會向地產商加減辣招等,都是北京催逼她加快節奏造地,兼回應地產商的舉動。當了特首一年,林鄭有苦自己知。面對北京施壓,要重啟廿三條,還有國歌法立法、在大灣區加大發展力度,做到金融、物流、資金流、人流的中港大融合……全是燙手山芋,一年辛苦已不尋常,還有漫漫長路四年特首路,怪不得女鐵人都大發牢騷。[潘麗瓊]PNS_WEB_TC/20180705/s00196/text/1530728008952pentoy

詳情

潘麗瓊:《鏗鏘集》,請用事實來說服我

港台《鏗鏘集》的「三中商」報道,「揭開」三中商(三聯、中華、商務)背後大老闆是中聯辦,成為城中熱話,它又借路人之口:「咁即係佢哋玩晒!」指控它壟斷巿場,不讓一些傘運的書上架,扼殺了政治異見者的話語空間。三中商在香港屹立多年,屬國有產業,行內人人皆知。《鏗鏘集》在查冊中,也找到相關資料,訪問三中商前高層蕭滋和李祖澤,也坦言其事,問題是仍在職的人不肯回答,怕說錯話,僅此而已。傘運觸碰港獨底線,正如港獨人士不能選議員一樣,作為經營者是可以有其政策的。我經營出版社九年,所有書均由聯合物流發行,包括在三中商銷售的,從未因作者的背景或批評中共而遇到阻撓。我出過余若薇《悄悄話》、司徒華紀念文集,以及鍾祖康的文集《中國,你憑什麼?》(內地禁書)。結果,余若薇的書上了暢銷書榜,司徒華文集再版,鍾祖康的書也賣斷了。三中商書店並未封殺本土政治人物。陳雲的《城邦主權論》、《陳雲激語錄》,黃之鋒的《我不是英雄》和《我不是細路》,可以在三中商書店或網站選購。《鏗鏘集》以懸疑手法包裝新聞,成功吸引眼球,製造白色恐怖,但究竟有多少書被封殺呢,卻資料不全。最應該做偵查報道的地方,卻沒有交功課。單訪問一間小出版社、一間二樓書店和兩個路人,並不足以說服我。[潘麗瓊]PNS_WEB_TC/20180611/s00196/text/1528654308182pentoy

詳情

潘麗瓊:誰是「全球返工發夢王」?

你猜猜全世界什麼人最鍾意返工時,成日發白日夢渴望放假?網上旅行社Expedia.com.hk去年做了一個很有趣的調查,叫做「全球假期缺乏症」調查,共訪問約一萬五千名來自三十個國家及地區的人士,其中三百零一人來自香港。結果發現,自命為「人中之龍」的香港人實是「人中之蟲」,可憐蟲的蟲!年假數目為全球尾二,平均十四天年假,慘絕人寰的程度,僅次於包尾只有十天年假的泰國。講到年假,全世界極度貧富不均,在亞太區中普遍只有二十天或以下年假;年假富戶,唔使問阿貴,為芬蘭、丹麥、德、法、西班牙及阿聯酋,平均放足三十天!假少欲望多,八成受訪香港人都患上無藥可醫的「假期缺乏症」,唯有用「精神勝利療法」。調查發現,極度渴假的香港人在全球受訪者中「脫穎而出」,榮膺「返工發夢王」!打工仔「身在曹營心在漢」,三分一受訪香港人每星期至少擠出兩小時,會在返工時靜雞雞瀏覽旅遊網站,計劃大假行程。雖然肉體賣了給公司,但精神上會「出走」。受訪香港人中,七成半會在返工時發白日夢,靈魂出竅,雲遊四海。互聯網讓打工仔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蛇王」;互聯網也令35%打工仔放假時心掛掛諗住工作,不時檢查電郵或信息,近六成甚至曾因工作而犧牲或者延後放假,實屬人間慘事!既然樓又買不到,不如「彈弓式消費」,以旅遊填補心靈上空虛。[潘麗瓊]PNS_WEB_TC/20180530/s00196/text/1527617830857pentoy

詳情

潘麗瓊:暴徒變英雄

梁天琦暴動罪成,最高可判十年監禁!有傳媒把他捧成英雄,「為理念獻身拒潛逃……」、「廢青變英雄」,甚至拒絕將旺角暴動定性為暴動,僅稱為「旺角大衝突」。一個罔顧記者安危、漠視新聞自由的暴徒,被新聞界自己捧為英雄?難道大家忘記當日有旺角暴徒因不忿被影到他們暴動行為,而打爛記者的攝錄機和相機,破口大罵,更有記者在採訪中受傷。作為暴動主角的梁天琦,事後並未就記者在暴動中受暴力對待而道歉,更揚言記者在採訪旺角騷亂時受傷是「抗爭的沙石」。一個高呼「抗爭無底線」、隨時可犧牲所有人,包括代表公眾知情權的記者、維持治安的警察、巿民的性命財產的暴徒,就是英雄?一個聚集烏合之眾、撬爛道路、向人擲磚的爛仔,就是大家可以信任的政治領袖?梁天琦憑什麼呼籲大家「保護香港」?根據林子穎拍的紀錄片《地厚天高》,梁天琦說,是大學畢業前夕感到前路茫茫,患上抑鬱症,後來認識黃台仰,「抱着改變社會的希望參加立法會補選」,病情因而好轉。連自己前途都不知方向的青年,就可以帶領香港走出方向?無法駕馭自己情緒的人,卻去搖旗吶喊,操控群眾情緒?破壞法治的人,卻去競選做立法會議員?梁天琦的荒謬,傳媒的迷失,莫過於此。[潘麗瓊]PNS_WEB_TC/20180521/s00196/text/1526839692569pentoy

詳情

潘麗瓊:李嘉誠學英文,係咁的……

李嘉誠說,他不是求學問,而是搶學問:「我住在合群男子公寓,即今日銅鑼灣金堡中心,每晚十二時後便會熄燈,我因上夜學及到工廠跟單,寧願晚晚摸黑行樓梯,一步步數住,夠數就知道返到屋企。」他二十二歲開了塑膠廠,深信到二十六歲儲夠錢,憑着惡補的英文可考上大學,豈料一個大客破產,毁了他的夢,但苦學的英文,卒為他打開成功之門。「五十年代在做膠花時,我不停訂閱全世界最新的塑膠雜誌,第一本是美國雜誌Modern Plastics。」他又飛到英美參加塑膠展,掌握最新形勢。在外國雜誌中,他留意到一部製造塑膠樽的機器,但從外國訂製太貴了,憑自學的英文就研製了這部機器,「它至少讓我賺了幾萬元」。他開始請私人老師,每天七時返工前學英文。「我第一單大生意的agent就是洋人。一次他在臨落貨時突然說,他沒錢畀,我話『唔緊要,讓我先截單,貨可以再賣過,最多蝕紙盒的錢』。後來,有個外國人每半年就落訂單,原來就是他介紹來的。」但他亦試過用英文鬧鬼佬。「有個客仔的女婿用英文侮辱中國人,我受不了這啖氣,用英文鬧番佢轉頭,結果要他的外父來say sorry,我做番佢生意,不過收貴些。」由開會到接受訪問,只要對象是洋人,他一概英語對答,毋須翻譯。在劍橋大學拿取榮譽博士學位時,他抱憾地說:「如果是自己讀回來的,我會開心啲。」(李嘉誠學英文.二之二.完)[潘麗瓊]PNS_WEB_TC/20180515/s00196/text/1526321709399pentoy

詳情

潘麗瓊:覓地諮詢:未見其利,先見其害!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舉出十八個選項供公眾諮詢,但選項甫推出,社會共識未見,反而激化社會矛盾,未見其利,先見其害!展開諮詢翌日,幾十人組成「香港高爾夫大聯盟」,要捍衛粉嶺高爾夫球場,就在聯盟啓動儀式上,其中一白衣人與支持收回球場建屋的工黨大打出手。高球場先變成政治舞台,再變喊打喊殺的擂台!高官並非蠢才,怎會不知上屆政府覓地建屋,粒粒皆辛苦,梁振英哽咽一幕呢?十八個選項各有利弊,例如填海和拓展郊野公園邊陲,好處是毋須處理業權,較快上馬,但勢必引起環保團體反對。假如和擁有農地的私人發展商合作,加快審批、提供基建等,又會惹來官商勾結的責難……點做都死!卻又不能像曾蔭權不做不錯,定會被巿民唾罵。諮詢只會暴露社會矛盾,而不能達至共識。覓地必須透過協商、折衷及讓步等,調停者需要有圓融的政治智慧及手腕。即使成功覓地起屋,萬一遇上利率上升,投資需求消失,樓價滑落,滿街負資產,便會重蹈董建華八萬五的覆轍,無辜揹上黑鍋。公眾諮詢挖出「十八個洞」來填滿巿民口水,玩足五個月,再將數據交大學研究分析,拖吓拖吓,樓巿剛好冧了,到時即使覓地得個桔,也無所謂。諮詢是釜底抽薪,雖然未見其利,先見其害,但起碼可轉移視線、拖延時間,是充滿政治算計的一着。[潘麗瓊]PNS_WEB_TC/20180430/s00196/text/1525025162770pentoy

詳情

潘麗瓊:沒有「智」,只有「瘋」!

因為懷疑保安局女職員在手機內藏有立法會議員私隱,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強奪女職員手機,衝入男廁內偷看。完全是「小學雞」行為,作為「立法者」及城大法律系畢業生,知法犯法!他先用公帑讀法律,而後月拿十多萬薪俸,卻一次又一次破壞法紀!作為納稅人,我要求他回水!作為香港人,我為有這樣一個粗暴而愚蠢的立法會議員感到羞恥!他在犯事後,毫無悔意。港人天天為口奔馳,公職人員理應為房屋、福利、教育等民生大事出謀獻策,但許智峯一心要令立法會流會,繼續浪費公帑,於是想到欺負盡忠職守的女職員,鹵莽粗暴地搶手機!闖禍後,還想在私隱事上,大做文章,轉移視線。我要求他馬上辭職。許智峯劣迹斑斑,包括2017年在立法會會議中打保安;2014年及2016年在區議會搗亂,包括衝到主席台熄咪;2014年踢傷兩名保安,判守行為等等。法庭、黨友及公眾一次又一次姑息他,民主黨甚至無視他議政質素差,只靠暴力行為出位,竟然推薦他出選立法會。結果他變本加厲。許智峯犯下的最大罪,不是搶手機,而是「蠢」!他政治判斷差劣。思想混亂。他聲稱要保護議員私隱,卻搶女職員手機,侵犯了她的私隱。在男廁內卻翻閱了手機上其他幾十個議員的「私隱」,罪加一等。許智峯,沒有「智」,只有「瘋」!我要求他馬上辭職。[潘麗瓊]PNS_WEB_TC/20180427/s00196/text/1524767657115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