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遊:遊曼谷蔦屋書店的二三事

遊曼谷大部份人都是吃喝購物按摩,再吃喝購物按摩。喧鬧、燠熱總令人昏悶。逛新開幕不久的蔦屋書店絕對是很好的另類選擇。 曼谷蔦屋不如日本代官山店般自成一「國」,它藏身在名店林立的Central Embassy Mall 六樓,面積不大,店的室內設計卻一樣令人讚嘆不已,那天我差不多是第一個客人,扶着自動電梯往上走,漸次看到全層打通的蔦屋,當真是店如其名,Open House,令人豁然開朗,心曠神怡。 書店主要賣有關藝術和設計書藉,也有小部份賣兒童書、cook book、東南亞旅行文化的書籍和文具,散落在書店幾處是開放式食店,一個小小的展覽館、由幾張簡單雅致的長枱砌成的設計工作間和兒童遊玩的地方,彼此都沒有區域劃分,渾然天成在書店中。 蔦屋從來最吸引處是冷門書種,它是國際連鎖店,卻又絶不吝於入有人看、沒人買、少人有錢買、家無地方放的書,更不會把書封得密不透風,可望而不可讀,店內不少書都是任翻任看,即使是limited edition 有作者簽名的特大攝影集亦然,封了的也可請店員開封。 那個早上我在書店的閣樓,翻了許多奇特的書,隨手拈來,都是令人大開眼界,趣味横生,讀得津津有味。「Map: Ex

詳情

最具競爭力經濟體的悲傷

昨天陳茂波歡天喜地說香港連續第二年獲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評選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你會興高采烈,得啖笑,還是悲從中來呢? 評估是基於「經濟表現」、「政府效率」、「營商效率」及「基礎建設」四項競爭力因素,其中「政府效率」、「營商效率」兩項不可思議地三連冠,是還有老本可食?還是統計數據的問題? 不必翻俯拾皆是、天天新款、日新月異的舊賬,最新鮮滾熱辣的美食車,世界各地的美食車無數,成功例子多不勝數,我們的卻未做已被嚇退,多得旅發、食環、環保、機電、路政,幫人創業變助人失業蝕錢,稍有效率稍有 business sense, 就早應發展曉有本土特色的熟食車仔檔,平快靚正,皆大歡喜,為什麼總要倒行逆施呢? 「基礎建設」微升一位至二十位,涵蓋技術、科學、教育、衞生和環境,當香港大學可以因為無人讀,而把「天文」、「物理/數學」主修科取消,你就會明白不幸不單是連大學也輕蔑自己,更是整個社會氛圍和結構也根本地蔑視科學和科學精神,還談什麼科研創新?當醫療事故不斷重演,當最具競爭力的都市竟會老而無依、有病無得醫,當世界已在upcycle (升級再造),香港還在垃圾無分類、乏回收、乏再造上原地踏步,那微

詳情

《訪‧嚇》嚇人之處是……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訪‧嚇》是Jordan Peele 首次執導的長片,是小成本四百五十萬美元的製作,結局票房大收2.4億,更嬴得Rotten Tomatoes 100%,IMDb 評分是79%,好評如潮。 故事其實簡單不過,只是白人女友帶黑人男友回莊園家渡假,初見家長,遇到不可思議的事。 可能是時勢造英雄,世界充斥種族仇恨和火上加油的狂人領袖,《訪‧嚇》是食正話題?還是黑黑白白各自在電影中找到心靈慰藉呢?男主角Chris 想起要和女友回家的忐忑,途上被警察查看証件,都有隱隱觸及黑白不易融的真相。那場氣氛古怪的Party,把Chris 迫得透不過氣的並不是那班富裕傲慢的白人,而是自己友——全場唯一的另一個黑人的,場場戲都只是蜻蜓點水,沒深刻探討。 如果為了驚心動魄而入場也會失望,《訪‧嚇》既不是感官上血肉横飛那種,也不是走看不見的恐怖不安氣氛的路線,儘管劇情努力營造Chris 一步步發現自己身處險境而心寒,可是因為劇本太多太刻意太明顯的伏線,如Chris 好友的忠告、撞死野鹿、 Chris 被Rose 哥哥邀請較量拳術、Party 上Chris 被人打量甚至揑揑、 Chris

詳情

從海利公館做到結業說起

一間古意盎然、位置優越、交通便利、可眺望世界級海景的酒店竟做到結業,其實並非不可思議: 名字毫無歷史感 我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知道尖沙咀曾經有水警總部,是法定古蹟。但對海利公館 Hullet House 就極陌生,酒店中文名是否要吸引新富人?也不知為什麼要特別紀念發現洋紫荊的英國學者Richard William Hullet,是有心和水警總部的歷史一刀兩斷嗎?為什麼不能像大澳文物酒店般,打正旗號,形象鮮明呢? 房間設計奇異 酒店走的是高檔路線,全酒店只有十間套房,最小也是九百平方呎以上,每間房均以香港海灣命名,設計迥異,有仿路易十四時代的,有顯現現代中國藝術的,有參照蘇格蘭風格的,有似唐人街的,有靈感源自荷里活道古董店的。 這是不是某些遊客的那杯茶,我不肯定,但我肯定對香港人來說,這些所謂展現香港不同歷史時期的設計實在十分陌生,甚至是奇異。可以想像,身處在這些設計奇異的房間並不太容易入睡呢,為什麼𥚃𥚃外外也找不到一間套房帶一點水警總部的歷史呢? 而且四千多元一晚,客源已窄,連香港人也不會到像到大澳文物酒店渡假般,來這𥚃渡假。 璀璨喧鬧(如果不是惡俗) 酒店前面是一個 「1881 He

詳情

日本岡山的二三事:真要見過Steve Jobs 先有創意?

創意是要像楊偉雄那種人:「我真係見過Steve Jobs。」,才有資格想和談嗎? 我最近遊日本岡山,信手拈來幾件小事已是創意無限,心思無限: 筆談具 巴士司機位旁的坐位有一個膠袋,放了筆和紙,袋上標示「筆談具」,上面亦有漢字寫着「停車時」,因為我也習慣用筆和紙寫低想去的地方,方便問路,我猜想「筆談具」也是方便乘客向司機問路的。後來問懂日語的家人,原來是專為方便聽覺有障礙的乘客問路而設,遊客如我不諳日語,也暫時聽覺障礙呢,的確心思細密周到,而且標明停車時始用,安全意識優良,讚。 後樂園、岡山城和Masking Tape 原來現在流行的和紙美紋膠带 (mt – Masking Tape) 的故鄉正是岡山縣的倉敷市。岡山很巧妙地把美紋膠帶和岡山市的地標——後樂園和岡山城連結,前者是傳統日本三大名園之一,後者是古時軍事要點,美紋膠帶卻是喜歡手工藝人士的潮物,風馬牛不相及,怎拉在一起? 美紋膠帶先在後樂園的草地上一個個圓筒上出現,翠綠的草,藍白間、粉紅白點和綠在蔚藍天空下竟又出奇調和,那個個圓筒的背景就是岡山城。岡山城就更前衞,外牆有三分一被美紋膠帶包着,黑色的城堡襯粉色系列,竟令人

詳情

從廣島平和紀念資料館的改變想起《消失的檔案》

我第一次參觀廣島平和紀念資料館是大約四分一世紀前的事了,當年印象最深是一個扭曲變形的學生水壺和一片指甲,指甲據說是原爆一刻高溫令人即時氣化,只剩下一片指甲。 最近重遊,紀念館改變了不少: 英文解說 從前館內的英文解說不多,所以上次參觀時令我留下深印象的只是相片和錄像。今次除解說原子彈結構外,其他資料都附英文說明,明顯地紀念館的對象已從從前的日本本土,轉向希望讓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了解事件真相。 倖存者的錄影見證 一進館便是親身經歷過原爆的倖存者的錄影見證,這是從前沒有的,現場幾十位老老嫩嫩、膚色種族各異的參觀人士都被吸住了,屏息靜氣看倖存者說他們當時的遭遇,其中一個老伯伯說他當年只是十三歲的學童,在課室看着原子彈在天空爆發,一瞬間學校只剩下他和十幾個同學,大家身受重傷待救,不約而同唱起校歌來,希望歌聲令救援人員知道他們未死,但歌聲漸弱,一個一個同學死去,最後剩下他自己的歌聲,無限的恐懼才湧來。現場的參觀者或沉重不語、或靜靜流淚。 當年決策的檔案 不肯定是否因為檔案已解密,我今次才在紀念館看到一些從前未看過的重要決策檔案副本,由愛恩斯坦親筆簽名去信美國政府,支持研發原子彈的信件。到美國政府

詳情

《愛無懼色》:愛情和政治都不深刻

電影《愛無懼色》(A United Kingdom) 是近期難得的好戲名,中英俱佳,把電影打算要説的都傳神扼要説了。 可是如抱着看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看黑人皇儲和白人平民女子力排眾議,相戀結婚成家,在家國和愛情間取捨掙扎,觀眾準會有點失望,劇本太平白,寫情感沒捉緊細節,沒有起伏是一個問題。 男女主角起不了化學作用更是問題,飾演皇儲Seretse 的 David Oyelowo,在前作「Selma」飾演 Martin Luther King 已深入民心,不難投入角色,惟飾演嫁給Seretse 的白人女子 Rosamund Pike,她在“Gone Girl”攻心計的形象也許已入心入肺,Rosamund 在《愛無懼色》中飾演的Ruth,無論突然知道男友是皇儲,自己將成為皇后,或遭英國大臣忠告終止戀愛,或初到荒涼之境,面對不歡迎她的家人,到丈夫沒有歸期,最後作動獨自駕車去醫院生女兒,Rosamund 的表情竟都是不動容,太冷峻,結局連觀眾也無法被帶進戲內,為這段愛情動容。如果Ruth是由熱情奔放、收放自如的Kate Winslet 或 Rachel Weisz飾演,效果應完全不同。 寫Ser

詳情

117歲隨想

地球最老人瑞剛過身,終年117歲。 如果有117歲命,真的要説聲「大鑊」。 不是發夢。多年前人已可複製再造。1964年人類的平均壽命是54.6歲,2014年則跳至71.5歲,香港就更嚇人,2014年人均壽命是84歲,五十年後人人過百歲絕對有可能。 從前長命百歲是祝福,現在是極大的詛咒,特別在香港,細想,如果六十歲退休,原來才僅僅過了一半多一點的人生,還有近六十年熬,就算有積蓄,也真會吃光;就算有屋,也真會變成危樓;就算有胃口,也真會食而不知其味,因為現在已是肉沒肉味,菜沒菜味的年代;就算有親朋戚友,大家也真會老到動不了,講不出話來,甚至記不起你了,又或者要你不斷送别愛你的、比你年輕的;就算有多樂觀,生命中要經歷的低谷高潮也早已經歷了,未來是無底無盡的苦悶。 況且匱缺的總比整全的多。在種種匱乏之中,身體在天天衰敗中,等死,等六十年,真是想起也心寒。 遲點退休可以嗎?2064年香港六十五歲及以上人士將佔總人囗36%,如果都不退休,就是阻住地球轉。現在原本已經很窄的社會階梯,將會消失,年輕人將苦苦等候半生沒動不了半點。雖然那時候,年輕人、中年人和長者都將被重新定義。 生活甚至是生存的條件越來

詳情

五十億救得了嗎?

林鄭先開了支票,五十億改善教育。錢,救得了看不到希望尋死的學生嗎? 記得那個提醒大人,小朋友每天應有一小時「玩」的廣告嗎?一個城市有這樣的一個廣告,其實是極墮落。小朋友全日上學,放學後趕功課溫書補習,還要要學琴學樂器學演戲學外語,結局是大人還有放工時間,還有自由時間,小朋友呢?忙足一星期七天,臨睡前僅有的十五至三十分鐘時間,用來摸摸被冷落的玩具,還是看看自己想看的書呢?都沒氣力了。 不快樂的學習就不是學習,學呢學路,結局左耳入右耳出,是 De-learning,是無何奈何,是應付大人世界,從此討厭學習。課外活動從前是純為興趣,陶冶性情,發掘自己的潛質,鍛鍊自信心,看到自己的價值。現在卻成為考幼稚園小學中學的入場券,考到八級鋼琴就一定讀書比别人好?就可令世界變得更好?有錢學呢學路固然苦不堪言,分分鐘周身刀張張利卻欠靈魂,無張利就被看低,無錢學又被比下去。 畸形不單是小朋友的生活,更是爸爸媽媽,爸媽做的都早已外判給外傭姐姐。連陪小朋友的僅有時間也大有可能花在家長whatsapp 群組上,周旋角力,勾心廝殺比返工更專業凌厲,自覺無聊,又沒勇氣一走了之,因之成魔,大有人在。 家、幼稚園、小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