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古鑑今,一名貪污「黑警」的故事

1974年10月1日,一名貪贓枉法的外籍警司刑滿出獄。對於眾多90後來說,這名外籍警司的名字可能十分陌生,畢竟大家多只聽過聲名狼藉的葛柏(Peter Godber)。可是對於部份「老香港」而言,他的名字可能耳熟能詳。這名外籍警司叫韓德(Ernest Hunt),綽號「爛佬亨」。韓德有一句名言:「收賄是生活中的一環,就像早上起床,晚上睡覺那樣的自然。」這位貪污警司原是一名英國的普通警察。1952年,他在英國看到香港警察的招聘廣告,不甘平淡的他想到東方許多新穎的事物,續決定動身前往香港。在乘坐飛機的過程中,不知是不是命運女神的作弄,坐在韓德旁邊的正正是日後間接推動ICAC成立的葛柏。而二人在日後也有數之不盡的命運交錯。韓德離開香港的警察訓練學校後,就被派往尖沙咀水警基地負責海上巡邏,並在此地遇上第一次貪污的機會。由於當時正值韓戰時期,港英政府加入對中國實施的禁運,香港成為當時中國至關重要的走私港,水警在走私貪污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當時,有數名警員試圖說服韓德加入,可是正直的韓德卻未有參與其中。韓德在一次訪問中回憶,「我當時年輕,有理想,韓戰又未平息,叫我睜著眼看見共黨物資而不管,就萬萬辦不到。」不合作的韓德被其他人疏遠,其後更被調走,使他無法插手非法走私貿易。縱使韓德並不受歡迎,但當時他對自己作為一名警察而感到驕傲及自豪。然而,由於警察薪金實在太低,韓德一家生活困難。為勢所迫,當魔鬼再次向他招手時,韓德終抵擋不往金錢的引誘。當時韓德深知刑事偵緝部才是貪得最多的地方,是以他下定決心加入。1956年,他終於得到機會,成為灣仔偵緝部的一員。其後他繼續「向上爬」,先後被調去旺角及深水埗,成為該區的偵緝主任,每月「收規」約三萬多港元。此時,韓德已經泥足身陷,無路可退。「你不能破壞這個制度。」韓德對著《南華早報》的記者說。「假若你不『收規』,你就會被馬上踢出偵緝部;假若你繼續堅持告發其他警員貪贓枉法,他們就會寫大量匿名信到反貪部,指控你貪污。」而事實上,韓德並未感到滿足,他也不打算退出這個貪污的制度。反之,他決意要繼續在香港的貪污集團中大展拳腳。經過一番努力,韓德亦得償所願,成功升級至憲委級,成為灣仔區的一名警司,每月收賄約十三萬港元。在灣仔的日子,他以一間公司形容這個位於港島警署內的貪污集團。「灣仔企業公司的行政人員們,請就座……每一次我以此為會議的開場白,都會引得哄堂大笑……辦公室內的人,各具相當地位,但通通都是貪官……我們公然討論貪污大計,計劃新方針,研究分贓辦法。」韓德說。不幸地,韓德奢華的生活終引起警察反貪部的注意。1971年12月,葛柏通知韓德他正被反貪部調查,但他並未接獲到自己會被捕的消息,所以依舊照貪不理。1973年,葛柏逃離香港,事件正式打響港府打擊貪污的警鐘。八月,韓德被捕。他被指在1971年5月至1973年2月期間,接近花了超過二十八萬二千元,遠遠超過自己在這段期間的薪金,堪稱1970年代的許仕仁。結果,韓德被判罪名成立,判監一年。然而,為了提早脫罪,韓德主動與警方合作,指證包括葛柏在內的其他貪污警員,最終獲得港英政府的特赦,提早釋放。韓德的故事又與大家何干呢?近年來,上至高官,下至普通的警察,港府皆爆發多宗涉及貪污瀆職的醜聞,引起各界輿論批評。前日,更有報導指ICAC發生「人事大地震」,疑受到北京的政治干預。「香港,勝在有ICAC」,這句說話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借古鑑今,警司韓德由「白」走到「黑」、由一名正直有為的青年,到成為一名貪贓枉法的「黑警」,他的故事證明出官場引誘處處,正好告誡今時今日的官員需要時刻警惕貪污受賄,切忌令得來不易的廉潔社會毀於一旦。作為一個反貪機構,ICAC的價值已經超越了本身的意義。對港人來說,ICAC是支撐起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重要一環;「廉潔」更成為港人之核心價值,也是「我者」(香港)與「他者」(中國)的差別。「黨性難移」,中共的魔掌正伸向港人一直引以為榮的ICAC,誓要破壞港人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為了不讓社會回到六、七十年代、那段貪污腐敗的日子,市民絕不能容許赤共,以及作為其傀儡的梁振英為所欲為。「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細閱過往的歷史,正正是對現在的最深切警醒。但願在未來,我們能夠看到廉潔奉公的風氣繼續扎根在這一片土地上,直到永遠。參考資料:Andrew Fyall, “Wages of Taffy Hunt’s crimes.” SCMP, Jan 14, 1975.Andrew Fyall. “Man ‘on the Take’ and His Methods.” SCMP, Jan 15, 1975.Andrew Fyall, “$130,000 a month payoff and Hunt’s high life.” SCMP, Jan 16, 1975.”Hunt—why he lost the appeal.” China Mail, Feb 15, 1974. 警察 貪污 反貪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