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全新的中非共和國」:沒有回教徒的「和解」

位於非洲的中非共和國,相信沒多少人認識,但在過去一年多則持續爆發著暴力衝突,前「塞雷卡」武裝組織,與其敵對的「反巴拉卡」民兵組織,以及國際部隊彼此交戰,宗教更被利用來挑起敵對矛盾,以達致政治和經濟目的,其間曾出現針對回教徒的連串復仇襲擊,使該國屬少數的回教徒逃難到其他國家。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警告,若國際社會繼續坐視不理,20年前盧旺達大屠殺的悲劇或會重現。馬斯(Muriel Masse)早前為無國界醫生於中非共和國西部城鎮卡諾(Carnot)擔任項目統籌。以下是她的自述︰卡諾市內的情況雖已顯著改善,但城鎮外圍和叢林地區,局勢仍然不穩,經常發生暴力事件,還未投降或受控的反巴拉卡組織繼續非常活躍。他們的目的是謀利,希望獲得權力、控制土地和區內的鑽石礦,又偷走富拉尼人(多為回教徒)的牲畜,在叢林內襲擊村落和屠殺大量村民。每次有暴力事件發生,類似情景便一再重演:反巴拉卡部隊聚集,襲擊富拉尼人,偷走他們的動物,有時會殺人(尤其是男人),但婦孺尚能倖免於難。富拉尼人不願意放棄這片土地,因此對村落和平民施以報復,放火燒毀路上的一切。有人死去,全條村的村民要躲進叢林。這解釋了為何這場大規模衝突在中非共和國西部一直持續至今。叢林內道路不通,只有電單車才能前往,武裝部隊因而無法深入叢林,但同時無國界醫生也無法接觸躲在叢林裡的逃難者。由於安全問題,我們甚至要暫停對卡諾地區醫療中心的支援工作。我們希望盡快恢復工作,因為每年的瘧疾高峰期已經開始,沒有人知道叢林裡的人境況如何。就像國內其他地方一樣,卡諾的回教徒被指與前塞雷卡分子「串謀」,一併被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因此很多回教徒正計劃離開當地,有人前往喀麥隆和乍得,留下的人則聚集在卡諾教堂等有國際部隊保護的地方。目前大約有800至900名逃難的回教徒在卡諾教堂棲身,無國界醫生每星期兩次派出流動醫療隊到那裡診症,病人大多患上瘧疾和呼吸道感染。我十分擔心這些人的前景。長者們不願意離開卡諾前往陌生的地方,但他們回家的願望恐怕亦難以實現。一位老村民告訴我,他被反巴拉卡分子帶到教堂,並對他說:「你要不離開村落,要不我們把你殺掉。」他根本別無選擇。有些人住在教堂裡已超過3個月,幾乎等於被軟禁。他們有食物,有食水,也因為無國界醫生而有醫療護理,但都非常疲累,甚至身體出現提早老化。我們對此無能為力,只能聆聽他們訴說經歷的一切。這些長者們將來會如何?整天到處蹓躂、赤著腳、穿著破布的孩子,將來又會如何?這裡每8名婦女就有7人的孩子和丈夫被殺掉,失去了一切,她們會怎樣呢?這些人的家當和房屋被佔據,佔據者通常是反巴拉卡分子,也有從鄰村逃到城鎮來的人,暫住在他們逃走後丟空的地方。卡諾當局正盡其所能,提醒佔據者他們不是合法的擁有人,但回教徒無法贖回財物則是事實。一旦回教徒嘗試取回自己的財物,將會帶來另一輪報復和暴力事件。我從沒聽到有人提出「和解」,或者表示希望回教徒能回家。反目成仇的這兩群人,本來在這裡一起成長,但今天,人們只想生活重回正軌,重拾和平,有足夠食物,孩子可以上學──即使另一個社群(即回教徒)要為此付出代價。這根本不是「重回正軌」。在中非共和國,無論是留下的還是離開的回教徒都未獲任何安排,甚至沒有任何相關的討論或定下任何目標。事實是,沒有人在做任何事情。聯合國維和部隊會在秋天來到,但到時所有中非共和國的回教徒可能都已經死去或離開。反巴拉卡和一般平民都希望看到一個「全新的中非共和國」──一個只有基督徒的國家。這在該國西部已開始出現。「和解」是可以的,但那沒有回教徒的份兒。讓我們看清楚:在這個國家,國際武裝部隊駐紮人數與領土面積不成正比,有太多地方仍然無法前往而且一片混亂。我們正目睹著一場真真正正的「大清洗」在安靜地進行,卻沒有受到國際或中非共和國的任何人提出反對。最新消息:5月24日,卡諾的回教徒社區遇襲,之後反巴拉卡和中非共和國非洲領導國際支援任務(MISCA)部隊爆發衝突。9名被大砍刀和受槍傷的傷者被送到醫院,其中兩人被轉介到無國界醫生於班吉的綜合醫院。根據中非卡諾紅十字會的資料,衝突導致8人被殺。

詳情

無國界醫生:「全新的中非共和國」:沒有回教徒的「和解」

位於非洲的中非共和國,相信沒多少人認識,但在過去一年多則持續爆發著暴力衝突,前「塞雷卡」武裝組織,與其敵對的「反巴拉卡」民兵組織,以及國際部隊彼此交戰,宗教更被利用來挑起敵對矛盾,以達致政治和經濟目的,其間曾出現針對回教徒的連串復仇襲擊,使該國屬少數的回教徒逃難到其他國家。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警告,若國際社會繼續坐視不理,20年前盧旺達大屠殺的悲劇或會重現。馬斯(Muriel Masse)早前為無國界醫生於中非共和國西部城鎮卡諾(Carnot)擔任項目統籌。以下是她的自述︰卡諾市內的情況雖已顯著改善,但城鎮外圍和叢林地區,局勢仍然不穩,經常發生暴力事件,還未投降或受控的反巴拉卡組織繼續非常活躍。他們的目的是謀利,希望獲得權力、控制土地和區內的鑽石礦,又偷走富拉尼人(多為回教徒)的牲畜,在叢林內襲擊村落和屠殺大量村民。每次有暴力事件發生,類似情景便一再重演:反巴拉卡部隊聚集,襲擊富拉尼人,偷走他們的動物,有時會殺人(尤其是男人),但婦孺尚能倖免於難。富拉尼人不願意放棄這片土地,因此對村落和平民施以報復,放火燒毀路上的一切。有人死去,全條村的村民要躲進叢林。這解釋了為何這場大規模衝突在中非共和國西部一直持續至今。叢林內道路不通,只有電單車才能前往,武裝部隊因而無法深入叢林,但同時無國界醫生也無法接觸躲在叢林裡的逃難者。由於安全問題,我們甚至要暫停對卡諾地區醫療中心的支援工作。我們希望盡快恢復工作,因為每年的瘧疾高峰期已經開始,沒有人知道叢林裡的人境況如何。就像國內其他地方一樣,卡諾的回教徒被指與前塞雷卡分子「串謀」,一併被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因此很多回教徒正計劃離開當地,有人前往喀麥隆和乍得,留下的人則聚集在卡諾教堂等有國際部隊保護的地方。目前大約有800至900名逃難的回教徒在卡諾教堂棲身,無國界醫生每星期兩次派出流動醫療隊到那裡診症,病人大多患上瘧疾和呼吸道感染。我十分擔心這些人的前景。長者們不願意離開卡諾前往陌生的地方,但他們回家的願望恐怕亦難以實現。一位老村民告訴我,他被反巴拉卡分子帶到教堂,並對他說:「你要不離開村落,要不我們把你殺掉。」他根本別無選擇。有些人住在教堂裡已超過3個月,幾乎等於被軟禁。他們有食物,有食水,也因為無國界醫生而有醫療護理,但都非常疲累,甚至身體出現提早老化。我們對此無能為力,只能聆聽他們訴說經歷的一切。這些長者們將來會如何?整天到處蹓躂、赤著腳、穿著破布的孩子,將來又會如何?這裡每8名婦女就有7人的孩子和丈夫被殺掉,失去了一切,她們會怎樣呢?這些人的家當和房屋被佔據,佔據者通常是反巴拉卡分子,也有從鄰村逃到城鎮來的人,暫住在他們逃走後丟空的地方。卡諾當局正盡其所能,提醒佔據者他們不是合法的擁有人,但回教徒無法贖回財物則是事實。一旦回教徒嘗試取回自己的財物,將會帶來另一輪報復和暴力事件。我從沒聽到有人提出「和解」,或者表示希望回教徒能回家。反目成仇的這兩群人,本來在這裡一起成長,但今天,人們只想生活重回正軌,重拾和平,有足夠食物,孩子可以上學──即使另一個社群(即回教徒)要為此付出代價。這根本不是「重回正軌」。在中非共和國,無論是留下的還是離開的回教徒都未獲任何安排,甚至沒有任何相關的討論或定下任何目標。事實是,沒有人在做任何事情。聯合國維和部隊會在秋天來到,但到時所有中非共和國的回教徒可能都已經死去或離開。反巴拉卡和一般平民都希望看到一個「全新的中非共和國」──一個只有基督徒的國家。這在該國西部已開始出現。「和解」是可以的,但那沒有回教徒的份兒。讓我們看清楚:在這個國家,國際武裝部隊駐紮人數與領土面積不成正比,有太多地方仍然無法前往而且一片混亂。我們正目睹著一場真真正正的「大清洗」在安靜地進行,卻沒有受到國際或中非共和國的任何人提出反對。最新消息:5月24日,卡諾的回教徒社區遇襲,之後反巴拉卡和中非共和國非洲領導國際支援任務(MISCA)部隊爆發衝突。9名被大砍刀和受槍傷的傷者被送到醫院,其中兩人被轉介到無國界醫生於班吉的綜合醫院。根據中非卡諾紅十字會的資料,衝突導致8人被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