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淳軒:誰的拯救:六年前,我在福音營歌頌祖國

每逢暑假,都是教會和各大福音機構舉辦福音營的時候,近年香港教會興起一種大型營會模式,讓數千青少年聚首一堂來個四日三夜快樂營會。教會當然樂得減省籌備成本,亦免卻思考營會內容的複雜問題。簡單直接的主題加上大量青少年決志信主的實績,自然深受不少教會喜愛。然而就在這年暑假,香港其中一個最大型的青少年營會——4C日營在最後一晚的聚會中,左一句「求主興起中國」,右一句「一帶一路是神預備的道路」,當晚整整用了十分鐘去解釋一帶一路如何有助福音廣傳,不論現場還是網上都是罵聲四起。 就在當晚,有年輕的教友私下傳簡訊給我,他問我為何今年營會如此維穩。事實上,過去我也曾參加這個營會,感覺當然良好,刺激的日間遊戲、動人的樂隊表演,我喜歡到這種營會中感受青少年的熱情和見證他們感動的時刻,但我一直最欣賞的,是營會鼓勵人關心基層,用行動推動社會公義。曾經令我覺得火熱的營會,今年也用另一種方式令人倍感火熱。然而,我並不打算大花篇幅去評論在這情况下推銷一帶一路有多不智,令我憂心的是,我們的教會和基督教機構在推廣一個政策前用過多久在研究、有多了解政策的影響,還是有沒有政治上的無形之手在指導教會方向。在眾多不安之中,我想起了

詳情

王浩賢:杜絕濫權溫牀 警車須裝閉路電視

《基本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禁止酷刑公約》,保障任何人面對執法人員時不受酷刑或不人道的對待。據此,警方有責任保障被捕者不受暴力對待,包括以措施防止違規情况發生,以及若有人遭非法的濫權、暴力對待,警方有責任調查及追究責任。本文將針對被捕者在警車上遭濫權對待的情况討論。 今年7月1日,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在示威期間被警員帶上警車,之後無條件獲釋。他投訴於警車上遭警員粗口辱罵、兩次腳踢下體、拉扯頭髮及推撞,有傳媒更拍到他遭警員拉扯頭髮的過程。然而相片未有拍到施襲者的容貌,涉事人很可能可以逃脫濫權的後果。 最近幾年,警察被不斷指控以暴力對待示威者,包括毆打沒有反抗的被捕示威者。有部分個案被證明屬實,濫權警員亦遭刑事追究,在此不再贅述。值得注意的是,監警會於2015/16年度處理了共346宗涉及警員毆打的指控,佔其整體通過的調查結果10%。由此可見,警員毆打市民的指控並不罕見。然而因為不同原因,當中只有50宗指控可進行全面調查的程序。該50宗指控中,有60%的個案因證據不足而無法判斷警員有否濫權。然而這些指控都是有一定的事實基礎,因而沒有被監警會裁定為虛假不確的投訴。 筆者認為,

詳情

陳樹培:填平船灣淡水湖? 匪夷所思

早前香港大學發表一份土地研究報告,其中一項建議提出將船灣淡水湖部分填平造鎮。這報告針對香港土地不足的問題,以新思維大膽提出意見實屬難得。不過將一個運作良好的大水庫填平去增加土地供應,實在脫離實際。 筆者在水務署工作多年,我想就水資源、供水運作及環境保護這幾個角度,為公眾提供一些資料及觀點。 水資源破壞容易 建設困難 (1)水資源——香港土地有三分之一用作集水區,亦是郊野公園的主要構成部分,世界上少有一個地方在稠密的環境下,發展出具優秀集水功能的水庫群。現在東江水的長期供水協議確保了香港食水的穩定,不過本地集水區仍然提供約三成的食水。過去10年,按水務署公布的資料,平均每年有2.46億立方米的食水便是來自本地集水區。船灣淡水湖的儲水量有2.29億立方米,佔全港水塘的總存水量四成,如果將它填去,全港的儲水量便會少四成,全港的集水能力亦大約失去四成或更多,這樣是會影響食水供應的穩定。這建議與香港現採納的「全面水資源管理策略」是相反的。世界各地都想盡辦法發展及利用天然水資源,建造相關基建設施,發展「再造水」、「中水重用」等等,這是最符合環境保護、經濟及能源效益的水資源策略。海水化淡雖然是可以作

詳情

黃淑嫻:亂世破讀:後六七暴動電影

運用當下流行的詞彙,龍剛導演的《昨天今天明天》(圖)是一齣「消失的電影」,也是香港電影史上直接與六七暴動扯上關連的電影。差不多50年了,當中不少謎團仍未打開。電影於1969年拍攝,於1970年12月10日公映,拍攝期間,六七暴動已經完結了,港英政府開始積極為香港市民建立本土身分,遠離民族主義,而香港左派則跌進迷惘孤立的狀態。《昨》在這個後六七時期拍攝,但電影的命運告訴我們,雖然暴動早結束了,但影響力仍然不弱。 《昨》改編自卡繆的小說《瘟疫》,可算是一次自由改編吧。電影把場景搬到香港,片頭從抽象的空間到具體的香港尤其出色。故事講述香港發生了一場鼠疫,老鼠在工廠開始出現,然後病毒散播至整個香港,香港成為疫埠,市民死狀恐怖。最後,在現代的科研和有心人的努力下,香港終於有救,回復正常繁榮。 電影最重要的故事還在背後。電影本來大概是兩小時長的,但現在只剩下72分鐘,是非常誇張的一次刪剪。龍剛在《龍剛》(2010)一書中接受訪問,他說到電影還未上映,已經受到左派的警告,阻止電影上映,又說他是港英特務。結局,電影被狠狠的剪短,更從原來較明顯帶諷刺意味的片名《瘟疫》改為《昨天今天明天》。龍剛說在這麼多

詳情

袁海文﹕用人唯才和愛國愛港的標準同樣虛偽

日前政府公布了政治問責團隊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人選,教育局副局長人選更是明知有爭議,偏要去委任。 林鄭月娥一直強調任命「用人唯才」,更說蔡若蓮被指「選舉落敗便等於不獲教育界支持」的講法,是沒有邏輯,因選舉總有輸贏。我是同意選舉總有輸贏的。選舉落敗,不代表失敗,古今中外皆有例子。彭定康在1992年英國大選後可能成為財政大臣或外交大臣,保守黨雖然勝出大選但彭定康卻意外落敗,最後彭定康被時任首相馬卓安委任為香港總督。奧巴馬當選總統後,委任黨內初選的落敗對手希拉里擔任國務卿。但這些任命都不是直接與選舉及其界別有關。蔡若蓮在立法會教育界選舉落敗,卻在同一界別執政,人工更高成功當選的業界議員一大截。如果這不是向教育界的選民宣戰,那又是什麼? 好了,退100萬步,就當林鄭月娥和楊潤雄認為蔡若蓮如此有才。那我很想知道,林鄭月娥有否邀請過她公開稱讚過的羅永聰加入問責團隊?她曾於特首選舉電視辯論時向曾俊華說:「我好佩服你,你有個非常叻的政治助理阿聰(羅永聰),我為政府省錢,我無請。他幫你好大忙,阿聰做得非常好。有人話,如果我選到你選不到,不如請阿聰加入我的團隊。」如果沒有邀請過,你還可繼續說你是「用人唯才」嗎

詳情

劉慧君:由特朗普醫改敗北看美國政治核心

自7年前「奧巴馬醫改」出台後,共和黨人口誅筆伐,一直矢志將其推倒,特朗普更以此為重點政綱之一,上台以後,即動作頻頻,卻挫敗連連。 連月來,共和黨在國會上演一場又一場的倒戈行動,好不容易才能在眾議院通過《美國醫保法》(American Health Care Act),但議案交到參議院再經修訂後,又有4人變陣表明反對。幾經波折,終於成功「等埋麥凱恩(John McCain)」投票通過程序性動議,硬要把修訂方案《更好醫保和解法案》(Better Care Reconciliation Act)交到參議院表決,但一如所料闖關失敗。其後僅要求推倒「奧巴馬醫改」的修正案,以及被稱為「瘦身版」的《醫保自由法案》(Health Care Freedom Act),亦接連遭到戲劇性否決。原本共和黨取得參眾兩院的大多數,推倒舊有法案可謂易如反掌,惟一路走來始終失敗,原因到底為何? 在共和黨的新醫保方案下,最為人詬病的是大幅削減專為殘障及低收入人士提供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的補貼,此舉在社會造成極大的反彈。7年以來,早有不少低收入的殘疾人士只能依靠政府補貼才可取得合理的醫療水平,當中更有不少嚴重

詳情

彭皓昕:支持一地兩檢的例子比擬不倫

特區政府建議廣深港高鐵在香港西九龍總站實行一地兩檢的方案終於出爐,重點是將西九龍總站某部分劃分為內地口岸區,以辦理內地出入境手續。從目前的方案來看,除了6個明文規定的項目有香港法律及香港法庭管轄外,所有內地法律都適用於內地口岸區,並由內地法院行使司法管轄權,這意味着內地刑法將於香港境內實施。 有支持一地兩檢的意見提出其他國家的出入境檢查為例子,指外國已有一地兩檢安排,香港的一地兩檢既非新事,亦是可行。然而外國的特別安排,儘管都是在本國實施非本地法律,卻一般不會延伸至規管本國公民;即使會延伸至規管本國公民,其範圍或目的都非常有限,而且完全不涉及當地政府把整個司法管轄區或刑事管轄權移交至另一國家或地方。因此,特區政府的一地兩檢方案,給予內地的權力似乎超越了其他國際例子的一般安排。 刑事司法制度是保障市民權利和維持社會秩序的最重要一環。簡單而言,一個地方的刑事法規定了當地人不能做什麼,超越了便要受罰;反過來,刑事法制定了當地人可以做什麼,即是其可享有的自由和權利。因此,一個國家或地區絕少因任何理由完全放棄刑事管轄權。 以下筆者嘗試淺析支持一地兩檢者較常舉出的幾個例子,包括「歐洲之星」、領事館

詳情

陳樹培:應否取締人手挖掘小型隧道工程

早前紅磡機利士南路中電地盤發生地下小型隧道工程工業意外,造成3名工人死亡。傳媒報道一般質問為何工人在密閉的工作空間沒有佩帶安全帶等問題。意外的調查工作仍然進行中,筆者不敢妄下判斷。不過一個原則問題似乎被大眾忽略,就是為何要以人手操作這些風險極高的地下工程項目?有沒有替代的工程解決方案?筆者想從這些角度探討這些議題。 地下小型隧道工程風險極高 筆者從事水務工作多年,對地下管道的建設、運作及維修有一些經驗。這條中電興建的地下管道其實是一條地下小型隧道,這是一個風險極高的工程。以筆者的經驗,如果有其他替代的方案,首先應該避免使用這個地下隧道方案。縱使因為交通擠塞或者地下空間的限制而必須設計地下小型隧道,也應考慮使用「水管推頂」的機械挖掘方法。這種方法成本較高,但可以降低工程及工人安全風險。 市區內馬路下的隧道工程是極高風險的建築活動,風險來自隧道結構在不同深度的穩定性、泥土崩塌、地下水的影響、隧道臨時支撐的有效性、品質控制及監察的困難等等。因此整體工程的風險和安全評估及監控非常重要,這是工程師的設計及監管責任。中電作為僱主及執行項目工程師的角色,負有這方面的責任。 地下小型隧道的工程不單止是

詳情

潘傑成:記者與銷售角色怎可重疊

壹傳媒早前宣布作價3.2億元出售旗下多本雜誌,包括香港及台灣《壹週刊》等予商人黃浩,事件震撼香港整個新聞界。根據《蘋果日報》報道,買家黃浩接受訪問時表示,《壹週刊》的財經記者或需要兼顧銷售工作,並稱「可能佢都會負責埋某啲銷售或者marketing工作,要轉型㗎嘛」。 今年4月,將入主有線電視的永升主席邱達昌在記者招待會上說要加強經濟信息,擬調派新聞部人手以擴展財經新聞。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無論在大學教授或念財經新聞的,其實都不應該感到高興,反而要擔憂,擔心一個商人會以什麼手法來管理新聞。新聞有別於一般商業運作,新聞工作有其特別的社會責任及使命,新聞從業員也有其原則及操守,財經新聞也不能例外。但一個商人對這些責任及操守會有多少了解?又會有多少尊重呢? 記者兼任銷售 破壞報道獨立性 「財經記者兼任銷售」此言一出,不禁令人想起,現任廣播處長梁家榮於幾年前,在他剛辭去亞洲電視新聞部高級副總裁一職後,出席立法會一個委員會的特別會議,提及亞視管理層擢升一個節目主持人殷莉為首席財經記者,讓她以此名銜接觸客戶及洽談廣告生意一事。還記得梁家榮當時在會上說的一句話:「呢啲叫做記者?收錢嘅記者、『掠水』嘅記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