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功 ‧ 卸膊 ‧ 補鑊,林鄭極速做到了(文:王亞樵)

「假如周日的遊行只得小貓三四,林鄭月娥會隔了一天,才急急腳走出來補鑊嗎?不過她一副大義凜然說自己「有責任站出來回應」的姿態,証明她演技又進步了。」 其中一位昨天上街的鄉事朋友,看了傍晚林鄭月娥回應後如是說。 印象中,傳統新界人不是為自身利益而肯「站出來」參與遊行的,十隻手指數得哂。但昨日竟然有幾位鄉事的朋友,願意在烈日當空下與我一起上街,實在詫異。 由 2003 年開始,每年的七一遊行、反國教及佔領行動等大型群眾運動,本人都在場。昨天我在灣仔等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才起行,真係好耐、好耐未試過。步出灣仔地鐵站時,四周的人都是一臉嚴肅,大家「你眼望我眼」,朝著同一方向走,彼此心神領會,知道目的是甚麼,這種「最熟悉的陌生人」的默契,重現了2003年群情洶湧前往維園時的畫面,感覺似曾相識。 老實說,我參與遊行,並不代表每次都認同主辦單位所有立場及觀點。印象最深刻的,是見到差不多每次上街萬人空巷卻和平的場面,感到香港人的公民質素之高,覺得這地方還有希望。 只懂門面,未獲建制信任 可惜,就算香港人如何高質,此刻我們也是擁有一個只懂得玩閃避球的特首。林鄭月娥上台後擺出一副大和解姿態,對待鄉紳們亦一改她任

詳情

「田不臣」的從政之路

奶媽未正式上場,能否修補社會撕裂仍未可知,但田二少退黨,與葉劉敵不過「七年之癢」,便意味著新一屆政府未開始,建制陣營便先上演一場「撕裂 2.0」。 筆者家在新界西,是田二少的選民,如今見到他「又」退黨,感到不勝唏噓。 從政路與黃毓民相似 田二少連續兩屆當選新界西立法會議員(同時也是荃灣區議員),早已建立自己的網絡,與不少鄉紳稔熟,再加上隨他退黨的區議員,其班底本身已儼如新界西的政黨,有點像當年劉江華的沙田執政黨公民力量,在新界的關係千絲萬縷,人脈無所不在。 不過鄉事派對他印象最深的,並非其少爺脾氣個性或如何實幹,而是其從政風格與黃毓民有點相似:「無路可捉,要做大佬」。 翻看往績,他擔任九廣鐵路管理局主席期間,曾在傳媒面前聲稱與行政總裁楊啟彥「不是朋友」,引發「九鐵兵變」、在自由黨時因最低工資問題與張宇人鬧得目紅耳熱,憤而退黨;前年政改甩轆「等埋發叔」,自己蝦碌無投票,卻竟然在報章撰文批評哥哥。難怪有人說他與合作六年的葉劉和平分手實屬「難得」,大有進步了。 靠分裂上位 田二少的從政之路,可說是靠分裂上位。先是自由黨,再來新民黨,每次都是理念分歧收場,但每次都有「斬獲」,如今他已是擁有六位

詳情

阿柒,做特首唔使找數呀?

隨著奶媽當選,其新朵「柒柒柒」意味國家決定將未來五年管治香港的重任交給她,筆者與許多香港人一樣,雖不情願,但也要面對現實,好好思考未來,「自己香港自己救。」 既然心中鬱悶,不如看電影解憂。網絡上見不少朋友提及幾套頗堪玩味的電影,如《滿城盡帶黃金甲》、《黑社會》等,不過筆者最愛的,還是《國產凌凌漆》。 近日見網上 Quote 得最多的,是聞西對著阿柒興奮地說:「阿柒,國家終於有任務俾你喇!」 國家如何器重你,一樣要找數 不過筆者卻認為,凌凌漆在豬肉檔與妓女對話一幕,卻出奇地切合奶媽今日處境。就是儘管你有多出色,國家如何器重你,一樣要找數,走唔甩的: 場景:深圳某一市場豬肉攤前。 女角:你以為你匿喺度就搵唔到你咩?冇用架!你啲咁出色嘅難忍(男人),無論喺邊度,都好似漆黑中嘅螢火蟲一樣,咁鮮明,咁出眾。你憂鬱嘅眼神,唏噓嘅鬚根,神乎其技嘅刀法,同埋嗰杯Dry Martine,都徹底咁將你出賣咗。不過,你雖然係咁出色,始終行有行規,無論典(點)你都要找埋尋晚嗰條過夜數,叫雞唔使畀錢呀? 凌凌漆:我仲估我哋嘅交往係建築喺感情之上,估唔到,原來都係一盤生意。 《國產凌凌漆》,豬肉佬對白部分短片:

詳情

不與「柒柒柒」同行 卻要堅定前行

天意,真係天意。以為幫奶媽谷票高過689就唔會俾人笑?Sorry,整個「777」你嘆,真係夾都無咁橋。原來阿爺可以控制賽果,卻控制不了上帝的心思。 奶媽與柒有緣,未來香港會否繼續柒多五年不得而知,但擺在眼前的是,這位香港第一位女特首,甫上任即要面對零蜜月期的現實。 還是誠哥有智慧,今日簡單幾句說話,已道盡不少香港人此刻心情: 「今日唔會講嘢」 大家都明白,鬍鬚及一眾香港人的集氣,是希望創造奇蹟。但現實歸現實,眼看鬍鬚以超過一半票數落敗,連400票都過唔到,除了無奈還能說甚麼? 至於那些受盡委屈,被逼歸邊含淚投奶媽的建制選委,就算在會場或對著鏡頭如何擠出笑臉,相信夜半無人時,他們也會唏噓嘆息,沉默無語。 所以「今日唔會講嘢」,是我們的最佳寫照,保持沉默既是無聲抗議,也讓大家好好靜思未來。 「你哋唔應該問我」 誠哥作為「超人」,理應運籌帷幄,對很多事心目中都有想法及答案。但當他被問到奶媽當選對社會有甚麼影響時,他竟回應「你哋唔應該問我」,可見誠哥對此也心中無底,說白點,就是對奶媽執政沒有信心。細心想想,既然對新特首沒信心,那麼香港的未來的確是「你哋唔應該問我」,唔應該問誠哥,更唔應該問奶媽

詳情

鬍鬚最後一擊 創造香港奇跡

「希望大家聆聽不同的意見,與不同意見的人共存才是真正的『香港精神』。」 今晚鬍鬚的造勢大會筆者也在現場,聽見最多歡呼聲的,就是鬍鬚這一句話。 利申,我不是薯粉,甚至與不少傳統新界人一樣,經常將「要搵食」、「唔好搞咁多野」、「支持政府」、「和諧團結」等三毫子一擔說話掛在口邊,曾有人說我雖然只得三字頭,但思想已像老一輩建制派,與年輕人disconnect。 曾幾何時,筆者覺得香港人向來是逆來順受的一群,故此對身邊事物沒甚感覺。直至近年,社會上不公義事愈來愈多,只要唔順阿爺心意,或者偏離他劇本的人和事,不論立場是建制或泛民,都遭到全方位打壓,稍為有自由意志的人都會感到「條氣唔順」,不想再沉默下去了。 今次特首選舉的醜陋,大家可見誠哥感觸得眼濕濕、愛國的葉劉也會閘口前被「DQ」、老愛國建制選委受盡委屈等,已將不少人「逼上梁山」,「阿爺」雖已變得不再受人尊重,但我們還是希望透過鬍鬚一連串活動及和平集會,感動選委之餘,亦show俾中央睇,香港人仍然相信希望,信「阿爺」仍保留著一點人性,在最後關頭會稍為猶疑,奶媽是否真的適合做香港人的領袖,改變心意。 當然,站在建制角度看,共產黨最怕群眾。鬍鬚此舉或

詳情

鬍鬚靠識Do 奶媽靠Take Two

特首選舉論壇已全數完結,筆者與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就算睇到幾咁咬牙切齒,亦只能在「核心外圍」食花生。與上屆相比,今屆戰況一如唐唐所說:「無上次咁好睇架啦。」 雖然無得投票選特首,但從另一角度來看,兩位前司長的選舉工程及論壇表現,可以見識到兩種作風不同的老闆,算是長見識了。 鬍鬚:Free hand 得來有義氣 鬍鬚呢類老闆,可能有人覺得佢 Hea,不慍不火,沒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搞作;佢未必會幫你起機「出人頭地」,但跟住佢搵兩餐,應該問題不大。 他有點幽默感,懂得 free hand 畀下屬發揮,會在適當時候窩心讚下你;緊要關頭時,會挺身而出扶你一把。最佳例子是他曾替前發展局局長麥齊光寫求情信,很多人都對受官司纏身時的麥避之則吉,而鬍鬚卻是唯一為他撰寫求情信的時任官員。要上陣殺敵,他會主動出擊,看他論壇時金句連珠爆發,逼得奶媽頻頻黑面,便知他與對手交鋒時絕不手軟。這點很重要,伙記是否願意死心塌地跟著你,老闆的戰意,就是他們的工作指標。 鬍鬚與葉劉在官場都風評甚佳,與他們共事的,無不豎起姆指,這類「講義氣」的老闆,在現今社會,與鬍鬚的競選團隊一樣:識 do,「是用錢買唔到的」。 跟住這類

詳情

致奶媽:”If you are going through hell, keep going.”

奶媽你好。小民王亞樵,新界居民,星期二晚與一眾鄉紳「坐定定喺度」睇電視論壇,你果然「不負眾望」,原本寧靜的圍村也因你的表現起哄,大家一致認為:「真係多多花生都唔夠食。」 大家都明白,強勢入閘的您與對手組成男女男「嬲嬲」組合,左右分別被超齡高登仔鬍鬚佬及「誤將林太當鄭太」的法官夾攻,上要顧及欽點你的阿爺,下要面對香港人,此刻的您猶如夾在狹縫中,「幾面不是人」,辛苦程度可想而知,真係「難為了奶媽」。 不過,人總要作出選擇。面對如此困局,你果然是做大事的人,當機立斷,立馬揀定對象,捨棄了香港人向北面靠攏,成為他們最喜愛的變質酸奶。 故此你的選舉工程無論如何離地,如何受盡千夫所指,甚至覺得自己身陷白色恐怖,也是一往無前,繼續柒出國際的選舉工程,相信你一心只想盡快捱到3月26日,當選後便可回到政總,如鬍鬚所說的繼續「閉門做野」。 當你面對鬍鬚「撕裂2.0」、「請你熄左佢個咪」、「你主場時間咁你講哂去囉!」等直線抽擊不知如何回應對手,以笑遮醜時,大家都不會驚訝,因為我們清楚你真正的靠山,並非任志剛等左右手,而是坐鎮中南海看著直播的北大爺們。但直到你爆出「如果香港人主流意見令我無辦法再擔任行政長官,

詳情

奶媽式白色恐怖

一如以往,每當奶媽出場,花生指數便會急升,昨天的教協論壇亦不例外,其言論再一次鋪天蓋地在網絡洗板,尤以「白色恐怖」論為甚,連平日不留意新聞的媽媽也問:「咩事咁恐怖」? 教協馮偉華在論壇結束後表示:「三名候選人在論壇上表現較之前見面時好,而且有備而來。」當我在網上重溫奶媽表現時,覺得這句「有備而來」實在可圈可點。 借芳芳姐為自己加分 她搬出蕭芳芳替她拍片的事回應鬍鬚抽擊,明顯是藉此大做文章,出一口烏氣之餘,亦可抽芳芳姐水賺取同情分,機關算盡。果然,昨晚便在建制群組收到「公道自在人心,Carrie已講出大家的心聲」、「曾俊華支持網絡欺凌」等訊息,在「五毛」吹捧下,奶媽已成功借「蕭芳芳」為自己在建制支持者中加分。 雖然芳芳姐近日在網絡遭受不少負評,但筆者始終認為她本性善良。這位「香港柯德莉夏萍」敢作敢為,年青時狠飛「情場殺手」謝老四(謝賢)、一生好學不倦,最高峰時突然息影赴美留學,成為香港第一個「學士影星」、在頑疾影響下仍成功完成兒童心理學碩士課程、創辦保護兒童的慈善團體「護苗基金」。上屆的特首選舉,她更專程到何俊仁、唐英年和梁振英的辦公室遞交請願信,促三位候選人將保障兒童權益納入政綱。 機

詳情

從藐咀局長 到敢於追夢的葉劉淑儀

葉劉的選舉工程,結束了。 今早看新聞得悉她在其競選辦開記者招待會,相信大家已心裡有數。不單止網民,就連不少新界人都花生友上身表示「關心」,甚至開盤:「葉劉會唔會又喊?」 結果呢?無。 記者會上,葉劉強悍的樣子沒有了,就算記者追問她入唔到閘係咪好失落/會否過票 /覺唔覺自己輸左俾小師妹/阿爺唔公平等一系列「挑機」問題,她也沒有像《星聲夢裡人》女主角Emma Stone般回答某香港報章記者問題時皺起眉頭,而是坦承自己選舉工程一直落後、不夠票、輸制度,無緣入閘。 由上星期爆 seed 的鐵血葡萄,到今日竟流露出一份隨和與坦然的她,充份演繹那種經歷人生高低起伏後「由內到外,再去返內」的境界。 筆者於2003年時從電視看到她推銷廿三條後,曾與友人一起稱呼葉劉是「掃把頭」,當年的七一,於烈日當空下穿黑衣上街,滿腔怒火,除了政府施政一鑊又一鑊令民怨四起外,多少也因為不屑當時「葉局長」的咀臉而走街頭。 其後葉劉赴美進修,回港重新上路,但不少市民依然對她芥蒂甚深,多年來嘲諷她的聲音,一直沒有停過。當然亦與她本身個性惹火,言論出位,經常提供大量花生不無關係。 但無論大家怎樣嘲笑她,不認同她的立場,甚至說她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