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課堂孔明 理論張良

早前本欄《不要這些人做局長》刊登後,收到好幾封讀者電郵,其中一封猜王師奶所指「擦鞋學者」及替林鄭站台的教育界人士,該讀者好似王師奶隨身攜帶的照妖鏡,Bingo,全中。 紙上談兵 其害甚於貪官 另一位姓廖的老師電郵令小婦人佩服,見地遠勝草根的王師奶。小婦人不避文抄公之嫌,copy如下﹕「學者不一定擦鞋,但多為策論之士,轉為實事之官,更為危險。很多學者,多是課堂孔明,理論張良,一人之舌強於百萬之師……多會以為寫完文章等於做了事。其領實務,確實不宜,學究審案,紙上談兵之事,古人多載,其害甚於循吏貪官……政治太顯,多難分『自義』和『公義』,難以做到君子不器……不甘寂寞的老馬天天講『當年盛况』,日日喊『漢唐聲威』,最為討厭,不能審時度勢。」 在學者中揀教育局長不易 廖老師還舉了一個例,學生問了一個問題,教授在下一堂以8個理論、9本書籍,再附上10頁PPT以心理角度分析。不能說這位教授不認真,但迂腐如此,蛇都死喇,點做局長呀!看來在學者中揀教育局長不是易事,為學者定義也頗困難。有真才實學的學者,有呃飯食的「符碌」學者;有不食人間煙火的學者;有諂世媚俗人間煙火太盛的學者,當然更有王師奶最討厭的擦鞋學

詳情

論盡教育﹕侯傑泰 葉建源 TSA

TSA拗撬太多,新聞不絕如縷,看得多真係悶到嘔,希望這是小婦人最後一篇有關TSA的「鴻文」。TSA原是小菜一碟,由於吳克儉的固執,加上寄居在他大樹的猢猻盲撐,學校為勢所逼,「校令如山」,老師只能扮過河卒,前勇後勇,有去無回頭。因為猢猻愚忠,雖然三個特首候選人已明言TSA無得留低,局長為不負親手欽點的成員「尾」意,唯有用最後一口「晦氣」谷出最後一撐。 教育局常任秘書長黎陳芷娟平時唔聲唔聲,突然爆出話TSA是香港教育支柱,確實嚇你唔死算你夠運,嘩!誇唔誇張啲呀?秘書長,你知唔知乜嘢叫做支柱?一座建築物如果無咗支柱會死人冧樓,換言之,你即係話如果取消TSA,香港教育就係咁大。王師奶一路都話TSA原是小菜一碟,不過是測試水平的一種工具,現在經你金口品題,一躍龍門,蝦毛變蛟龍,升「呢」到支柱地位。特首選戰,三個特首候選人都話要將TSA取消,那豈不是將來的特首要將教育支柱推冧,把香港教育推落萬劫不復之地?秘書長,慎言呀!頭上的烏紗要緊。 《明報》最近刊登一篇報道,以專題形式探討三名特首候選人的教育政綱,邀請中大侯傑泰教授及家長聯盟代表張豔璿女士分別點評TSA部分。點評後數天,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提出意

詳情

論盡教育:香港華仁轉直資

香港華仁書院有意轉直資,校友意見紛紜。華仁是天主教老牌名校,培育過不少優秀人才,直資制度出現這麼多年,它仍堅持補助學校身分,今次突然改變初衷,相信定有外在和內在壓力。王師奶在拙著《香港教育大龍鳳》(明窗出版社,2013)有一篇〈向華仁書院致敬〉文章,開頭說﹕「港九華仁書院決定不轉直資,理由是繼續為清貧學生服務……」接着寫﹕「華仁書院主辦團體是天主教耶穌會……耶穌會辦學有自己一套理念,態度嚴謹認真,因此成績卓越……耶穌會神父抱博愛平等胸懷,刻意幫助普羅階層子弟,不以專收權貴後代為榮。王師奶向華仁書院致敬,就是向耶穌會神父的博愛、公義精神salute。」王師奶不單向華仁書院致敬,亦同時向其他天主教傳統名校如喇沙、瑪利諾修院、瑪利曼、聖瑪利、聖心等有真條件轉直資而仍堅持公義、平等,以自信和謙遜服務社會致同等敬意。 向堅持平等教育學校致敬 直資學校設立,原是想給已辦得相當好的傳統名校多些自由,希望它們有更多的資源發揮創意,辦得更好,給家長多一種選擇,構想不錯。 傳統名校都有自己寬敞校舍,有悠久辦學歷史,有社會地位的舊生,錦上添花也是好事。與此同時,直資自由度太大(與資助學校相比),令所有默默耕

詳情

小三TSA真係復考?

為新政府覓數據? 堆填區見! 「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決定維持復考建議,將於5月舉行BCA視聽及口語測試,6月舉行筆試,具體日期未定。委員會將考試所得報告,分析後留交下屆政府。有傳媒引述消息指,約5%公營小學不希望參與考試。人哋話「樹倒猢猻散」,吳克儉已經宣布任滿退休,教育局長這棵大樹三個半月後一定倒下來,難得寄居這樹的猢猻尚如此有情有義,堅持完成局長的「偉業」。王師奶不避重複又重複之譏,萬方有罪,TSA無罪,它只是測試工具,弄到天怒人怨是人謀不臧,累得它千古罵名,小婦人為TSA鳴冤。 委員會復考TSA(改名BCA只是掩耳盜鈴和巧言令色),其實是將他們的靠山吳克儉逼入死角。三個特首候選人已實牙實齒話明取消小三TSA,委員會仍決定復考,仲定埋5月考視聽和口試,只欠6月筆試的確定日期,王師奶建議為6月6日(D Day,死傷無數的盟軍登陸諾曼第日)。各位看官,替吳克儉想想,他應否接納委員會的決定?明知6月筆試試卷尚未改完,自己已經同教育局長這崗位拜拜,就算無心,人哋都當你有意將呢篤「蘇州」整蠱未來局長啦!委員會各有識之士好天真,認為將今年考試所得數據留給下屆政府參考,王師奶相信他

詳情

論盡教育:換一個局長都唔掂

收到一位署名Marianne讀者來郵,話睇完〈替吳克儉鳴冤〉後,批評王師奶婦人之仁,幫吳克儉講好話,話王師奶無立場,難道這四年半以來仲累街坊唔夠乎?相信Marianne女士一定是位家長,可能她為兒女入學左騰右騰,也可能晚晚陪太子讀書、做功課做到三更半夜,也可能給坊間TSA練習舞到失魂,所以怪責小婦人替吳克儉擊鼓鳴冤。 王師奶雖然口沒遮攔,鬧呢個,鬧那個,但鬧的是事,不是人;即使偶爾飛沙走石撞穿頭,也僅是無心之失。四年半來,筆下批評吳克儉不少,也只是恨鐵不成鋼,內心替他難過,講過N次「我見猶憐」。憐他初入官場盲摸摸,落筆打三更;憐他老實唔曉轉彎,到曉轉彎又不停轉死亡彎;憐他石狗公充老鼠斑,打腫臉充肥佬。橫睇豎睇,從半禿頭顱到八字腳,他不失為老實人,近日更證明他是忠厚人。林鄭最近一棍一棍「吽」落他身上,心靈創傷慘過斷咗七條肋骨,打甩門牙和血吞,不為自己辯護,EQ固然頂呱呱,忠厚度更無得彈。明知自己一定解甲歸田,仍遵守職場道德,不與上司抗辯,今時今日,這些人絕對是稀有品種,十萬個搵唔到一個。Marianne女士,就局長崗位來說,吳克儉確是不稱職,稍為寬鬆一點全面來看,王師奶替他鳴冤,也非婦人

詳情

早餐 午餐 晚餐

中大侯傑泰教授提出研究報告,有吃早餐習慣的學生比沒有吃早餐的成績好,不吃早餐的學生,要多用一年半才能追上,早餐益處遠超其他因素如學習模式、家長教育水平和家庭收入等影響,侯教授建議學校商討在校吃早餐計劃,讓學生邊吃早餐邊上第一課。侯教授的研究時有驚人之語,王師奶印象最深刻的是大班和小班教學研究,侯教授用一對孿生兄弟比喻,以十分輕微結論撐其時任教統局長李國章的大班教學。小婦人同意早餐的重要,但好奇是唔食午餐影響又如何?甚至唔食晚餐又點呢?學生唔食早餐,飢腸轆轆梗係影響學習,這是「阿媽係女人」的反智問題,肚仔打鼓肯定影響學習,但細緻到落後一年半的結論令人五體投地。學術研究值得推崇,大學好重視學術研究報告,更重視研究報告是否在地位崇高及公信力好的學術刊物發表。十多年前,美國中部一所大學發表一經歷三年的研究報告,訪問了二千多人,研究題目是「人體哪一部位最無用?」王師奶讓各位讀者思考幾分鐘,先講其他瑣事。在侯教授發表早餐論不久,又有另一機構研究在報章發表,說家境差的孩子學習成績比不上家境好的孩子。這種研究報告不止是「阿媽係女人」,簡直是「阿媽係人」咁低B,無聊頂透。回頭揭曉「人體哪一部位最無用」,答案是「眼眉」。花三年時間,訪問二千多人,統計、整理,耗費人力物力不少,無一本權威學術刋物會刊登這樣膚淺的研究,值得嗎?王師奶無意將侯教授的早餐論與「眼眉」結果相提,因為侯教授研究出食與唔食相差一年半。準唔準是另一回事,終究是一個數字,警惕家長不可忽視兒女早餐的重要,否則就算有錢過李超人,博學過饒宗頤,創意多過直資名校的教學模式都無用,在學習速度上慢咗年半。年半唔係嘢小,烏龜都贏兔仔啦,成日驚執輸的家長,切勿掉以輕心!侯教授的研究功德無量。邊吃早餐邊上堂?王師奶有興趣的反而是侯教授提議學校在第一堂讓學生一邊上堂一邊食早餐計劃。第一,王師奶想知老師們(尤其是小學老師)認為可行否?小學生雞手鴨腳,一陣三文治跌落地下,一陣倒瀉水壺,阿sir或Miss要幫手處理,老師點教,學生點學?如果遇着一些奄尖家長抗議﹕「我個仔朝朝食完早餐才上學,咁即係浪費我個仔學習光陰。」這抗議並非無理。第二,如果不吃早餐上學是由於家貧,學校是否免費供應?倘學校不供應,貧窮小子眼光光睇住同學又腸仔,又火腿,又鮮奶,自己只能吞口水,情何以堪!第三,王師奶不知現在大學上課情形,是否大學生第一堂可公然又刀又义食早餐,歎可樂,甚或Starbucks。即使大學如此,也不能小學大學化,容乜易食出條癮,堂堂都剝花生,歎絲襪奶茶。既屬研究,做戲做成套,希望研究埋不食午餐、晚餐又落後幾多年?至於另一報告話家境差的孩子比不上家境好的,這不在話下,少爺數學差,補習先生排隊上,兩個唔夠就三個。這也是平均而言而已,君不見,年年公開試狀元,大多出自尋常百姓家,無幾多個出自大富之門,當然,有錢總比窮人着數多十萬九千七里。王師奶還有一個問題﹕「如果三餐不繼又會落後幾多年?」原文載於《明報》副刊Happy Pa Ma版(2016车12月27日) 親子 育兒 Happy Pa Ma

詳情

論盡教育:麻繩綁蟹的教育

大閘蟹有毒事件後,王師奶去街市買餸時,望多兩眼海鮮檔的蟹,以前街市賣的多是青蟹,依家偶然也有大閘蟹(據說大多數是A貨,產自廣東珠江三角洲),小婦人有點懷疑,廣東水質似不宜大閘蟹生長,但知好多「過水大閘蟹」(即係把毛蟹在陽澄湖浸三兩個鐘頭然後撈起)。小道消息,信不信由你。王師奶要講的不是蟹的真身,而是綁蟹的用品。以前綁蟹是用鹹水草,把蟹的鉗紮住然後在蟹身圈兩圈,鹹水草是幼幼的,充其量是打孖鹹水草,穩陣可靠,包無走蟹。其後棄鹹水草而用薄薄的顏色尼龍帶,稍後又有改變,繼續用草綁紮,可是草的厚度驚人,約為早期用草的十倍。小婦人粗略估計,一隻6両重的大閘蟹,其中草的分量起碼佔1両半。近日小婦人到南貨店見冷櫃內的大閘蟹被紮得整整齊齊,最令人矚目的不是用草紮,而是用直徑約半吋的麻繩,不要說蟹不能掙脫,就算十萬禁軍教頭林沖翻生,如此五花大綁都跪低喇。教育局紮「蟹」 家長成幫兇王師奶並不多愁,善感卻是真的,從麻繩綁蟹想到香港教育。學生是蟹,教育制度是麻繩,負責將學生綑綁的是教育局、校長、教師和家長。王師奶知道如此下筆,一定招來罵聲,竟將未來主人翁喻為打橫行的無腸公子,將教育局貶為綁蟹罪魁,校長和老師是落手落腳拿着麻繩綁蟹的熟手工人,家長嘛,好難定位。家長是蟹的嫡親,無理由見到別人將自己兒女紮到幾乎甩骱,不單不出手打救,仲反而自己紮埋一份,狂呼「紮得好,紮得妙」!呢個世界真係要幾荒謬就有幾荒謬。教育局是領導本港教育的龍頭,無理由將未來主人翁紮到滿身麻繩,有咁實得咁實。王師奶鐵筆批命﹕一字曰「懶」,二字曰「外行」,三字曰「偽問責」。官有兩種,一種是太勤力,想一日建成羅馬;另一種是乜都唔做,自詡無為而治,得閒周遊列國,寄情山水。歷任教育龍頭,遠的不說,自余黎青萍至吳克儉,誰勤誰懶,讀者諸君自行評價。「外行」累死人,揸住電線正負極,亂駁亂插,好彩只電死自己,唔好彩就累死街坊。有人會話以前好多教育署長都唔係科班出身,不要忘記政務官經過嚴格通才訓練,經歷不同部門,對所有部門都有認識和了解,並非如今日之所謂問責官員大多是賣缸瓦出身,亂點鴛鴦,外行領導內行,唔死至奇。問責制自董伯伯開始以來,只有葉劉淑儀真係因問責辭職(任外間對葉太諸多批評,小婦人對葉太心存敬意,因為她有擔當。梁錦松唔算,他因犯規而辭職,但他肯辭職,小婦人算他半個)。捨此之外,錯極都無事。校長和老師受過教育專業訓練,點解你哋落手落腳用麻繩綁學生呢?其他不提,就以小三TSA為例,小一下學期就操練,小二、小三操到不亦樂乎,連體育課、音樂和美勞堂都徵用,初小教育生態已被蹂躪到血肉模糊,不單是綁蟹,是謀殺吖!王師奶知大部分老師為勢所迫,但亦有不少校長逢君之惡,擦政府鞋拍掌叫好,你們的專業判斷在哪裏?良心在哪裏?「對不合理的事沉默等同從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紐倫堡審戰犯法庭的名句。家長親手將子女綁埋一份,話佢無知?話佢愛?點講好呢?唉!不講也罷。原文載於《明報》副刊Happy Pa Ma版(2016年11月29日) 親子 親子筆陣 Happy Pa Ma

詳情

你知唔知乜嘢叫做家教

《三字經》有句「養不教,父之過」,草根階層罵人「有爺生,無乸教」,一雅一俗,用意則一。話人無家教,其實係Buy one get one,除了罵你之外,仲一隻左腳踩埋你父母。家長身教乃教育根本如果你同年輕父母講家教,佢唔知你噏乜,因為他們根本無呢個概念。日前報章報道英華小學小一入學簡介會,校長林浣心強調家教是收生關鍵,寄語家長身教才是教育的根本。王師奶如聽仙樂耳暫明,彷彿回到九十年代,原來今時今日仲有人講家教。小婦人向林校長Salute,這空谷足音,點正今天教育死穴。林校長慨嘆不少「怪獸家長」唔曉教仔,最需要教育的是家長,以為入咗學校就可以關人個關。王師奶從來不用「怪獸」形容家長,他們只是無知或明知被制度和大環境逼做「怪獸」,其情可憫。制度的畸形,政府要負責,從畸形制度衍生的大環境,家長的羊群心理助長大環境惡化。講回家教,很多父母根本唔識教仔,有飯畀佢食,有衫畀佢著,得閒帶佢行下街,扭計就買幾件玩具「哄」下佢,他們以為父母責任就是如此而已。王師奶不會一竹篙打一船人,當然有眾多好家教的家庭,但家教差的家庭也為數不少。要測試有無家教,舉最簡單的例子﹕早上起牀,孩子有無叫你「早晨」?睡覺前有無叫長輩「晚安」?食飯舉筷前有無叫「爸爸食飯」、「媽媽食飯」、「哥哥食飯」?菲傭幫孩子穿衣,完畢後有無講Thank you(如果有菲傭的話)?乘港鐵時有無爭先恐後,在車廂內喧嘩跳躍?不要小覷這些細節,長幼有序,父慈子孝,社會秩序,公民質素就是從這些小節開始。王師奶好懷念讀小學時一位校長,他嚴格規定早上碰到任何老師,一定要停步點頭叫「早晨」,就因為這一聲「早晨」,師生情誼充滿全校,尊敬和愛護互動,小婦人今日尚能規行矩步,對昔日小學老師滿懷感恩。其身不正講粗口 談何身教林校長說得好,「沒有教不好的小孩,只有不懂教的家長」,王師奶98%同意;但仍保留2%,因為小婦人有少少荀子「性本惡」的傾向。有些小孩子真係頑劣到好似牛魔王托世,嘔十擔血都未必教得好。我想把林校長「只有不懂教的家長」這句話改一改,改成「真有教不懂的家長」。有些家長粗口爛舌,在孩子面前開口性器官,埋口XYZ,稍不如意,動手動腳,飛碗飛碟,呢啲家長同佢講身教?如來佛祖都點佢唔醒喇!王師奶寫過兩個幼稚園學生在校無意碰撞,雙方家長護子情切,在校大打出手,有勞校方報警,幾十歲人點教?學校的簡介會多數展示威水史,話自己學校幾多人派入英中,在音樂節攞幾多個獎,在學界運動會攞幾多個金牌,好少人趁機教導家長「家教」影響孩子的一生。小婦人想強調良好「家教」同貧富無必然關係,有好多胡作非為的富二代,更多是來自普羅階層的敦品勵行好青年。校長們、老師們,努力呀!原文載於《明報》副刊親子版(2016年8月2日) 親子

詳情

電子書果然爛尾

王師奶好討厭自己有把烏鴉口,好嘅唔靈醜嘅靈,準過在廟街擺檔的盲公陳。自從吳克儉上任接手孫明揚的電子書計劃,依起棚牙宣布把孫公原定5000萬的投標價縮為2500萬,言下之意是替香港市民慳了5000萬的一半,王師奶就知外表敦厚的教育局長一隻腳踩住半個地雷,4年來在本欄寫過〈甩皮甩骨的電子書計劃〉、〈行將摺埋的電子教科書〉、〈無人再提電子教科書〉,最後一篇是更斬釘截鐵的〈電子書果然爛尾〉。鐵筆批命,全是白紙黑字的先見之明,並非電視台的風水阿嬸的呃你十年八年。小婦人並非與電子教科書計劃有仇,心底真希望計劃成功。依家的教育局與以前的教統局,根本無一個局長真心真意推行電子書。家長話書包重,李國章就借試驗電子書過「橋」;家長話書價貴,孫明揚又照抄李國章的拖刀計,又係電子書。李、孫二人根本志在敷衍家長,講得好聽是「為官之道」,講得白些,他們用公帑較飛,其心可「?」。倒是有點鄉愿的吳克儉最清白,他只是傻更更接過計時炸彈,半路棄之驚「瘀」,結果攬到今時今日窒息而死(無正式宣布死亡,但宣布無意再展開新一輪計劃)。個BB甩皮甩骨,有眼無鼻,又貧血又軟骨,依家話唔再供應醫藥食物,你話後果會點吖?無一局長決心推行王師奶勸過局長引刀成一快,長痛不如短痛,停止電子教學,好過將納稅人的金牛一張一張拋落維多利亞港。想電子教學成功要多管齊下﹕網絡、充足的平板電腦、全面的教科書和教師培訓。教育首長(包括過去與現在)並非有心推行,撥款又唔湯唔水,網絡系統分幾年鋪,教科書有中文無數學,有中一級無中二級,點搞吖?平板電腦的供應更得啖笑,一間學校得三幾十部,師資培訓十畫未有一撇,看!這就是電子教學的真正現况。小婦人好想吳局長了解當今世界各國電子教學的進展,花了好幾個原本可以歎電視的晚上蒐集資料,資料顯示教育數碼革命始於上世紀90年代,美國得克薩斯州1995年將「課本」法定概念定為「電子課本」;加拿大Blyth學院於2010年啟用電子閱讀器,希望5年內以電子教學取代中學教科書;同年,日本進行「未來學校計劃」 (Future School Promotion Project),在10間小學試用電子教科書,全部學生獲提供平板電腦,在課室裝置互動電子白板。2006年,新加坡以10年計劃打造「未來學校」,在政府資助的海星中學,規定學生入學時必須購備蘋果電腦;美國佛羅里達州決心更大,宣布2015年前淘汰傳統教科書;韓國政府曾花費數百億韓圜計劃於2015年實現無紙教育,但八成以上學校寧願照舊不變。電子教學必須多管齊下雖然各國曾有鴻圖大計,但進展不理想,多有終止計劃的傾向,以英國為例,2011年更關閉了專門負責e-learning的部門BECTA,其他國家都遭遇困難,紛紛鳴金收兵。香港舉步比其他國家慢,面對世界大勢,現在停止不算「丟架」,更是明智之舉。王師奶以為直資傳統名校有財力進行試驗,有條件聘請專人編寫教材,學生家庭環境比較富裕,購買平板電腦輕而易舉,希望它們繼續嘗試。一般津貼或補助學校應該停止,將金錢用來增加大學學位就「到地」得多。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教育 電子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