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真正顛覆華盛頓政治的狂人

友人從「美帝」回港小歇,敘舊時提起特朗普,旋即收起笑容,「炒蝦拆蟹」。友人住在加州,陽光明媚,已home-office多年,典型知識中年及民主黨積極支持者,怎會「頂得順」特朗普?但友人畢竟打滾「美帝」江湖多年,旋曰:要拉倒特朗普,不易。 這與「美帝」社會面臨知識經濟分水嶺有莫大關係。加州是「美帝」科技社會風氣之先,友人亦知人工智能將臨,已沉着應對,盤算轉身搵食。但其他州份的社會基層,到底不是要追逐科技順勢而行,而是追逐生活,至少有工開,不要往下沉淪。所以,特朗普的行為,即使乖張妄為,甚至其前度的公關大員斯卡拉穆奇,上任10日就下台,連「含×」也講得出口,粗口爛舌,堪稱一絕。但從陰謀論觀之,特朗普藉「粗口公關大員」公開罵走幕僚長普里伯斯,借力打力,不用總統開金口叫走,其實任務已經完成,上班10日就幫大老闆完成任務,然後藉故而退,此乃「美帝」企業文化最極端一面:借刀殺人也。但放在政界,卻令人目瞪口呆,足證總統行事,不理政治倫理,乃無規無矩之典範。 特朗普要的不是東西岸的科技巨賈又或者知識界精英的選票,而是予人感覺他正用一己之力幫社會底層找工作。他知道,只要一堆基層人士覺得將來有工開,即使明

詳情

王慧麟:回到中道的關鍵

「美帝」參議院議員麥凱恩,臨門一腳,把特朗普與參議院「靜靜雞」傾好的共和黨醫保方案打掉,震動政壇。當然,特朗普是希望在內政上有一個比較亮眼的建樹,以堵住圍攻他的民主黨及自由派媒體,結果功虧一簣,大發脾氣。 不過,罪不在麥凱恩,而是7年以來,共和黨也沒法找到一個更好的替代方案,而且過往囿於政爭,逢民(主黨)必反,一直避開與民主黨談判一個較好的修改方案。如果有細看奧巴馬醫改方案的執行情况,有些州份基於人口結構,沒有足夠的保險公司競爭,結果中產階級被迫選擇年年狂加價的醫保,而基層一樣沒有辦法得到保障。有些地方因為保險公司套餐花多眼亂,易墮入醫保陷阱云云。所以,即使是奧巴馬醫改方案的支持者也同意,需要一次比較大幅度的修補,讓基層也可以有機會得到醫保的支持。 問題是,特朗普主政之前,共和黨內部仍就醫改方案上,沒有一個主流。最激烈的,就要全面廢除;而取態溫和的,受惠於醫改的州份,基於選情考慮,不想有大幅度的改動。所以,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共和黨也是吵吵鬧鬧的。特朗普在上台後,威逼利誘也好,也與參議院多數黨(即共和黨)領袖談好了一個表面小修小補,實際上要大幅改動的新方案,趁會議中途忽然排上議程,要在幾

詳情

王慧麟:忽視基層醫療的惡果

筆者只是時事評論員,不是什麼公共衛生專家。不過,筆者也是一班醫療界朋友的WhatsApp私訊討論區成員,「圍爐取暖」愈講愈激是常事。最近私訊區內的朋友有兩個意見,爭論得相當熱烈:其一,有某學者指可以派流感藥到安老院舍等,所謂「社區控源」,友儕期期以為不可,因有可能加大了病菌的抗藥性風險,弊多於利;其二,是部分傳媒誇大了疫情,導致社區有不必要之恐慌。 筆者只是一介時事評論員,常識不及知識,就前者之「社區控源」論,垂詢「谷歌(Google)大神」。原來關於社區派藥,都有一些爭論。因為假如一些地區的基層照顧人員,醫療知識培訓不足,例如非洲一些偏遠鄉郊,派藥的結果可能會導致病人藥石亂投,反而會導致病毒產生抗藥性,弄巧反拙 。按理,香港是發達地區,不是非洲國家,社區派藥應該不會犯下亂派藥亂食藥的風險。 但是,香港安老院舍大多只有保健員在場,而且支援人手不足,如何有效及在可控風險下派抗生素而不會大大提高病毒抗藥性呢?這就要靠基層醫療制度的支撐,讓保健員也有基本的醫護教育了;又或者有跨界別的支援,即是當有流感疫症時,社區有足夠醫護人手做第一道防線,避免安老院舍有事無事call白車送老人家去急症室了。

詳情

王慧麟:6個議員換一個特首

上星期泛民支持者接連兩日收到壞消息。劉曉波事件固然令人悲憤,跟住4名泛民議員被法院判決違反宣誓而喪失議員資格。4名民主派議員,加上之前的梁頌恆、游蕙禎議員被DQ(撤銷資格),民主派在立法會一時之間少了6席。 過去5年,民主派各黨派雖然多時互相鬥氣,但大抵都有一個共識,就是梁振英下台。去年梁振英終於「倒下」,不尋求連任,民主派求仁得仁。但代價,就是不單止要「硬食」人大釋法,以及接二連三有關立法會議員資格的追擊。暫時來說,6個議員,換一個特首,之後的補選恐怕也會多丟幾席。在建制、民主派的資源愈見懸殊之下,民主派的代價不可謂不大。 支持民主者有兩件事可重新思考 所以,支持民主的朋友,其實有兩件事,希望可以重新思考一下。 其一,不應迷信香港法院的「法治」。民主派內有很多大狀律師,不斷強調不要挑戰法院、法庭云云。誠然,據Wong Yeung Ng v The Secretary for Justice(1999)的案例精神,筆者也不想有支持民主的朋友,在網上罵法官而給抓去被控藐視法庭。特別是,我們很難估計,現在的香港法院或律政司,究竟還有多大器量接受外界批評。 但大家要理解,在全球實施普通法的司

詳情

王慧麟:爭產與夫妾

自立志當時事評論員開始,已較少就法律案例作評論。近期在研究「夫妾關係」的現代意義,2016年的較近期案例「葉錦祥訴甘炳光」([2017] 2 HKC 195),確有現實意義。 筆者在前幾年,於本欄曾經講過,中國傳統婚姻法律,應是「一夫一妻多妾」制,而非粵語長片常述的「三妻四妾」。至於另一個常被問及的「浸豬籠」刑罰,筆者亦指出並非《大清律例》內所指明的刑罰,也沒有必要將電影的刑具當真實。閒話休提,葉錦祥案件究竟要處理什麼事呢? 案件不複雜,都是爭產。原告人,即是葉錦祥,聲稱死者甘氏是他父親一名妾侍,所以,他是甘氏的子嗣,應是甘氏遺產繼承人之一。至於被告人甘炳光則否認甘氏是妾侍,所以她是獨身,未有子嗣。由於甘炳光是甘氏的親弟,所以有權繼承遺產。於是,甘氏是否葉錦祥父親的妾,成了關鍵。 本來,香港法律的「夫妾關係」定義,《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已經寫得很清楚,需要有3個元素:其一,雙方有共同意願成為夫妾;其二,妾獲得正室(妻子)接納;其三,妾的身分獲夫的家人承認。這3個元素之中,第二點是關鍵,因為怎樣是「妻之接納」呢?香港案例及專家趙冰博士所言,有所謂「入宮」(Yap Kung)。例如陳兆愷法官

詳情

王慧麟:應是釐清誤解的時候

習近平來港3天,匆匆而去,留下兩次重要的講話。親中傳媒當然大書特書其什麼「三個相信」等。這幾天本報對此有精要分析,毋須筆者增磚添瓦。筆者反而認為,這兩篇說話,可讓泛民朋友頭腦更清、思想更靈。總的而言,筆者希望泛民朋友要有「三個不要」。 盼泛民要有「三個不要」 第一,不要再沉迷什麼「兩套班子權鬥論」。 自2014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發表之後,部分泛民朋友一直堅持,「白皮書」只是由某一個掌管港澳系統的人士主催的說法,北京領導層對港政策的真正想法,並非如此。 3年了,「白皮書」所講的方方面面,其實一直有序地推進,泛民部分朋友仍拒不相信,甚至認為今年5月張德江訪問澳門的談話,也未必是北京領導層的真意云云。 不過,上周習近平的講話,主軸仍是「白皮書」的內容及精神,而且更說得具體及細緻,相信泛民部分朋友亦應該明白,至少在對港政策方面,不存在「兩套班子各懷鬼胎」的權鬥論。 第二,不要再認為北京「誤判」港情。 過往20年,部分泛民普遍存在一種說法,即是北京一直對「港情」誤判,所以才有某些過火的操作。「誤判」一詞的潛台詞,是北京只要不再「誤判」的話,就會站出來糾正「錯誤」。

詳情

重啟政改?不必了

有組織做了調查,指有超過一半人希望新一屆政府重啟政改,約51.1%。民間智慧之「半杯水」理論,即是近49%不認為有需要來屆重啟政改。我是其中一個。 當然,我不是建制派,但我不覺得需要重啟政改。 這兩年客觀環境完全改變 過去半年,我一直觀察,支持重啟政改的泛民朋友,理據其實與雨傘運動之前的沒有太大分別。但這兩年看到,客觀環境完全改變了,再用這些理據去說服社會大部分市民支持重啟政改,有點「搞笑」。 其一,政改有助改善現在行政與立法互相抵消的情况,有民望的特首施政會較暢順云云。 但又用回「半杯水」理論,現在行政立法拉鋸的情况,即是立法會拉布、拖住行政部門的做法,是因為立法會的選舉制度讓政黨碎片化,出現小黨「騎劫民意」之情况。假如稍為微調立法會直選選舉方法,例如用新加坡的「集選區」方法,再細膩地劃分選區,只要一張候選名單得票者最多的話,該名單內的候選人全勝。那麼,立法會碎片化的情况自然會大幅減少,再加上人大常委的DQ(disqualify)釋法守尾門,2020年建制派直選議席過半不是夢。屆時立法會就可以更改議事規則,大減拉布能量。到時立法會星期三的會議,不用半天就開完,為何要大費周章搞什麼雙普

詳情

說到底都是管治不彰

執筆之時手機的新聞速遞忽然彈出了倫敦貨車襲擊事件,看來比較像是針對伊斯蘭教徒的報復行為。上周倫敦的大火,人民還未定下神來,現在忽然來個恐襲大報復。恐怖組織將中東國家的戰場轉移至西方國家遍地開花,已是當下的棘手問題;既是外交,更成為內政問題。 保守黨的管治困局 但即便沒有恐襲,上周倫敦的大廈大火就進一步把保守黨政府的管治打入深淵。現在的討論焦點已不單止是大廈建築物料問題,而是究竟保守黨政府上至中央下至地方是否出現了管治問題。倫敦大廈大火所屬的肯盛頓區地方議會是由保守黨執政,事發至今被譏為「無影議會」,救援無力,結果都是要中央政府出手,成立跨部門小組接手處理善後,即時發放現金津貼及居住津貼,救了地方議會一命。 保守黨的管治困局,在於卡梅倫上台之後,保守黨無法弄好內政,不斷將施政視線轉移,把重要且尖銳對立的政治議題放上全民討論,造成社會高度對立,然後大撈政治好處,將內政丟在一旁,公共服務質素慘不忍睹。自從工黨「第三道路」的貝理雅/白高敦的路線告終之後,保守黨以財困為由不斷大砍政府開支,加稅減服務減財赤等工作,但經濟沒有起色,又不得人心,加上為了讓保守黨完全執政,擺脫需要與小黨合作的困境,保守

詳情

保守黨輸在選舉制度

上周筆者曾在一個節目提過,英國大選出現懸峙國會機會好大,但就與當時香港傳媒所引述的英國民調結果不同,搞到同事及朋友都覺得我太武斷。查實我也沒有水晶球,也是三分民調,七分直覺而已。電視節目時間往往太短,三言兩語好難詳細道出想法。筆者基於3個直覺,覺得懸峙國會的機會好大: 一年半載就面對選舉 選民「火都嚟」 其一,首相May姐文翠珊公布大選,一般選民會感覺:吓!又嚟?因為自從保守黨卡梅倫連任之後,英國的政治大頭佛,就是政治議題。2014年卡梅倫搞蘇格蘭獨立公投之後,卻間接令蘇獨思潮坐大,蘇格蘭民族黨更坐大。去年卡梅倫搞脫歐公投,又係搞到社會撕裂,最後卻脫歐成功,大家錯愕,現在天天報章頭條就是脫歐。斯時May姐又想借脫歐議題主導大選,選民平均一年半載就要面對選舉或公投,其實真係「火都嚟」。因為現在歐洲問題的始作俑者,就是保守黨。因此,選民不滿,用選票發泄,好有理由。連倫敦肯盛頓選區(可謂保守黨的票倉),又是英國人均最富有的地區,都要泄憤地、歷史上首次選出一個工黨議員,可見選民之火滾程度,連有錢佬也嬲至沸點。當然,倫敦選民出名反叛,地方議會要務實,選市長就往往傾向選出立場極端的政客做市長,卻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