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府的變與不變

還有不到一個月,現政府就走人了。新政府在組班,消息傳出來的都是現屆舊人。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但假如新政府的人士都是以舊人為主,那麼要求新政府搞改革以至創新,可能要求太高。 這裏並不是說,舊臉孔不能有新思維;而是想說,自北京挑了林鄭月娥當特首之後,反映其希望新政府可以小變,不能大變。所以,她的政綱,只是在原有政策上作改動,不能完全擺脫現屆政府的政策,該延續的就要延續。而且,她既然當了政務司長5年了,而政策由醞釀到推行短則五年長則十載,總不能為改革而改革,一下子否定過往5年的施政。 即使想改革 空間也有限 北京的思維,其即時效果,窒礙了新政府選擇外界人士加入政府的管道。既然北京大抵是想蕭規曹隨,外間的有為精英自會感到無法舒展所長,加入「熱廚房」儼如進入「五指山」,發揮空間不大。加上「熱廚房」外還有不少輿論「[目及]實」新政府官員的行為,外界的精英如果不想所有人和事完全透明及曝光的話,還是最好別加入新政府。 更重要的是,由於整個思路以穩定交接為主,換言之,即使新政府想改革,其空間也相當有限。因此,只能在不大幅度改動原有政策為主的思路下,做一些修補的工作。例如早前競選時,林鄭提出要增加50

詳情

受盡委屈的政客

現在全宇宙最受委屈的政客,特朗普恐怕會點頭稱是。堂堂一個大國總統,怒炒聯邦調查局長科米竟然還會受盡攻擊。為了對付中國,又大玩北韓牌,還威脅什麼攻擊云云。結果金正恩的地位不單穩陣,還可以不斷射飛彈,一副「奈我唔何」之模樣。至於特朗普日前出訪中東,一方面簽下合約,另外原來沙特王室私下捐款給特朗普女兒倡議的基金。特朗普家族的貪盡式搵食風格,歎為觀止。 特朗普之「犯眾憎」,在於他恣意破壞規矩,將「美帝」近百年來,政治體制內各方人馬攜手立下的文明規則,不斷踐踏,毫不避嫌,貪之食之,而且更會反咬對手造謠攪局,例如特朗普團隊等人會說:民主黨以前都係咁做啦,點解要鬧我?又或者批評媒體造謠生事「搞搞震」,針對特朗普云云。如此抵賴之政治作風,確實不斷迫使世界政壇下試政治倫理的底線,讓人們明白,求其選一個「破壞王」來當總統,其破壞力可以多麼的嚴重。 因此,當全球各地理解得到,「選領袖不能太求其,厭體制不能為啖氣」之禍害後,各國公民亦意識到,不能因為個人厭惡體制,又或者無得上位而要找一個「破壞王」擔任領袖。選民面對選舉,縱使覺得現有黨派百般不堪,但投票時,總好過找一個光譜內,政見最極端的三四流政客當總統,反而

詳情

「統一法」之可能及影響

今年WHA(世界衛生大會)不邀請台灣出席,確實是北京封殺蔡英文的又一攻勢。當然,自台灣民眾把民進黨送上執政舞台後,大抵都預計有此一着。但北京的招數豈止一個;近期在北京「民間」吹噓及醞釀的,卻是法律戰的另一把刀——「統一法」。 「統一法」非新鮮事物 所謂「統一法」,並不是新鮮的事物。在上一次民進黨執政時,北京為了在法理上遏制台灣,遂在2005年提出《反分裂國家法》。當時有兩個討論方向。其一,反分裂法其實只是宣示維護國家統一領土完整的原則,以及北京仍然致力用和平方式實現統一。究竟應否在此法立下一條清晰的紅線,界定清楚在什麼情况之下可以用武力進行統一呢?當時仍是莫衷一是。在醞釀的後期,這個討論已不了了之。 其二,反分裂法之目的既要震懾台獨,同時亦應發揮震懾其他中國境內餘「獨」的功能。當時已有討論,既然該法是全國性法律,是否應在港澳特別行政區實施呢?後來北京應考慮過政治上的需要,沒有把此法作為《基本法》附件三的部分在香港實施。 不過,在反分裂法出台的同時,部分中國「民間」聲音比較失望,因為反分裂法不夠主動及正面。例如名稱上,「反分裂」一詞是比較被動及防衛性的,而不是主動的立場宣示及展現不到最大

詳情

大灣規劃 泛民缺席

看見政府高層帶領商界精英,周遊粵省多個城市,為大灣區規劃敲鑼打鼓。這樣政商精英熱、市民反應冷、泛民聲音啞的態勢,殊非大灣區規劃之福。 香港素來都是靠「食四方飯」起家。無論與誰合作,只要有助香港未來發展,港人就有理由關心及支持,大灣區發展也不例外。 建制派媒體日吹夜捧聲稱大灣區發展成為城中熱話云云。但大灣區暫時只有概念。 正如早前電台節目中有主持問到有關發展與普通市民有何關係時,政府也只能說「公司業務做得愈大,份工愈穩陣,可能年底派的花紅比較多」。原因很簡單:現在的規劃仍是停留在上層操作層面之中,市民不覺得與自己有關。 為何市民暫仍「無感」?一來這個構思雖有多年,但主要還是早前總理工作報告才正式推動,社會曝光度不足;二來,商界精英汲取了上次「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的「教訓」,對大灣區規劃相對謹慎。8年前綱要推出時,全港上層官商大力推動,但雷聲大雨點小,而省市領導層各有盤算步調不一,加上人事更替,導致有些政策後勁不繼。現在北京又再搞大灣區這類大規劃大合作項目,擔心又再步此後塵。有港商代表更輕輕提出,擔心大灣規劃是粵省借香港去北京拿政策好處。當然,後來他亦修正說法,認為暫時看不到有此操作。但是

詳情

以拳為綱的新常態

特朗普總統炸完敘利亞之後,當國際的目光仍在估算他會否轟炸北韓之際,他忽然又在阿富汗投下重磅炸彈,一時之間,眾人愕然。人們心裏會問:這個「狂人總統」,究竟是正常還是瘋狂? 當然,由於他一直不按牌理出招,一反過去幾年西方國家的政策倫理及外交操作,大家固然抓破頭,不知他在搞什麼。但假如人們一直有跟隨「美帝」的外交及軍事操作的軌跡,「美帝」炸敘利亞及阿富汗境內的伊斯蘭國的分支組織,亦非偶然。 因為自敘利亞發生內戰之後,「美帝」的紅線是,不允許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但敘利亞恃着有俄羅斯等國家撐腰,一直否認有其事。既然特朗普的上手已經劃出紅線,這件燙手山芋已交到特朗普手上。特朗普其實無牌可打,因為如果繼續用聯合國安理會議決來制裁敘利亞,一定會遭俄羅斯否決,那麼特朗普只有兩個可能:一或逼北約借某些理由出手,但敘利亞位處中東,北約諸國軍隊要打到中東,其實也需要「美帝」的全力支持;一或由「美帝」單獨行事。最終特朗普選擇了自己出手。當然,人們可能質疑:究竟「美帝」有沒有需要動用近60枚戰斧導彈去炸掉一個設施,但炸完之後,盟友咸稱支持,俄羅斯被「將了一軍」之後只能就下不為例。至於特朗普把它化妝為自己果斷

詳情

大灣區要積極規劃

前幾日,政府高官談到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譚志源提到,香港將在大灣區規劃及發展擔當領導角色。這說法很好,但就要先回顧檢討8年前「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的推動結果,再在此基礎上,重新檢視大灣區的發展,不要再成一個「雷聲大雨點小」的項目。 港府委任的大珠三角商務委員會2009年就「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提出了幾十項建議。此份《回應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研究報告》(「研究報告」),其實是一個很好的起點,以審視8年來綱要的推動情況,以及香港的建議有幾多得到重視及落實。 例如最為香港專業人士「頭痕」的,就是港人北上工作超過183日,就需要繳交中國的入息稅之問題。筆者多年前北上工作亦要依法繳交入息稅。8年前,我方在研究報告提出,需要檢討有關安排,令港人毋須經常計算日子,往返兩地。8年後的今日,譚志源局長前幾天還說要在大灣區規劃之中繼續爭取。為何8年來沒有寸進?至少粵省也可以先行先試,係咪? 又例如放寬文化產業的進入限制,當時我方提到,在出版、影視製作及網絡服務等部分,粵省可先行先試,開放港資的相關產業進入市場。8年後的今日,有關產業的開放,只有前海的小部分開放較為「到位」。這是否達到8年前我方的

詳情

折損了幾代人

編輯邀稿談特首選舉,我一直推卻。直至上周,睇怕編輯應已放棄之時,忽然又收到私訊邀稿。盛情難卻,真的感謝編輯的錯愛,唯有借此地方,略談感受。有些是個人感受,有些是時局看法,若有得罪之處,萬望見諒。 去年12月,我跑去參選高教界選委。唔係人人都知,在選委的界別分組選舉之中,高等教育界是唯一界別有3個不同陣營的非建制團隊角逐。我們這一隊叫Politics 1001,所謂「白票隊」。我們亦是「唯二」(另一隊是在社福界)的團隊說得清楚明白,我們會投白票。而在提名方面,我們主張民間公民提名。 公開講如政治自殺 白票派慘敗 坦白說,團隊一早就打定輸數。因為我們不是主流,我們沒有跟高教界的泛民隊伍「團結」地去參選。只是,有部分團隊朋友想不到會輸到如此慘烈。輸了之後,作為團隊發起人之一,我覺得需要「長考」──長期思考及反省敗選的原因。我在面書上如是說:「先向各位支持我們的高教界選民,深深地鞠一個躬,說一句對不起,辜負大家所託。是我做得不夠,讓你們失望了。你們願意支持我們,這一步不容易,我現在需要的是自省和長考……我好感激團隊內每一個人的無私參與。我好珍惜大家一起為選戰打拼時的幹勁。實不相瞞,我最珍惜的,

詳情

無核大灣 永續發展

香港人素來講實際,少談大口號。有人說這是香港地小人多,形成了北望只及深圳河、南看只見蒲台島、旅行只去日台韓,格局太小。所以,對於上個月總理李克強談及的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少見談論,有人感到詫異,更痛心趕不上發展列車云云。 為何港人少談口號?一來,香港素來是大口號之下,不少受害者的避難所。二來,過往鄰省曾有珠三角地區的規劃發展策略,香港角色被動,一直都是「被規劃」,變成了鄰近省份發展的工具。港人沒有「持份」,怎會有參與的熱誠? 更重要的是,這些大口號底下的一些政策「爛尾」、「講咗當做咗」,對香港人有多大好處呢?例如,2008年發改委提出「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文件內有海量的口號及宏大的構想。其中一項就是要求香港幫助鄰近地區發展高等教育:「支持港澳名牌高校在珠江三角洲地區合作舉辦高等教育機構,放寬與境外機構合作辦學權限……重點引進3至5所國外知名大學到廣州、深圳、珠海等城市合作舉辦高等教育機構,建成1至2所國內一流、國際先進的高水平大學。」好了,將近9年,港澳高校為何沒有出現「北進」辦學的熱潮? 「大口號」不如「大務實」 主要原因不在於「口號」,而是因為中國高等教育政策,仍然牢牢地掌握在教

詳情

隨時爛尾的改革

早幾日,的士罷駛,抗議政府準備發出「優質」的士新牌照。部分的士業車主及司機「曬冷」,不難理解。因為的士供應增加,連Uber等都可申請,自然會打擊固有之的士服務。更重要的是,牌照多了,牌價可能受到衝擊,無論車主及司機,都有理由反對。 但小市民呢?時事節目的「叩應」環節,市民電話一面倒大鬧香港的士服務。似乎部分的士業界的行動,得不到市民支持。所以,如果政府能夠企硬,站穩市民的立場,讓市民有更好的服務選擇,就不應因為部分的士業界人士「曬冷」而退縮。 3年了 市民有否覺服務提升? 為何不少市民仍大鬧的士服務呢?早在3年前Uber推動在港之業務時,同一班大聯盟的司機及車主團體,曾經信誓旦旦地說,他們會不斷改善服務,包括制訂投訴機制、推出流動應用程式加強電召服務、改善司機的駕駛態度、提供培訓予司機加強服務質素等。 3年了。市民有沒有覺得的士服務有提升呢?例如市民有沒有覺得,截的士過海時,司機會倒履相迎、頻呼開心?例如市民有沒有覺得,晚上在中環蘭桂坊截的士比以前容易了,揀客情況絕跡呢?又例如市民有沒有感到,在下午4時前後,截的士容易了呢?又例如市民又有沒有覺得,的士司機見到一家幾口有老有嫩的乘客截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