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的選擇權

上星期六早上經過九龍塘一帶,車多過人。友人說,這是常態,別大驚小怪。難怪城規會早前拒絕了不少當區民居改變為學校之申請。最近家長論壇的重要新聞,就是九龍塘某名校幼稚園,因地政總署要求業主繳交高昂的「容忍費」,幾經考慮還是要結業,受影響的300多名學童被迫轉校。大抵這間學校的家長,財政能力較佳、轉校能力較強,所以沒有走去教育局門口抗議;但學校結業,家長要勞碌奔波撲學校,相當不幸。 網上論壇的「潑冷水」者認為,這類家長「唔抵幫」,因為這些名校幼稚園,一早就是兩文三語、「催谷之霸」,特別為某類中產「怪獸家長」而設。所謂「有這類家長,就有這類幼稚園,就有周邊的催谷學習班」,亦是這些家長扭曲了教育制度,迫到其他家長也要陪玩這類「催谷遊戲」,也是為何幼童在幼稚園就要鬥識寫字、升小學時就要「18般武藝」的元兇。 不過,這些「潑冷水」之言,卻是少數。因為不少家長都知道現在的教育遊戲,早已在幼稚園開展。因為自幼童找幼稚園開始,家長就要決定要走本土路線抑或是國際路線。因為如果子女一開始就要走本土路線,即循本地學校升上去,將來讀主流小學以及中學以至本地大學的話,就要在一些本地名校有淵源的幼稚園,為升小作準備。

詳情

幼稚園教育 家長折騰

這幾個月,勞碌奔波的不止是特首候選人,而是家長。這幾個月是幼稚園放榜的關鍵時刻。家長「頭痕」的是,現在願意收取學券的「名牌」幼稚園,要做到真正的免費,愈來愈少。而且,幼稚園的學費增幅,一直跑贏通脹。本屆政府提出以學券制提供免費幼稚園教育,在家長的觀感上,有好過無而已。 只要大家看看家長討論網站,不消一兩天,就會理解家長的苦惱。提倡學券制的朋友,理想崇高:讓家長有選擇權。因為假如沒有學券的話,家庭之間的經濟差異,將會令到有較好資源的家庭,可以享有更好條件的幼稚園教育,亦令基層家庭變相無法選擇。有學券的話,理論上可以讓後者有較多選擇,為何家長仍然怨聲載道呢? 一來,因為不是所有幼稚園都願意接受學券,有些在家長眼中的「神級」幼稚園,原本是學券制的,有些寧願退出,變相減少選擇。二來,有些是「至尊級」的幼稚園,從來都不會完全免費,甚至不加入學券,基層家庭「冇得揀」。三來,收取學券的幼稚園,部分私下也跟家長談過,收了學券後,管理受制於教育局,缺乏彈性,例如政府撥款跟不上大業主加租的幅度,一旦業主加租就好「頭痕」;又例如好的幼稚園老師很搶手,幼稚園收了學券,不能亂加學費,以增加資源加人工留人。若可以

詳情

言行雖粗暴 政策走舊路

特朗普出席一年一度的美國保守政治行動會議,如沐春風,猶如回到競選時的景況。一個領袖贏了選舉之後,最難就是把政治生活昇華,由選舉模式轉為執政模式。很明顯,特朗普仍是享受勝選後的政治生活,而不是花更多精神,將政綱化為可行動的政策,讓政治語言回歸選舉、讓政策回歸生活日常。 班農言論應可解讀特朗普未來政策 因此,我們與其用「剝花生」態度去看特朗普與主流傳媒鬥法,不如花點精神,看他如何落實政策。這方面,特朗普的「大內精英」——亦是他最信賴的大腦——班農在美國保守政治行動會議的演說更加重要,因為他鮮有公開說話。他的言論應可以解讀特朗普未來4年究竟想搞什麼鬼。表面上,他的辭鋒相當刻薄,但政策卻只是共和黨一直以來提倡的舊瓶。有3個主軸: 第一,他提到「經濟國族主義」。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不止是要重振素來是共和黨支持者的石油化工以至傳統能源產業,而是他們利用此論述,轉為打擊移民,向大眾指出,大公司一方面將產業遷出,是工人無工開的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移民搶走了工人的飯碗。因此,在「經濟國族主義」的旗幟下,表面上就是高調打擊移民,實際上就是在枱底下,重振與共和黨淵源最深的能源產業,北達科他州輸油管重獲政府開

詳情

國民黨主席選舉與兩岸關係

台灣又有選舉?這裏不是說補選,而是國民黨的黨主席選舉。可能因為當地立法院沒有什麼大事發生,當地媒體近日聚焦國民黨搞「人頭黨員」之事,如有黑道甚至有酒店工作者「被入黨」等奇怪之事,成為了茶餘飯後「吃花生」之話題。 大部分港人,除了是國民黨黨員外,多是隔岸觀火。但實際上,港人作為旁觀者,關心的不應只是八卦事,而是國民黨的新主席,會為兩岸關係帶來怎樣的變化。 特朗普上台 兩岸關係會否有變? 自從蔡英文上台之後,兩岸關係由熱轉冷。這不單是北京的問題,也是台灣民眾的選擇。因為選民在支持她當選後,大抵應預期兩岸關係只會走樣。果然,自蔡上台之後,兩岸熱線不再通話,有媒體指北京國台辦只是收信而不回信。但是,在特朗普上台後,這種冰凍的關係,會否有變化呢? 不少人將兩岸關係之焦點,放在特朗普上台後與蔡英文通電話,於是就判斷特朗普一定是親台,藉「台灣牌」來壓住北京。然而特朗普能否得逞,就要看兩個因素。其一,台灣的相關人士,有沒有認清特朗普打「台灣牌」的本質、會否積極配合。特別是,日本政府(被)自願進一步在亞洲地區發揮其「特朗普代理人」的角色,在比較惡劣的外交壓力下,台灣需不需要進一步向日本或「美帝」靠攏、蔡

詳情

特朗普對中是緩和還是更苛索

特朗普上周終於與習近平通電話。此電非比尋常。因為之前,特朗普已與其他國家領袖通了電話,甚至發惡,掛斷與澳洲總理的電話,一度引起澳洲不滿。但美中兩個全球經濟大國,居然要等到特朗普就任近一個月之後才通電,分歧的確非比尋常。 表面上,球在「美帝」一方,因為事後據英美自由派媒體的說法,自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之後,特朗普知道出了事,一直為此「補飛」,除了其家人出席中國春節酒會之外,並透過私人管道致意,為美中關係打底,所以在釋出這些善意之後,才有今次「特習」通電云云。 但是,球實際上在北京球場上。因為其一,北京需要搶在安倍晉三訪美之前,有一種美中關係走向緩和及合作的道路,以「溝淡」美日大結盟的信息。不要忘記,特朗普贏出大選之後,第一個跑過去紐約與特朗普會面的「美帝」盟友,就是安倍。安倍第二次公開與特朗普會面,除了交上一大堆「投名狀」(如日本公司將在「美帝」創造工作職位等),更取得「美帝」公開聲稱美日防衛協議包括釣魚台等利好消息。假如美中通電是在美日首腦會面之後才發生,中國只會更進一步處於被動,所以北京是有必要在安倍之前搶閘,以免讓外界進一步猜測美中關係是否惡化。 其二,白宮對美中首腦通電的聲明,有點

詳情

反特朗普的朋友也要自省

特朗普的禁止入境的行政命令,最終在司法程序碰到一鼻子灰。因為聯邦上訴法院頒令,政府上訴無效,要等候司法部及其他兩個州政府的文件。換言之,此前西雅圖聯邦法院頒令,即暫緩執行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之裁決,仍然有效。 當然,特朗普照舊口沒遮攔,一貫其「快思」邏輯:千錯萬錯,不是我錯,總是別人在犯錯,甚至在推特(twitter)大鬧法院法官!有外界旋即批評其言論破壞三權分立之體制。 但是,特朗普在「美帝」搵食致富,怎會不知道美式三權分立的操作呢?信口開河、吹水狂鬧、四處樹敵是他上位之道,也是他吸引選票的方法。區區一次司法挫敗,可能也是他預計當中,難道一個聯邦上訴法院就可以令他「屈服」嗎? 原因是,就在他簽署行政命令之後,有兩個民調顯示,這個針對7個穆斯林國家的措施,支持他的民眾佔多數。路透社的民調顯示,有49%的民眾支持此措施,反對的有41%。因為有民眾支持,特朗普自然有恃無恐,一於強硬到底。 反特朗普者似仍把頭埋沙堆中 部分反對特朗普的人,對此結果感到驚訝,亦批評為何民眾看不出此命令之禍害,仍然未覺醒呢?但他們似乎仍然把頭顱埋在沙堆中,搞不清楚現在的民眾究竟要什麼。一日反對特朗普的人不願意放下身段

詳情

特朗普不笨

特朗普就任一個星期,其行事作風,香港人似曾相識:先是與傳媒關係上,白宮發言人與傳媒擦出火花,更有特朗普核心公開指出,自由派報章不是報道新聞,簡直是反對黨云云。另一邊廂,特朗普就不理反對聲音,簽署了一系列行政命令,以兌現選舉承諾。表面上,他是在玩火;但是,他的如意算盤,不止於此,而是一場大型的「拆大台」行動。 一場大型「拆大台」行動 特朗普要拆的,不是自由、民主等從18世紀至今西方國家信守的普世價值,而是要拆掉在二次大戰之後才開始走入西方主流的價值觀。例如近二三十年發展得相當蓬勃的環境保護倡議,特別是氣候轉變、地球暖化的觀念。特朗普一上場,即拆之,以行政命令恢復跨境油管的建設。 又例如反對一切形式的歧視,是二次大戰前後確立的原則,在前總統羅斯福強力推動下,寫入了《聯合國憲章》,成為了國際法的一部分。特朗普上場,一樣拆之,以行政命令方式禁止7個穆斯林國家人民入境,查實是一種宗教歧視,針對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士,特別是穆斯林。 外界批評他濫用行政命令。但是,在美式權力分立的制度下,總統的行政命令不能越權,必須守法。因為他一旦越權,不單國會日後有權推翻他的行政命令,即便是法院也有權審理特朗普的行政

詳情

「抹紅」作為方法

近日拜讀高孔廉先生的《兩岸第一步》一書,談到兩岸談判的種種。書中對於台灣原本可以在服貿協議上,比香港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更早取得更好優惠,可以打低香港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但可惜因為政爭,服貿在太陽花運動後「收工」。他一方面批評藍綠兩黨沒有大格局大視野,但同樣批評北京對台政策僵化。他說:「大陸對於中華民國的名號、旗、歌及參與國際組織活動,必須想出一個解套方法,否則將成為民進黨永遠的提款機。」 高孔廉看得很透。過往綠營的選舉策略主軸,就是把對手「抹紅」。「抹紅」之奧妙,在於不斷召喚選民的反共或恐共情緒,達至分化或打擊對手之目的。「抹紅」的手法,是把任何藍營對手與對岸利益,緊密地扣連在一起。例如藍營某對手是一個生意人,就會「屈」他的生意與對岸有重大利益,暗示其受北京操縱;又例如藍營某對手是支持兩岸交流,就會被「屈」與北京有關方面有不可告人的政治交易等。綠營的論述隊及輿論打手,就會射出種種陰謀論,彷彿北京就會在背後,操控一切以至「搞搞震」,又或者藍營政客的本質就是「賣台」。 本來一場政治選舉就政策拳來腳往,平常不過。但「抹紅」是唯心的,陰謀論至上,是成本最低但效力

詳情

一事難成 心中有數

故宮文化博物館事件搞出個「大頭佛」。奇怪的是,至今為止,這次事件不見北京有高級的港澳官員保駕護航,而建制派議員也多採取支持但觀望的態度。猶幸傳媒之鍥而不捨精神,現在大抵知道事情之緣起,在於年前一次北京的晚飯,故宮的一方,問及政務司長有關西九可否有展館展出故宮藏品云云。後來港方就發生一連串之事情,包括涉嫌私下委約建築師處理、在向西九管理局匯報後繼續在沒有招標下委約了該建築師處理後續之事,以及項目由馬會融資,以及在今時今日才公布有關項目等等。搞到神神秘秘,完全與過往政府作風相悖,難怪外界提出質疑也。甘違原有程序 源於現政府民望不彰司長每日接觸不同人士,每人都有各種古靈精怪的訴求,以其行政經驗,必會先篩選某類項目是可為、某類項目是不可為。我也不會猜測,她決定拍板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是因為個人喜好,抑或是為了「擦鞋」,又或者為特首選舉等。但是,這次她甘冒違反原有行政程序,源於現屆政府民望不彰、管治能力低下、政治盟友太少,加上臨近換屆,只好匆匆上馬,結果就弄到「一頭煙」。例如有人問:為何政府不諮詢?相信政府公開諮詢此事,大部分市民都會支持。政府願意在文化政策上「放水」,豈有不支持之理?大抵會有小部分人認為,為何不善用現有博物館去做此工作、為何要選址西九等等。不要忘記,單單諮詢隨時要2至3年,到時本屆政府已經收工,此工程變相是下屆政府的事,下屆政府會否把之丟棄呢?例如有人亦會問:為何政府會要求馬會「埋單」?現屆政府行事乖張,導致立法會四分五裂,連建制派也不能完全統合,更何况要為此展館向立法會「求財」,除非有某些北方人士強力主導及背書,否則政府也只能見步行步,難以準確估計撥款幾時可以通過。這個「立法會黑洞」,隨時會把展館拖遲三五七年。司長轉頭找馬會「埋單」,可以說是較現實的做法。有人問,西九管理局可發債籌款;但發債需要行政支出修改法例等,一樣要立法會批准,對吧?又例如為何要找某建築師估價云云,這又是與時間急迫攸關。因為假如是跟足程序又先上立法會傾政策再問財委會撥款然後待招標後確認哪家公司做工程顧問,對了,又是那個立法會。而且,事情又有可能拖至下屆政府,到時下屆政府會不會做?天曉得。說到這裏,大家會問:為何總有一個立法會在「阻頭阻勢」?我就反而會問:既然現屆政府吹噓得自身口氣比打鐵更硬、鋪鋪迎難而上,4年來總是「馴服」不了立法會?無法有效馴服、駕馭,或客氣一點說,配合立法會,政府做事就會一事難成。故宮文化館就是例子。信焉?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10日) 林鄭月娥 西九 故宮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