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趁墟的特性

據說如何分辨一個人是不是香港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觀察他有沒有趁墟的特質。何謂趁墟?簡單而言就是有熱鬧的事發生,就不問情由要參加。香港人大概是全世界最喜歡趁墟的人種之一,一旦有什麼新奇特別或是破低價優惠的話,都一定會有一大班人去趁墟。例如,近年香港突然興起去大棠看紅葉,結果入秋後整個大棠都擠滿人。有紅葉的地方不是市區,是要坐巴士接駁的郊區,巴士站大排長龍,住在附近靠該條巴士線出入的居民就受苦了,巴士公司要加開班次才能滿足看紅葉的市民及居民出入的需要。最後亦因為太多人去看紅葉,遊人想影一張好些少的相也很難。上年一間家品店舉辦深宵瘋狂購物夜,當晚深夜有大量家品破底價發售,價格實在太便宜了,所以吸引了大量的人潮,但因為人實在太多,商場要提早關門限制人流進入。不少巿民有開車去購物,導致附近道路出現大量違例泊車,引起嚴重塞車,車流倒灌到附近區域,成為午夜奇觀。到近日,香港遇上N年一遇的超強寒潮,全港溫度跌至個位數,部分地區更出現零度以下數字,大帽山結霜處處。過往冬天都有人上大帽山追冰,但今年可謂盛況空前,因為上大帽山的車太多,結果大帽山道塞車,附近停車場亦泊滿了車,連上行走沿途的巴士線都難得滿客。但低溫持續,加上有雨,大帽山的路結了層層的冰霜,行人想走也走不了。結果有些人受了傷或感到不適報警求助,但因為路面結冰,救援車輛上不了山,救援人員亦花了好大的氣力才徒步上到山頂救人。消防處再三呼籲市民不要登山,真的不要登山,真的千萬不要登山,因為很重要,所以消防處最少說了三次。墟不是不可以趁,但要趁得合理,要想一想趁的原因。為了看紅葉而使得附近的居民「出入為難」、為了方使自己運送戰利品回家而違例泊車、為了自己追冰而要救援人員冒險救自己,趁了這些墟,又是不是說得通呢?我明白香港人永遠站在潮流的尖端,為了親身體驗(和呃Like),不惜走到最前線,但請先衡量事情的輕重和自己的能力。 香港人

詳情

一招打救香港的士

近日被檢控的UBER司機正式提堂,認罪的兩位司機被判罰款7000元及停牌1年。事後有UBER司機表示暫時退出UBER,直到法庭完成所有判決後再作決定。UBER開拓香港市場的過程不太順利,但至少風光過幾個月。筆者認為UBER事件的重點不在於其經營合法與否,而是UBER曾經風光的原因是什麼呢?在UBER出現之前,已有不少人反映香港的士經營手法及司機態度差劣,例如拒載、服務態度差、駕駛態度差及濫收車資等等,卻沒有有效的投訴方法。例如現時的士司機拒載的罰則是罰款一萬元及監禁六個月,但法庭往往輕判罰款了事,加上乘客往往因為投訴需時而放棄,助長了司機拒載的意欲。香港有二萬幾部的士,司機大部分是個體戶,基本上的士司機不會與乘客再遇,所以的士司機不會與乘客建立關係,即使罵乘客亦不會有後果。筆者不否認的士業界有好司機,但害群之馬亦不少。的士業界的害群之馬不會因為自己的態度問題而蒙受損失,但久而久之害群之馬的態度就會成為香港人對整個的士業界的印象。在UBER出現之前,的士業界其實曾經有一場革命,不過失敗告終。筆者記得大約是六七年前,八折的士十分盛行,很多人都會電召八折的士,除了車資較便宜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八折的士服務較好。八折的士服務好是因為乘客需要致電特定電話叫車,如果覺得服務差就會轉為致電其他電話叫車。八折的士的司機深明此道理,所以對乘客大多恭恭敬敬,希望可以形成一班熟客,長做長有。當時的士業界以短加長減迎擊八折的士,使八折的士吸引度大減,使得乘客即使乘坐長途的士也不再電召的士。(吊詭的是短加長減前,的士司機拒載短途車,投訴八折的士搶走長途客。短加長減後就拒載長途客,因為短途客更為有利可圖。)UBER的最大賣點是其認證制度,因為每個司機都會由乘客評分,一旦評分過低就可能被UBER暫時停權,直接影響其收入。乘客用UBER召車不需要擔心司機的服務態度或被濫收車資,因為UBER成為了司機和乘客之間的中間人,給予雙方信心,亦成為了一個品牌。幾年前的八折的士亦與UBER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八折的士間接地建立了品牌,給予乘客服務態度上的保證。參考香港附近的日本,的士車資雖然昂貴,但服務態度一直公認是全球最好,而且有百分百的品牌保證。2015年7月,日本曾發生一宗的士司機拒載中國男子的事件,被拒載的男子是為多家中國傳媒機構服務的駐日特約記者,當時他向的士司機提供了詳細地址,但司機仍然以「不知道」為由拒載。事件曝光後的士司機所屬的公司向乘客道歉,的士公司總裁更親自上門遞上道歉信,希望得到原諒。道歉事件發生是因為日本的士有公司經營的模式,由公司監管司機的服務質素,形成品牌保證。一旦某的士公司的服務太差,乘客自然不會乘坐該公司的的士,最後該公司就會被市場淘汰。香港的士業界現時存在的是結構性的問題,現時個體戶的士司機不會因為自己的態度而有損失,自然不會提供良好的服務態度。的士業界需要進行結構性轉型,建立認證制度,給予乘客信心。的士業界要麼故步自封,等待挑戰者把的士業界打垮,要麼勇敢地踏出第一步建立起的士司機的認證制度。延伸閱讀:1. Uber兩司機認罪 判罰款停牌 報酬昨加3倍 引司機開工:http://goo.gl/1b9BBy2. 日運匠拒載陸客被投訴 公司總裁登門道歉:http://goo.gl/I8KE7G 的士

詳情

巿民有知情權而非知「錯」權,吳亮星,完啦好嗎?

那些親中共的保皇建制很聰明,近年知道了傳媒的重要性,亦知道傳媒會報導什麼,就特地胡言亂語,搶奪收視時間。但事實上他們的發言就是廢話,就是誤導,就是要模糊焦點。他們的發言驚為天人,定必有數以十萬計的share、like和留言,最後壓縮其他新聞的篇幅。因此筆者先呼籲各位留意事件去向為主,莫把心神費在無營養的垃圾言論之上。不過今日筆者無論如何也要向吳亮星興師問罪。吳亮星今天走出來說公眾有知情權,說不盡不實的報導傳媒才會報。現在全香港都不知道李波的下落,要是你能明確指出他身在何方,我夠膽說全香港傳媒無一不鬥快趕到現場採訪。更重要的是,你現正挑戰全香港傳媒的底線。你既然覺得傳媒報導不盡不實,你就指正給全香港人看看,而不是隨便編個理由為自己開脫,把自己的責任一下子卸給傳媒。最後,親中共議員經常亂以一些社會基石解釋自己的行為,簡直是妖言惑眾無中生有,可謂人類文明的山埃毒藥。市民有知情權,但不是知「錯」權,你身為議員竟然在議會上說出自己都知道是不盡不實的消息,有貶議員之尊貴。議事堂是香港認真議事之地,豈容你大放闕詞胡說八道!你散播不盡不實的消息根本是說謊,是講大話,是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難道吳亮星你不知道?吳亮星你在議會上講大話後竟然想以公眾知情權掩飾自己的劣行,你可知道自己:一. 教壞細路;二. 扭曲知情權之意義;三. 踐踏立法會議事堂之莊嚴;四. 侮辱議員一職;五. 當一眾香港市民白癡;六. 侮辱香港傳媒吳亮星,你可知罪? 立法會

詳情

有一種智慧是梁振英沒有的,叫政治智慧

梁振英Facebook被入侵,被黑客轉了大頭照片還幫他給「交了」幾個台灣及日本的女性新朋友。梁大怒,發出聲明澄清自己清白,從來未有結識那幾位朋友,最後還報了警。不管是真hack還是假hack,梁處理每一件事的手法都很「硬」,沒有半點政治智慧,不懂得化危為機。有政治智慧的人面對危機、突發事情及醜聞往往可以利用自己的急才把劣勢轉成優勢,保持形象。我們看一下有政治智慧的例子:1) 喬治布殊前美國總統喬治布殊發言時被人擲了一雙鞋,當時布殊成功躲避了攻擊。在場面平靜後,布殊回應了事件,除了一般的回應外還多了一句:「All I can report is it is a size 10.(我能報告的就只有那是一對十號鞋。)」當時意外發生了之後氣氛十分凝重,多虧布殊當時的一句舒緩了現場的氣氛。更重要的是布殊當時沒有敗走會場,更十分鎮定地站在原位,等待保安人員控制後場面後再發言。布殊沒有黑面走人,都沒有破口大罵,他的回應反而讓人覺得布殊大方得體,為當時形象已經低迷的布殊挽回了幾分印象分。2) 曾俊華曾俊華平日的發言一向較其他官員被市民接受,亦是現任問責官員中最有政治智慧的人。當日曾俊華陪同梁振英參與地區論壇,被本應擲向梁振英的雞蛋擊中,弄得滿臉都是雞蛋。曾俊華離開半小時後重返會場,回應傳媒的其中一句是「好彩無著靚西裝黎」。正當全世界預期曾俊華會強烈譴責及要求重判攻擊者的時候,曾俊華竟然爆出了一句「好彩無著靚西裝黎」。不得不佩服曾俊華的風趣幽默,亦更加佩服曾俊華的政治智慧及大量。最重要的是同場的梁振英只懂板起面孔,強烈譴責攻擊者的行為。梁振英沒有錯,只是比起曾俊華小器很多而已。回到正題,梁振英是次Facebook事件的處理手法的確有不足之處,假設梁的Facebook真的被人入侵的話,又何不輕鬆面對?反正錯不在自己,帳戶被人入侵是黑客的錯。我建議梁振英參考以下方法回答傳媒:國際關係答法:「好多謝黑客幫我多交左幾位外地的朋友,希望可以透過呢次機會將香港推介俾世界的所有人!」之後在對方Facebook以對方的語言留下一篇介紹香港的文章而且邀請到禮賓府作客,因為連累了對方登上香港的報紙實在不好意思。之後梁振英收到全世界的Friend Request,梁振英Facebook成為香港對外一大門戶。展現浪漫一面答法:「好多謝黑客幫我多交左幾位朋友,雖然幾位都十分漂亮,不過我覺得都係我太太最漂亮。」然後梁太再到梁振英的Facebook留言表示認為梁振英也是英俊的,之後全香港夫妻情侶爭相在Facebook模仿。模仿一般男人答法:「呢位黑客真係好嘢,竟然連我最大既弱點都知道咗,今晚番去要跪玻璃啦!」之後邀請梁太在記者前扮扭一下耳仔,再繞著手離開。當晚梁振英在Facebook上載一張與梁太共進晚餐的相片,表示請食飯賠罪,不需因為Facebook而跪玻璃,明天更可照常上班。其實梁振英自上任以來一直都有很多機會包裝自己,改善自己的形象,加上梁身為特首,一舉一動都會被傳媒報導,不愁自己的公關活動沒有觀眾,可惜的是梁從來未有善用自己的優勢去打造一個正面的自己。有好的公關技巧和政治智慧不會使一個人變成好的領袖,但沒有好的公關技巧和政治智慧就一定會使一個人變成差的領袖。做領袖的話,自己沒有政治智慧也都算了,但是自己團隊也沒有政治智慧的話就是一場永遠的災難。筆者最後想奉勸梁振英一句:「煩請提升一下你自己團隊的公關技巧,至少他日離開時也會體面一點。」

詳情

20年後,賀歲片仍是《家有囍事》

《家有囍事》數碼修復版將會在農曆年上映,新版會有10分鐘海外版(註2)的片段。此片在電視台重播又重播,我想大家都已經慣了(亦都已經算了),但1992年的賀歲片到2016年再上映賀歲就真的聞所未聞。雖說經過數碼修復,亦有額外內容,但廿多年前拍下的片段就是廿多年前拍下的片段,是不會變成新戲的。雖然近年不少重播的電視劇成為城中熱話,如《大時代》、《男親女愛》及《尋秦記》(正在重播第三次!),但電視台始終會有低收視的時段,基於營商角度,無可避免以經典舊戲充撐場面。重播舊劇比較叫座,可增加廣告費,亦可以省下拍新劇的成本。電影院每一個場次都是錢,如果上了一套不叫座的戲就會蝕本,所以安排什麼戲在什麼時段上映是一門學問。農曆年是電影院的其中一個重要檔期,通常會有多部賀歲片上映,但電影院檔期有限,「計過度過」後仍然安排一套舊片上映,某程度上反映舊片比新片更有吸引力。筆者都是周星馳的超級影迷,和不少年青人(其實我也是年青人,真的)一樣可以把一幕幕的經典周星馳鏡頭倒背如流。不過筆者並不樂見一套經典在電影院「翻炒」,因為時代始終都會過去,亦沒有可能永遠擁抱經典。一部經典電影歷久不衰是正常的,但在廿多年後再上一次登大銀幕,那又算正常嗎?廿多年前的戲,配上些少當年剪走的片段就再上映一次,坦白一點說就是把冷飯從雪櫃拿出來,加兩粒蔥花就當是熱飯賣。今日的香港,上一代無新貨,寧願賣舊貨、食老本,也不會讓出空間給新一代試賣新貨。香港的機會早在廿多年年前已被「榨乾榨淨」,晚了出生的連站的位置也沒有。再度上映《家有囍事》也許不是賺錢與否的考慮,也許只是在對新一代「”齒宜”(註1)牙聳䚗」(俗寫「依牙鬆鋼」)。1. 正字未能正確顯示,故以兩字合併而成。2.作者修正為海外版。《家有囍事》修復加長版猴年賀歲 代際矛盾

詳情

特朗普特別的選舉技巧

美國總統奧巴馬的任期只剩一年左右,代表美國總統選舉即將開始。民主共和兩黨的初選消息成為重要新聞,因為個別政黨的人選已經足以左右選舉的勝算。不過今年的選舉,似乎共和黨的消息比起民主黨的消息來得鋪天蓋地,因為有唐納特朗普(Donald Trump)這一位話題人物的參選。有看過《飛黃騰達》的話一定認識特朗普,一句「You’re Fired」到今日依然是經典(亦是所有打工仔的噩夢)。特朗普不單是節目主持,更是企業家和富豪,當日宣佈自己參選共和黨初選時已經是美國的一粒「大花生」。特朗普的代表作,相信是近日「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的建議,話一出口,舉國講粗口,他本人亦成為全國箭靶。即使是大西洋另一邊的英國也有人發起禁止特朗普入境英國的聯署,而且不消數天已達到50萬之多。海嘯般湧至的負評沒有沖毀他的總統選舉路,反而為他覓得更多的支持。即使他受到各方人士的強烈抨擊,多個共和黨的初選民調仍然顯示他為大幅領先的候選人。「特朗普勝出代表共和黨參選」這一個結果就現在而言,沒有太多懸念。要理解特朗普的優勢其實可以參考中間選民理論(Median Voter Theorem),簡單而言就是把人的政治取向放到一條橫線上,左右分別代表左右兩邊政治立場。大部分人的政治取向都會集中在中間,只有少部份的極端選民在橫線的兩端,政客為了勝出選舉會盡量調節自己的政治立場到代表大部份人的中間。如果特朗普要勝出最後的總統選舉,情況就未必樂觀。共和黨初選的規則每個州份不同,對投票資格有特定要求。如印第安那州就容許共和、民主及獨立人士投票,但伊利諾伊州就只容許共和及獨立人士投票。總統選舉當然包括所有的美國的合資格選民,由於選民的不同,特朗普初選的強勢未必可以延續到總統選舉。共和黨立場偏右,是美國國內的保守派。而能夠在共和黨內初選投票的的人本身政治立場亦都偏右,所以極端靠右的特朗普在初選領先十分正常。黨內初選因為光譜只有正常的一半,共和黨內的初選就只剩下右邊的一半。站在光譜上右半邊的中間,特朗普自然得到最大的票源,因為中間派和極端派都會接受特朗普。而黨內的中間偏右派卻沒可能得到極端派的支持,加上僧多粥少,又「集體互相鎅票」,特朗普漁人得利。到了下一年的總統選舉,特朗普又應該如何自處呢?特朗普現時在光譜上的位置不利大選,特別是如果民主黨的候選人是希拉莉的話,特朗普的履歷相對沒有太多亮點。「一日未點票一日未算輸」,而且也不可能坐以待斃,總要找出提高勝算的方法。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勝出初選後慢慢向左調較自己政治光譜上的位置,成為中間偏右的候選人,拉近自己與民主黨的距離,爭奪中間派選民的游離票。不過特朗普選的是美國總統不是香港特首,始終需要面對誠信問題。政治立場的轉變亦不如地鐵轉車,遇到轉車站就可以轉線。現時更重要的工作是在日常的發言中為自己留一條後路,確保他日有需要時不會轉錯車。重溫當日特朗普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的發言,其實他的建議是基於「未能理解穆斯林仇美情緒」的情況下而提出的。若果有一天能弄個明白的話,轉個車去目的地又何妨?沒有永遠的敵人,都沒有永遠的朋友,政壇的生存之道還是要懂得妥協。特朗普亦沒可能眼白白看著游離票走到民主黨的一邊。若果特朗普要下決心轉這一個彎,比起香港民主黨鼓起勇氣走入中聯辦的那一步,應該容易得多。(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GB/sdk.js#xfbml=1&version=v2.5”;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評台 Pentoy 美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