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北辰:一地兩檢內地口岸區 應增更多法律例外情况

醞釀多時的一地兩檢方案出台,一如所料,引起各方意見紛紜。高鐵撥款獲批後7年,一地兩檢始有定案,其中橫跨3屆政府,當中的複雜程度可想而知。高鐵可以帶來什麼好處,政府和我本人過往都已多次論述,也不可能讓已花上近千億元公帑興建的工程付諸流水。然而社會上仍有聲音覺得根本不需要高鐵,更不值得為了高鐵的好處去處理一地兩檢這個燙手山芋。其實這是一個價值取向的問題,我相信兩方的朋友都難以說服對方改變看法,所以只有在「需要高鐵」這個前提之下,討論才可以繼續下去。 法律上不容有所妥協 即使我是支持「需要高鐵」的一方,我也認為在法律上不容有所妥協。政府和內地的法律專家已就此研究多年,我相信出台的方案必定經過深思熟慮。社會上很多法律專家、學者、執業大律師和律師,甚至是我自己都曾經提出不同建議讓政府考慮。無論政府拿出什麼方案,一早可以預見必定會引起爭議。對我來說,每個方案都有其合理性,也有缺點,而最終判斷是否合法的就是法庭。據聞已經有市民就政府方案提出司法覆核,雖然程序上是否可以在這個階段提訴仍有疑問,但我相信到最終這個爭議將會是法庭解決。 除了少數專家在研究法律問題,社會上十之八九的討論都是關於觀感和信心。政

詳情

回歸20年 不能忘記初衷

回首廿年,可說是感慨無限。一國兩制是嶄新嘗試,遇到問題亦屬預期之內,重要的是如何解決問題,就像回歸前的我們一樣。我個人的從政之路,亦和特區的發展息息相關。2000年之後,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先生的政府委任我為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主席及九廣鐵路公司管理局主席,令我開始接觸公共事務,也開始多了機會對傳媒和公眾說話。老實說,那時經驗尚淺,我亦不熟悉傳媒運作,因而鬧出不少笑話。現在回想,有很多事可以處理得更好。其實一國兩制又何嘗不是?中央和香港面對這種新的管治模式,各自有不同的理解和期望,有矛盾需要解決是自然不過的事。 經過不同公職的鍛煉,我開始用更多時間於公共服務,後來加入當時我哥哥田北俊任主席的自由黨,積極考慮參與立法會直選。第一次參與選舉雖然落敗,但對我帶來很大啟發,亦加強了我循直選服務香港市民的決心。後來我在最低工資及「飯鐘錢」一事上與黨內成員持不同意見,更反映了我和自由黨的朋友路線上的分歧,他們認為應專注功能組別議席,我堅持地區直選才是主線,所以我選擇退黨。 後來我認識葉劉淑儀女士,知道她打算成立政黨參與地區直選,所以便和她一起創立新民黨。那時我帶着一個問題成立新政黨:香港有約一半人

詳情

大禹治水

作為港區人大,我會就全國性事務向國家提意見,但我最關心的始終是中央與香港的關係,這個本來就是回歸最大的挑戰。近年,我們都應該承認兩地關係出了一些問題,不可無限放大,但也不能坐視不理,應該客觀理性處理。今年兩會期間,我向中央政府提出了幾點改善兩地關係的意見。 前幾天,一位中國工程院士,因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的問題而對香港大力批評。批評不是問題,但必須根據事實,也應該力求客觀,特別是出自有影響力的人物。這位院士言辭偏頗、資料不實,我相信他的意見絕不代表官方。但他有人大身分,中國工程院又是國務院直屬單位,非常容易令人以為是中央的看法,為兩地關係添煩添亂。所以我認為中央有必要澄清有關言論不是官方立場,以正視聽。過往有官方背景的《環球時報》多次炒作兩地敏感事件,中央網信辦便曾正式澄清和批評,這樣確可為兩地減少不必要的矛盾。 香港市民一直深受樓價高企之苦,是香港面對最嚴峻的問題。香港政府一直努力穩定樓市,但有一個問題比較難應對,便是內地資金湧入高價投地。最近香港有幾幅土地成交價創新高,都是由內地企業投得,單是土地成本呎價已比其他新樓售價為高。我明白在自由市場下很難完全解決這個問題,但希望中央知道這一

詳情

文化大使

很多人都覺得人大政協這些崗位是政治花瓶,可以發揮的實際作用不多。對我來說,真正的問題不是崗位本身,而是擔當職位的人願意付出多少努力。即使有局限,只要盡了力也對得起自己。是老生常談,但知易行難。 每年人大會議,重頭戲是國務院總理發表政府工作報告,我都會認真閱讀研究,既認識國情,也可看看有什麼地方可以提出意見,港區人大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從另一角度看國家問題。今年總理發表工作報告後,文化部長與港區人大代表會面,所以我特別留意報告中關於文化事務的部分。國家經濟實力強勁,而軟實力方面仍處急起直追階段,所以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也非常重要。但我留意到今年的工作報告比去年少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實施公民道德建設、中華文化傳承等工程。 我們既要讓人民的物質生活更殷實,又要讓人民的精神生活更豐富。」 近年國民外出旅遊公幹與日俱增,這自然是經濟實力的體現,但同時我們不得不承認部分同胞在公民意識方面有待改善。國家一直努力向外推廣我們五千年中華文化,事實上亦愈來愈多外國朋友對中華文化展現濃厚興趣。但除了國家層面的推廣,其實每位出外的國民都擔任文化大使的角色,如果我們在一些小事諸如公眾場所保持安靜、自覺守規矩排隊,

詳情

不平等條約

民選議員如何定義「不平等條約」?我的原則很簡單,就是條約能否確保公帑運用得宜,確保港人利益最大化。倘超越這些原則,建制派也不能隻眼開隻眼閉,更應用盡洪荒之力阻止。最近有兩份合約就觸及我的底線,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一份是港府與迪士尼公司簽訂的合約。迪士尼公司每年對香港迪士尼「兩度抽水」,第一次是抽取收入5%-10%作專利權費。我們一直大幅投資,109億元的擴建計劃伺機而動,投資增加,人流收入必然增加,專利權費只會節節上升。而大幅投資設施,又會引致折舊急升,最終可能都會出現虧損。因此聰明的迪士尼公司在第二次「抽水」、收取管理費時,是與未扣除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盈利(EBITDA)掛鈎,收取EBITDA的6.5%。無論香港迪士尼出現盈利或虧損,迪士尼公司都有利可圖。 當年正值金融風暴,香港為吸引迪士尼落戶,簽訂協議時欠缺話語權。時至今日,迪士尼連續兩年虧損,此時政府又來立法會要求「泵水」,怎可任由迪士尼公司繼續盡情「抽水」?專利權費抽取10%沒有問題,管理費抽成幾多亦可再商討,但必須與扣除利息、折舊及攤銷後的稅前數字掛鈎。若當年出現虧損,便與專利權費對沖。如果政府無法迫使迪士尼公司讓步

詳情

還富於民?投資未來?

財政司長於上星期三發表他第一份財政預算案,也是他這屆任期內最後一份預算案。在政府換屆之前,要求他有什麼大膽創意的措施都是不切實際,如果他真有什麼跨越任期的創舉,甚至可說是不負責任。所以焦點都放在他如何使用這個財政年度的盈餘。經歷過十多年前財政赤字的日子,我明白未雨綢繆的重要性,但以現在政府財政儲備逾9000億之雄厚,相信大家都同意未雨綢繆不是當前急務。那麼盈餘應該用於還富於民還是投資未來,我認為不單是這屆政府,將來無論誰當特首誰當財政司長,都應該給香港人一個答案。 一般來說,還富於民包括紓困和退稅兩大方向,我認為退稅比紓困更為可取。在原則上,所謂盈餘就是徵收了比需要多的稅款,所以「從哪裏來,就哪裏去」合情合理。而且香港中產的日子也不特別好過,退稅對他們來說就是最重要的紓困措施。而援助基層的紓困則應該以長遠的福利規劃和幫助他們自力更生脫離貧困去達成,不是靠短期的一次性援助。我一直都堅信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即是送魚及不上教人捉魚,而這正是我所說的長遠投資。 既然還富於民和長遠投資同樣重要,我認為應該定下指標,可考慮以後的政府盈餘各佔一半。去年度政府有300億盈餘,還富於民用了差不多接近4

詳情

對症下藥

本星期公共運輸業界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風波,事源星期日(2月19日)一名九巴司機在中環怡和大廈巴士站,在巴士站正式範圍外上落客,被警方票控。車長認為這是無理檢控,向工會反映,繼而巴士業聯會聯盟和多個工會團體發起按章工作行動,呼籲車長由星期一起依法耐心等候「埋站」上落客,聲援被票控的車長。 以民情論,一般來說市民都覺得這位車長無辜,為市民行個方便反遭票控。事實上巴士車長每日都遇到這個「埋唔到站」的問題,原因是部分的士和貨車司機只求自己方便,停泊在巴士站內上落客,甚至停車等候,導致巴士未能駛至車站正式位置,情況可說是非常普遍。 我經常落區,留意到現時巴士站設計有兩個大問題。一是巴士站的前後沒有畫上黃線,的士就在巴士站前後方停車;另一問題是巴士站頭尾斜位沒有黃線,其他車輛司機以為可以合法停泊在這個前後斜位。我認為以上設計都助長了違例泊車。早於2014年10月,我在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上向運房局提出,在全港的巴士站設雙黃線,並伸延至巴士站的前後約10米位置,警惕的士、私家車、貨車等切勿在巴士站違例泊車阻礙巴士出入。當時局方回應會交由運輸署作進一步跟進和研究,可惜一拖兩年,終於釀成今日的局面,有

詳情

通識:思辨或摘星之旅?

去年大專辯論決賽討論「香港應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如果我在場,大概會因「職業病」上台搶咪。學生準備比賽時,必然要了解退保發展、細閱諮詢文件、弄清不同方案、了解持份者立場,然後建構主線、準備駁論,如此十年功,待比賽當天盡陳數據和理據,精彩一分鐘。我當年在語常會積極推動「融辯入教」,深信多元化的辯題能讓學生涉獵更多知識,思考過程則能培養「和而不同」的觀念,最重要是讓孩子善於、敢於提出站得住腳的觀點——無論他支持哪個退保方案,或是否支持退保。當每人都能在他人的立場停一停、想一想,和平就不只是希望。好辯不是為了挑起紛爭,而是為了促進和諧。 古希臘先哲亞里士多德提倡的自由教育(Liberal Education),重點是解放心智,自由學習。有別於被技巧主導的學科,自由教育不具功利性。我相信通識教育(Liberal Studies)的精髓亦在於「Liberal」一字,話題天南地北,觀點海納百川。老師帶領學生為生活問題找出答案,但不像解答數學題有公式可循,老師不一定是對的,亞里士多德流傳於世的知識總和也不及這句重要:「吾愛吾師,更愛真理。」通識教育是帶學生走上思辨之旅,必修通識科卻是一趟摘星之旅。當學

詳情

前事不忘 後事之師

踏入雞年,香港未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卻先迎來沉痛的一晚。二月十日晚在港鐵那一場火,改變了很多人的一生,包括傷者和他們的家人朋友。在此祝願各傷者早日康復,不要放棄,香港人都和你們在一起。事故原因和責任都交給警方調查,傷痛之餘,我們要盡快檢討有什麼地方需要改善,意外要來,不會預先通知。 今次事故發現港鐵各個車站設計時的消防標準不一,所以並非所有車站裝設灑水系統,這個硬件問題應該不難解決,以港鐵的規模成本亦非大難題。還有車站職員的應急安排和訓練,港鐵亦應全面檢討,精益求精。另外,事故發生時有數分鐘車廂完全與外界隔絕,車長亦指到站後才知道發生火警,我認為應盡快更換未有安裝閉路電視的列車,據我所知大概需時四年。期間可替現有列車加裝額外閉路電視,一般系統需要列車停駛個多月,所以可考慮加裝無線系統以縮短停駛時間。這樣做的重要性在於讓外界盡快知道車內情况以作應變,不單站內職員早作準備,更可盡快調派站外警察和消防處理。 閉路電視不單可用於應變,還可幫忙預防事故發生。現時大堂和月台只有小量低像度閉路電視以監察人流,我認為應全面加設高像度閉路電視,專業人員長時期監察,判斷可疑人物和物品。其實以閉路電視作為預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