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上流:日暮途遠,休歇枉然——論青協提倡休學年

香港青年協會轄下的研究組織「青年創研庫」在上月底發表研究報告《高中生對「休學年」的取態》,指出大部分受訪中學生贊同推行休學年計劃,並引述數名專家意見,支持休學年具備多種好處,結論是建議政府及各界支持休學年計劃,供高中畢業生參與,使他們適當地規劃人生。 報告引述專家所言,指「現時生涯規劃及中學教育比較偏重單向式向學生傳授知識或經驗,缺乏讓學生有自主探索和體驗的機會。」(報告頁ii)休學年為學生提供各種機會,包括工作實習、造訪外地、學習新技能等,正好應付上述專家所說的問題,這也成為本報告推銷休學年的關鍵依據。 若當面詢問中學生是否贊成推行休學年,多半贊成。姑勿論他們會否希望從繁重的學業中休息、趁機遊玩、逃避責任等,他們也自覺生活體驗貧乏,亟需機會增進在學時未能獲取的經驗。就連文憑試中文科寫作考卷的評卷報告,也常批評考生日常體驗不足,導致文章內容空泛,講得道貌岸然,彷彿教育失敗的責任全在學生,卻有多少人細想青少年生活體驗闕如,原因何在? 不知是誰說起,叫中學生面對公開試時「搏盡無悔」,好像這場考試重要得要用性命換取,得之則獲天下,失之無以保父母。當考試是青少年生活的焦點及終點,他們——以及週

詳情

以國家與地區關係擬為父子,恰當嗎?——慎用類比

日常生活中,不少人會運用類比這種方法來說明事物,或論證觀點,類比的有效程度取決於幾項因素,最常見影響有效程度的因素是「主要項」(談論的對象)及「類比項」(用以比較的事物)的相似程度,又或簡言之,常見的錯誤是主要項與類比項並不近似。 以下是一個較鮮明的例子,某國家的官員認為某地區、城市,或所謂特殊行政區域的人不夠忠誠,便以父子比喻國家與地區的關係,導致堂堂大官,說話荒謬得像個目不識丁的愚民。 首先,父生子,子是後代,某地區卻不是某國的後代,國土之取得,往往是透過政治力量,最常見的更是軍事力量,而非與孩子的母親,洞房花燭後生下來。再者,父子乃血肉之軀,都有大限,講出「父子之喻」的國家官員應是設想國家等同慈父,慈父怎也不願白頭人送黑頭人。大談國家是父,豈非預示國家相較地區,早登極樂? 類比的對象也要貫徹,國家及地區是政治實體,本來就難用人倫關係連結,能連結的最多只是兩地的人,即國家的人與地區的人如同父子。一國之內,上億人口頓成父子,聲勢浩大,恰如當今偉大國家的夢想盛世。這種比喻固然是天方夜譚,於是國家官員的說話含混地表示國家這政體如同父,地區公民如同子,這兩個類比項指向不同層面的主要項,公民

詳情

人生在世,並不一定涼快

六月六日《香港01》報道本港連續六日錄得三十三度高溫,訪問數名環保人士,他們表達關於市民開冷氣的意見。報道特別強調林超英的說法,列他為標題人物。有關意見似乎觸動了部分網民敏感脆弱的神經,在討論區及Facebook專頁中對林超英大加鞭撻。 先看報道中林超英的說法,他堅持不開冷氣,面對酷熱天氣,降溫的方法是開風扇、以濕毛巾抹身、用花灑沖身,並指出流汗只是身體調節體溫的自然反應,可助排毒,焗桑拿正是此舉,又稱流汗不是罪,不是骯髒,宜調整心態。持類似建議的還有世界綠色組織行政總裁余遠騁及350香港聯絡主任古偉牧,他們認為市民不宜盡開冷氣,可以交替使用風扇及冷氣,又可在家具上鋪涼席、拉下窗簾,總之要旨仍是減少依賴冷氣。 網民的意見紛紜,以批評林超英的居多,見於連登論壇及「香港on9協會」的Facebook專頁,他們都無視余遠騁及古偉牧的意見,因此也失卻報道的主旨,把焦點落在「大熱天時,汗流浹背,仍不開冷氣」之上,於是除小部分網民認可林超英的行為外,其餘大部分評價都是負面,例如指林超英是「環保膠」、「以己度人」、「廢老」,並要「聲討偽環保人士」;或說自己大汗、要穿制服上班,林超英退休,生活固然自在

詳情

與其建屋,不如重建思想

市區重建局行政總監韋志成在四月三十日,於該局網誌發表文章,提出本港可以運用創意,解決土地、住宅不足的問題,改善居住質素。不久,他被批評支持發展商興建面積小於正常的「納米樓」,他在五月七日再度發文辯解,指自己並不支持興建納米樓。雖然從韋志成列舉市建局的數據、工作而言,納米樓一事可暫且放過他,但這番澄清與近年官員、社會賢達的「第二次言論」一樣,立場好像再度表達,卻不見思想上有何可取之處。 於四月三十日發表、名為〈創意運用空間,改善居住質素〉的文章約2,500字,其中談及納米樓的部分有640字,只佔全文約四分之一,但這成為韋志成所謂「錯誤的焦點」也不無道理,他提及︰ 「在地價和樓面呎價高企的情況下,為迎合市場需求和市民的購買力,發展商因而在單位的面積空間上作出調整,增建較多細單位供應;而熱烈的銷售反應,亦顯示市民對房屋的強大需求。」 其中思路是︰土地有限,很多人上樓無期,住屋需求持續上升,發展商於是在有限的土地內推出細小單位。這些較小甚至異常細小的單位仍不乏問津,銷情熱烈,反映市場需求非常大,可說是市民渴求這些單位。市場需求獲得驗證,可見這是正確的道路。 韋志成還認為「創意運用空間」可有以下

詳情

成功此去無多路

聲明︰本文引述陳同學的創業故事,資料來自近日報道,有關傳媒包括《香港01》、《明報》、《星島日報》及《大公報》,若以下內容與事實不符,恕未能親身訪查真相。 早前《香港01》報道一名大學生創業,標題引用該名學生的語句︰「人生就是不停玩命」,是何等引人注目,只欠一句「令十三億人都驚歎」,奈何細看報道,只能概嘆這故事平平無奇。 報道交代主人翁陳同學是末代高考生,成績未如理想,只能報讀自資院校的課程。他一面讀書,一面自修新高中課程,準備應考文憑試,溫習時間是朝九晚十一。陳同學在文憑試後入讀科大理學士,《香港01》指再經「龍爭虎鬥」,陳同學獲准主修號稱「神科」的風險管理及商業智能學。雖然旁人認為金融是理想行業,但陳同學不以此為畢業後的歸宿,矢志創業,報道形容這是他「又一次離隊」,何者是首次?考文憑試?修讀自資課程?還是讀所謂「神科」,而不趁早炒樓?報道未交代。 陳同學白手起家,開發手機應用程式,該程式讓客戶在七日內收聽不同錄音,幫助安睡,從而提升精神健康。報道最後意圖畫龍點睛,引述陳同學Facebook的文章。該文章題為「人生就是不停玩命」,報道引錄的文字如下︰「玩命有兩種意思,一是做一件旁人以

詳情

抄襲同謀

製片之中,有一個術語叫logo flip,即顯示公司、節目等標誌的短片,多用來作起結、過場之用。香港的電視台多在播放劇集的時段內,於播放廣告前,或播完廣告後續播劇集時,展示logo flip。近來,我們發現無線電視劇集《與諜同謀》的logo flip明顯抄襲外國作品。 上圖是希臘設計室Unusual所設計的海報,用來參與希臘平面設計師協會在二零一零年舉辦的「反種族主義」徵件活動。圖像代表黑白種族的兩隻手互握,兩手同時又握住一枝手槍。 上圖是《與諜同謀》logo flip的截圖,在「同」字上的圖樣,與剛才提及Unusual的海報非常近似,只有幾項微小不同,例如黑白色互換、槍管粗幼等小節,而設計意念——也是一個構圖的基礎——卻是完全相同,難以說這是巧合,而非抄襲。再說,原作海報意義深遠,它不是以一個大心形加上LOVE and PEACE,以畫公仔畫出腸的方式構成,反而將人性加入海報之中。到底是黑人與白人之間的關係,應由對立(手槍)走向和平(握手),還是相反地由和平走向對立?越看海報,越令人再三反思。然而《與諜同謀》的logo flip 硬生生地將「與」、「諜」、「同」、「謀」四字,分別加入

詳情

早已來臨的「後真相時代」

英國退出歐盟、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期間政客謊話連篇,仍有不少人相信,甚至認為事實如何已不重要,有人認為社會出現空前反智的情況,稱現在為「後真相時代」。或許在歐西地區,這是新鮮事,但在香港,這幾乎是司空見慣。從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較早前的言論可見一斑。 施永青在報紙專欄論環保人士漠視大眾的住屋需求,阻攔政府開發郊野公園,作為住宅用地。施永青提出「環保只是人類自己弄出來的概念,地球可沒有這樣的需要。」並舉出多種自然災害,指它們足以令多少環保工夫付諸一瞬,人類如何竭力保護環境也是徒勞。又說港人生活奢靡浪費,「欠地球的,遠非保住香港的郊野公園就可以贖罪。」好一個「一件污兩件穢」的豪氣!反正地球已一直被破壞,自然的力量又是「不可抗力」,因此再多的破壞也不需在乎!施永青竟然以火山爆發與排放毒氣、冰河時期的地貌變異與填海作為類比,而不知自然災害只令環境改變,人類破壞環境的行為才導致永久損害。 施永青又提出「人類是為了保持一個可以讓人類長期生活的環境,才大力提倡環保的。」誠然當今流行的環保論是以人類為中心的,大要是整個環境由眾多事物組成,包括氣候、土地、動植物,甚至細菌、元素;個別事物又是貢獻整個健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