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琪:歐聯愈打愈曲折

歐洲列強的國內足球聯賽到了尾聲,球迷更關注的是歐聯大戰。然後等待暑期,觀看俄羅斯世界盃。歐聯打到八強已經很曲折,特別離奇是首回合大勝的巴塞,到次回合竟然被羅馬爆冷淘汰!皇家馬德里也幾乎被祖雲達斯平反,全靠球證賜給十二碼才可晉級,並不公平。難怪有人認為有蠱惑,但我不大相信這幾場打假波,吹黑笛,其實勝負乃兵家常事。現在四強好在有齊歐洲西、德、英、意四大聯賽隊伍,總算平均分豬肉。衛冕的西班牙皇馬,將於四強準決賽對着德國班霸拜仁慕尼黑,等於兩大熱門決賽,應該鬥得精彩吧?英超利物浦對着意大利「黑馬」羅馬,或許勝望較高。我喜歡利物浦的「埃及文明」三位鋒將,尤其是埃及「法老王」沙拿,今季奇蹟揚威,亦為古國埃及增光。失威已久的利物浦,在德國教頭領導下步入佳境,若能打入歐聯決賽,進而奪標,那就真正重振名門聲威了。戰局當然無可預測,總之,近期利物浦惹人好感。曼城與曼聯都在歐聯喪師,令人失望,曼聯尤其反覆不穩,剛剛在英超打敗冠軍曼城,接着卻敗給榜尾降班的西布朗,摩連奴的招牌又有危機了。至於歐霸四強,馬賽對薩爾斯堡比較冷門,最矚目是阿仙奴鬥馬體會,此役對阿仙奴特別重要,該隊久沉後似有起色,能否回勇反彈呢?[石琪 kayylay@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421/s00206/text/1524247212296pentoy

詳情

石琪:貓咪.作家.編輯

觀看《貓咪收集之家》試片,發覺與預期不大相符。片中當然有貓,但主體其實描寫一個青年文藝作家,以及一個很年輕的女編輯。 不符預期,反而有些可喜。因為我對《貓咪收集》手機遊戲無知亦無興趣,一向對日本貓片更無好感。很久以前看過《子貓物語》,故意把可憐貓兒抛到海邊和地洞苦苦掙扎,乘機煽情,實在虐待狂,拍攝者絕非真正愛貓人士。後來日本動畫《貓的報恩》亦不好。只喜歡小林誠的貓漫畫《我愛米高》。 《貓咪收集之家》好在沒有虐待貓,亦沒有逼貓做戲。這作家成名後難產,養了貓才恢復靈感。最可愛是女編輯清麗純品,熱心盡責,不斷親自長途前往作家的家中收稿,可見日本保持古風,尊重作家。我們早在傳真機時代已經不用人手交收原稿了。 片中作家用電腦打稿,妙在屏幕格式和原稿紙一樣,照足漢字傳統,由右至左直行,再列印出來交稿,很正規。我們中文電腦打字也可直行,不過通常慣於橫行了。現在中文書刊大多橫排,日本和台灣則仍多直排,沒有貪新忘舊。 記得有部以色列片,猶太作家用電腦打希伯來文,原來由右至左橫行,跟歐洲文字方向相反。阿拉伯文也是由右至左,和希伯來文同屬閃語系。其實舊時香港中文報章橫排標題也由右至左,後來學了大陸,一律由左

詳情

石琪:港人始祖是狗?

狗年談狗,最奇特是盤瓠神話。早有很多論述,近來當然更值得注意。開天闢地的盤古是否源自狗神盤瓠?亦再成為趣怪話題。傳說高辛王的愛犬盤瓠殺敵立功,高辛王遵守諾言把公主嫁給牠,牠變為狗頭人身,與公主生下兒女,子孫繁衍,成為中國南方的苗、瑤、黎、畲、輋等民族,他們都尊奉盤瓠為老祖宗,稱為盤王。不少學者認為,「盤瓠」音轉,就變成「盤古」,盤古神話也出自那些南方民族,後來才被漢族「接收」。這種說法至今仍有爭議,大漢族主義者或許不滿由龍的傳人變為狗的傳人。其實由古至今,狗與人類關係特別密切,超過「虛擬真實」的龍。微妙的是,廣東原屬南蠻之地,香港最初居民正是那些南方民族,崇拜狗頭盤王,自認是盤瓠與公主的後裔。因此可以說,港人的父系始祖就是狗!當然,那些原居民消失或漢化已久,今日香港人大多數在近世來自東南西北,與苗、瑤等族無關。不過,本土不少地名保存「輋」字,例如禾輋、坪輋、菠蘿輋,亦多與輋族有關的「峒」或「洞」字地名,例如古洞、沙螺洞、觀音峒等。據說輋族等於畲族,是瑤族分支。香港殘存一些摩崖石刻古蹟,很可能是他們留下。那時未有香港之名,不過追溯起來,這些民族是香港的先民,與盤瓠的狗神話頗有淵源。[石琪 http://kayylay@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210/s00206/text/1518199808129pentoy

詳情

石琪:古巴的粵劇花旦

古巴不但有爵士樂團,也有粵劇花旦,其中一位是白人美女,識中文,華名何秋蘭。她十多歲便在夏灣拿粵劇戲班做花旦。現在八十多歲了,仍然愛唱粵曲。 魏時煜導演,羅卡、汪海珊監製的紀錄片《古巴花旦》,就是描述何秋蘭與古巴的滄桑經歷。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古巴是美國的「後花園」和「銷金窩」,華人二十萬,夏灣拿唐人街非常旺盛。何秋蘭是華僑的養女,曾嫁給華人。從舊照片看來,她青春美麗,過着明星生活。1959年卡斯特羅領導古巴革命,改變一切。 最初「發現」何秋蘭,是劉博智紀錄短片《古巴唐人》,在網上看到的人都大感驚奇。然後香港電台電視部《華人移民史》拍攝雷競璇往古巴「尋根」的一輯,亦找到何秋蘭。現在《古巴花旦》更詳細實錄她的往事和近事,還請她與「舞台姐妹」黃美玉一起來香港,往廣東,實現她的「還鄉」夢想。 她雖非華人,但把養父故鄉開平當作家鄉,主動要求到祖墳上香致祭。又被安排在佛山祖廟登台,在香港與龍貫天、謝雪心合唱粵曲。 此片將於本港特別場放映,二月十一日在太古城新影院,十二、十三日在百老匯電影中心,據說都滿了。二月廿五日在上環元創方,由「揚鳴兒童粵劇團」(包括黑人、白人女童)表演後,免費放映該片。至於其他

詳情

石琪:查家宅.證清白

俗語「查家宅」,通常是指查家世,甚至祖宗三代起底。但此語在今日香港應該照足字面理解:查明家宅內外和上下,有沒有違規僭建,以及不安全的破損。其實政府經常抽查市民的家宅,最普遍是驗窗、查簷篷,有問題便要修要拆。不必官方親自出動,只需發出公文,被選中的大廈家家戶戶便要在指定期限內,像驗車那樣由合資格公司檢查及修補。於是必然家家破財,那些公司生意滔滔。但一般來說,除非危及安全,官方不大理會有無僭建。大概因為港英時代慣於對僭建隻眼開隻眼閉,尤其是數十年前逃難者湧來,簡直縱容他們在山頭搭木屋,在市區天台搭棚屋,騎樓封起變廳房。這是歷史遺留的問題,現在舊區舊樓明顯有大量僭建物,難以全部執正清除。公屋和新廈的管理就比較規矩,不容僭建。目前最需要執正查驗的,反而是富貴人家,擁有獨立屋已經得天獨厚,竟然得寸進尺僭建,好像有恃無恐。直至家主要做特首或司長,才被揭發,成為醜聞。近年高官政要屢次因家宅問題出事,包括僭建或特惠,奇在仍有「高端」人士毫不醒覺,弄到水洗不清。可見查家宅比查三代案底重要,達官貴人都要自查家宅,證明清白。否則官方不查,也會有人檢舉,亦逃不過遙控飛來飛去的天眼。[石琪 kayylay@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120/s00206/text/1516385004382pentoy

詳情

石琪:看西片.學中文

大家知道「聽歌學英文」,還有「看電影學英文」。上世紀不少人就靠歐西流行曲和西片,學到一些英文。其實舊時看西片也可以學中文,因為昔日很多西片的中文片名,借用古典詩詞和古文。或恍似古文,例如《亂世佳人》、《翠堤春曉》、《魂斷藍橋》、《惹火尤物》等。連歐洲色情片亦被詩詞化:《夜夜念奴嬌》、《少女情懷總是詩》。歌舞舊片《窈窕淑女》(My Fair Lady),中文名出自《詩經》的「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非常經典。《仙樂飄飄處處聞》(Sound of Music)源於白居易《長恨歌》的「驪宮高處入青雲,仙樂風飄處處聞」,改了一個字。老影迷會記得桃麗絲黛、洛赫遜主演的愛情喜劇《夜半無人私語時》(Pillow Talk),中文名也出自《長恨歌》。還有《蓬門今始為君開》(The Quiet Man)出自杜甫詩「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草色入簾青》(The Grass is Greener)出自《陋室銘》,上一句是「苔痕上階綠」。《美人如玉劍如虹》(Scaramouche)出自龔自珍詩句。安東尼奧尼的美國片《無限春光在險峰》(Zabriskie Point)出自毛澤東詩,風光改為春光。妙在德斯汀荷夫曼主演《大丈夫》(Straw Dogs),英文原名實為「芻狗」,來自《老子道德經》的「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石琪 http://kayylay@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106/s00206/text/1515176686056pentoy

詳情

石琪:狗牙嶺.薄刀刃

不斷有行山出事新聞,現在天氣清涼適宜行山,意外亦增多,消防處忙於拯救。最嚴重是狗牙嶺「一線生機」、飛鵝山「自殺崖」,相繼發生墮崖死亡。大嶼山的狗牙嶺「一線生機」,著名險峻,但不是很高,攀上不難,難在攀下時浮沙滑石容易失足,必須小心謹慎。除了該段,上狗牙嶺是辛苦多過危險,過了「一線生機」後的光禿斜坡「閻王壁」最費氣力,再上鳳凰山頂便可大休。若從羅漢塔那邊上鳳凰山頂,挑戰程度差不多。其實香港雖細,山頭海邊類似險境頗多。在攀岩家和跑山家眼中,這些可能只是小兒科,但對很多行山者來說就不簡單。政府應與行山界協商,在「一線生機」、馬鞍山「吊手岩」之類熱門險坡設置安全繩索,當可減少傷亡和拯救之苦。上周末我們行山,十多男女老少上大東山爛頭營,完全白霧迷濛,幸而仍能找到翁維銓導演新裝修的小石屋,簡潔有趣。然後一組落南山,另一組往薄刀刃就很考腳力,愈行愈艱苦,又找不到正路落村,在石澗摸黑開電筒才回歸「人間」。事實上,行山隨時會錯摸迷途。數日後和其他朋友行鰂魚涌「蘭亭美澗」就很熟路,優美安全,又鄰近市區。妙在不是很多人知道這條幽徑,保持清靜,不像熱門郊遊徑人頭湧湧,每次前往都行得輕鬆愉快。[石琪 http://kayylay@yahoo.com.hk]PNS_WEB_TC/20171202/s00206/text/1512151369250pentoy

詳情

石琪:販賣人口的行情

每到炎夏,足球迷便會吊波癮,因為球壇唞暑。最有吸引力的歐洲球季,並非五窮六絕七翻身,五月是各國聯賽壓軸高潮,爭標戰和護級戰都有瞄頭。六月也有重要盃賽。七月就水靜鵝飛,友誼賽熱身賽只是練習,要到八月才再打真軍。 無波看,仍會留意一下列強組班動靜、球星買賣行情。早已說過,今日世界依舊常有人口販賣,球星尤其標明價錢,正式買人賣人。跟奴隸時代不同的是,球星身價高到離譜,他們袋袋平安成為富豪,令到無資格被販賣的普通人非常羨慕。 原是曼聯隊長的朗尼,近年水準大跌,但超高價合約未完,曼聯要貼錢把他送回前母會愛華頓,周薪減半也高達百多萬港元,是否值得呢?據報很多愛華頓球迷不滿。且看朗尼能否知恥近乎勇,在新球季證明物有所值,不再淪為後備吧。 你來我往,愛華頓射手盧卡古被曼聯花七億六千萬港元收購。我喜歡盧卡古,然而他水準不穩,能否在曼聯被摩連奴調教得成熟呢?尚待觀望。至於老將伊巴謙莫域治傷後去向怎樣?能否恢復神射手本色?也值得注意。 其實各國青春新秀湧現,看看不久前歐聯大戰,青年軍盃賽和洲際盃賽等,新人活力四射、大出風頭,當然立刻成為天文數字收購對象。那些超新星做了新富豪新貴族後,是否符合期望,也很難說。

詳情

扮無辜.扮受害

以歐洲為首的世界超級足球壇,早已由業餘體育演變為職業「演藝」大生意,球星身價高過很多電影明星。正規演藝人也會發達,但更多捱窮。 其實球賽真是表演藝術,球技大有觀賞價值。何況球員形象愈來愈標奇立異,髮型鬚型五光十色,入球後又各有慶功姿勢,十分演藝化。 不少球員確有影帝級演技,最普遍是犯規被罰時「扮無辜」,明明動作粗暴危險,電視重播證據確鑿,也會扮成慘受冤枉似的。 妙在球場上「冤案」也實在很多,因為常有球員「扮受害」,略受合法攔截便滾在地上慘呼狂叫,好像受重傷很痛苦,博取十二碼。有時博懵會被球證識破,「插水」者領黃牌,但「詐型」成功似乎更多。 因而想到,現實世界本來就充滿明爭暗鬥、爾虞我詐,人人或多或少都要有半真半假的演技,球場只是縮影罷了。 新聞人物特別流行「扮無辜」「扮受害」,明明行為不當也扮成很正義,明明無損無傷亦大叫慘受迫害;相反,真正無辜的人隨時會變成水洗不清的「罪人」。亦有顯然受害者,因某些不能說明的原因,堅持沒有受害! 人性蠱惑,社會分裂,尤其是什麼都會政治化。究竟誰無辜,誰受害?誰政治正確,誰政治不正確?更難判別。 比較起來,球場上無論怎樣扮嘢出術,始終有真材實料,遊戲規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