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南海受氣 東海發洩

中國人愛面子,丟第一次臉,下次再丟,就會老羞成怒反檯。中國在南海仲裁上丟臉,國人的盲目愛國主義已經發作:央視旁述在菲律賓奧運代表團進場時不發一言,國人視之為一種「勝利」。中國休漁期結束,漁船東海去,若再丟臉,結果會如何?南海丟的臉 東海拾回自南海仲裁結果出爐,中國提出的「九段線」主張被海牙常設仲裁法庭裁定為沒有法律依據,另外亦裁定南海各島礁不能享有專屬經濟區的權利。中國一直對仲裁不參與、不接受、不承認,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更在仲裁結果出爐的翌日發表逾二萬字的《中國堅持通過談判解決中國與菲律賓在南海的有關爭議》白皮書,聲稱中國人在南海活動有「二千年歷史」,南海諸島是中國「固有領土」云云。既然是自己領土,為何中國不參與仲裁,在庭上提出證據,據理力爭呢?因仲裁結果對己方不利才不接受及不承認,應該較合符邏輯。菲律賓是東南亞國家中與美國最親密的盟友,而中國一直懼怕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自南韓開始到日本沖繩,繼而是台灣至菲律賓,美國駐軍及其盟友的軍隊封鎖中國軍隊進出太平洋,所以南海是中國海軍的唯一進出口,戰略地位關鍵。菲律賓提出南海仲裁,中國一直認為美國在背後搞鬼,有中國人在盲目的愛國主義下,發起抵制KFC等美國公司的運動,好好發洩,但未聞有人叫赴美求學的子女回國,或撤回投資到美國的資金。就算中國傳媒全部「姓黨」,只容許國人聽一把聲音,但南海仲裁中國「敗訴」是不可扭曲的事實,縱使黨媒及國人如何罵臭美、菲兩國,盲目的愛國主義玻璃心,破碎後始終無法復原。為挽回所謂的面子,中國休漁期一結束,就有指中國武裝海警船與多艘中國漁船遠赴釣魚島。此舉的目的是告訴世界,中國在仲裁中「輸掉了」南海諸島,但不代表中國是東亞病夫,中國會在釣魚島問題上態度強硬,扳回因南海仲裁而失去的國際形象。雖然南海仲裁結果已成定局,但仲裁沒有約束力,中國在南海繼續興建飛機跑道及軍事碼頭,不會輕言放棄對南海諸島的控制。另外,由於仲裁主要涉及「九段線」及專屬經濟區範圍,不涉主權誰屬,在中國仍然控制南海大部分島礁的情況下,中國對南海的控制能力依然,菲律賓亦沒有主權上的得益,中國與菲律賓及越南因南海而開戰的可能很微。相反,中國經南海仲裁後,不可在海上主權上再輸一仗。碰巧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領導的修憲派上月取得參議院逾三分二的議席,安倍誓要修改和平憲法。屆時中國在南海仲裁的新仇外,重燃對日本軍國主義復辟的舊恨,加上中國人盲目的愛國主義,中日隨時有機會因釣魚島問題而擦槍走火。就算東海不起硝煙,也有機會出現比二零一二年時更嚴重的大規模反日示威活動。韓部署「薩德」 不能怪責朴槿惠南海仲裁後,中國另一次的外交失敗,就是南韓准許美國在國內部署「薩德」反導彈防禦系統。中國為照顧國人盲目的愛國情緒,及保持其一貫準則,對韓星發出「限韓令」,強迫熱愛韓國流行文化的中國年輕人選擇愛國不愛韓星。不過,南韓總統朴槿惠去年不是不理會美日反應,高調出席中國抗戰勝利閱兵儀式,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並肩而行嗎?為何一年不夠就反面?「薩德」或能收集中國在東北的導彈情報,但主要目的是防範北韓的導彈。中國未能禁制北韓核試及試射導彈,且雙方關係不如以往親密,中國不幫南韓約束北韓,就唯有叫美國保護,這不能怪責民選總統朴槿惠。隨「薩德」部署及南海仲裁,中國自東北方開始,一直至東南面,對外策略頻頻失利。今日習近平力推「一帶一路」及亞投行,向西推銷中國過剩的產能,雖然發展中國家群起支持,但恐怕就像用錢買朋友,買回來的都是酒肉朋友。柬埔寨首相洪森早前宣布,中國向柬埔寨提供六億美元的援助,有指柬埔寨在南海仲裁立場上支持中國,就是中國買回來的。 美國 中國 南韓 菲律賓 南海仲裁

詳情

特府理虧 龜縮反港獨

本民前梁天琦和民族黨陳浩天因為提倡「港獨」,分別被選舉主任「認為」不符參選立法會的資格,參選夢碎,梁天琦指猶如遭「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立法會選舉提名期內表示,允許參選立法會變成大肆鼓吹及推動「港獨」言論的過程,獨派甚至進入立法機關,均不符「一國兩制」、《基本法》及法治原則。換句話說,中聯辦明確表態不想獨派進入立法會。本月初,張曉明的副手、中聯辦副主任殷曉靜把話說得更白,指「港獨」觸犯原則底線,損害中國在香港的主權,要「理直氣壯」及「旗幟鮮明」反對「港獨」。中聯辦把話說白,但香港行政制度始終有規有矩,特府唯有使手段,並由選舉主任背上政治責任,以「政治審查」否決獨派人士的參選資格。不過,中聯辦兩名話事人不是呼籲,要「理直氣壯」及「旗幟鮮明」反對「港獨」嗎?為何選舉主任在徵詢律政司意見後,要「我認為」、「我信納」去作主觀的政治篩選工作,而特首及高官為何未敢在鏡頭前「理直氣壯」反對獨派參選?若選舉主任的決定有十足的法律依據,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應第一個「旗幟鮮明」支持選舉主任,並交代特府立場,不讓新東選舉主任一個女人受反對派欺辱。特府呀特府,中聯辦指「港獨」不符「一國兩制」、《基本法》及法治原則,不就是給你「三個自信」嗎?為何現在只見選管會「理直氣壯」抵禦「港獨」,沒有特府「旗幟鮮明」高調附和?選舉主任在徵詢律政司意見後作出決定後,選管會夾在特府和全港反對聲之間,選管會主席馮驊更當眾遭梁天琦以粗口辱罵及大叫「食屎」,所受的屈辱及上頭砸下的政治壓力,起碼要枚金紫荊星章才能抵銷。現在無奈的是,選管會面對空前的政治壓力,已成一個燙手山芋,任何官員出手去碰,非得損手爛腳不可,所以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日前到訪律政中心的辦公大樓,與前線人員會面,有指目的是給他們打氣。據政府新聞網報道,林鄭感謝律政司維護特區法治,及為特府部門提供專業法律意見。那麼徵詢律政司意見的選管會及選舉主任呢?這刻頓成孤兒仔,「理直氣壯」地反「港獨」都不獲司長加許。還記得特首梁振英指在二零一四的佔領運動中,有「端倪」顯示外國勢力介入其中,會在適當時候提出證據證明。也許到現在仍未是適當時候吧,梁振英沒有再提此事。在此希望特府早日「旗幟鮮明」地提出提倡「港獨」犯了哪條法律,及選舉主任據哪條法例享有權力,能按參選人的政治取態而否決其參選資格。行好一國兩制 今日無港獨回歸後一段長時間,沒有人說「港獨」,只說「一國兩制」。「一國兩制」是由「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構思出來,後繼者不聽老人言,硬將之分作「一國」及「兩制」,又言「一國」大於「兩制」云云,如將一個人切開上半身及下半身,能夠說下半身要聽令於上半身嗎?明言可能參選特首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早前接受報章專訪時表示,「一國兩制」不論對北京和香港都是「最佳選項」。不過這些年港人看得太多「最差選項」了,「一國兩制」屢次遭違反,特府可以用行政手段損害「兩制」而獨尊「一國」,港人除了讉責,沒法從正常途徑阻止及懲罰違反「一國兩制」的特府。不少年輕人沒經歷過六四,對九七回歸只有模糊的記憶;拿的是香港身分證,說的是廣東話,曾經可能相信過的是「一國兩制」。然而「一國兩制」遭蠶食,變成有名無實。幾個月前他們高呼「本土」,不獲理會,現在唯有大喊「獨立」。張曉明反問,容許「港獨」份子「堂而皇之地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這符合『一國兩制』嗎?」那麼容許中共的意見堂而皇之地進入立法機關,又符合「一國兩制」嗎?道理一樣,別再說扭曲說甚麼「一國」大於「兩制」了,繼續下去,恐怕獨立之聲更大,推向管治邊緣。 一國兩制 港獨 本土派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

禁獨立法會 特府未罷休

為免提倡港獨的參選人進入立法會,於議會內不受法例約束地高呼港獨,特府及選管會不惜先「僭建」確認書,再由選舉主任「認為」本民前梁天琦不會改變港獨立場,否決他的參選資格。大概特府不料梁天琦為了參選,會「放棄」一直的政治主張及簽署確認書,結果在大部分非建制參選人「唔X簽」下,變成簽不簽署都無礙參選,參選資格淪為選舉主任個人的政治判斷。今年二月新東補選中,梁天琦取得佳績,他揚言立法會將會是建制、泛民及本土派「三足鼎立」。雖然補選中梁天琦未明確提倡港獨,但今次選管會「僭建」確認書,及選舉主任查詢其政治立場後,梁天琦為參選「做足」對方要求,簽署確認書及表明不支持港獨,按道理選舉主任已沒有理由否決其參選資格,但最終選舉主任在參考有關梁天琦的新聞報道並徵詢律政司意見後,「認為」梁天琦當選後會繼續支持港獨,否決其參選資格,可見確認書及事後的查詢只是花招,事實是港府為了禁絕梁天琦進入立法會,無所不用其極。選舉主任正式表示否決梁天琦資格的電郵中,內容多次提到「我認為」、「我留意」、「我決定」等主觀語句,目的是製造事實,以示決定由選舉主任個人作出,與選管會及特府無關。若事件引發政治責任,特府可據白紙黑字,將責任推卸給選舉主任及選管會主席馮驊。有指九月立法會選舉建制派的成績會左右梁振英連任,而中央絕不想有人進入立法會高呼港獨。事實上據《基本法》七十七條,立法會議員於議會上發言,不受法律追究。有人為求保持權位,可以毀掉廉政公署,為了連任及完成政治任務,區區一個選管會,有何不惜?除了梁天琦被否決參選資格外,較為矚目的「民族黨」陳浩天落得同樣下場。梁天琦的最大殺傷力不是什麼,而是他的港獨立場,而與本民前關係密切的青年新政,有參選人「個人支持港獨」。梁天琦參選資格遭剝奪,年輕選民可以用選票支持其他或會提倡港獨的候選人,特府又不能排除本土派人士當選後會轉投港獨。換句話說,特府現在只把最大可能當選的港獨參選人梁天琦及陳浩天排拒在外,未能完全堵塞港獨人士進入議會。確認書是一份聲明,特府若要禁絕港獨人士當選,可能會在選舉日前據他們的選情走向,向民意高、明示暗示過支持港獨的候選人提出檢控,指他們作虛假聲明,甚或當選後再作檢控,判囚一個月已有條件禠奪其議員資格。參選資格遭拒的人士,雖然都表示會提出選舉呈請及司法覆核,但特府會甘心奸計被法庭破壞嗎?法律學者張達明就擔心,特府或中央會就《基本法》第一條及第一百零四條提出人大釋法。釋法的話,屆時一錘定音,消除一切法律爭議,下次區議會及立法會議舉可再「僭建」如支持廿三條立法、擁護中國在南權主權的確認書,那麼具民意基礎的立法會半數地區直選議席,不再公平及自由,反受制「一國」的任意操控。本來本土派及港獨派支持者,其政治舞台是網絡及街頭。大年初一的旺角警民衝突後,梁天琦新東補選成績不俗。事隔幾個月,持類似主張的政團崛起,反映他們有機會進入立法會,能夠於體制內改變及理順施政與立法。精明的執政者應理解「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就算立法會選舉建制派成功過關、沒有議員提倡港獨,但管治及社會問題繼續積壓,「決堤」遲早發生;想香港穩定的中央領導人不得不察。2016立法會選舉九龍西選區候選人有:吳文遠、何志光、毛孟靜、梁美芬、譚國僑、朱韶洪、黃毓民、黃碧雲、林依麗、蔣麗芸、關新偉、劉小麗、游蕙禎、李泳漢、狄志遠。2016立法會選舉新界西選區候選人有: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朱凱廸。2016立法會選舉新界東選區候選人有: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晋、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恆、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 基本法 港獨 確認書 人大釋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