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思傳:《鯊海47米》逃出深海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嗜血,帶攻擊性,鯊魚早就是人類在海中永遠的恐懼。然而,恐懼往往伴隨著好奇,鐵籠觀鯊由此而生,意圖打破這種「鯊魚──人」強弱懸殊 ── 觀鯊的人以鐵籠為保障,潛入水中,近距離接觸鯊魚。導演 Johannes Roberts 的《鯊海47米》(47 Meters Down)正是以此為背景。 以鐵籠為罩,隔絕鯊魚,看似安全,但是在網上一翻查,就發現現實中意外不絕。就如去年在墨西哥觀鯊熱點瓜達盧佩島,一條大白鯊就成功衝進鐵籠。《鯊海47米》的危險,不全以鯊魚營造,反是是機器問題,鐵籠鬆脫,直墮四十七米的海底。 電影小本製作,以深海拍攝,但大多數時間只靠兩個演員撐場 ── 飾演Lisa 的 Mandy Moore與Kate的Claire Holt。電影不多玩特技,不用大卡士,在公式化引致意外以後,在設定上花上心思,以劇情推進。 鐵籠墮進深海,兩個女主角只望逃出深海──但是,氧氣不足,通訊設備在籠裡無法使用,這個設計容讓她們無法坐在籠中等待救援,而是必須離開鐵籠。重要的是,她們正身處在鯊魚出沒的一帶。是以,為了返上水面,她們需要反覆經歷「進入鐵籠──相對安全」與「離開鐵籠

詳情

程思傳:書展以外,富德樓的港台獨立出版/書店的書業對話(下)

書展期間,富德樓的艺鵠舉行了聚集了港台兩地的獨立出版人與獨立書店店長的對談──「〔不止一條路〕書業對話:兩岸多元出版 / 書店的活力」。 上一篇談到「獨立出版」,這一篇將集中討論「獨立書店」,以及「出版與書店」。 獨立書店 有說,獨立書店是城市的一道風光。若然連鎖大書店永遠企理整齊,有著倒模般一式一樣的裝潢格局,在最當眼的位置擺著相同的暢銷書,獨立書店則是一個帶著店長性格內涵的存在。每一間書店各有自家特色,不只打著折扣,更多的是販賣信念與主題。 蔡瑞珊一語中的,他們追求的不是人數多寡,反倒是看似更虛無的讀者口味:不是需要很多人,而是需要一些懂你的人。她從主播搖身成為書店的店主,把媒體合作經驗帶到書店。例如,從六月起,青鳥書店與端傳媒合作,一起策劃主題書區,六月的主題正是「香港回歸二十年」;也會邀請不同界別的意見領袖成為選書人,列出不同的推薦書目。 鍾尚樺則笑言,他的工作是聊天:與讀者聊天,與出版人聊天,與其他合作單位負責人聊天。裝潢以前,甚至先邀請三百多個人來一次的分享,問及各人對書店的想像。三餘書店強調的是與城市的互動,複合式的單位,容讓他們在賣書以外,還有其他可能,如增設展覽的空間

詳情

程思傳:《編寫美好時光》再寫一場鄧寇克奇蹟

最近談鄧寇克,很多人把焦點放在路蘭的《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尤是上映以後各篇評論(!)文章,添上不少火花。對於《鄧寇克大行動》評價如何,各有想法,意見既寫於上一篇〈《鄧寇克大行動》以小見大,以弱對強,重構一場鄧寇克奇蹟〉,也不再摻一腳。這一篇,倒是想談一談另一齣提到鄧寇克的電影——《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 路蘭的《鄧寇克大行動》拍下戰場的當刻,《情約一天》(One Day)導演 Lone Scherfig 的新作《編寫美好時光》談的是後鄧寇克大行動。縱然撤退成功,那依舊是艱難的時期。歐洲大陸的戰事陷入困局,縱然隔著英吉利海峽,英國也常遭德軍空襲,全國生活在戰爭的陰霾之下——導演的焦點不在前線,而是看似遠離戰場卻被影響的一群;有趣的是,切入點是電影。 當戰爭持續,全國士氣低落,政府下令開拍提升士氣的電影——為了娛樂,也要成為一種安慰,安撫每一晚膽驚受怕,躲進地鐵站的人。於是,早陣子發生的鄧寇克大行動成為了最佳的題材 。 談《鄧寇克大行動》時提到大撤退「是一場富奇蹟性的行動,除了在短時間內成功讓約40萬聯軍從鄧寇克撤離,也是以一個『弱者』的行動回應『強者』

詳情

程思傳:書展以外,富德樓的港台獨立出版/書店的書業對話(上)

一年一度香港書展完結。這些年來,早有「書展是散貨場」的論調。若然繼續以此討論,未免舊調重彈。這一年,書展的年度主題從上年「武俠文學」,換上更貼近普羅的「旅遊」為主題,已讓人難以理解,遑論為書展作一個定位。反倒是,場外的活動更見吸引,在書展期間,幾條街以下的在富德樓的艺鵠,就舉行了「〔不止一條路〕書業對話:兩岸多元出版 / 書店的活力」對談。 適逢書展,對談邀請了港台兩地的獨立出版人,以及獨立書店店長,由香港清山塾文化主廚洪永起為主持,逗點文創結社社長陳夏民、一人出版社社長劉霽、dirty press 出版總監張小鳴、台灣青鳥書店店長蔡瑞珊、三餘書店店長鍾尚樺,以及香港艺鵠主席馮美華,各人從自家的經驗,分享對獨立出版、獨立書店的想法,嘗試摘下當晚的討論,以作記錄: 獨立出版 獨立出版呈現了城市一個較少人注目而非不存在面向,填補了主流出版物的空隙,以致在出版決策上,不以作者知名度、題材受歡迎程度為最主要考量,反是著重議題在社會的重要性,嘗試引進各類潛在或不被正視的議題,也有不少實驗性的作品。 是以,在獨立出版的攤位逛逛,看見的不是各家書店的暢銷書,不是千偏一律的主題,從個人的詩集、性別議題

詳情

程思傳:《鄧寇克大行動》以小見大,以弱對強,重構一場鄧寇克奇蹟

1940年,納粹德軍突破了法國的馬奇諾防線,大舉進入法國,英法聯軍被迫撤退至鄧寇克。鄧寇克位於分隔英國與法國海峽最窄處的北端,隨著附近相繼被德軍進佔繼而投降,英法盟軍開始「發電機行動」,在該地執行了大規模的撤退,從5月26日開始,6月4至5日晚間完成撤離。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的新作《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正以這一場大撤退為背景。這是路蘭首次導演取材自歷史的作品。不同於過往的虛構故事,需要層層遞進,建構一個全新的環境,電影只是用上幾句解釋當下的情況,就直接進入戰場—— 路蘭嘗試突破戰爭片的敘事方式,沒有明顯的故事,沒有單一的主角,沒有幾多句對白,甚至沒有兩方軍隊交戰的場面(僅有空軍在天空中的對戰),《鄧寇克大行動》把電影劃分為陸海空三線描述。透過三組的小人物,無論是陸上的二等兵Tommy(Fionn Whitehead),遊艇的主人Mr. Dawson(Mark Rylance)與兒子 Peter(Tom Glynn-Carney),以及皇家空軍戰鬥發生員Farrier(Tom Hardy),呈現大撤退中的不同面貌。 導

詳情

程思傳:《日常對話》Shall we talk,陪我講出我們從前何以生疏

客廳的一隅,一張長桌,兩張椅子,二人各據一邊。在鏡頭下,她們談著生命中不願再回首的過去。電影取名《日常對話》(small talk),輕描淡寫的,對話卻毫不日常──對於導演黃惠偵來說,這是一場準備了一輩子,掏空了所有而有的對話。 在柏林影展奪得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以為電影單純紀錄導演對「媽媽是同志」的後遺。同志媽媽,這一個設定早就顛覆很多人的想像,又或在很多人的家庭,這是一輩子的秘密,無法也不能將之宣之於口;然而,這一點在戲中被縮小,彷彿成為背景,沒有很多預計的前設,沒有奇異的眼光,沒有很多掙扎。當我們依著鏡頭,走進這個家庭,就發現有更多更多的問題,比這件事影響更深。 這是一場極為私密的對話。窺探著一個人,一個家庭的過去與現在。作為旁觀者,看著銀幕,聽著故事,看似有點距離,卻無時無刻,牢牢記著,這是一個人的生命,一個家庭確實的經歷,不是劇情片,不是來自編劇的靈感。若然把這一點記得,紀錄片中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句分享,每一下動作,都是帶著無比重量。 為什麼要把這難以回首的私密對話紀錄,甚至拍為影片?導演在映後分享,最初籌備的原因,正是來自她與媽媽的隔閡。她們不是不說話,只是每日流於媽媽問「

詳情

程思傳:《玉子》那東西我們早就不屑了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奉俊昊導演的《玉子》(Okja)從入圍今年康城影展主競賽開始,還未上映(上架?)以前,就先引起極多爭議(如,電影必須在戲院播放之類)── 這是 Netflix 原創電影的第一次。 故事很簡單。從深山小女孩美子(安瑞賢)與從出生就被看成企業生產希望的超級豬(Super Pig)玉子的故事,談到肉食市場,談到資本主義,談到動物解放(沒有簡單的傾向一方)。 電影以「現在」為背景,從2007年開始至2017年,但故事的設計超出了「現在」,容讓故事有更多的發展──單是一隻超級豬的造型,就已經超越現實(製作團隊設計了超過一百份動物初稿);唯獨批判的一部分,卻是指著現今的消費與資本主義的社會,依然有力。 玉子由始至終是跨國企業的產物──超級豬是跨國企業 Mirando 行政總裁Lucy(Tilda Swinton)的計劃,以非基因改造的方法,解決世界糧食問題。超級豬被視為企業計劃的代言,在眾人的注目下,在世界各地成長。然而,撇開宣傳用語,牠的出生,牠的成長,為的是他日成為人類口中的香腸之類的肉食;而過程自然不如企業所宣傳的安全、人性、透明,背後牽涉的是讓人慘不忍睹的對待──

詳情

《香港製造》二十年來,我們是怎樣生活?

離場的時候,自然地想:如果今日中秋(李燦森)還在,他會想什麼? 當日,中秋劈頭第一句就說:「我讀唔到中三已經畢咗業,原因係,一半成績屎,點讀都讀唔嚟;而另一半係,香港教育制度仲屎,你想讀都冇得你讀。」現在,他的獨白,那些低聲的喃喃自語,依然擲地有聲。 陳果的《香港製造》拍於1997年,獨立製作,缺乏資金,非專業演員,以過期菲林拍攝。在重重限制當中,陳果拍出了代表作,與《去年煙花特別多》和《細路祥》,被稱為「九七三部曲」。二十年後,《香港製造》進出4K修復版,於大銀幕上重現——二十年前的故事 ,今日依然有力。 1997年,這是香港歷史上無法忽視的一年。那一段時間是獨特的,城市的徬徨是無法複製的經驗——無數的未知擺在眼前,各人對於城市的前景,以至對自己的未來,產生了一種不安。 這種不安是時代的躁動。導演沒有明明白白談政治氣候的變化對香港人的影響,反而借著四個屋邨年輕人中秋、阿萍(嚴栩慈)、阿龍(李棟泉)和阿珊(譚嘉荃),呈現一種難以言喻的鬱悶、無望的困境。兩者對照,或者是一種對讀。 中秋、阿萍、阿龍和阿珊,四個在戲內被反覆出現的名字,是社會的邊緣人——古惑仔(父母離家出走),絕症少女(父親

詳情

《戀愛病發》:不要病,不要抖,工作至最後一刻?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看完《戀愛病發》(Heart Attack),問了自己幾個問題:上一次連續七日運動三十分鐘是何時的事?上一次九時以前上床睡覺又是幾時?理所當然的,我想不起。 配上一個愛情片的戲名,電影沒有談情說愛;倒是泰文片名說得清楚《ฟรีแลนซ์..ห้ามป่วย ห้ามพัก ห้ามรักหมอ》,翻出來就是「自由工作:不要病,不要抖,不要愛上醫生」──愛情是包裝,談的卻是對生活的反省。 電影以阿翁(Sunny Suwanmethanont)的角度出發──自由工作者,設計師,在家工作,由經理人阿潔(Violette Wautier)負責接洽客戶。坦白說,自由工作者的生活,沉悶得很,大多時間只是一人埋頭苦幹,對著電腦,手執滑鼠;忙碌的時候,一日不出門不見他人;於是,電影運用大量獨白,支撐整齣電影。 獨白太多,抑或太長,若然處理不善,容易失焦。這一部分,電影處理得不錯,配上影像,添上一點幽默,一點自嘲,讓觀眾容易代入了阿翁的視角:衝完一份工作,另一條死線又立刻來到,雖然辛苦,但也理解。只是捱得一次,捱得兩次,甚至成功打破新紀錄,五日不眠不休地趕工──工作交了,但是身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