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Zootopia:突破盲點,消除偏見,才是真正的和諧共融

迪士尼的動畫總不會令人失望,近期的《優獸大都會》又是一例。動畫英文原名Zootopia,是Zoo與Utopia二字的混合,意即動物的烏托邦。動畫開首也有介紹「優獸市」的特點,就是不同動物在這理想的世界中都能和諧地、文明地共處,再沒有捕獵者和獵物之分。但事實又是否像理想般完美?表面看來,動物在優獸市的融合似乎很成功,獅子和綿羊分別為市長副市長,主角小兔子靠努力也可當上警察,無論原被定型為兇殘或溫馴的動物都能擔當不同的職位,共同建構和諧完美的社會。但故事的發展便向我們展示了傳統刻板觀念的根深柢固與其帶來的問題。白兔警察即使有能力也只被分派較瑣碎的任務,狐狸自小就被認定為不懷好意而被排斥,其後捕獵獸發狂也被認定為他們原始獸性是永遠無法改變的。傳統刻板的觀念,加上過於簡單的標籤是非常危險的,真正不懷好意的人往往就以這些觀念和技倆蒙騙大眾,分化社會。戲中的綿羊副市長便完美演繹了這奸角。他以有毒植物使數隻捕獵獸發狂,加上社會大眾過於簡單的分類把動物標籤為捕獵獸和獵物,以及大眾對捕獵獸的刻板兇殘的印象,真正邪惡的綿羊很容易便引起社會對捕獵獸的反感與憎惡,分化不同動物以達其個人目的。現實社會中不難舉出類似的例子,在港的少數族裔就是很常受誤解的一群,他們多因膚色或外表就被認為是滋事或犯法的人。在搜尋引擎中搜尋搶劫等罪案的新聞時,不難發現愈來愈多報導將疑犯以其種族去作標籤。久而久之,這些簡單的標籤很容易就成為大眾心中的刻板印象,令他們認為某種族的人真的要多加提防。當然,媒體有時過於簡單的標籤和報導並不是問題的全部,市民大眾自身的思想判斷也是問題的一大幫凶。在這資訊氾濫的年代,很多評論都提及過現在的資訊傳播方式不利於對社會問題的深入討論,市民往往接收到一些表面訊息就很快下定論、表立場,情況就如Zootopia戲中大部分動物都未了解情楚情況,便以自己的刻板印象,咬定動物發狂的原因只是他們捕獵的原始獸性發作,是捕獵獸的天性、生理因素,沒有考慮其他解釋問題的角度。刻板的觀念和印象尤其容易產生盲點,使我們忽略了事實的全部,誤解了一部分被標籤的人。Zootopia中的動物因偏見而抹殺了草食動物發狂的可能,被蒙蔽的雙眼阻礙了他們求得事實真相的全部,使被毒害的捕獵獸受到誤解。就如在網上搜得的罪案新聞,犯案的人全部都是少數族裔的人嗎?犯罪是因為種族的天性?還是其他如經濟環境、政府政策、社會資源及福利分配等的原因,使某經濟或社會階層人士傾向犯法?社會上任何問題的背後都有複雜的成因,作過簡的分析及論調都是危險的,往往只會將問題惡化,分化社會。要突破盲點,消除偏見,首先要踏出第一步去了解不同的人以及其意見,戲中的白兔和狐狸最後不就是因了解而變成好友嗎?筆者記得看過美國總統奧巴馬其中一個訪談,內容提及美國社會分化其中一個原因,是部分人只看Fox News,另一批人就只讀New York Times。奧巴馬以此表達美國大多人只接受片面的意見,彷彿令他們活在不同的世界,意見分歧愈來愈嚴重。無論是不同報章、不同政黨、不同團體等的意見,我們都應先中立聆聽才作客觀分析,得出的結論才算是全面及持平。通過了解社會上各方的特質和意見,我們才有機會像Zootopia般建立一個真正和諧共融的社會。 電影 歧視

詳情

用自己的方法抗爭,別使荒謬成為常態

已有一陣子沒寫文章,不是因為天下太平沒甚麼題目令筆者有感而發,而是荒謬的事日日新鮮,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實令人有點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常看到網絡上出現的語句:「比香港人抖下啦好嗎?」,真的,荒謬的事接二連三地疲勞轟炸,令憤世嫉俗的筆者都感厭倦及無力。於是筆者又投入經典小說的世界尋找一些慰藉。Nineteen Eighty-four (1984) 相信很多人都讀過,與之前談過的 Animal Farm 同樣是 George Orwell 的經典著作。 George Orwell 寫這類政治諷刺小說的原因,就是想警告世人獨裁政府的可怕,如果輕易被獨裁者掌握權力,人民生活定必苦不堪言。Orwell 於 1949 年出版 “1984”,而故事是設定於一個影射倫敦的虛構城市。這全都不是隨意的設定,而是想告誡人們即使是民主制度完善的地方,要變做獨裁政體掌權和打壓人民的人間煉獄,可以在短短的三十多年內便實現。對,不需要五十年或三十年,香港正慢慢步進 George Orwell 的預言。1984 中形容過不少獨裁政府運用的伎倆去打壓及控制人民,例如監聽、囚禁、虐打、控制語言等,但當中最厲害可說是扭曲及控制事實,例如在一天前才減少了食物的配給,另一天竟要人民因增加了配給而歌頌政府,荒謬及可恥的程度令人髮指。荒謬的小說情節在現實中出現,是比荒謬更荒謬。警棍可以是手臂的延伸,銳水可以是延年益壽,沒回鄉證可以是用自己方法去內地。筆者都說了對於這些接連的反智言論已感非常疲倦,後來甚至有種想一笑置之的心態。但這正正就是可怕之處。當我們開始習慣荒謬的出現,不想再對荒謬口誅筆伐,或許我們已正中惡魔的下懷。掌權者將非主流變左主流,將荒謬變做常態,以連串的荒謬把人民洗腦以後,便可以更放肆地為所欲為,而人們又不會感到有問題。到時候有劏房住可能會有安居樂業的感覺,facebook 只出現讚頌政府的帖子是到時候的常識吧。那我們該如何自處?1984 的男女主角分別嘗試以不同的方法抗爭。男主角 Winston 開頭以寫日記去維持自己清晰的思路,提醒自己不要被極權的荒謬所蒙蔽。之後更四處尋找與自己有相同想法的革命份子,希望加入革命的行列,打倒極權。而女主角 Julia 相比起 Winston 較為消極,但亦可理解為較實際。在 1984 所形容的社會中,無產階層的人數佔總人口的 85%, 但他們的生活與思想都完完全全被一個勢力龐大的極權政府掌控。Julia 認為以這樣的社會形勢,推翻極權是很難做到的,於是她用自己的方法抗爭。她秘密地在黑市進行買賣,讓自己和更多人可選擇及享受到政府配給以外的物品;由於政府規定性行為只可以是為政府而生肓的行為,她又經常與政府人員通姦,目的只是為了違反政府對性愛打壓的無理規則。Julia 用不同有限度的違規方法抗爭,一來慢慢散播反極權的訊息,讓更多人知道反極權的好處;二來一點一滴地索回自己作為一個個體的生活,不只是為了極權不斷消耗自己的生命。書中所形容的抗爭方法或許有點極端,未必直接可套用於現今社會。但筆者就參考了 1984 兩位主角的方法,把自己所思所想的趁自己還清醒時便一一寫下,將來回顧也好,與人分享便更好,提醒自己亦提醒別人,別要讓荒謬的事影響自己的思想、改變自己的態度。筆者希望以較溫和、潛移默化的方法,告知自己和別人,不要讓荒謬使我們的感覺麻木,我們每人都可用自己的方法抗爭,別使荒謬成為常態。P.S. 感謝評台Pentoy編輯Mike為文章提供意見,使筆者及相信讀者可獲益更多。 銅鑼灣書店

詳情

選科擇業,愛麗絲如是說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是大家都耳熟(但未必)能詳的經典英國兒童文學。筆者小時候略略看過簡化版的reader,電影也看過,但(又)因工作最近才正式拜讀Lewis Carroll 的原著,咀嚼一下更深層的味道。故事主角Alice 在自己夢中的仙境裡歷險,遇到不同新奇又荒唐的事物。新奇的事物令Alice 探索及認識未知的領域;荒唐的經歷令她反思現實世界的不合理。Alice 的整個歷險可解讀成我們每人的成長經歷:到不同的地方、認識不同的人、得到不同的知識及經驗。Alice 在故事中體型不斷變大縮小的經典的情節,加上她因身體變化而對自己身份的懷疑,正正就像我們成長期間對自己身心變化的憂慮。Alice 在仙境中每遇到一位新角色,他們都會帶給Alice 一些新的想法。如果分開來看整本小說,之後把它說成是數個寓言故事也合理不過,所以筆者想在碰巧是JUPAS 放榜後數天分享一下Alice 其中一個奇遇。Alice 在旅途中遇到一隻叫Mock Turtle 的烏龜,烏龜與Alice 分享牠以前在海底曾接受過最優質的教育。當Alice 以為Mock Turtle 也有修讀音樂和法文時,Mock Turtle 就認為Alice 的學校比自己的遜色,因為Alice 沒有學過”Ambition”, “Distraction”, “Uglification”, “Derision” 等奇怪學科(醜化學?嘲笑學?作者經常玩轉文字,以上四個學科其實就是「加減乘除」英語的相近發音)。Mock Turtle 認為Alice 連這些學科是甚麼一回事也不清楚,簡直就是笨蛋。Alice 與Mock Turtle 對上述學科認知及評價的不同,顯然是因為他們來自不同的世界、不同的社會。這反映出其實這些學科的價值只是由社會按未知的「準則」去介定,而並不是它們有著先天或絕對的價值。這也可套用於大學學科及不同職業上:沒有職業或學科是天性地、內在地比其他的優越或更有價值,所謂的價值只是社會以不明文標準而定,或者是賺錢愈多愈有價值?又或是能幫人愈多愈優越?這些問題都是沒有答案的。醫生或律師等專業,一般都被認為是價值較高的職業,筆者相信是因為專業人士既能賺大錢,又能以專業知識幫助別人,不會被人認為是只顧利益的工作。於是每年公開試的尖子們狀元們就順理成章地入讀這些「價值高」的學科,修畢課程後就成為專業人士。筆者在時事評論的電台節目中聽到一位主持人對此的意見,認為十分有理:當尖子們都選擇了醫生律師,香港其他領域會否缺少了頂尖的人才? 對香港整體的發展會是好事嗎?不同學科和職業都有其價值和意義,硬要將它們量化及作比較,其實就與Mock Turtle 的一般見識無異,只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去看輕Alice 和別人,其實自己在別人眼中也只是荒唐的烏龜罷了。無論大學選修甚麼學科,將來做甚麼職業,只要盡力發揮自己所長,定必會從學習和工作中找到價值和意義,並達到自己都沒想像過的高度,體現「前途無可限量」。 大學

詳情

說時事,談經典:港鐵(又)加價與Huckleberry Finn

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頑童歷險記)是美國小說家Mark Twain 的名作。Huck Finn 是個十二、三歲的青年,故事圍繞他與一個逃跑的黑人奴隸到處歷險。故事有趣除因為他們驚險的旅程,還因為故事的背景設定:在還有奴隸制度、十九世紀中期的美國,大多黑人都是白人的奴隸,為他們工作。白人與黑人奴隸幾乎絕不會成為朋友,因為這不是當時的社會「道德準則」。但故事中Huck Finn 不但與一名黑人奴隸Jim 成為好友,互相關心、照顧外,還幫助他逃脫,逃離奴隸生活去尋獲自由。Huck Finn 在旅途上一直掙扎,因為他深知自己的行為是絕不為社會所接受。但基於自己的良心和良知,Huck 決定背棄傳統社會的觀念和準則,跟隨自己的心去幫助Jim 尋獲自由。從我們的時代角度去看,Huck 去幫助受到極不公平對待的黑人Jim 是值得讚許,但同時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們明白不同膚色和種族的人都應有同等的權利。但其實Huck 在當時社會環境下能做出這決定,是需要足夠的良知和勇氣去跟隨自己的心做事。反觀現代,當我們社會還存在不同的不公平時,我們當中又幾個能做到Huck Finn 般,身為白人擁有比黑人高的地位和權力,卻能憑良知、有勇氣去幫助受壓的一群?港鐵以不同理由,在以十億、百億元計的盈餘下,仍不斷加價,加重大眾交通負擔。很多市民在缺乏選擇下就要受不公平的壓榨。升斗市民其實就像奴隸Jim 一樣,不斷受到大財團、有權力的人欺壓,但在我們的社會,還有像Huck 般的人存在嗎?雖然我們社會比以前少了不同的歧視,又沒有奴隸制度,但沒權力的人被欺壓的情況有變嗎?現今社會的準則彷彿變成金錢主導。港鐵為公營機構,提供大眾可說是必需而難以有代替品的鐵路服務。雖然公營機構尤其像港鐵般的上市公司與公共事業有分別,公營機構可以盈利為主要目的,公眾利益未必是他們的商業優先考慮,但本是政府營運的公共事業給私有化後,股東的利益就必定要凌駕於一切嗎?是否一定要利用難有替代的先天優勢,有錢盡賺,全力壓榨一般市民?Huck 受良知感召,並鼓起勇氣面對社會對他的批評,放下自己為白人的先天優越身份,幫助Jim 脫離欺壓;港鐵擁巨大優勢,卻像被金錢蒙蔽良心,持分者又不願放棄自己部分利益,體恤及幫助社會受壓迫的人,以致社會出現極不公平的現象。Huck Finn 在旅途中遇到過兩個行騙維生的人,他們冒認為名劇團到處演出無稽的戲劇,又冒認為別人的兄弟去騙取其家人所繼承的遺產。這兩人可說是聰明狡猾,但卑鄙至極;港鐵年年公布巨額盈餘,卻理直氣壯地不斷加價,不用偷呃拐騙,擺明車馬就要剝削市民大眾,除了無恥,就只有非常無恥和極無恥能作其形容詞。

詳情

我不想活在荒謬中

下班從觀塘坐船到西灣河回家,總是令人放鬆。乘船的短短十五分鐘,可說是全日最令我期待和舒服的時間。聽著海風的聲,看著海港的美,碰著好的天氣和對的時刻還可欣賞一下日落。我很珍惜這輕鬆的時刻和眼前的美,趁我們還未失去這一切時,我不時都會以相機把它記錄下來。前兩天的一則中國新聞令我更珍惜香港這片藍天白雲:在北京,市民長期在霧霾天氣下生活,但難得近日放晴,市民看得到藍天,呼吸到新鮮空氣,市民都特別開心。看得到藍天、呼吸到新鮮空氣已令北京市民特別開心,還可成為一則新聞報導,除了啼笑皆非,我真的無話可說。我不能想像自己是其中一名北京市民,每天都活在荒謬當中,每天都只能盼望天公做美還我藍天,又或寄望偉大的領導多辦甚麼奧運、APEC等大型國際活動,讓大眾一年中有幾天可享受到這奧運藍或APEC blue。(1)我不想活在這荒謬中。經濟發展這數字遊戲未免叫人民犧牲得太多了吧。(2)連看看藍天、呼吸新鮮空氣的權利也沒有時,在發展的大道理前,更遑論其他權利和自由吧。大國的荒謬令我更珍惜小城市的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生育自由……三權分立、司法獨立、人民監察……雖然有說這些最核心的核心價值有倒退、受影響的跡象,但趁我們還擁有這片海闊天空,希望有更多人會趁早珍惜和維護這些光景吧。註一:奧運藍和APEC blue都是指中國在辦大型國際活動時出現的藍天。出現的原因是當局大量限制路上行走的車輛數目,又幾乎全面停止工場、工廠運作,才達致數天空氣清新的情況。註二:本不想多作闡述,深信大家都知道在中國各政府階層為了做好經濟成績,要人民犧牲了多少權利和自由。單以北京霧霾問題作例,為了房地產發展和基建,需要製造大量鋼鐵水泥,令中國成為全球秏煤量最高國家。而且這些發展涉及大量車輛運輸,令空氣問題日益嚴重,交通擠塞的情況亦漸變「正常」。而房地產的過度發展就令樓價像香港般「一日千里」,平民百姓的住屋問題成了另一個困擾。

詳情

當讀書只為了高薪厚職

工作期間,同事分享了一則內地新聞,內容為內地不同地方的高考生於高考前都舉行了撕書大戰,將書本撕得碎碎後一同灑向校園,場面猶如大雪飄落,頗為震撼。看到相片,筆者即時的反應是笑說相片真美,但與同事認真談了談,就感到一陣莫名的傷感,尤其因為我們都是教育界的一員。有說撕書此舉只是學生們考試前一種抒壓發洩的方法,並無甚麼大不了。但筆者從來都認為態度決定一切,以撕書為發洩的方法,某程度反映出現今學生對讀書的態度,認為讀書是艱苦的、厭惡的,艱苦過後只為換取高薪厚職,帶來更好的生活。撫心自問,大家在求學期間都有過這樣的想法嗎?其實透過讀書去換取高薪厚職和更好的生活,筆者認為原本是沒甚麼問題,畢竟這是個人選擇,每人追逐的理想都不同。但當一個社會差不多每人都追逐同一個金錢掛帥的理想時,好像有點點病態的感覺吧。筆者臨近於文學院畢業時,時常都被不同人問到將來可做甚麼賺錢的職業,當時其實很想回答他們「沒甚麼特別,只是不只為追求金錢物慾而活的人」,但為免被長輩們訓斥為離地的廢青,還是把話記於心中好了。但為甚麼賺錢賺錢賺錢才是實際?Charles Dickens 的名作 A Christmas Carol 中,三隻聖誕鬼魂不就告訴了大家一個守財奴因太過重視金錢而錯過了、將會錯過人生中一些美好、快樂的時光嗎?噢,剛忘了認為讀書是苦難的同學們應該不會花時間去讀完這只有大概三萬字的短小說,他們應該都把時間用在讀實用性的書籍,並且盡快讀完便把它們撕掉燒掉解決掉。其實人生應該是充滿多樣性的,每人應按自己的能力去賦予價值於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像機械般複製同一個金錢理想為自己的生存意義。讀書也是一樣,無論是求學還是閱讀,目的不一定只為了賺錢賺錢賺錢,可以是為了滿足好奇心,可以是從書本上、文字上體驗都前人的經驗、教訓,可以是領悟一些道德倫理、普世價值和觀念,亦可從故事和文字中找到一點點慰藉。活到老學到老,筆者一向都不認為畢業一刻便是讀書的終結,反而比以前更主動把一本又一本經典小說讀完。筆者常覺得腦子不多用點就很快退化,做個富有的呆子不是筆者的理想。再者,閱讀使心靈富足,比金錢上的富足筆者認為來得更實際、更有意義。

詳情

富二代與仇富港人的 Pride and Prejudice

Pride and Prejudice 是 Jane Austen 著名的愛情小說。Elizabeth 與 Mr Darcy 從相識到互相初步了解,再因不同誤會關係惡化後重新認識對方,經過不同阻撓後終互相明白對方的愛意,最後大團圓結局,有情人終成眷屬。經典的小說不只講述令人盪氣迴腸的愛情故事,Jane Austen 在故事中還探討了不同主題:社會階層的差異、角色們的「傲慢」與「偏見」。Mr Darcy 是位聰明有禮的紳士,繼承了家族豐厚的財產,正是現代我們說的富二代;Elizabeth 雖是位美貌與智慧並重的年輕女子,但只出身於最多只能說是 middle class 的家庭,代表了社會上難以與上流社會扯上關係的大部份人。他們有各自的傲慢,對對方有不同的偏見,社會階層的不同做成故事中不同的衝突。與十九世紀的英國比較,現今香港沒有當時明顯的階級觀念和差別。但筆者看了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劉鳴煒的受訪片段,以及網民對其「上車」言論的猛烈抨擊,不其然就想起 Pride and Prejudice……1)富二代的傲慢Mr Darcy 是典型英國十九世紀的上流社會人士,非常著重階級的分別,所以起初即使被 Elizabeth 的美貌與智慧吸引著,也「理性」地告訴自己 Elizabeth 是配不起自己的女子。Mr Darcy 的「理性」其實就是傲慢,因自己高尚的出身和豐厚的財富,還有因受高等教育而學識淵博,所以自命不凡,高人一等。其實筆者看畢整段訪問片段,沒有感受到劉鳴煒一點傲慢的態度。但當他以「月薪萬五儲三千」這例子作為「上車」策略的建議,這就反映了他內在的傲慢,自以為掌握不同資訊,自以為了解社會現況。他怎樣「離地」,相信筆者不用再重覆各網民的話大家都已非常清楚。筆者本人亦正正是其口中月入萬五的年輕人,想到起碼十多年的犧牲亦未知能否換來百多二百尺的蝸居……不要再說鳥。2)仇富者的偏見Elizabeth 由故事開首就對Mr Darcy 充滿偏見,因此每有與 Mr Darcy 相關的事,Elizabeth 都會將不好的結果歸咎於 Mr Darcy 的自私和傲慢。直至 Mr Darcy 向她表達愛意及解釋她對自己的誤解後,Elizabeth 才意識到自己的偏見。對於網民對劉鳴煒言論的抨擊,雖然筆者也同意其例子的拙劣,但客觀地作進一步思考,不難解讀其例子只為表達年輕人應裝備好自己,待機會來時才有能力好好把握。網民對劉鳴煒整段言論中的一例狂轟猛炸,而忽略其背後想表達的意思,筆者感到是與仇富的偏見有關,認為有錢人就大多都滿口歪理,根本不懂基層的疾苦。這種偏見封閉了網民的耳朵,別人的建議根本聽不清,就抓住別人「痛腳」不斷攻擊。筆者設想如果劉鳴煒的建議例子改為積極裝備自己,賺取更多金錢,並作點投資,為「上車」作充分準備,不知此事件的反應又會否如此熱烈?3)各人不同的選擇Elizabeth 曾有一個與有錢人 Mr Collin 結合的機會,但 Elizabeth 深知除物質的享樂外,她與 Mr Collin 不會有一個快樂的婚姻生活,因而拒絕了 Mr Collin 。而 Elizabeth 的好友 Charlotte 其後就正正因金錢而與 Mr Collin 成為夫妻,Elizabeth 亦因此而對她的好友感失望。Charlotte 解釋說每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她的選擇已是她認為對自己最好的選擇,別人未必了解,所以亦不用失望,反而應尊重他人的選擇。對於網民的批評,劉鳴煒都有以類似的說法回應,說是否儲蓄和儲蓄的多少只是個人選擇,他只想帶出做好準備的重要。沒錯的,有些人認為有車有樓才是理想的生活,為理想的生活而犧牲是理所當然的。有些人則認為趁年輕有精力應盡量多探索世界,到不同地方體驗,再者人生苦短,及時行樂,不要對自己太刻薄,才是理想人生。筆者畢業一年,去了兩次日本,平均每月看齣戲,這是個人選擇,請不要稱筆者為廢青。分享此文是希望大家反思自己的 pride and prejudice,放下傲慢與偏見才能有效地接收別人的意見,進行反省和改進。 青年 樓市

詳情

再談Animal Farm,論香港普選

文:筆鳴(不平筆鳴,用文字與影像分享)筆者早前因閱畢Animal Farm一書後不幸地感到一種莫明的「親切感」,所以撰文分享。上文概要地講出原本諷刺獨裁蘇聯的故事與香港現況的相似,但主要都是從政府的角度出發。本文希望以市民的角度去談Animal Farm,當然亦會與香港的情況比較,說說剛出爐的政改方案與香港的普選。只懂喊口號的羊群:Animal Farm的故事中有一群羊,終日只懂喊獨裁的豬領導教他們的口號: ”four legs good, two legs bad”。尤其是在豬領導遇到異見時,羊群的口號叫喊聲往往都掩蓋了這些反對聲音。這些過於簡化的口號其實很危險。方便重覆叫喊,亦方便領導者操控。故事尾段口號因豬領導的改變而變成”four legs good, two legs better”便是例子。更甚的是方便的口號很容易令人省略思考的過程就喊出來。「袋住先」、「有票,真係唔要?」便是香港的例子。市民很隨口便可喊出這些口號,但有否深究背後的問題就不得而知了。而由這些過於簡化的口號引申出來、支持政改方案的論證就再進一步混淆視聽。例如有人以「加人工」作比喻,雖不能一次過如自己預期加10%,只有7%,但如不「袋住先」,沒有人會保證遲些能爭取更大增幅。香港的普選不能如「加人工」輕易「袋住先」,因為想清楚便知道「袋住先」可能會帶來惡果,「袋住先」並不是如政府宣傳所說般美好。有票,不代表你那是有意義的票:經篩選選出的特首即使只獲社會小部分人支持,但選民基礎的確比現時擴大了。這可被解讀/曲解為得到民意支持,令這普選特首可像Animal Farm的豬一樣更肆意推行惡政。但人們有否認真分析過「袋住先」這些宣傳口號才以之作支持方案的論證?其實「我要真普選」及「毋忘初衷」等口號都有異曲同工之妙。筆者希望喊著「毋忘初衷」的人真正了解甚麼是他們的初衷吧。而政府宣傳普選方案愈來愈hardsell,港人應該提高警覺,多了解詳細內容,多加分析及討論,不人云亦云,亦不要容易被影響,才可防止「中伏」。Animal Farm的羊群因為沒受教育及資訊不流通才沒法做到筆者以上建議,港人不會與羊群比下去吧。凡事漠不關心的驢子:Benjamin是Animal Farm中一隻驢子,算是較有智慧的一隻動物。農場其他動物都呆呆的不了解豬領導們的惡政,但「世事都給他看穿了」,驢子清楚知道自己和其他動物被剝削,生活根本不如豬所說的有改善。但看穿世事又如何?他無動於衷,沒想過要向其他動物解釋或作出任何行動去改變現狀,只是抱著悲觀的態度,想著無論是人是豬管理農場,動物的生活都必定是艱苦的。雖然雨傘運動後不少原本稱自己政治冷感的人都主動了解更多不同政治議題,但在香港這金融社會,仍不乏只顧賺錢或只求生活安穩,而不願花時間了解政治的人。所以筆者認為,只是自己了解更多政治並不足夠,要教育你身邊的人,改變他們的觀念,提供不同資訊給他們思考,一起討論。「真理愈辯愈明」,讓更多人真正了解真/假普選及其好與壞,不要讓自己像驢子一樣毫無行動,結果無法阻止自己好友被屠殺,令自己後悔。一個不公平的社會,不只由政府或領導人單方面可成功建立。市民其實可做更多去貢獻更多,共同建構一個真正公平、和諧的社會。從羊群和驢子身上我們可看到教育和批判思考的重要,希望筆者以上小小建議港人可付諸實行,慎防「中伏」。

詳情

《五個小孩的校長》,香港的幼兒教育

文:筆鳴(不平筆嗚,用文字與影像分享。)兩星期前已看過電影,但近日看到一些對此戲的評論才有感而發,趁週末閒些執筆一抒己見。看到有評論說電影的鋪排、對白,甚至燈光、音樂等令整套電影大打折扣。沒錯,這些元素的確對欣賞一齣電影有很大影響,但筆者又認為電影中能令你感動或是有共嗚的,往往只是一個小場面,甚或一句對白,因為它們能夠勾起你自身的經歷與想法。筆者看《五個小孩的校長》時,就想起剛剛畢業求職時的一次經驗。筆者大學時修讀英文,畢業後都想運用自己的知識於工作上。一次機會去到一所幼兒教育中心面試,了解一下這些教育中心的工作是否適合自己。面試其間,對方問到筆者對當時香港幼兒教育的看法,筆者如實表達己見後便心知自己不太適合這工作。不少如星期二/日檔案或鏗鏘集的節目都有探討過現時香港社會「怪獸家長」過份著重「贏在起跑線」的問題,筆者於面試其間都有以這些節目中事件作例子,表達不同意對小朋友過度催逼。筆者覺得小朋友面對日益繁重的學業及功課,課後還要參加不同興趣班,學習一些沒甚麼機會用到的外語,只會令小朋友疲於奔命,喪失求知慾及學習興趣,更令小朋友壓力爆煲。《五個小孩的校長》其中一幕一個小朋友哭訴自己拿不到一百分會令父母失望,正正就是我在以上提及其中一個節目中一個小朋友的現實真實對白,正正就是這變態社會令小朋友壓力過大、失去童真的實例。但我在面試中所表達的這些意見,對像森美所飾的教育天王來說,只是筆者未為人父母以致的不了解。與筆者面試的教育中心負責人以家長的角度向我解釋,當人人都為子女的履歷表大灑金錢去讓他們參加不同「興趣班」,而你又不跟著做的話,你子女就會變得毫無競爭力。現在參加這些「興趣班」並非侈求提升子女的競爭力,而只是保障他們不易被淘汰,這亦是這中心負責人辦教育中心的原因。看似很有道理,但這不只是惡性循環無限輪迴的羊群心理嗎?就如在街上你看見長長的人龍,雖然你不知道排隊的目的,但看到人人都排隊,不跟著排好像有點「蝕底」,有點若有所失?但有否想過其他排隊的人可能只是抱有同樣的心理,才會令這長長的人龍出現?筆者未有被「森美」說服,反而覺得這些教育中心只是「當人人都辦這些中心賺錢,不去跟著賺便蝕底了」。這些教育中心的收費都不便宜,難道家境較貧窮的小孩就像戲中的五個小孩要被「淘汰」?戲中的呂校長都有說到,教育不應當生意去辦。有心辦教育的,我想不會希望看到這些社會不公的現象出現吧。要真正幫助小朋友,家長應先從羊群中走出來,讓子女免於在壓力下成長,讓小孩有一個真正快樂的童年。 教育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