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康:面對公審法院,你只能沉默

在這個後真相年代,網路法官,見事實之部份而開庭,見城巴司機被炒事件,「被告」作出自辯,然死得更慘。有見及此,鄙人強烈建議,如不幸成為被告,做沉默的羔羊,是最佳選擇。 首先,公審庭,不同終審庭,正義的法官和陪審團,多數沒有受過法律訓練,不會把疑點利益歸於你這個被告。此其一。 其次,我真的看不到有人經過自辯,而「網路釋放」,大多數是引子提及那傢伙的下場。即使你有李柱銘的辯才,一件事有過百個「法院」,同時開審,每個有上百個法官與陪審員,而且有不少更不是地球post。基本上,幸運是徒勞無功,不幸的話,是火上加油。 辯才無敵也無用,已故史家柏楊老先生在其傳世之作《醜陋的中國人》中,扼要描述「中國人」:「死不認錯,用十個錯,來掩飾一個錯,用一百個錯,來掩飾十個錯!」我不否認香港有一些被證據信服的科學家,但少之又少。 不過,「不能透過自辯脫罪」,不代表「法官不會理解」。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曾被千夫所指,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前,即使去祈禱,也被視為罪惡滔天。但當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求情信曝光後,惡毒語言,灰飛煙滅。不過,「法官們」從未「承認錯誤」,所以自辯是沒用的。

詳情

羅永康:香港當代史電影版——《皇家香港警察的最後一夜》

前幾天,義父邀請,去看重播的《皇家香港警察的最後一夜》,看後有感而發,撰文一篇以記之。 首先,影片1999年由藝發局支持拍攝。在「當時」,已然回歸兩年,那些年,雖云經濟強差人意,然中英談判至97間,九成九香港人擔心的事,還未發生。報紙依然可以罵政府,新聞言論自由還未有收窄感覺,一些移民外地港人,甚至回流返港。然二十年後的今天看來,又是另一番感受。 影片分成兩個故事,頭一個是倒敍方式,講述主角已然死去,回憶六七暴動,ICAC成立,又有其童年時社會環境,如爛賭父親及賣笑媽媽,黑社會份子畏警察如畏虎,廉署成立前的貪污風氣,及後來的警察衝擊事件。 除了用畫面,還善用不少對話,主角表兄弟說話,道出當時大部分人的心聲,例如因恐共而移民的情緒,所謂「遲一秒走也不成」。主角與家人,因移民與否的矛盾。身分上思考,覺得自己能過安穩生活,而同胞要受苦的罪惡感。從以上種種,可以發現,描寫的歷史,不止當時人普遍感受,幾種人的心情,也充分表達。 第二個故事,不少是吾等七、八十後的寫照,講一對情侶,在六四前後至九七回歸的變與不變。男主角為年輕警察,與參加社運的女主角青梅竹馬,六四時,相信全港不論左中右,皆曾參加集會

詳情

《蕩寇風雲》其實是抗日神劇古裝版

昨無聊,到影院,見有古裝戲《蕩寇風雲》。除西片外,近年鮮看古戲,故入場一看,感覺像是抗日神劇。 故事講述明代抗倭寇名將戚繼光戰績。洪金寶在廣告存在,乍看以為他是主角,但戲份只佔十分一,幾全部趙文卓擔當。 不少人見倭寇名字,望文生義,以為必是日本人無異。然而,翻開明史,有「假倭」字眼。事實就是,倭寇十之八九為中國人,他們不少只是穿日本人衣服。此神劇所以神,是內裡有兩萬日本大名正規軍參戰。當然,他們也有戴頭盔,說出鄙人所述史實,但日本正規軍加入,明顯過度誇張。 是的,這是電影,當然可以虛構,但馮夢龍的文學批評曾言,小說故事可假,然理必要真。三千能敗兩萬戰事,史書記載不少,但射三箭嚇跑過千人,便難以令人信服了。 除了神外,劇情也不乏大陸劇為貪官汙吏塗脂抹粉之處。胡宗憲與嚴嵩義子勾結,又賄賂買通錦衣衛,戚繼光升官,他要交禮金,但形容他逼不得已,是好人。 大陸洗腦最厲害之處,不是人民日報式的直敍,而是用影視小說等手段,引人思考,令普通人有眾人皆醉我獨醒錯覺。這方面,它可說成功了。 總括而言,這套戲乏善可陳。 文:羅永康

詳情

膠劇中似膠非膠的兩個點

TVB劇集,近年屢被詬病,形容劇情荒謬,「硬膠」非常。之前播的《律政強人》,富豪助手為老闆殺人及《不懂撒嬌的女人》中,CEO老婆與僱主通姦,為了保住工作啞忍。和一些基層同事談起,都覺得沒有可能。故友升旗易得道版主Tony Choi(不是蔡東豪)曾指電視臺編劇多為剛畢業大學生,所以劇情多偏離現實,然前述兩點,只要代入中產角色,不足為奇。 首先,現在不需要見什麼高級職位,只是食物鏈最底層的保安員,幾乎查足你整整三代。兩個咨詢人,為最基本條件,而且要他們的電話地址。然後又要有過往每個僱主的離職證明,又要你簽名授權可詢問舊老闆往績。如果是大企業,不止兩個咨詢人,還要每間過往任職企業提供一個。現在,除非是茶餐廳伙計或清潔工,否則,必定查清求職者全部歷史。如果開罪老闆,不止失去這份工作,以後除非當基層中的最底層,否則,無疑自絕於大部分行業。 回到劇情本身,被壓迫的,一個是CEO,一個是老闆近身助理。上段提到的,是基層保安員見工也如此「查三代」,中產CEO,自然更加厲害。大部分基層不知道,不少中產僱傭合約,除了薪高外,還有一個條款,就是一或兩年內,不可以從事相關行業。 不少基層奇怪,總經理見到他們,

詳情

關鍵還是權勢兩力

旺角暴動案,所謂的「魚蛋革命」,已然證實其中一涉案少女,棄保潛逃,往台灣尋求政治庇護。文壇前輩李聲揚大哥,講述法理等因素,指出兩地雖然沒有引渡罪犯條例,但同時可把涉案人因逾期留台,送回香港。 揚哥拿出以往案例,指上世紀廉署成立後,一些涉嫌貪污探長,也是到台灣後無事,安享晚年至去世。同時,又舉出一年前石棺藏屍案數被告送回香港,證明台灣可引用逾期逗留條例。以數宗個案論證台灣可送可不送。 兩種法律,的確存在,然而,去到最後,都是權勢兩力因素,不是單看條文,而是看主角身分。揚哥指女生可以低調地當黑市居民,但請留意,前探長不用回港應訊,而且可以大搖大擺邀請香港名人往台慶祝生日,因為他有權勢兩力(包括金錢在內),石棺藏屍案疑犯要回港受審,因為係無權無勢窮鬼。 這不關是否戒嚴時期問題,君不見上述逃港往台名人,去世之日,已然解嚴很久,這顯然是權勢兩力使然。我不是攻擊台灣法治,而是法治也受金錢實力左右,權勢包括金錢,而左右者,包括能聘請到的律師。據報導,石棺案疑犯,盤纏用盡,不要說律師,連租住處也成問題,沒有權勢,請不起律師,你什麼人權也沒有。 即使香港亦如是,如果警察抓我這個階層的窮鬼,打到老媽也不認

詳情

港人對伊斯蘭世界誤解舉隅

自911以後,全球反恐,不少人聞或見穆斯林色變。一些資深時事評論員,更認為敍利亞難民必夾雜恐怖份子,認為不應予以庇護。梁振英近期又指香港有恐襲威脅。伊斯蘭史,素在香港冷門,中學時,歷史老師曾云:「回教教義,一手拿刀,一手拿可蘭經,不信便殺死你。」又有一些藍絲亞叔,黨報云亦云,以伊斯蘭世界類比民主必內戰。以上這些,不勝枚舉,故鄙人認為有疾謬誤,正視聽必要。 首先,穆斯林與恐怖份子,是沒有必然關係,這幾乎是常識,香港的巴基斯坦籍人士,不少住了超過三代,紥根比不少「真香港人」還久遠。朋友爺爺,便為港英時期警察。除了這些大頭綠衣後代,我城難民政策,各南亞非洲國民的酷刑聲請不少,當中也不乏穆斯林。印尼傭工,遍布各區,每逢周日,佔領中環。尖沙嘴有清真寺地標。講了這麼多,只想說明一點,就是:伊斯蘭教徒在香港舉目皆是,但我城一宗恐襲也沒有,是一宗也沒有呀! 八十年代,台灣出版的世界的歷史漫畫,講到伊斯蘭部分,提到非回教徒只要納額外稅金,便可保持信仰,不被侵犯。事實上,傳媒報導伊斯蘭國在轄地殺害基督徒。如果其他伊斯蘭教派排斥基督徒,他們不會生存到被害之日。候賽因雖然千夫所指,但他的內閣,就有基督徒成員存

詳情

節流的壞處

自九七後,經過八萬五和金融風暴等經濟衝擊,企業時常流行開源節流,然沙士以後至今,各大機構盈利,普遍有增無減,但員工福利各樣,雖云亦有增幅,但普遍是因最低工資政策,被逼加薪。企業利潤與職員工資增長率,是雙位與個位數字的分別。今天,我便指出節流之害,雖然是人都知道,但很多老闆到出事才恍然大悟。 先講公司形象,01便曾報導,有白領日做15小時,最終過勞死掉。今時今日,我們看到英文招聘,永遠有「Can work under pressure」四字,說穿了,還不是十個茶壺九個蓋,一個人要做兩個人的事,做不完便無償加班。理論上,真的可以節省成本,但只要有一個員工出事,便是公關災難,得不償失。請記住,公司名字,將永久留在網路。 是的,大公司人事部,隨時儲起過千份合適履歷,但一個新人上班,即使是所謂熟手技工,要對場地或客戶了解,起碼要一個月時間。簡單來說,普通一條小屋邨,例如彩虹,都有差不多十座樓,而且每座前後門也不同。最高層永遠不知道,帶領新人頭一個月,比自己一個獨立工作,要花多起碼一倍時間。而且,俗語「人夾人緣」,新同事與客戶,能否夾得來,也是一個問題。這些,都會影響生產力及公司盈利。 所謂全球最

詳情

造成香港亂局的中國歷史因素

環顧歷任行政長官,皆缺乏政治家領導才能。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曾言中央不想香港有政治家,擔心尾大不掉,過往政治學者多講述港英時期沒有培養相關人才,故本文不作多言,只會嘗試剖析內裡中國歷史原因。 翻開中國政治史,其實是一部猜疑史,只要讀過當中政治鬥爭,再身在其位,妄想被害指數會幾何級上升。已故史家黃仁宇在其名著《萬曆十五年》曾言,中國政治,不需要你有造反的證據,只要你有造反的「實力」,便會搞你。以下,從史例觀其原因。 首先,翻看歷朝地方官制演變,皆由中央政府派員監察地方,俗語謂:「不怕官,最怕管」,監察者「約定俗成」,取得實權後,鵲巢鳩佔,後來中央將其品位提升,名實相符。從地方需要監察,可見對彼等普遍不信任。但這也怪不得皇帝,歷朝確實有不少地方割據史實。 中央政府,自秦設宰相,君相兩權屢相爭,互相制衡。明太祖怕大權旁落,索性廢相,自行處理大部分政事,可見猜疑心理。當然,歷史不乏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位極人臣的權相,甚至於取皇帝而代之。 到兵制,承接上面地方政事,不時有軍閥割據,每朝皆懷疑武將,不少開國時,確立兵將分離制度。宋代有禁廂兵換防,強榦弱枝。明代有五軍都督府,明初又有分封。至戰事吃緊

詳情

「反恐」的影響

近兩星期,幾國元首,到訪香江,我城警察,對「每一個」政要來臨的保安,提升至「反恐」級別。鄙人為中環上班基層,上年經歷張德江到訪,今年再遭逢上下班連環慘事,實不吐不快。 首先,我一介蟻民,沒有可能翻閱警察機密檔案,但觀乎近年歷次政要到港,自李克強港大事件起,香港警察,幾乎每次都如臨大敵,像驚弓之鳥,動輒過千警力,即使是貴賓十公里以外,也高度設防,全城猶如監獄。然而,與此同時,又不斷強調「香港是世界最安全城市」,說話與行為,充滿矛盾。 星期日,我下班坐巴士回家,超過一個小時,車仍在熙信大廈。換著往時假日,早達家門。假期封路也如此,寫字樓辦公日子,可想而知。港鐵常謂快捷方便。然眾所周知,金鐘等轉車站,曾等候十數班也不能上車。現在三兩天封路,市民避搭巴士坐港鐵,車廂自然更見擁擠。別忘記,香港人最強武功,為「唔好阻我返工」,與及「唔好阻我收工」。 影響不止上班族,也旁及不少人的精神健康。據調查,我城有過百萬人有抑鬱徵狀。即使這些研究可能有誤差,但引用醫管局確診病人數字,達數十萬之眾。抑鬱患者,最常見為負面思想。警察屢屢用反恐字眼,佈陣如戰場,很難說服患者不會有危險,然後再出現各種連鎖反應。這些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