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男友障礙症

有女生出現「選擇男友障礙症」,問應該以甚麼標準去將自己心意固定在某一個男生上、如何知道自己最喜歡他而選擇他後不會後悔、是否應該想出一些測試給他們而以他們的反應作最後決定、應否投身在一個愛她最深的,還是選一個她最醉心的男生。有得選擇男友當然幸福,但評選過程煩惱,舊式浪漫摘花瓣或掉角子決定不來。這是人生其中一個最難下的決定,心裏越認真追求完美未來,就越難拍板決定,反反覆覆思量患得患失之餘,又怕辜負別人的深情而內疚抱憾。一隻船能否在海中心浪花中定下來,依靠船舵懸吊在水中,船舵就是重心。而選伴侶就是要找出自己想要的重心下舵,也就是,自己想追求甚麼。這個決定要做得好而不令自己後悔,需要要求自己自私,不為別人例如父母而下決定;不為責任而下決定,例如揀拍拖一年的新男友而非青梅竹馬那一位;不為街坊街里的價值觀例如富帥而下決定。要非常純粹,為自己心裏所愛所喜去決定。那即是,若然自己知道自己真的只對金錢興奮,便去選個最富貴的吧!這時沒有分對或錯,我們是有權去揀個錯卻心裏深愛著的。心裏深愛著某一個人,其實難以說服或騙自己廻避,在正常的情感感測之下,對方亦然,是能同時準確知道自己遲早會跟對方感情接軌。所以若然在如此情況之下,仍然出現選擇困難,便一定是有些障礙,令深愛對方的這一對不能即時順利一起,有某種顧慮或客觀困難在其理智上要先被解決,又或有某種缺憾需要同時面對,於是雙方或單方各自躊躇不定,向不同的周邊對象反覆進行延伸性評估,卻無法下一個更合適的決定。其實決定早已塵埃落定——就是心裏愛的那位。靈魂伴侶就是如此令人難分難捨。相反地,任大家表面條件萬般合襯,心靈上不能跟自己契合,就當不成自己最疼最愛的那一位。若然他就是那一位,你是能於短速認識後分辨到,再加以時間相處核證。這種感應其實不易遇上,有些人花一生也找不上,於是在認知感應的情況下作世俗性選擇決定,或反複出現選擇障礙,一世都在做穿花蝴蝶。當然有些人是一直在訓練自己壓抑靈性,不斷將不同人的外在條件套上價值,亦不斷將自己條件作價及比較。當某方明顯比自己條件越價時,總有辦法調順自己去迎合對方的喜好以求被看上。這種選擇實際上是條件交易,難以談誰愛她最深,誰令她最醉。 兩性

詳情

情緣騙徒,是最高級別騙徒

近日香港警方發佈關於網上情緣騙案資料,有多個數字對婚配行業來說,是一種印證,印證我們對一些男女社會問題的洞悉。其中一種印證在社會職階學歷,跟人性判斷能力的相關系數上的誤解。今次警方特別提及網上情緣騙徒的言行特徵及受害女生的背景。情緣騙徒其實整體上的欺騙技巧,一定比其他種類的單獨犯案騙徒為高及多,原因在於他們涉案的用時比較長,亦即是需要他們長時間提防製造破綻,而技術上亦需涉及大量高階軟性溝通技巧,將獵物思想麻醉及癱瘓。騙徒思路總會向兩個大方向而行—人類的渴望 (貪念) 和恐懼。所以若要提昇抵抗及揭破騙局的能力,一定要練習「無求無畏」。按公佈資料,30至40歲的女性組群佔此種騙案最多數字,可見這組群對情緣,是最有所求及有所畏的。她們驚覺自己於情緣市場上的力量正在或將會急速下滑,渴望在茫茫人海執找一位半位看來相襯而可依附的男性,所以只要有看來光鮮的對象向她們注目探視,便盡力討好對方來搏取更多的關注,疏忽防禦。至於涉案受害人的年齡闊度高至66歲,可以想像這種對情緣的渴望和對單身的恐懼,足以將女生拖行半生。曾經接觸過一個經典的受騙個案,女生是一位年青執業的律師,成長環境優越,被父母好好地「保育」至成人,在網上以流利英語跟一位自稱也是律師的外籍男子溝通,大家以類同術語交流,在從未見過對方真人的情況下,受騙多次,總數為十萬美元。據悉女孩成長環境一直與閒雜人等及壞蛋完美地分隔,家人只為她安排接觸各種各類美好的東西,她在大學總在用功讀書,在職業上總在接觸行正路的人,甚至因血腥暴力及負面,而避開不美好的新聞時事警訊等。於是,她又如何有足夠觸覺,於騙局中認知到自己就是主角?今次涉案數字的亮點,在高風險受騙人士為「高學歷高職階女性」。此組別女生經常被認為一定眉精眼企、頭腦好分析力强、見識廣闊,所以抗騙能力一定高。但其實此類人士,無論男女,有部份在其專業以外範疇的通識水平和意識可以很低。這或許跟他們對學術及事業的全神貫注,欠缺時間、精神、和興趣照顧其他事情有關。人性判斷能力,是講求日常多觀察人、看例子、及要練習的,單純努力進求高學歷高職位,可能就是把自己推向象牙塔,變得對外界沒有認識,知識基礎脫離現實生活層面。 兩性

詳情

拍拖多久才好結婚? (二)

上一篇提及一個「捕食者」概念,意指一些存心在情感市場上騙財、騙色、騙感情的男女。受害機會其實男女均等,只是女性可能比較能開口舒發情緒,比較不介意在人前談及自己的負面經歷,所以聽到女性受騙的故事比較多。但其實男性受騙個案俯拾皆是,而他們所感受的情感傷害,亦非理智可輕易為其療傷。為慎防自己愛上不真心的女生,時間及心血長期被騙進不誠實的感情,有些背景優厚的男士,是真的會完全避開那些已知道自己背景的女生。對於他們來說,若將家底向女生太早揭露,他們會非常難以透視女生的真正品格,所以真的情願收起鋒芒,甚至如城中富太子劉鳴煒般,刻意表現寒酸,穿件明顯補過洞的西裝,減低身邊女生對他的幻想。坊間有不少資料分享或教女生如何避開感情騙子,但給男生看的卻似乎欠奉。判斷女生是否「捕食客」,絕對有跡可尋,任其如何隱蔽自己的意圖,也總有現出蛛絲馬跡的時刻。首先男生要知道「捕食女」的需求。女人能夠從男人身上挖得走的,只有兩樣:錢和精子。前者市場需求無限;後者的單親母市場需求很細,但作為敲詐用的話,市場卻不細。所以只要男人身上有這兩種東西,便有受騙機會。而敲詐用的工具,通常是孩子、清譽、和地位。所以若果自問自己有齊上述市場需求貨品,亦有被敲詐用的工具,便算是高風險會遇到女捕食者出手的族群。而捕食女會怎樣評估男生「可口肥美」?簡明來說,若果見女生不斷在感情未定斷前(例如結緍前),主動鑽究追踪男方的各類資產,而男方在避免向其過量透露時,女方顯得不耐煩、停止赴約、發脾氣、或投訴男方不向他揭盡真實資產便不是對她真心,那男方可安心把她分類為有意圖之輩。只要在這方面她一追問,其思維已非單純。講真,如果那個女孩是認真想找個愛她而她愛的男人,經濟上對他的評估只要結論是他能令雙方以普通人家的生活質素標準,共同生活良好便是合格過關,她之後便會將評估心思放在其他非實質物慾方面。而捕食客則一定務求在一切定斷前,盡早充分知道獵物底細,以盡力減低自己的「交易風險」及增加未來回報。所以男方要保護自己免受眼前可能帶上「畫皮」面具的女生騙,便應以增加其交易風險來保護自己,也即是,在一切定斷前,只讓她知道跟他一起不愁衣食住行已可以。若有甚麽更好的東西想與她分享,也請待定斷後才好漸漸揭開給她驚喜。當然,男生不能自私地為求自己心安,一直拖延跟女方定斷關係。鑑辨人雖是一種藝術,沒有固定時間表,但也總有落墨時,不好把別人拖至成明日黃花。 兩性

詳情

拍拖多久才好結婚?(一)

大家身邊總有些真實故事,令人非常不解我們究竟需要用多少時間,去認識及判斷一位伴侶可否長久跟自己一起生活。有些人認識雙方一個月便結緍,婚後持續如膠似漆;有些則愛情長跑十多年,但一結婚即離婚。提出和答應結婚時總覺得雙方很合拍和理解對方,別離時提出離婚那位,卻往往說因太了解大家互不合適而走,被要求離婚那位則通常百般痛心無力,非常質疑自己當初作出的結婚判斷,會反覆嘗試找出判斷失準根源。曾經問過一位拍拖超過十次,自問位位女友都漂亮的未婚男生,他平均在每段感情,需用多少時間,才可穿透女生的美貌,去接觸到其真實內心,及認知自己是否真的愛上她這個人。他的睇法是,無論那女生有多漂亮,大約一年至年半的相處後,自己對她的真正認知才顯露出來。而這個「穿透」用時,亦跟對方的外貌質素成正比,即是,對方越漂亮,他大致需要越多時間去穿透。認識一個人,像剖洋葱一樣,是一層層地透進。對於男生來說,女生的外表往往就是那外殼層。外殼硬,要透進去看清,便唯有等時間過,讓自己那被麻痺的知覺慢慢甦醒,或一邊被半麻痺,一邊極力清醒,以男士先天比較優厚的理智帶領自己繼續剖這洋葱。外殼之後剖下去看性格。掌握對方基礎性格是否自己喜歡類型,脾氣脾性是否合理正常等。另外亦轉換以對方角度看自己,推測一下若然對方跟自己久了,會否有違她的長遠性格發展,無謂苦了她來遷就自己。外殼層和性格都喜歡上了,便要研究雙方的共容性。這處有一個非常大的重點必需要留意,就是有些人是可以非常扭曲自己的生活習慣,為達到某些現實目的,而迎合及取悅對方。當目的達到了,便拋棄這段感情再下一城。出現這種「捕食」個案的機會,跟自己的外殼層有多吸引對方有很有大關連。遇上「捕食者」是感情市場上最可怕及可憐的事,「捕食者」一定非常小心掩飾自己那狐狸尾巴,能精於討好獵物。所以如果自知自己外殼條件豐厚,便一定要非常醒覺眼前人的來意究竟為何。這點要時間去反覆評估,拉長時間來提高對方的「交易風險」。狐狸總有肚餓「露餡」時,只差在獵物因清醒不足而不知逃脫。價值觀會是最核心的一層。價值觀通常在一些非常趕急的重要時刻,人在很有限的空間時間下作出的選擇,所表露出來。例如母產子時,母子同時命危而只可救一位,會選擇救誰?面對利益與道義决擇時,會選擇那一項?有很多情侶每天見面時相處非常相容,從不會為對方帶來生活細節上的痛苦,但一去到某些重要選擇關口,因雙方價值觀不相容,便一下子令大家決定分開。不過,要兩個人有同一模樣的價值觀是很難的,所以其實不用追求大家有完美吻合的價值觀,而是看雙方能否接受得到對方那與己不同的部份價值觀。

詳情

紳士不愛,愛流氓

一生人能遇到一位專一而痴心的正常男子 (前提是正常的男子),實在是女人的福份。間中有遇到一些女生談自己如何避走痴心漢,或痴心漢如何苦等女方十年廿年,頭髮斑白也不另娶,外人看在眼覺得很殘酷及浪費。始終一往情深的男人,數量比同品種的女人少得多。試過有女生透露嗟怨自己不曉珍惜愛她的人,而總把眼睛及心思放在眼尾也不瞄她一眼的男生,到頭來極盡受辱,在男方多番要求分手不遂後,女的眼巴巴看著對方擁著另一女生刻意在她面前招搖過市,刺激她自發離開,也不肯離開。後來男方更升級明言他愛跟風塵女子,嚷著叫她喜歡跟便跟,喜歡學風塵便學風塵……那女生的淚流為誰呢?人能夠珍惜眼前所出現及已擁有的一切,不執著要求那或有欠缺的部份,實在是一種能力,令人生走少很多冤枉路。當然,愛上心就是不能不上心,但明知對方人格卑劣,兼不會重視她的存在,卻仍然不肯退後,直至被侮辱至滿心傷痕,要旁人夾硬把自愛投射在她身上,以外力拉走分隔將她抽離他。要大家吃力地行到此步,實在要她那强橫的嗔痴才配合到。有所謂「英雄氣短,兒女情長」,有些男士眼巴巴看著自己非常喜歡的女生,無故栽進其他不堪一談的男人,實在不用懷疑自己質素。有些女生就是這樣子,總是喜歡不妥不當、吊兒郎當、口甜舌滑、言而無信、玩世不恭之輩。這跟她們的出身、學歷、見識等無關,而是她們那DNA老早便已刻上這類脾性,注定要遇上一些能給她好好體驗甚麽叫流氓的人,才令她清楚明白甚麽叫紳士。她們很有可能要用一整輩子才學上這一課,所以男生不幸遇上了,可决絕斬繿,不要無限期下注在她們身上等收成。她們是不會讓你收成的,就算她們人老珠黃仍孑然一身,也堅持不會讓你收成。愛流氓之輩的女生,整體來說就是從來看不起風度紳士。她們總仰慕流氓破格越界,認為能把流氓那流轉不定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是勝利光榮。她們內心討厭紳士的禮待,認為那源於懦弱怕事,卻不能中肯辨別及肯定流氓對她的欺凌及攻擊,有時甚至將那種欺凌及攻擊,當成對方放在她身上的心思,就算理智上知道不合情理,行為上仍然享受為對方痴心斷腸。

詳情

鑄成超級盛女方程式 (二)

年紀不輕,而從未拍過拖的女生,都總有某些行為和心態上的規律。我們不該以對或錯去評這些規律,只可以說這是出現在她們身上的現象。間中遇到一些外表比普通女生質素為好,年紀卻不輕的女生唏噓感嘆,細訴不知何解從未拍過拖,甚至從未有男生邀約單對單出過街。以下歸納了她們一些常見交際反應及行徑特徵:總不相信幸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 當有男生邀約這些女生出街,她們表面看似平靜,但內心非常質疑自己欠缺能吸引別人注意的優點。就算有旁人指出她們有某種優秀特質,她們仍會拒絕相信,兼數出自己千百樣缺點來推倒約會。簡單來說,就是欠自信。非常質疑對方靠近自己的用意 – 因為覺得自己欠缺優點,所以認定男方向她走近,必定帶有某種企圖。當她們覺得自己欠美色亦不算經濟條件突出,覺得對方不能從她們身上得到甚麽好處,便會懷疑男方一定思想奇異,一定有某種怪思維及怪性格。情緒化得近乎無禮 – 例如在這一分鐘應約了男生,下一分鐘忽然忽悠,或臨見面前一段非常短促時間提出爽約,背後原來可能只單單是覺得那雙高跟鞋不襯衫,覺得不能不完美地出席,所以情願另約時間作更好的準備。對男方而言,實在掃興扭擰至極。性格非常認真 – 她們非常執著於自己的細微地方,因非常怕錯而不敢說話,對自己評價苛刻,兼對對方在約會時的行為表現非常敏感上心。在大量不同的憂慮之下,在赴約時難以不表現生硬,令對方感到那緊張的張力和不適。永遠拖延約會 – 雖然恨有邀約,但卻逢約必推,然後卻「突然」發現對方已對她們失興趣,之後再跌進那「無人約」的無限唏噓。這些性格表現初期總令旁人憐惜安慰,會給予多多精神支持。但當她們在需要實實在在地作出決定的那些時刻,無論是决定要認識對方,還是决定要接受邀約等,都顯得非常難以維持常態判斷。這點往往令對方難以理解及適從,亦快速消耗對方的興緻和耐性。最可惜的是,女生也經常為自己的忽悠行徑而後侮,或一廂情願地相信男方會再次現身。 愛情

詳情

鑄成超級盛女方程式 (一)

有位三十多歲從未拍過拖,但外型樣貌卻相當亮麗的新朋友跟我一邊賞茶,一邊分享她的交友趣聞。在大家盡嚐那大茶壺內高級花茶之際,她覆述她母親在她當天踏出家門時一句家訓「你出外飲食盡量不要離位去洗手間,返回位時要換過另一套新杯、喝另一杯新茶。」我非常驚訝這位母親,會叮囑她那已擁有兩個大學學位的三十多歲女兒,出門後要提防別人給她下毒。當然,三十多歲及有大學學位,並不代表不會受騙,不過那母親會擔心至開口叮囑,總有一點啓示。我笑問那女生她聽後有甚麽感想,她分析說見我也是女人一個,比男人安全;而她身型體重比我看來大件頭一點,兼且那酒店周圍佈滿枱和客,量我也不是容易把她毒暈拖走。她是真的有評估過我這個新朋友對她的危險性。這類外形條件好,卻從未拍拖的女孩 (註:是從未),來自幾個特有的方程式,其中一個是嚴格家規配「順民式」女兒。一問之下,女生果然於中小學時代已被父母安排入讀女校,所以相對處於天天男女同校的女孩來說,實在少了機會了解和接觸男人。兼且她的母親非常限制她的交友活動空間,迫她推卻任何有男學生參與的聯校活動。她次次就範,可以想像她其實性格相當溫順。在强大「不可拍拖」的家庭教育下,女生根本對男性相當害怕。按她所述,這種家訓一直持續到接近她三十歲,母親才突然有一天給她解放,叫她找個男生拍拖。她說「她突然叫我去拍拖,我實在不知所措,不懂得從何開始。」因為她實在欠缺一大截跟男士相處的經驗,所以非常苦惱如何判斷走近的男生是好是壞,及對她抱有甚麼企圖。這類背景的女孩子在處理異性關係的手法常見極端,一是極度小心謹慎,所以會顯得太神經質而握殺大量機會;或是極度天真,所以惹來壞男人騙財騙色。而有些則是先以極度天真認識男人,受騙或疑會受騙後,便轉以極度謹慎保護自己。要解破這些交際關口,女生若能先回溯到自己處理手法的背景因由,會比較容易掌握自己未來的交際定位。既然認知到大中小學的學習背景和家人過往對自己的影響,知道自己在哪一方面欠缺體驗,便要向該方面填補養份。要判別好人壞人,必先有跟好人壞人相處的經驗。當交際領域放得夠闊夠大,腦袋判斷人事的數據庫資料夠多夠深入,交友機會和鑑辨人的判斷力自然提昇。

詳情

表面的温柔

想談談怎樣才是温柔,原因是我們大都喜歡温柔的人,但卻又未必容易判斷何為温柔,直至投訴情人或被投訴自己「不會温柔」或「不解温柔」,百般委屈。曾經有位女生於第一次跟某位配對男生約會一次後,問我為何於那次愉快暢談後,那風度翩翩的男生沒有向她再次邀約,自己是否犯了甚麽約會大錯。我向男方了解後,結論是 — 男生覺得女方很不溫柔。我們犯錯,通常錯在無意識何謂錯。在感情領域因處理方法經常欠缺固定規則可言,所以何為行為對或錯,變得難以察覺及捉摸,但其實情感以「感」為重點,只要以對方感受為重心考慮,便不易犯錯得罪對方。原來當時男方在第一次約會中,提及自己所開辦的會計公司,於當天有一位要員辭職。適逢年尾會計入賬時間,他估計未來兩個月人手會很緊張。當時那女生並沒有作出任何回應 (據她所說,是不知如何回應) ,只答道「是嗎? 」「那真不好運氣」,便將話題轉到自己不久前也因工作不如意而辭職。後來男生亦再提及未來日子會出現捱更抵夜以完成接上手的工作,女生問「咁我地幾時再出來見面? 下個月先?」男生聽後其實非常失望,感覺女方沒有半點慰問下,更只顧自己目標,所以當刻已决定不會再邀約女方,不過礙於風度,而沒有喜形於色,希望以一個愉快的氣氛為這個約會劃上句號。有很多人以為「嬌聲嗲氣」、「說話柔和」、「動作輕柔」便是温柔。那當然,說話動作温婉,總比粗聲粗語、粗魯大動為温柔,但這只是表面的社交性温柔,不代表骨子裏温柔。就以以上這個「一次性失敗」的個案講解一下甚麽才是真正的温柔、骨子裏的温柔。當男方在約會中,提及自己公司,女方可得來個合時的稱讚。讚他及肯定他於事業上有所成就,請他分享創業喜樂及過程,給他時間仔細講述某些過渡事件。我們要讚得實在而具體,不能單一句「呀! 你真叻仔!」便算讚了。例如可說「我知要成立一間會計師事務所,兼且有生意,又養得起一組同事,非常不簡單呀!你一定放了很多很多心機心血在這公司裏!」當對方述及不快事情,如他有要員辭職時,務請要多多發揮同理心,對事件表達同情和關心。女生將話題轉到自己不久前也因工作不如意而辭職,其實也觸發對方聯想到自己可能有人事管理問題。第一次約會便令對方覺得自己失敗,當然難以伸延到浪漫情緒。男生再提及未來日子會出現捱更抵夜工作,已見他心情出現疲態。女方在此情況下,不但沒有處理他的憂心,卻自顧自的在旁敲側擊給他約會壓力,所以男方出現反感也很正常。這又順帶一提,處理憂心並非教導對方用甚麽方法去處理問題。教導或在不被邀情況下提供解决方法,其實有可能傷及對方自尊,尤其對方為頂天立地男子漢,當然喜歡自行尋方解決一切。女生其實可在此安慰一番,在認同他的感受後,留有一線,在日後日子給他慰問,或給他一些輕鬆有趣的資訊令他開心,或在他捱更抵夜時,給他一個温暖的問好訊息。若然對方反應正面,回應良好,更可以建立更多話題,加深雙方在生活上的交融。在對方明示非常繁忙或很感疲倦時,女生千萬不要嘮嘮叨叨,要保持安靜或長話短說,為他添杯熱茶,照顧他的肚子,靜靜地陪他渡過,已是一種温柔。體現真正的溫柔,就是用心地體恤、安慰、支持和讚美,要內外兼柔。

詳情

事業型女生的情感思維陷阱

有女生談及自己在過往的感情付出很多,為對方落力貢獻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希望男生愛自己更深,也希望他的家人能見到她對他的誠意,可惜雙方還是未能開花結果,男生最後還是要决絕提出分手。她覺得非常受委屈,感覺自己在雙方相處中,出心出力卻不受男方賞識,自尊心受創。這女生得悉男方為一時突發的失業而一展莫籌,於是佈網張羅親自為他四處托朋友找新工作,為他寫求職信件和發出工作履歷,及跟他切磋工作面試題目等。終於女生為他找到一份工作,令男生的家人對她感激萬分之餘,男生卻是勉為其難地上任這份新工,然後於工作試用期後辭職,同時亦向女生提出分手。女生要他說明分手原因,他拋下這樣的一句「我知你很盡力維護我及幫我,但我感覺不到你明白我和知我要甚麼。我知你很盡力…. 就當是我錯吧。」見她眼帶淚光,明白她仍然很難將這段情忘懷。始終光陰、青春、和夢想都已押上,而她亦很成功把他身邊人的心也溶化,但偏偏輸在那句「感覺不到你明白我和知我要甚麼」。她說她的確不明白男生想要得到甚麽,她覺得他既然失業了,當然是要一份新工作,非常不明白為何他拋下新工之時,亦拋下她。將自己的個人優點跟自己的功能掛鈎,往往是事業型女生的情感思維陷阱。在事業上,作為受薪階級,我們將自己訓練成一部多功能機器,最好能「以一敵十」,越多戰績越多工作技能越好;最好上司不用指揮,自己便自動自覺把任何眼前難題瓦解消滅;最好多做少說,不動聲色一手包攬整個工作項目,務求事過境遷後令人刮目相看報以掌聲。但此種思維落在感情上,便容易被視為專權覇道。在這個個案,女生似乎對自己於男生失業時的提供協助相當滿意,但亦因此而製造出事後在預期上的落差。男方於失業後,女生似乎將關注重心落在解決問題,男方於處理事情的自主權似乎備受忽略。女生出手為男方出頭解困,拋頭露面為他找工作,過程會深深傷害他那男人天性在事業和保衞弱少婦懦的自尊心。但礙於女方出於一番好意,他唯有唯唯諾諾試工應付她所施的壓力。在女方此種情感領悟力下,當他看到雙方走下去的空間狹窄,亦深信她其實已盡力明白他和貢獻努力卻不能令他開心,便會决意一刀了斷這段情。男女情感管理相對個人事業管理,著實要求當時人更高階的人性敏感度來維持長遠關係,當中重大分野在於究竟何為「重要養份」來維繫關係。職場著重以薪金、成功感、貢獻等來維繫勞資關係,但正常的情侶情感管理,在無任何明確金錢利益輸送下,以「兩情相悅」 維繫,而「悅」為要訣。當時人能在相處中持續得「悅」,就自然能安然維繫關係。圖片由作者提供。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