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城影展 重新定義光影

Cannes,台灣叫它「坎城」,香港翻做「康城」,中國則是「戛納」。無論叫什麼,都無礙其雄踞當今國際電影節霸主,並在今年迎來了第70屆。其實早在1939年,這裏就有舉辦電影節的計劃,但事與願違,因宣戰而到了1946年才得以重起爐灶,又因為財務與政治波動停過兩次,以至於今年才過七十大壽。 曾經 今日 不像60周年時,大費周章請了35位導演以電影院為題、每人3分鐘,推出一部電影《浮光掠影:每個人心中的電影院》(To Each His Own Cinema);第70屆康城影展找了113位影人來個大合照(十幾位是最佳影片金棕櫚獎得主),但對天天都有影視名流讓鎂光燈閃個不停的小城而言,也只是「順便」而已。相較之下,更不尋常的反而是馬路分隔島豎立了超過兩公尺的巨型盆栽,大幅增加的警力,以及愈加嚴格的安檢。國際政治情勢的動盪與恐襲的威脅,並未隨海灘的驕陽而蒸發;尤其曼徹斯特演唱會的悲劇,讓這裏也風聲鶴唳。 然而電影並未因此而顯得怯懦。「一種注目」單元的法意合拍片《戰爭之後》(After the War)捕捉了恐怖主義的陰魂不散,也檢視「株連九族」的可悲心態。突尼西亞的《美女與群狗》(Beauty a

詳情

仰望傳奇,萬紫千紅:李麗華(1924-2017)

2015年金馬獎頒獎典禮,我在新聞中心招呼媒體、迎接得主,心中卻不由得忐忑。倒不是為了賽果,而是因為即將要上台領取終身成就獎的李麗華。 早在2013年「金馬50」,我們幾乎全球覓了她一輪,都沒成果。沒想到一年多以後,這個名字在金馬執委會又被提起,輾轉確認當時她安身的地方,就在香港。會議上無異議通過她獲獎;年過90、深居簡出的大明星,也將和家族成員、助理等一行人浩浩蕩蕩來台北。但是在她上台前,我們所有工作人員,老實說,都沒正式見過她本人一面。因此,當她乘?輪椅出場,我那顆七上八下的心,根本就是五味雜陳:既有見證影史的感動與震撼,還有幾分不可置信。恨就恨隔天李麗華設宴,忝為最「年幼」的受邀者,我卻得為一場早已答應的影人座談而無法赴會。但宴後那本送達手上的簽名書,卻又讓我着實雀躍了好一陣子。 巨星之路 即使從小喜歡看電影,但李麗華實際上和我是存在着嚴重「代溝」的。她被稱作「天王巨星」的時代,我壓根沒趕上;從銀幕認識她的時候,其名號早已改喚「長青樹」,意即影壇「紅最久」的人吧!但電影的迷人不也在此?也是到了八九十年代,透過影展、資料館辦回顧,我才得以迷上阮玲玉、周璇、白光、葛蘭和林翠啊! 李麗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