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簡體之別

有別於拼音文字,學習中文很多時由「意思」著手。我們看正體字,能透過字形和部件去猜測字意,並方便記憶。例如「婦」字便有「女人拿著掃帚」之意,亦即女性傳統「家務勞動者」的角色。儘管今時今日男女漸趨平等,但這樣的「望字生義」仍然有效。簡體字的問題,正正是消滅了透過「意思」去學習中文的語言特色,字和義割裂,只能死記。加上歧異頗多(如「后」 = 后或後),阻礙學習和閱讀,增加無謂的猜度,妨礙知識流傳後世。雖然減少筆劃能加快書寫速度,但除此之外卻一無事處。做事只求速度、雷厲風行,很符合近半世紀的中國國情,卻犧牲數千年的文化精髓。二者並行我不反對,但劣幣驅逐良幣卻絕不能接受。懂正體字的人學簡體不難,只需多閱讀簡體字便自然通曉。反之若你只懂簡體字,學習正體便需多花功夫。簡體字早已流傳於香港民間,要禁也禁不來,也沒此必要。但官方中文卻必須堅持使用正體中文,因這是中、港區隔的一大屏障,突特顯中、港之別,並承傳在大陸消失了的傳統中華文化。不想「香港人」身份被滅,我們必須固守自己的語言和文字,茲事體大。「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詳情

關於「胸襲案」

雖然我對過度評論「胸襲案」有保留,不想輿論對法庭構成壓力,尤其當律政司不斷把證據不足的案件推上法庭,令法官疲於奔命之時。然而,若把七警、朱經偉、多宗警察在庭上改口供的案件放在一起,你便不能不對這荒謬的狀況憂慮和氣憤!只要警察一天不把案件送上法庭,又或律政司不提起訴,法庭便被架空。而原來強調「獨立」的監警會根本是無牙老虎,獲大比數通過的裁決,投訴警察課又可以不 接受,然後便由特首而非法官定調。即使上到法庭,又不知會出現如何反智的結論。「慈母」在庭上給完假口供,更可以大搖大擺的離開法院,繼續薪高糧準,用 「手臂的延伸」去親切關懷示威者。但我仍選擇相信法庭,香港的最後堡壘。既然當事人即將上訴,我們還得靜心等待結果。在場外,我們繼續聲援、討論,以豐富市民法律知識,反思現有制度之不足,並團結公民社會的力量去抗衡國家機器。「自己香港自己救」,當「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機制日漸崩壞,蟻民無可奈何,主動反擊不公義的事情,已屬應有之義。唯一不能做的,是藐視法庭,甚至騷擾陳碧橋,以免惹來「輸打贏要」的口實,並影響法院獨立性。就當兩害取其輕。「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詳情

成為作家的七個小貼士

我剛出版了首本個人愛情散文集《戀愛不是請客食飯》,年底會再推出另一本旅遊書,由於想「籌期」(籌錢)請小鳯姐出來賀一賀自己,所以先分享如何成功由網上寫作,到出版實體書的小小小貼士,希望大家看後給點面子,然後(非精神)支持一下我的新作。一. 識人好過識字這是絶望真相。但不一定要認識甚麼大人物,他們也未必有興趣識你。多年前我認識了一位美少女,我算是她的「前輩」(OMG﹗好老﹗),二人不常見,卻在facebook保持聯絡。誰想到多年後她成了傳媒人,還「彈Job」(介紹工作)給我,幸好那些年我沒有開罪她﹗其實交朋結友不用等埋發叔,也無謂計算「成本效益」,這有時比高鐵落成日期更難估計。多認識朋友,開心便夠。二. 寫到手斷其實沒用,很多人寫到手斷,文章也沒有689 hit rates。在Yahoo Blog的年代,我用數天寫的二、三千字,更試過只得20人瀏覽﹗但若你不停寫寫寫寫,然後逼旁人看、每認識新朋友時都介紹自己「有寫文章」,最少讓人知道你不是文盲,或是個識寫字的文盲,將來有Job會便考慮找你。多年前我客串過一本講飲食的書,正因為朋友知道我有寫Blog,才找我幫手執頭執尾(處理瑣事)。錢不多,但我學到不少。三. 白做沒錢也要做?對啊﹗雖然會被健吾鬧爆,但有乜計?自己又不紅。唯有先沉住氣,寫一些沒錢的專欄,起碼有平台幫自己賣賣廣告。換個心態,有時當幫朋友也未嘗不可。我年底出版的旅遊書,機會來自朋友介紹。他介紹我,或多或少因為我曾以一杯M記可樂的價錢,幫了他一個出版上的小小小忙。互相扶持其實不錯,感謝﹗四. 繼續白做係吖!在網上寫文很多都沒有錢啊(幸好PenToy有稿費,不管多少)。但這些網上平台往往很自由,可以暢所欲言、鍛練文筆、了解讀者喜好,而且呃Like一流,總好過在自己fan page裝王家衞。但自去年起我Cut/Rejected數個沒有稿費的專欄,包括一些著名刊物。除了幫朋友、很有興趣,或帶來其他效益,否則我不會再做義工。4月時寫了一篇簡單的 + 數張照片,換了一晚酒店住宿,也挺爽YY。五. 搭訕主動一點,向心儀的美女搭訕,看看有否下文……Sorry,我寫愛情寫到hihi,亂說話。我是指主動聯絡心儀的媒體、刊物、機構、名人……看看有否合作空間,說不定會有驚喜。早前我邀約一些藝人做訪問,雖然未必成功,但仍有回音,包括後來為我的新書《戀愛不是請客食飯》寫序的龍小菌和夏蕙BB,無言感激﹗六. 出賣自己如有富婆開出一個讓我「兩世無憂」的價錢,即使我有長毛的骨氣,仍會為著國家領土安全而吐飯應承。偏偏我沒人搭理,唯有繼續做好自己,建立名聲(但實在做得不好)。現代出版和寫作是一項Branding的活動,賣的不止文字,更需把自己好好包裝、突出形象,把「整個自己」送給讀者、觀眾、廣告商……也請多出席不同場合,如當分享會嘉賓。成功例子包括治癒系鄺俊宇,和我偶像寸嘴女作家王廸詩等。七. 別人不是你的安全套我不時會收到讀者來信,問我有關愛情、工作假期、澳洲旅遊的事,甚至請我幫忙聯繫出版社。儘管素未謀面,我也會盡幫。一來「識人好過識字」,或某天我反過來向他們求助。二來我心態簡單,能幫便幫,不想吝嗇。可惜當中95%的人,對你的用心回覆都沒有反應。是因為你的回應太廢,不想再答你?或我只是一個「安全套」,他們打了冷震,爽過了,便對你棄不足惜?我不知道。但我肯定,即使某天我能再幫他們一把,我也睬你都傻(不管你)﹗就算One Night Stand也會說句再見(或永別?),但你卻連基本禮貌都沒有,我怎麼還要幫你?由於土地供應問題,我仍不是紅作家,只能分享一二如何不賣菊花,也可出書的心得和看法,不喜勿插(都說不賣菊花囉﹗)。但若有心交個朋友,分享寫作和人生,我卻十分樂意。 J「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職場

詳情

髒話連遍

利申:本文跟最近的「廢偽小學雞」無關,絕無年齡、學歷、物種歧視成份,如要對號入座,關我__事!(寫於我在澳洲工作假期之時)我在澳洲所說的髒話可能比以往10年的總和還要多。英文、國語、韓文、廣東話、台語……人在異鄉,大家喜以髒話會友,「學外語先學髒話」早是金科玉 律。面對不穩定的工作、煩人的喃喃、無聊的生活、不定的未來,髒話,實在有其存在必要性。如果農夫是一項基層職業,而髒話又是草根階層生活必須品,那麼 「說髒話」的舉動自然符合我們現存的社會階級地位。大部份髒話都跟「性」有關,而「性」則是社會禁忌,我們不習慣/不容許隨便宣之於口。大部份關於性的話語都被限制在特定場景中,經過修飾才可以比較暢所欲言,如性教育課堂、醫療目的、學術討論、藝術、愛侶之間、親密朋友互吐心事……別的往往被禁止(如﹕學校裏的性笑話)、被特殊限制(如三級電 影)、被視為不禮貌(如公眾場所高聲談性),甚至違法(如辦公室性騷擾)。「性」雖是與生俱來,但在白人/中產/男性/知識份子/宗教人士(既得利益者)所主導的社會裏,大眾難免跟從其價值觀把性貼上「不可亂碰」警告字句,他們的價值觀建構和詮釋著整個社會的主流論述。由此觀之,髒話的「髒」並不在於實質內容,卻因為它突破主流價值觀的禁忌,把「性」赤裸裸層現人前。另一邊廂,「草根階層」常被述說為較「中產」低 級,他們說髒話的阻力因而較少,這亦反過來成為他/她們價值觀的一環﹕就如說髒話是展現男子氣的舉動,否則便是不夠豪邁、娘娘腔。換言之若我們堅信「說髒 話」是壞事,某程度上可理解為一種階級偏見,亦即把草根階級價值觀打為「次等」的偏見。我們一群人住在一起,做著相同工作,有時候總會同仇敵愾。當大家都為著同一件事/一個人大聲“XYZ”時,各位可否少一點批判,多一些同理心呢?人總需要發洩一下。 語言

詳情

《飛躍盜》—— 大國的自省  

入場前我以為《飛躍盜》(Tracers)只是一部典型警匪片,加入「飛躍道」不過噱頭,我期望不大。但逾看下去,我逾發覺電影真材實料,動作場面處理認真,毫無悶場。本片由《吸血新世紀》第二男主角(泰勒洛特 飾)擔正,縱然片中他沒有露出結實胸肌,但凌厲動作和緊張場面已很吸睛。加上男女主角的感情線跟激情戲,令電影剛柔並濟,賞心悅目。最令我心跳加速的,是部份動作用了主觀鏡拍攝,令觀眾更代入,直接感受主角的脈搏跳動。《飛躍盜》雖是美國電影,並強調男主角身手敏捷、智勇雙存,最後更救得美人歸。但有別於一眾荷李活英雄片的大美國主義,本片主角是個落難小人物、欠債、無處容身、被打被趕,甚至被同伴出賣差點喪命。他唯一做英雄的一刻,只在片末五分鐘。而他的勝敗,均受很多「非美國主流人士」影響,包括黑人女房東、越南黑幫,以及姓陳的華人黑幫頭目。美國一向是文化大熔爐(Melting Pot),不同文化和種族都被「熔」在其中,雖然以主流白人價值為主體,但其他文化卻悄悄自成一角,甚至有力反擊主流。美國是大國,要不斷進步便不能「食老本」,反要靈活變通,不斷學習。就如泰勒洛特本靠騎單車搵飯吃。後來兩次失去單車,他唯有苦練「飛躍道」作另一出路。他本身身手好,而且勇於求變,更樂於跟不同人打交道,這些都是他成功之法。反之本屬警隊白人精英的對頭人,卻跟唐人街結怨,也過份自信,最後一敗塗地。美國多年獨步世界,但世界在變,她能否繼續複製舊有成功經驗,抑或更開放地與不同種族、國家、文化打交道?這是她的抉擇。當然,為了討好不同觀眾,在以白人為主導的電影中,加入不同種族成份,並把他們描述得英明神武,實屬商業考量。反正這電影的劇情容易入口、畫面刺激,本來便商業味甚濃。但在文化意識上,電影卻在向同一屋簷下的其他種族及文化示好。我看到導演,甚至大國的自省。這是一種氣慨和謙卑,並非每個「大國」均做得到。作者:「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電影

詳情

大陸人文明旅遊之不能

不止一次在街上被大陸人問東西,他們不會先說「請問」、「先生」、「你好」之類,而是直接問﹕「那裏有Prada賣?」那不止是「禮貌」問題(還未到此水平),而是基本溝通不能﹕「X﹗我實知道你在跟我說話啦﹗」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倫敦回香港的飛機上,一班像是剛遊學完的富家深圳學生(外套寫了),在機上喧喧鬧鬧。這點我見怪不怪,因不論香港或美國學生,都同樣愛嘈喧巴閉五行欠打,就當是「青春」吧﹗重點是,老師竟沒有管好他們,甚至不打算叫他們「安靜點,別騷擾別人」﹗然後某學生問我問題(忘了問甚麼),當然沒有先稱謂/打招呼、語氣也不佳,更直接用「普通話」。Sorry,你怎知道我是那裏人、懂不懂中文?我去了那麼多地方,即使看到99%來自香港的人,也會先用英語問好。我遇過的各國朋友,他們都會先用英文跟陌生人說話,只因英語是世界語言。這是國際常識,也是基本溝通技 巧。常說中國想推廣「文明旅遊」,一句到尾,那只是「做戲」!國民質素實際怎樣不重要,只要別丟臉丟到國外去便可。香港人自少接受公民教育,強調作為公民應有的權利和責任。也許你也試過,在街上被人踩到或碰到,你會反過來說「對不起」。雖然有點too much,但卻不是矯情。我們自少便學習不小心跟別人「衝撞」,代表冒犯了他人,「自然」需要道歉,就像條件反射。中國自清朝到現在還是老樣子,滿腦「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才開口說要「接通國際」,隨即補上一句「中國國情」。只想要別人「實用」和「外顯」的東西,卻(裝)不知道列強船堅炮利的背後,是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國家之強大,不只錢錢錢錢,更是由制度和教育所傳承的文明。排隊、愛護公民、衞生、禮貌……來自公民教育,而非《文明旅遊指南》。想不丟臉丟到去外國,先要學懂自重。我當然知道中國也有很有禮貌的人、香港或美國也有人渣,請省回廢話。我只想說,在強國掘起的今天,仍有為數不少的中國有錢人,他們沒禮貌、沒常識、不懂得溝通,包括一大群由英國「衣錦還鄉」的學生。這國家,怎不叫人憂慮?「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詳情

胡世君:《黑海潛航:追擊20億》:合法食人

其實不太接受“Closer”和“The Holiday”中的電眼型男祖廸羅(Jude Law),會在《黑海潛航﹕追擊20億》(Black Sea)飾演一位失婚又失業的中年潦倒漢。雖然脫髮問題嚴重,但他畢竟曾是萬人迷,要演活這位「爛身爛世」的過氣船長,實在考功夫。還幸他表現不慍不火,總算為「轉型」再踏前一步。在有限時間內,眾人被困於船艙同生共死,卻又互相猜疑、溝通不良。導演成功帶出劇本的張力,沒有「口水多過茶」,反讓人看得心跳加速﹗火爆動作、震撼特技一一欠奉,英國佬就是不賣你荷李活風格的賬﹗導演巧妙地利用船員性格、國藉、身份、階級、年齡差異去處理「生存」和「財富」兩大課題,角色立體地呈現觀眾面前,彷彿社會縮影,也是人性的彰顯。觀眾會反思,若我是他們,我將如何抉擇?我寧願窮困地渡過餘生,抑或放手一搏,不成功便成仁?船員本不用冒險,但在資本主資的壓逼下,一心緊守崗位、努力工作的他們竟被社會遺棄。儘管眾人逐一喪命,但在「人食人」的資本主義社會裏,在上者所做全都「合法」,精人出口,誰叫你是地底泥?電影對資本主義的批判簡單而到位,法律讓資本家合法地殺人。為了家人為了未來,人性不能不扭曲。困在大社會的蟻民們,你會否在黑海之中,找到自已身影?「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影評

詳情

胡世君:愛國 ‧ 肉麻

?日本女生說:「我認為日本料理是最好的。」德國男生說:「德國啤酒世界第一。」韓國女生說:「我們以LG(韓國電器品牌)為榮。」日本男生說:「日本AV是最好的,我也知道很多韓國及香港男生,同樣對此愛不惜手……」「我以XX為榮」,多麼肉麻的一句話﹗就算要說,也得先問問:「我可以甚麼為榮?」自回歸後,香港每天總像在掙扎求存,以往我們引以為傲的傳統強項,如流行曲和港產片等,都彷彿在日漸褪色。猶記得在電影《如果.愛》中,飾演內地夜店歌手的周迅,登台時所唱的是梅艷芳的〈壞女孩〉。我問台灣朋友他/她們有否聽香港歌手,她說最多也是「四大天王」的年代﹕「劉德華的〈忘情水〉真是超紅呢﹗」還幸現在尚有陳奕迅,但香港一姐容祖兒在台成績不過爾爾。說電影,台灣人跟我們的共同語言是周星馳。但真正世界知名的,可能就只有Jacky Chan(成龍)跟Woo(吳宇森)。那管是亞洲人、澳洲人,或歐洲人,他/她們都能說出這兩個名字。早陣子我也在旅館中看到一群歐洲人在欣賞《赤壁》。但說來說去,那些都是上世紀的遺產。到了今時今日,香港人仍可以甚麼為榮?就如「愛國」,那不同於阿當夏娃遺傳給我們的「原罪」。原罪生而有之(若你信上帝),但愛國情操卻不因為你的國籍而自動上身。如果可以,我相信很多人都希望以國為榮、熱愛國家。就如澳人在Australian Day(澳洲國慶),總會把國旗蓋在身上,或畫在臉上。不需機構組織,一切自發,也自得其樂。想人民愛國,不單單是靠國民教育,我們更要找到「愛」的理由。只要理由充份,再肉麻的話都會說得直接流暢。儒家思想強調「中庸」,凡事過了頭都只會適得其反。你想人愛國,無所不用其極,又國歌又少年軍又打又殺,但你有否想過香港人要甚麼?我們要的你不許,不要你的卻傾倒而來。若我愛你,是否有被虐狂?Hard sell愛國,思想工程,偷呃拐騙,強國寫照?「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中港關係

詳情

胡世君:我贊成學生多出外交流,但……

我贊成學生多出外交流,卻反對只把眼光放在大陸,這根本是把香港的「國際視野」收窄成「國內視野」。梁振英上任後只懂「內交」,這不僅是為表忠誠,也為自己未來仕途舖路。染指內地官場是他的野心,但何苦用香港學生作交易條件?給錢交流我贊成,但理應一視同仁,讓學校自決前往世界任何地方。甚至可成立基金,讓學校、NGO,及個別人士申請。只要他們交出有質素的計劃書,那管他們想去南極或喜瑪拉雅山,政府也可以出錢資助。待他們回來後作出相應貢獻(如舉辦分享會、把學到的撰文成書、推廣香港旅遊),這才更有效把他們學到的帶回香港,造福別人。我曾見識過內地交流團,所看的都是安排好的「演出」。的確,別人來到香港學校交流,我們也會挑選比較「見得人」的學生去接待,但最起碼不會為做Show而做Show,如「特設」某課堂讓人參觀,但這在內地卻十分平常。而承辦香港學校到內地交流的公司,他們基本上都會遵照某個package設定活動,內容大同小異。交流時間少,參觀時間多。聽說有關方面規定了接待外賓的膳食,總能讓客人吃好吃飽。某次交流團,師生都覺得餐餐吃剩甚不環保,便要求導遊減少食物份量,不用「回水」,但求不浪費。導遊初感奇怪,後來只無奈表示按規定他們不能減少飯餸。「交流團」該讓人廣闊視野,學習他人之長以補自己之短。世界這麼大,我們需要翠如BB,更要自己踏上旅途,親身感受澳洲人的友善、法國人的熱情、日本人的秩序……中國很大,但也「只是」一個國家。何況當交流團形式化,只懂向你「一式一樣」地訴說國家的富強,這種交流團又能學到甚麼?「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