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今天我們不談政治

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如今寫文章也是打鐵要趁熱。所以我要趁剛剛補選完畢,趁善忘的香港人還沒忘記這個晚上前,匆匆寫下此文。得知這個名字,只是幾天前的事。無他,整個社會都在講補選,而梁天琦的消息排山倒海,教人無法不放眼看看,這究竟是誰。於是,上網搜了下:一九九一年出生、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港大哲學系學生。再深入看看,原來是大年初一騷亂間迅速冒起的新人,其後在各大選舉論壇表現穩定,得了不少票。所有關於梁天琦的是是非非、對對錯錯,我想留待歷史來說話,兩言三語說不完,而我也不懂得說。我所懂得的是,梁天琦,如果你在閱讀這篇文字,我有件事要和你談談。在這裡,我要先借用龍應台的一番話,她是這樣說的:「我想我們這個社會,需要的是『真誠惻怛』的政治家,但是它卻充滿了利慾薰心和粗暴惡俗的政客。政治家跟政客之間有一個非常非常重大的差別,這個差別,我個人認為,就是人文素養的有與無。」是的,無關政治,今天我們不談政治,我們來談談素養。為什麼要和你談這些,而不是他人。因為如無意外,我,以及我所愛的家人、朋友,將會在這片土地上,繼續生活下去。而你,如無意外,如果你想的話,並不難在香港的政壇大放異彩。政治和民生息息相關,換句話說,你的政途、政治理念或多或少會影響我的生活。那麼,我,以及其他香港人,從今往後的衣食住行,包括將來我年邁的父親母親入住的醫院是否廉潔、將來我所飲用的食水有沒有鉛,將來我兒女所接受的教育、將來我所要付的稅率、將來我一覺睡醒用不用擔心自己被失踪,這些生活的瑣碎小事,某程度上,都關你的事。那麼,你的素養,又怎麼不關我們眾多香港市民的事?既然如此,在你還沒真正影響到我之前,我要先和你談談。素養這回事挺彆扭的,那麼抽象,卻又那麼容易看見。一舉手一投足,一開口一閉嘴之間,便是在使這些看不見的被看見,你的內心、你的靈魂,冥冥中一目了然。素養,便是關乎你內心的善惡。幾年過後,你或許正在政壇上發光發亮,也或許從此平凡。可是,如果你是前者,我就要在現在先發制人,先問問你:你有沒有以人為本?你是不是有一顆真正關懷香港的心?你所作的是為你個人的仕途,抑或是香港本土的前途?你現在可能能夠很輕易回答,而幾年過後,我只希望你仍然記得今天你的答案。許多從事政治的人,剛開始的時候,很明顯能看得見他們眼神中的清澈與堅定。過後幾年,再看看他們,總覺得面目有點猙獰,有種不可言說的油膩感。面容的更變,是最好的說明。很多時候我們以為無關要緊的小事,其實都在潛移默化我們的思想,而一皺眉一抬頭之間,便慢慢把善與惡刻在臉上了。所以,我這個小小市民,希望你能保持你眼神裡尚存的一點清澈,無論將來從政抑或其他,都不要步這些人的後塵。英國十九世紀歷史學家阿克頓勛爵說過:「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你的政治生涯剛剛起步,將來你會不會掌控權力,這些無可預知,也實在言之過早。但上述這句話,則是千古以來幾乎無可辯駁的一句。不知道在哪裡聽過一句:如果權力沒有使一個人腐化,那很大可能是因為,在其尚未腐化前,已然失去權力。我覺得挺有趣,但其實挺可悲。上面提到的『人』,不僅僅指平凡的人,還包括那些看似賢明、看似有所節制的人。應該說,正正是這些看似賢明的人,才是最危險的人,因為自身的不自知與社會對他的未知,便是使其步向腐化的溫床。所以,我這個小小市民,希望你,在將來如果掌有權力之時,至少至少不要太過腐化。今天你是掌權者眼中的動亂者,將來你也會有你眼中的動亂者。而我希望,你能懷有人文素養,不僅僅為個人的利益著想,不僅僅追求自己的理想,在漫漫長路中,也不要忘記我們的文明,也不要讓仇恨佔領你的夢想。道阻且長,希望你的素養能陪伴你走到最後,不被權力、政治、理想腐蝕。梁天琦,寫到這裡,我要說聲抱歉了,你或許也會發現,這並不是一篇只寫給你的文字。這是,我,作為一個像你一樣關心香港的年輕人,寫給所有關心社會、有意從政的年輕人的文字。那些年過半百的政客,是不可能和他們談素養的了,有的便有,沒有的不會活了半輩子然後一覺驚醒。我不敢抱有太多的期望,只是希望無論你們將來走得多遠,都別忘了當初為何出發。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

何時會有香港的蔡英文

我仍然清楚記得,那天晚上,以高票當選的台灣首位女總統,在四年前,是如何用她平和且溫婉的聲線,面對著細雨裡的群眾,徐徐道出一番落選感言。我節錄一小段,她是這樣說的:「今天晚上,我相信大家心裏都很難過,如果你心裏真的很難過,就讓它發泄出來。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泄氣。你可以悲傷,但是不要放棄。因為明天起來,我們要像過去四年一樣的勇敢,心裏充滿著希望。」這是台灣的蔡英文。這是當年聲稱只差一哩路,將近山頂,時隔四年後,爬上了高山之巔的蔡英文。她情理兼備地與台灣人民對話,她感性地告訴台灣人民,要懷抱希望;卻又理性地告訴台灣人民,我們需要有制衡的力量。我不清楚當年有多少人被她這番話所感動,但我確實是被她震撼了一下。我甚至相信,不僅僅她一路走來的支持者,那些反對者若拋開一切政治考量,可能都會為這位大氣的女性所動容。當晚的斜雨很大,但也無法磨滅她的學養、風度,以及她那份愛台灣的熱切的心。這些都告訴我,她有潛質成為一位出色的台灣領導者。西方的馬斯洛有個人生金字塔,他說人類需求有五個層次,在滿足生理、安全、社會與尊重的需要後,便會追求更高一個層次的自我實現。社會便是由人所組成,若把道理放諸一個社會來審視,我們會發現,一個成熟的社會,像香港,像台灣,正正想要追求更高的一個層次。由是說,要帶領一個基本成熟的社會向前進步,和開創一個社會不同。在一個社會發展初期,民智未開,當時社會所需要的是一個開荒牛,領導者需要有學識、才幹去為社會打拼。爾後,當一個社會達致基本文明,所需要的便是一個除了學識、能力以外,還要有更高層次——人文素養的領導者。只有當執政者也富有這個「仁」的特質,有這個以人為本的關懷,才有能力帶領社會邁步向更高的一個層次。而學養、人文素養,是有別於所謂學識的。學識可以量化,是一種工具、一種實際的能力,是一種硬件。而學養是深潛在靈魂裡的,是滲透在舉手投足以及思想裡的,是一種軟件。脫離了對人的關懷,你僅僅擁有學識,而無法擁有學養。當今的香港和台灣,都迫切地需要邁向新的階段,追求更高層次的一個社會,不僅僅溫飽,還有自由以及民主。有學識的人很多,而有學識又有學養的人很少;而既有學識又有學養,還關心社會,還有心力投身於政治的人,少乎其少。這也是,蔡英文顯得那麼難能可貴的原因。但是,為什麼台灣有蔡英文?為什麼台灣的未來領導者,(至少在目前看來)是有潛力帶領台灣走向新希望,而香港的執政者,卻屢次被揭發醜聞,甚至尚未當選已不得民心?你以為蔡英文的出現容易嗎?當叫香港人去投票是千呼萬喚都還不一定出來,而台灣人的自覺性是強到轉機四次、休店一天也要回鄉投票,你就該知道香港輸在哪裏。當香港的老人是坐著一輛輛來歷不明的輪椅進票站,而台灣的Uber是免費為投票的人民服務時,你就該知道香港輸在哪裡。這可能只是小部分極端的例子,但如果香港也有這樣極端的例子時,相信也離民主不遠了,因為至少,至少這片土地有一部分人擁有強大的公民意識。可是,如果你連投選區議員的公民義務都沒盡,自我放棄投票權,那麼不要羨慕為什麼台灣有蔡英文。就算有香港的蔡英文,沒有了投票權,她會出現嗎?如果你對生於斯長於斯的土地,都漠不關心,那麼不要羨慕為什麼台灣有蔡英文,人家可是幾代人努力爭取回來的普選選出的。所以,先不要問為什麼台灣人民擁有蔡英文,而我們擁有梁振英。先不要問為什麼台灣的領導者有689萬票的民意基礎,而我們的特首僅由689票選出。先問問自己,你值不值得擁有蔡英文。親愛的香港人,若你希望一個有學識、有學養、有能力、有熱切愛香港的心的領導者出席在我們歷史的長河裡。首先,請你務必要盡自己的公民責任。你自動自覺去投票,只是完成了自己一半的公民責任,另一半責任是,去感染其他人投下他們的一票。市場賣菜的阿姨、你樓下的保安、餐廳裡為你倒茶的侍應、家裡年幼的弟妹、年邁的老人,這些周旋在你生活的人,你有沒有在感染他們,去關心社會?Audrey Hepburn有一句話:「當你長大時,你會發現你有兩隻手,一隻用來幫助自己,一隻用來幫助別人。」(As you grow older, you will discover that you have two hands, one for helping yourself, the other for helping others.) 公民責任,就是發揮你兩隻手的力量,一隻幫助自己,一隻幫助我們的社會;一隻以身作則關心社會,一隻去喚醒其他沉睡的心靈。所以,不要問何時會有香港的蔡英文?先問問自己,你何時值得擁有蔡英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