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下廚

人生最痛苦是甚麼?沒有錢買樓/車?沒有男/女朋友?孤獨?又還是太毒呢?每人對這問題有不同的想法,但大家可能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食」。香港有句俗語叫「搵食」,又或是「為口奔馳」,都是將食與工作拉上關係。你想想,若果人類毋須進食,那麼就毋須奔波,生活即時變得自由很多了;此外,我們也不必殺害其他的生命,以維持我們這個漫無目的、不知為何生存之人的生命。故此,人類最痛苦的,就是注定「以進食的方式去維持生命」。然而,很多人覺得進食明明是一件快樂的事,怎能說是痛苦?對啊,進食確實帶來快感,不過前提卻是你要食到美食,又或者你喜歡的食物,這樣你才覺得進食是快樂之事。細心想想我們每天的食糧,若果它們未經烹煮,卻要你像個野人把它們吞下,到時你能說進食是快樂之事嗎?人類偉大之處,就是化腐朽為神奇,將一些「睇到都唔開胃」的食物原材料烹飪成可口的美食。人類懂得將痛苦改造成快樂(未必是心靈上的快樂,但至少是肉體的快感),令生活過得容易。這使我聯想到上班。很多人覺得上班是件痛苦之事,老闆無理、同事多嘴、工時太長、環境壓抑等等都像糞便一樣臭。然而,我們卻因搵食,唯有硬食。不過,我們一日花了三分一時間在工作,若果過得痛苦,又覺得毫無意義,豈不是浪費自己三分一的生命?我想,只要視上班是下廚,自己是廚師,看世界的角度便改變了。我們上班之所以痛苦,全因我們不懂去烹飪眼前的工作和人事關係。我認為最好的烹飪方法,是專心一意,只做好自己的工作,並且想一個工作的理由,可以為口、為家人、為女人,任何一個值得堅持的理由皆可。除非是性騷擾或者有人犯法,老闆的粗口、同事的閒言閒語、超長工時等等都一概不理。只有自己的工作和信念才可控制在自己手裡,其他事你根本控制不了。若是在意工作以外的事,那麼你只是吃一些不應下肚的東西,而且可能有毒。固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烹飪方法,有人喜歡印度菜,有人喜歡意大利菜,有人喜歡新幾內亞菜,總之自己想盡辦法,將工作烹調得可口。到最後發現自己烹飪不了,可能是你不適合烹飪這味菜,也許其他菜式更適合你;若果烹過很多款式的菜都很難食,也許你需要改進下廚技巧。下廚是很難,無計,鬼叫我們注定「以進食的方式去維持生命」。作者個人網頁作者FB專頁

詳情

黑社會是社會的最後保護網

我母親的舊上司是一位和藹可親的婆婆。她說,以前做生意時,總要交保護費,費用大約是一位員工的價錢。那時,我受主流價值的影響,認為那些黑社會總是蝦蝦霸霸,以暴力威嚇小商店老闆,要他們交出辛勤地賺回來的血汗錢。然而她接着說,交了保護費,流氓便不敢欺負他們。我們對黑社會的印象很差,認為只是犯罪集團,因為我們眼見黑社會參與很多非法的生意和涉及罪案,而且有很多黑幫背景的人,喜歡耍一耍權威,有時便欺侮良民(這也不難理解,有些警察和教師,也喜歡耍權威)。但無論古今中外的社會,一定有黑社會的存在,如數學般的精準、藝術般普遍,那背後必然有一種法則掌控人類的意志。黑社會(又或者黑幫)與一幫流氓集團不同之處,是前者有一套嚴謹的儀式、上至下的組織和圈內文化。黑社會之所以存在,一般解釋是黑社會利用黑市和不合法的買賣而得生存空間,在歷史上又似乎證明了這一點,例如美國黑幫的興起,是因為他們在禁酒期間走私和賣私酒;今天的世界各地的黑社會,總是參與毒品、色情、賭博的生意。然而,這又不能完全解釋為何黑市需要組織強大的黑社會去支援運作,更何況,黑社會亦參與正當生意。欲解釋黑社會的出現,必先作一個假設,在此我借用國際關係研究的現實主義之概念去看人類社會:當強權失去權力,人類社會便出現無政府狀態的混亂和暴力。換言之,人類社會秩序是由強權所維持的,而最常見和最有效的方法,則是權力組織擁有強大的暴力(這暴力不是指直接傷害肉體的能力,還有心理上的震懾作用)。在真實的國際關係觀察上,無政府狀態的假設是得到佐證,例如今天的國際秩序是由美國維持,手段則是依靠強大的軍事力量,所以她的軍費開銷是驚人的。然而,權力關係並非Winner takes all,而是不斷地變化和博奕。縱使軍事力量如此強大的美國,她掌握下的世界秩序,仍出現權力的真空,便出現無政府狀態,各種在國際秩序以外的邊緣組織,則得到生存空間,例如伊斯蘭國。黑社會與政府的關係,其實就是類似恐怖份子與美國。基於管治成本、執權能力、還有各種的博奕下,政府的權力並非能伸展到社會每一個角落,社會便出現無政府狀態的暗角,此時黑社會便補充了這個權力真空。從另一個角度看,若果一個社會的黑社會力量微弱,則代表政府的權力有效地滲透入社會,反之亦然。以香港為例,傳聞九七主權移交之前,某方面向香港的黑社會招安,確保香港的秩序和穩定。然而,我估計某強權即使沒有招安,香港的黑社會亦會漸漸式微,因為政府的權力越來越有效地掌控社會。此處有兩個原因:一,是政府可運用的暴力越來越強大,例如香港警民比例非常高,為亞洲之最(比起中國還要高),稱得上是警察城市,社會上出現無政府狀態的空間日漸縮小;二,香港發達的經濟和相對健全的福利制度,令脫離社會主流的邊緣人也獲得生存空間,加入黑社會的機會便減低(下文再詳說)。在無政府狀態下,我們可視黑社會為微型政府,維持地下秩序。我們有一種認知,就是黑社會經常互相仇殺,是社會秩序不穩的因素。他們之間的仇殺,往往是因為爭奪權力真空下的生存空間,他們的生存價值則在於能否維持地下秩序和組織內成員的生計。對於活在無政府狀態下的市民,黑社會是他們的保護網,提供武力的保護,免受暴力的侵害(故此婆婆說因為交了保護費,流氓不敢輕舉妄動,她不會覺得黑社會是搶錢)。若果大家留意新聞的細節,便發現黑社會很少騷擾市民,而黑社會之間暴力事件極少會禍及其他人,因為在無政府狀態下,黑社會與市民之間是互相利用,才獲得生存空間。黑社會還有第二種作用,就是令社會邊緣人都可以生存。社會邊緣人是指那些不被主流接受,或者不能融入社會(可能性格關係,也可能缺乏生存技巧,例如沒有讀書),而任何一個社會都必然有這類的邊緣人。這些邊緣人在主流社會不能生存,他們便為黑社會中做一個士卒(foot soldier)的角色,以得生存。我不是說所有黑社會的成員都是社會邊緣人,事實上欲管理一所結合暴力和利益的公司,必須有很多知識份子參與其中,才可發展出一套管理技術。《水滸傳》中很多的綠林好漢原本是讀書人和高官,例如智多星吳用和豹子頭林沖。然而,黑社會也吸納了很多社會邊緣人,令他們在無政府狀態下都可以生存,以《水滸傳》為例,梁山好漢之中便有很多的邊緣人如時遷(飛賊)、白勝(閒漢)、段景住(偷馬賊)等等。電影《教父》開幕第一句話,由一位找教父幫忙的角色說出:「我相信美國。」(I believe in America),然而他仍求助教父的原因是,他的女兒慘遭強姦和毀容,卻得不到公義的結果。當政府的權力無法有效運作時,人民便不相信政府,這時黑社會就是社會的最後保護網。作者FB專頁 黑社會

詳情

真實的虛擬世界

任何對自己人生充滿期望的人,每當不受控地沉迷在電子遊戲之中,事後必然有一股巨大的空虛感和內疚感,總陷入自我責備的漩渦裡,不斷想為何不好好利用玩電子遊戲的時間去做些對自己有益之事。不過,當進入了電子遊戲這虛擬世界,往往便發現極難靠意志跳出來。根據一項統計,單是美國就有1.55億個gamer,當中44%是女性。先不論統計數字的定位和來源,電子遊戲工業已經無法抵擋的洪水猛獸,並產生遊戲評論(如Pewdiepie和達哥)和競技大賽這些副產品。電子遊戲是不可抗衡的力量,這是不爭的事實。由我小時候的任天堂、Gameboy到今天五花八門的電子遊戲公司,證明了電子遊戲擁用一種難以對抗的吸引力,仿如明火,人類卻是飛蟲。為甚麼電子遊戲總令人沉迷?我看過若干理論,有人說有些人在現實世界中是Loser,他們在電子遊戲中麻醉自己,我們總能在網吧中找到對生活失去意志的年輕人;又有些人說電子遊戲滿足了人類在現實中得不到的幻想,例如人類的犯罪欲望在GTA中得到滿足;又有人說電子遊樂的整套設計,由畫面、聲明、玩法,其目的都是令人的腎上腺素增加,故此欲罷不能。然而,那些理論都只是瞎子摸象,只能道出電子遊戲的片面。若說Loser愛電子遊戲,社會上所標籤的Loser確實容易沉迷在電子遊戲之中,不能正常生活,但是同時也有很多的所謂成功人士也玩電子遊戲,他們也打得狠,此外小朋友是容易沉迷電子遊戲的一群,他們在真實生活中怎會如成人般不斷受挫敗?;若果說電子遊戲滿足人在現實得不到的幻想,這看似合理,卻也是有問題。我小時候曾沉迷Gameboy 8 bit的Super Mario和《俄羅斯方塊》,但我從沒有投入過瑪利歐的傻瓜世界(同樣地,很難想像人們玩Angry Birds 和Candy Crush Saga時投入遊戲的世界) ,而《俄羅斯方塊》到底是怎樣的世界,我也說不清,更遑論《俄》能滿足了我現實得不到的欲望;若說電子遊戲的設計能人腎上腺素增加,這應用在部分情況,因為還有很多電子遊戲是十分休閒的。我們之所以沉迷電子遊戲,主要的理由不是以上提及的理論,卻是電子遊戲有即時的正面回饋系統,這是所有遊戲,乃至所有虛擬世界(如社交媒體)的共同特點。人類對正面的回饋是十分敏銳,如果某行為所得正面反應越快,那麼便獲得更大的動機和快感。在心理學上,又稱Conditioning。虛擬世界創造了即時的回饋系統和(若果是電子遊戲)數據化的進度。在電子遊戲的設計中,有等級、成就、進度、目標、分數等等,每一項都有一項客觀、可見的進度,如Pokemon的精靈都有數字化的經驗值,每打一隻精靈都有經驗的回饋。那些沒有經驗和等級的遊戲,也有同樣的回饋系統,例如風靡全球的Counter Strike,玩家開槍便可殺死其他玩家和獲得購買槍械的金錢,武器的威力和玩家的生命值都有標準的量度方法(後來的連線遊戲創立了等級制度,等級相差太遠的玩家是不能對戰,確保正面回饋的運作)。在電子遊戲之中,玩家的行為與後果之間的時間是可預計的、即時的,而且都是正面的。此外,社交媒體的Like,Follow,評論等,都是使人上癮即時回饋系統,有些人甚至因為沒有like而感到焦慮。我們可從虛擬世界之中,更深地探討現實世界。華人世界有一種「玩物喪志」的觀念,但我認為並不能準確地描述和解決人類的生活煩惱。首先,我見過很多「玩物喪志」的人,其實是「喪志玩物」,他們在生活中不斷受挫折,然後振作不了,所以才沉迷即時的回饋系統,而生活中也沒有誘因將他們拉回。這種情況其實與吸毒者一樣。很多時,毒品中令人上癮的毒性,並非真正令人上癮的主因,而是現實的殘酷生活迫使他們麻醉自己。在越戰時期,有20%的美軍是海洛英毒癮者,而有40%的士兵曾服用過海洛英。海洛英是有極高的毒性和上癮性(順帶一提,大麻的毒性和上癮性都遠低於酒和香煙),但是當那些有毒癮的美軍回國後,只有5%的人繼續患有毒癮,亦即是95%的毒癮者居然一夜之間痊癒了。真正推向人類遠離生活的不是虛擬世界或是毒品,而是可怕的環境。更深一層去看虛擬世界的本質,卻發現與所謂現實世界實在是難以分界,唯一不同的是前者是較容易受自己操控,而後者則充斥未知。人類的世界只有兩個:一個是物理世界,一個是精神世界。物理世界是客觀的,而精神世界卻是人類的虛擬產物。世上所有的價值觀、社會和國家觀念、藝術、金錢、榮譽、哲學、宗教、浪漫、理想、政治、民族不就是虛擬世界?真正客觀的世界,就只有物理法則、邏輯和自身的存在,身邊其他的一切「真實」,都只是透過物質所代表的意義(如Iphone的潮流)或精神上的觀念(如「玩物喪志」的價值觀)所呈現出來。這些形而上的意義和觀念在不同的時空會不斷地創造、結合、演變、衰亡,這是個實實在在的虛幻世界噢。在所謂真實世界之中,人們會為虛擬的東西鬥爭、流血、付出青春和時間、歌頌。當人們指責電子遊戲令人變得暴力的同時,電子虛擬世界引發的真實死亡事件,遠比ISIS、叙利亞內戰、毒品戰爭、種族矛盾、宗教之名為低。此外,人們亦會極度沉迷於真實的虛擬世界之中。當代哲學名嘴齊澤克說不明白為何資本家會瘋狂賺錢,這本資本主義有一種內在衝動。事實上,金錢就是虛擬世界(資本主義)之回饋系統。在資本主義的世界當中,除了有金錢回報之外,還有崇高的地位和權力回饋,這些都是欲罷不能、使人上癮的回饋系統。當一個社會投入在虛擬的金錢世界之中(請注意,我在此沒有貶義,人類總會創造一個虛擬社會,只是當今的時空輪到資本主義),不單是資本家投入在虛擬世界之中,整個社會不論貧富也投入了,資本遊戲的勝利者不單有金錢回報,也會有其他人讚譽和社會地位的回饋(這是資本主義的like,而且更易上癮)。人類注定活在一個虛擬世界,沒有善惡好壞,只有如何去選擇。我們也可利用電子虛擬世界,輔助我們的生活。為何藝術或者堅持人生的選擇這麼難?這個「難」最難的不是如何取得成就,而是堅持下去。堅持選擇和藝術之所以難,是人生沒有客觀化的進度,也很難得到即時的正面回饋。很多人去學藝術或者做一件事時,一開始是非常專心和投入的。這也不難解釋,因為由本來由門外漢剛剛踏入門,進步當然是明顯。然而,當我們掌握入門的技巧時,再進步就非常難。在電子遊戲中,我們投入一小時,就有一小時的進步(如經驗值或者劇情進度)。但在現實當中,進步卻是沒有客觀化的數字或經驗,縱使是投入了十小時,也可能毫無寸進。人其實不是怕困難,而是怕沒有進展和看不到目標,若果沒有堅定的信念,我們是很難堅持下去的。有很多人希望寫小說或者將音樂玩得出神入化,可是在付出的過程中,我們得不到即時的正面回饋和明顯的進步,那是非常痛苦的。付出了痛苦的代價後,有時甚至得不到正面的回饋,受人漠視、嘲弄,這才使堅持選擇難上加難。(我覺得賺錢是容易過藝術,這個「容易」不是技術上,而是心理上,因為錢是客觀的進度數字,故此投入商業世界的人一定比藝術世界的多。)不過,當出現了電子虛擬世界,我們便可好好利用,變成進步的動力。雖然虛擬世界不能使我們有任何實際的進步,卻能給我們即時的回饋。今天的虛擬世界使我們更容易、更廣泛地接觸他人,交流資訊,吸引有相同興趣或欣賞自己的人。例如,時人都將自己的藝術作品或小小的成就放在社交媒體上,希望引大家的注意(亦即呃like)。這種即時的回饋確實使人上癮,從而得在進步的動力。過去,人類必須承受長時間的痛苦,才獲得回饋,但電子虛擬世界卻將痛苦的時間縮短,人類便更願意去選擇自己的人生。固然,若果在虛擬世界中選擇封閉了自己,只聽好的回饋,而漠視不好的、卻有用的回饋,進步便會停止。此外,也必須謹記回饋是手段,卻不是目的,否則會變得迷失和庸俗。人總要對某些事上癮,否則如何捱得住沉重的生命?只是千萬不要封閉了自己,沉迷在自己的世界。我們的觀念常認為真實是好,虛擬是壞,但誰為真假定分界?人與動物之差異,是人可以創造自己的精神世界。然而,這世界只有與他人互動之下,才有意義。作者FB專頁

詳情

公共空間中的私人空間

若果時間充裕,又有得選擇,我寧可乘搭巴士而不坐地鐵。有時候乘搭的巴士沒有廣告的騷擾,更覺得自己中了小獎,好好享受車上的寧靜。車窗外風景如畫,有繁忙的大街、郊區的樹木、令人神往的舊區,縱使是每日乘搭同一氣路線,總見新鮮之事。我尤其鍾愛雨中的巴士之旅,紅紅黃黃的車燈和招牌的霓虹燈將濕潤的地面染個七彩。這種只有在(廣義上)公共空間才可享受的寧靜,令人的心境平復下來,在營營役役的塵世中找到心靈的桃花源,這是充滿詩意和美感的臨時私人空間。然而,寧靜之中忽然傳來韓劇或其他節目的嘈音,入侵了心靈的私人空間,原來有人正在看手機上節目,卻沒有使用耳筒。嘈音又與雜音不同,前者是鶴立雞群地的滋擾性聲音,而後者則是意識上不能分辨之聲,如廣場上人群的對話;前者是破壞寧靜的心靈私人空間,而後者卻不會入侵別人的寧靜心境。發出嘈音的人是最惱人的,他們大多不是故意去騷擾他人,只是未想及其他乘客的私人空間。有時我勸喻他們將手機的聲音調低,他們通常都無異議,然後大家各自享受自己的一片寧靜。雖然他們的行為很自私,騷擾到他人,但他們都沒有惡意,而且總會聽勸喻的。然而,公共運輸裡的廣告卻肆無忌憚地強姦乘客耳朵。有時我於網上見人痛罵那些不顧他人、將手機聲音調得最高或交談聲浪太大的人,卻何以能忍受廣告的巨響?發出聲音的廣告與視覺的有所不同,我們可以不看廣告,卻不可拒絕聲音,破壞了公共空間中的寧靜。公共運輸公司沒有詢問過任何乘客,某一天突然裝上了發聲的廣告,其聲浪很多時更毫無節制,完全不尊重乘客的耳朵。有人一定說,巴士和其他公共運輸公司有權這樣做。他們當然有權,不過這也反映了香港公司的思維模式:只想如何賺快錢,卻不懂在互相尊重的條件下賺錢。若果公共運輸公司要獲取提供運輸服務以外的收入,也可以將廣告聲音關掉,欲聽廣告的人可用自己的耳機插進插口,如飛機上的設計那樣。以上只是其中一個建議,解決方法還有萬七種,最終還是事在人為,且看運輸公司有沒有這個心去尊重乘客的私人空間。香港是一個世俗之地,不容人們有寧靜的一刻,四周總是廣告去充塞人們的腦袋。大家為生活奔波,不能忘卻營營,都是命苦的人。有時下班的路程上只想休息一下,卻因過分廣告聲浪而得不到寧靜,生活質素又如何提高?作者FB專頁

詳情

藝術的生命、人的生命

很多人聽到「藝術」二字,立馬敬而遠之。藝術在現代社會,是那麼遠,又那麼近。遠者,新聞不時出現天價的藝術品報導,藝術好像是富人的玩意,故作高深的;近者,每一個人都必然接觸過藝術,我們都有自己喜歡的歌曲、自己的品味,我們欣賞過精彩的電影,又看過令人發笑的漫畫。到底藝術是甚麼?我們去斷定一個人是否有文化,最重要的標準就是看其人的藝術修養,如讀過多少文學、懂得多少藝術史、品味的高低諸如此類。藝術好像是一張門票,只有部分幸運的人才可進入,其他人都被拒之門外,繼續自己的生活,不解藝術圈子內所發生的事。由於藝術精英化,而且與商業/政治利益千絲萬縷,甚至用作分辨社會地位的工具,藝術變得更似一種社會壓力多過全人發展。舉例,不少家長希望子女能入讀名校,而要小朋友去學齊繪畫、音樂、舞蹈,試問這樣的藝術對人的發展又有何意義?追溯本源,藝術就是情感、創作力和美感的給合,就像一條簡潔的方程式。這條方程式每人都能應用,因為每個人都有感受、創意和品味。然而,若我們不是以藝術賺錢,這條方程式對我們的生活又有何意義?很多老一輩和現實主義者都認為藝術是沒有用,而「沒有用」的意思是藝術不能養起自己和家庭。這種論點其實是過時的,因為現代社會有很多人是靠藝術賺錢。這種講求創意的行業,若果能從競爭之中跑出來,生活必定過得不錯,總比漫無目的地在公司做個不重要的螺絲好。然而,「藝術無用論」的一個最大的盲點是,藝術之用並非只在於賺錢,而是填補了生活的缺失。我們在欣賞藝術的過程之中,與作者產生了精神上共鳴的化學作用,重拾人類共同情感。某君縱使是最現實的現實主義者,他/她的生命在某一刻難關,藝術必然成輔助他們的忠誠朋友,例如年輕人失戀的時候,不正正聽相關的歌曲和看有關的電影;遠鄉別井時,家鄉的藝術不正正引起鄉愁;當我們讀到感動的詩句,不正正勾起特殊的感覺;藝術家不正正是受某作品感動而立志投身藝術嗎?我們需要藝術,不是因為它帶來金錢,而是藝術豐富了人生。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世界,也有自己對世界的感受。不管是業餘還是專業,當藝術的創造者注入自己的情感,並感染他人,這藝術作品便有自己永恆的生命。人生而就是為感受世界,因為人充滿熱情。既然藝術是發乎於情,何以藝術與我們有隔膜?那是因為我們成長到某一刻,突然失去了熱情,不再去感受世界,接受社會給予自己的命運。人不再是充滿感情,卻變成無情的機械人,只為推動社會運作;人不再去創造,只懂執行指令;人不再建立自己的品味,而只有消費。這樣的生命是注定缺失的,難道不可悲嗎?胡適說過,民主是一種生活方式。我想藝術也是一種生活方式。現代社會分工精細,而且充滿壓力,使很多人沒有閒情去培養藝術。此外,我們的教育制度不是為培養學生做富創造力的藝術家,只為訓練出執行指令的機械人,因為社會需要奴隸才可使整套制度運行。我們的社會偏偏不想將藝術變成生活方式,因為藝術成就人生,卻不會令人學會服從。當今的藝術界是十分精英,因為那是社會制度的產物,但是真正藝術是你我皆能接觸之物,而非高不可攀,只要能突破認知的盲點和被社會訓練出來的習性,必感受到藝術的生命、人的生命!作者FB專頁圖片為伊朗藝術家Nastaran Shahbazi(圖:Mur Nomade) 藝術

詳情

儀式化的家用

家用這個概念,流行於華人社會。這算是獨特的文化現象,因為在國外很少聽聞給家用的,這不等於外國人不照顧家人,而是沒有這種儀式化的行為。對,我指家用是一種儀式,若果家人之間不能符合儀式的要求,磨擦便會產生。一般情況下,外國子女給父母錢的原因,是他們長大後仍與父母同居,子女交的租金,卻不是家用,就算是金額一樣,但意義上卻是不同。如果子女向父母交的是租金,對子女而言,那是一筆懲罰性的金額,就像違例泊車而遭到罰款;不管是否與父母同居,如果子女交的是家用,那是一種象徵式的禮儀,也是一種義務,就像交稅一樣。家用的文化,源自孝道的傳統,全世界的文字之中,沒有一個字的意思是等同於「孝」,所以這是中國人的四大發明之一(其餘為忠、義、禮)。孝的來源是對父母好,這是人的基本情感。棟篤笑表演者Eddir Griffin說了一個梗:「上帝沒有寫聖經去教導人,而是將道德寫在人的本質裡。從沒有人告訴你殺自己的媽媽是錯,但你天生便懂這道理。」(God didn’t write no book. It’s written in your essence. Nobody ever had to tell you it’s wrong to kill your mama. Somehow you born innately knowing that)然而,作用社會的統治的工具,單純對父母好是不足夠的,它必然提升到一個道德義務的價值觀上,並擴展到君臣之間、當權者與社會之間的關係。在這樣的條件下,「孝」便誕生了。為了實現「孝」,那必須通過強大的社會壓力,將「孝」的概念滲透在生活細節上,例如中國文化沒有童話,又沒有史詩,卻有《二十四孝》的故事,有些內容更是歌頌以自殘方法回應父母不合理的要求。與此同時,為了減低爭議,更有效率貫徹「孝」的概念,儒家文化圈的社會發展出儀式化的行為,例如守三年之喪。此外,由政府帶頭建立了社會對「孝」的獎勵和懲罰,結合強大的輿論壓力,使「孝」內化成不可質疑的道德價值觀。當一樣東西變成至高無尚的價值,便不容任何挑戰和質問,有時甚至毫無邏輯可言,只能服從。現代社會出現前的各國文化,都是這樣執行她們的道德價值觀。今天,香港人接受了現代社會的價值,如言論自由、民主、司法獨立等等,過去以孝以主軸社會關係漸漸瓦解,我們對當權者的態度也不會像過去君父那種模式。不過孝的概念仍深深刻在華人的文化裡,變成文化之根,生活上仍隨處可見,家用便是其中一種作為子女對待父母儀式化的孝道。上文探討了家用的根源,接下來便討論家用是否一種令家庭和諧的儀式。一個理想的家庭,一定是家人和睦相處,相親相愛。當然現實十分難做到,而家用對家庭和睦不見得有太大幫助。我開宗明義地說,家用是破壞家庭和諧的作用是大過團結。當家用作用一種儀式化的行為(當我指儀式化,也指父母沒有財政壓力的情況下),第一個問題便是令父母起了分別心。當家用是社會普遍行為,父母有了期望,並以子女付出的金額去判斷對自己的感情,卻眼見子女沒有給家用或者太少,那麼家長便有了比較之心,對子女產生怨恨。這種分別心的運作是很奇怪,父母不會普遍地比較其他子女所交的家用金額多寡,也不管他們是否真心照顧父母,只比較別人付了更多的家用,於是著眼於自己的子女對自己不好。說實話,如果父母本身有「子女對自己不好」的觀念(固然這觀念不會是空穴來風),多少家用也不足彌補關係。我聽聞很多的家庭不和,父母與子女不斷衝突,背後總是反映一種深層的矛盾,而家用總是導火線,因為它十分容易使父母起分別心。儀式化的家用第二個問題是,當家用變成責任,父母和子女的情感反而變質。有一項心理學研究:美國有一所幼稚園,因為家長遲到,校方必須派人手去照顧未被接走小朋友,使校方增加成本。校方決定以罰錢的方法,希望家長減少遲到。最後,家長遲到的人數和時間反而增加,因為付了罰款之後,他們卻心安理得,以前因為內疚,怕帶給學校麻煩,會盡早趕來接子女。按照這樣的心理研究邏輯,家用反而使子女對家長的情感變質,當子女滿足了對父母金錢的責任,便減輕了良心的責任,維繫住家庭的良心之繩漸漸消失,取而代之卻是金錢的鐵鍊,父母與子女之間變成沒有感情的交易。子女因社會和家庭壓力而給家用,那只是為了應付一種無形的責任,而非出自照顧父母之良心。久而久之,家用對子女造成責任的壓力,照顧父母之心慢慢被消磨(一般而言,不會消失)。這樣的話,則令到家人之間的關係僵化,家用沒有誘發子女照顧父母之心,對家庭和諧毫無幫助。我必須客觀地指出,有很多家長要求家用,其實是一種沒有信心的表現,害怕子女不再理會自己,希望以家用保持大家的關係。他們不知子女是否真正關愛自己,但至少使子女不會脫離自己,將來老了,子女也不會不照顧自己。這樣的情況就像諸侯向周天子納貢一樣,以一種儀式化的方法去維繫關係。然而,恐怕這樣的手段是適得其反。一個正常的人,如果感受到父母之愛,必然會報答父母,而無需透過儀式化的手段,這是基本人性。若果父母愛子女,而且愛的方法是正確,而子女長大後卻對父母不好,這樣的人,就算有給家用,都是畜生。George Carlin說得好: 「服從與尊敬不是理所當然之物,應該由父母的表現去爭取回來。」(The Truth is , obedience and respect should not be granted automatically. They should be earned. They should be based on the parents’ performance)要做到家庭和睦,如同天下間所有人際關係的處理,不能靠交易的手段,而是互相體諒,互相付出。父母如何對子女,子女便如何對父母。同樣地,子女如何對父母,父母便如何對子女。儀式化的家用與子女照顧自己的心,哪一樣重要?很多家長心裡會選擇後者。某君有穩定的工作,自己和父母生活上沒有財政壓力,卻不給家用的話,社會和父母便會指責這個人不孝,甚至便推論到這個人是沒有人性,不重親情的人,連畜生都不如,但是這不過是僵化後的偏見。假若此君每星期都與父母喝茶,而父母開開心心,家用是有需要的時候才給,而不是儀式行為,我相信這對父母也會感受到他/她對自己的照顧,不會視「不定期給家用」為不孝。故此,照顧父母是靠心,而非儀式。現化社會改變了傳統思維,但是有些僵化了的儀式仍然保留,漸漸地造成深層的矛盾。家用的概念,是當社會沒有保護網或者保障不足的情況下才應盛行。一個理想的家庭,應該是家人和睦,個人亦感到自由。某程度而言,自由與家庭是矛盾,但人有家庭之需要,而家庭是社會之根本。一個理想社會,是應保障每一個人的基本生活。只要人人都有基本收入,任何情況下都得到生活保障,大家便對社會便有了信心,父母的生活便無需獨靠子女,家人之間便少了生活的煩惱,矛盾便減少。作者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heonlyquestion/ 家庭

詳情

金錢圖騰

過去,宗教一直指點人類生活方向。一個集體想像的神和實在的宗教組織,對於人類找尋生活意義都有莫大的幫助,就算是道德和人倫關係至上的中國傳統社會,也不能缺乏道教和佛教的心靈補充,甚至連無神論的共產國家,人們也會將毛澤東的頭像當成神明去拜。然而,人類以科學和理性殺死上帝後,我們失去了生活的指引,而且甚麼也不信,生存的恐懼便油然而生。很多哲學思潮在這時候冒起,如存在主義、超人學說、共產主義(雖然是唯物論,但也為生活提供方向)等等,但是這些思想成功取代了本來由宗教所填充的心靈空虛嗎?對部分人而言,這些哲學思潮對生活確實是有幫助,但這樣思想只是流行於受過教育的人而己,那麼知識水平較低、受過教育但不接受新思潮、還有發現那些思想在生活仍有不足的人呢?他們的心靈仍然出現缺憾。當左派的革命理想徹底失敗後,這時候世界有一種新興的宗教急速冒起,那就是金錢。以前人類生活並非沒有金錢,但新自由主義勝利後,金錢入侵了我們的幾乎每個生活層面。很多人說,金錢是萬惡,但這一篇文章不是以道德或情感的角度批判「金錢圖騰」,而希望客觀地分析「金錢圖騰」何以在心靈不足以指導人類。首先,何謂宗教?宗教有兩個最重要的條件,一是「集體相信」,二是「解決死亡的恐懼」。有關「集體相信」方面,根據哈拉瑞所著的《人類大歷史》指出,人類在某段時間,出現了「認知革命」。人類有能力地集體相信一種抽象的、形而上的、主宰命運的力量。這種能力使我們共構出一個想像體,例如上帝,而金錢正正是人類的想像體之一。為何我們相信一張金牛是值港幣一千大元?這明明是一張沒有實際用途的紙,但所有人都相信它有價值,所以它有價值。這一方面,金錢確實有宗教的特色。有關「解決死亡的恐懼」方面,宗教何以指點人類生活方向?就是解決了人類對死亡的恐懼。人類對生存的疑問一共有三點:「我們從何而來?我們為何要活?我們死後會怎樣?」其實最後一點才是最重要,因為死後發生的事決定了人類如何去活,並決定了我們來到這世上的原因。當我們解釋不到死後會怎樣,現在的生活便產生恐懼,然後質疑我們為何而來,繼而懷疑自己整個生命。然而,在這一方面金錢卻不能勝任宗教的角色,故此金錢只能說是原始宗教,像圖騰崇拜。客觀地說,金錢對於人類在現世的生活提供了方向:不斷改善生活,追求更多的錢。這也是一種生活的目標,而過去的宗教不正正為人類提供了生活的方向嗎?「若想生活過得有意義,人類必須有一個目標」,就這個層次而言,金錢可以取代了宗教和哲學思想,為人類在生存的黑暗中,提供一座照亮大地的燈塔。事實上,正因為對金錢崇拜,讓它進入生活每一個層次,而這圖騰有注重現世的傾向,使我們今日的社會在物質上和科技上都是以幾何級數地進步,超越了人類歷史上的所有成就。金錢的圖騰崇拜,使人類更有效率地分工,每一項的專業越來越仔細,將人類的生產力提升到史無前例的高。若果每一個人都一心一意地追求金錢,生活有了指標,心靈的問題便解決了。然而,事實證明了另一個極端:人類的心靈越來越空虛,追求金錢解決不到心靈空虛的問題。人類殺死上帝後,金錢取代了上帝,但是這個圖騰始終專注於現世,卻沒有解決到「我們死後會怎樣?」的問題。現代人甚麼都不相信,有很多甚至連錢都不相信(別誤會,他們認為錢對生活重要,但不是主要,故不會瘋狂地追求錢),必然出現存在的危機感,在精神上產生恐懼和不安,使生活頓時失去意義和動力,這就是所謂的心靈空虛。人類總不能回避心靈空虛,而這現代人回應的方法是逃避,沉醉於肉體的快感,對所有事都上癮:性愛、毒品、網上垃圾資訊、電玩、美食、旅行、外在美(尤其在性徵方面)…現代人不知為何而活,對生活和未來充斥恐懼和不安,最保險的方法還是跟著主流價值,買車買樓生仔。然而,到了某一日,才發現這都不是自己想要的,而自己已經擁有的所有變成負擔,回頭也太遲也太難了。有些人希望以長生不老去解決死亡的問題,故投放了很多資源在延長生命和不死的研究上。然而,我能斷定,只要人類未能填補心靈空虛,長生不死只會將心靈的痛苦永恆地延續,這比死更可怕!金錢圖騰的崇拜注定使現代人心靈空虛的第二個原因是,金錢令人自私。有心理學研究做了一個有趣的實驗:只需要將金錢在當眼位置,研究對象的行為馬上變得較自私,即使他/她明知道錢不是屬於自己的。這就是金錢圖騰的法力,比起耶穌在水上行走更加有威力,影響更深遠,也許解釋了為何金錢扭曲我們所珍重的價值:親情、友情、公平、民主等等(可參考Michael Sandel的《錢買不到的東西》)。現代人面對前所未見的貧富懸殊,除了有政治和經濟結構的因素外,還有金錢使人自私,不願分享合理的部分財富予世人,執著於本來不屬於他/她的、而且是過多的金錢。縱使有些富人的心靈提升達到某水平,也只是願意死後捐出所有財產。香港之所以歌頌Bill Gate死後捐出身家的善舉,只是因為香港的富人太過不堪入目(請注意,我不是仇富,我只是描述我觀察到的仇富現象)。人類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心靈解放是屬於個人的事,但沒有他人,我們的心靈便永遠被困。心靈感到痛苦的原因是我們太執著於自己,不能從別人的角度思考,得不到一個較客觀的認知。此外,分享和無條件地幫助他人往往是人類最大的快樂之源。故此,自私必然有礙於心靈解放,使人不懂為別人設想,也不會分享。金錢圖騰加強了自私,人類的心靈只會永遠出現缺憾。《道德經》第六十七章說:「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體諒別人的慈愛之心,是心靈解放的第一法門,幾乎所有高級宗教,都強調慈悲心,這對於人類找尋生活意義十分有幫助。電影《華爾街之狼》中有這麼的一幕:當主角被問到清醒的感覺是如何時,他答:「很沉悶。」當人類以理性和科學殺死了上帝,同時揭示了更殘酷的現實。生存是痛苦,這是人類的悲劇。新興的金錢圖騰崇拜,為人類解決了現世很多問題,但死亡的恐懼仍然未能解決,心靈仍然空虛。現代人甚麼都不信,人類的未來何去何從?作者FB專頁,圖片由作者提供:Paul Gauguin, 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1897-98, oil on canvas, 139.1 x 374.6 cm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詳情

完美的謀殺

這是一場完美的謀殺,其佈局比起世上任何一部推理小說更精密、更完美,因為兇手不知自己行兇,受害者不知自己被害。兇案現場找不到任何兇器,也尋不到血和屍體,但是行兇確實發生了,而送命的是無辜的學生。我們只能靠冷靜的分析才能偵破兇案。第一個兇手是教育官僚。他們是劊子手最忠誠的朋友,嘴裡總是冠冕堂皇,滿口仁義道德,事事說「以學生/教師利益為重」,但是胸中實無一策。他們鼠目寸光,只懂抄襲別人,卻沒有考慮好本地的文化土壤,強行移植別國教育制度的種子,最後種出似花非花、似樹非樹的植物人,使學生和教師似人非人。教育官僚自詡是教育的先鋒,重視學生的身心發展,不過他們真正關心的,是他們的政績、面子和權力。當制度出現錯誤和漏洞時,他們永遠不會認錯,否認自己設計的制度是有問題。當學生和教師自殺,教育官僚不會承認自己是有責任的,因為這是否定自己,他們怎會否定自己?因為他們是權力的寄生蟲,靠吸食社會的血肉才可生存,否定自己就是放棄權力。他們目中所見的,不是理想的學生未來,而是乾癟的手緊緊握住的權力。他們視教育為擴展權力的手段,追逐學校的名聲,為的就是向別人炫耀。教育官僚每年花納稅人的錢,外出考察和交流。回到本地時,總是忽發奇想,卻又舉棋不定,左抄右抄,又為確保他們的設想得到貫徹和證明自身的存在價值,便不斷擴大權力。最後教育官僚建立東西,表面是教育制度,揭開生鏽的外皮,卻是一台十分有效率的斷頭台,那鋒利發光的刀片,等著學生一個又一個上刑場。不過,他們自以為是正義,否認自己是幫兇,但實情是教育官僚的本質是反教育。第二個兇手是那些權威至上,還有毫無熱誠的老師和校長,他們是執行斷頭台的劊子手。劊子手總是認為自己是偉大,但他們所做的,只是謀殺生命。他們如同教育官僚,皆不是以教育和學生至上,只著眼於自己的權威。他們不容學生的挑戰,也不想學生有自由的思想。他們理想中的模範學生是有良好行為,又聰明聽教,但他們從沒有聆聽過學生的聲音,也不想知學生所想,更不能想像學生擁有想像力,那些劊子手只要求服從,讓他們完成工作。他們告訴學生成績是一切,他們愛成績好的學生,他們將學生的未來成就與今天的成績掛勾,破壞了學生的自信。劊子手不關心學生的未來,鄙視學生其他的才能,因為他們本是心胸狹窄、胸無大志的人。學生機智的眼睛能辨別誰是好老師,誰是劊子手,否則近年不會興起「教畜」這名詞去形容劊子手。劊子手視教育只是普通的工作,卻不知道教師比起醫生更重要。教師可拯救學生的生命,助他/她在生活中找到意義;或者毀滅學生的生命,使他/她迷失在生活之中。每人的根器都不同,你們這些劊子手憑甚麼去放棄不服從權威的學生?第三個兇手是這場謀殺案最兇殘的,他們不會反省自己,他們認為自己是正義,他們是學生最信賴的人,他們對學生影響最大,他們就是相信「贏在起跑線」的家長。他們之所以是最兇殘的,是因為他們是以錯的方法去愛子女,又以愛之名,將自己的理想強加於子女上,並灌輸可怕的、摧毀生命的思想。他們要子女小時候就學習芭蕾舞、跆拳道、三文兩語等等,為的不是子女的全人教育,卻是為升學和自己的虛榮。這類家長為了自己的虛榮心,不但殘害小朋友的身體(順帶一提,德國禁止家長為六歲以下的小朋友參加任何形式的學前班),還灌輸了「為求目的,不惜說謊」的生活態度。這個兇手,滿嘴大道理,說自己做一切都是為子女的將來著想,但他們所做的,正正是摧毀子女的將來。這些兇手可知道,你們子女的生命不是你們自己可悲的人生之延續,而是獨立的、創造自己生活的個體,你們為何摧殘他們的想像力、夢想和正直?小朋友信賴你們,將生命交托於你們,也愛你們,為何你們這些兇手反過來殘害小朋友?這些兇手又說:「現實就是這樣,我也沒法子。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害我的兒女。」現實是你們的短視看不到小朋友無可限量的未來,現實是你們只教曉子女做個犬儒主義者,現實是你們謀殺了子女,使他們成為一個沒有靈魂的人。若果你們真的為子女的利益著想,請好好地愛他們,聆聽他們的心聲,讓他們感受世界之美和父母之關愛,而非要他們從小就要為遷就社會,學習如何失去人性和扭曲自己。正是你們這些家長,親手送子女到刑場,然後劊子手割斷連著斷頭台刀片的繩,「嚓」的一聲便割下學生的頭。這場完美的謀殺,每一天都在香港進行,所殺的不是小朋友的肉體,而是他們的靈魂。小朋友在這樣的行兇教育,學不到求生技能,學不到做正直的人,更加學不到如何成就自己的生命。那三個兇手合力將學生本來充滿活力的、快樂的生命殺死,使學生失去自信,對生活充斥恐懼,不敢追求自己的理想生活。這是一場沒有血的謀殺!作者FB專頁

詳情

我們為何需要藝術?

圖片來源:景熙的店當大家欣賞藝術品時,可能有一種這樣的感覺:「我不明白這藝術品的意義,也不懂如何欣賞,對它毫無感覺。」如果大家花了一個下午,去到博物館欣賞藝術品時,產生了這樣的感覺,豈不是浪費了寶貴的時間?更甚者,有些人說:「我沒有藝術細胞,我與藝術絕緣。」他們的生活便與藝術隔絕。歸根究底,是我們為何需要藝術?藝術若只能給我們愉悅的感覺,而當愉悅感消失後,對生活又有何意義?這個問題,我想由現代人的煩惱說起。台灣近年經濟發展緩慢,政府束手無策。雖然我居住在香港,曾有幸遊覽台灣,而我所見的,卻市面繁華,人民的生活過得去,只是不太快樂矣。然而,人類不應只求溫飽和盲目的經濟增長,我們心裡底知道自己應有更高的追求,心裡有股衝動正蠢蠢欲動的,卻不知自己追求的方向,只知我們應有更好的生活,但現實不如人意。現代人對生活充斥躁動和不滿,卻發現自己正面對一股無法抵擋,也無法改變的社會力量。這股力量在不知不覺間改造了自己,用作感受這世界的感官漸漸麻木。還記得小時候我們對未來充滿好奇和求知慾嗎?為何小時候充滿熱誠,想像自己如何當一個理想的大人,如今長大後,卻變成一位失去熱情的、對生活毫不敏銳的大人?為何進入社會後,人變得營營役役,卻有徒勞無功,找不到意義的感覺?何時開始,我們失去對生活的熱情?我想,當我們沒有批判和反省,接受了他們的價值觀和規則時,我們便失去了人類應有的熱情和感受。小時候,他們告訴你,藝術和其他人文學科不能賺錢;他們告訴你,良好的行為就是安份守己,當面對大是大非和社會不公義時,要相信權威,社會才穩定;他們告訴你,美好的生活就是找一份好的工作,努力上進,安居樂業。很多人接受了這套價值觀,放下自己對生命的熱情,以適應社會。那些不服從的,卻發現自己正面對巨大的力量,不可擋也不可抗,像洪水猛獸直撲而來,最終只能帶著不滿的態度順著主流而去。終於,我們學懂了社會的遊戲規則,不過精神上對這套遊戲膩了,唯有說服自己:「現實就是這樣。」我們學會了不去反抗,接受現狀,並將自己的世界由小孩的無窮無盡,縮成眼前的利益。成長的意思,仿佛等同隨時改變自己去適應社會,並長了各種的偏見和犬儒,卻執著於旁枝末節上,計較自己小小的利益。有一天,在公司裡,像永劫回歸的重複又重複地做無聊的工作,心裡不明所以地有一股憤怒和不滿,然後開始指責外在的事。「為何別國的工時比本地的要短?為何別人的生活多麼美滿,而我自己卻要工作超時,每日重複地做我毫無意義的事?為何我的薪金這麼少?我已經按照他們所說的去實踐人生,到底生活的種種總是與我對著幹?」不知不覺地,生活變得沉重,又毫無意義,唯有以上癮逃避生活的苦悶,包括毒品、性愛、電子遊戲、酒精、口慾、電視節目、網上的垃圾資訊,甚至對偷懶也上癮。我們自始迷失在生活之中,與心目的理想生活越走越遠。當人的生命走到這一點,藝術在他的生命之中便發揮其作用。現代人的靈魂迷失在過多的慾望、執迷、偏見、自我膨脹之中,卻忘記了人類最深切的本質,忘記了對自己生命和外在生活最深切的感受。不過,我們可以從藝術之中找回那些遺忘了的情感,從而找回自己。好的藝術,就是人類共同情感的表現,並超越時間和地域的限制。藝術家以一生的經驗,將生活的感受轉化成藝術品。透過藝術,觀眾產生某種深切的感覺。有時,那藝術品未必帶有產生某感受的目的,但只要我們主觀上有感覺,便與藝術家生了連繫,這時藝術才對我們有意義,因為它助我們尋回失去了的感受。藝術家仿佛透過藝術品告訴你:「我也曾經有同樣的感覺,你在世上並不孤獨。」Nighthawks, 1942, Edward Hooper 我的話有否誇大了藝術的力量?藝術在你生命之中,一定曾經幫助過你,只是你忘記了。當我們失戀的時候,不正正多聽相關的音樂和看相關的電影嗎?當我們失意的時候,不正正從蘇東坡的「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之中,找到力量嗎?當我們受命運的挫敗後,不正正從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樂》之中,學到面對苦難時應有的氣概和勇氣?當我們與愛人分離時,不正正從柳永的「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之中,與作者感受同樣的苦味?當我們在都市中感到疏離,不正正從Edward Hooper的畫作中,找到共同感受?這些感覺,我們都經歷過,卻淹沒在現代生活的重複、壓力和憂慮,使我忘記如何感受生活。藝術在麻木的生活之中拯救了我們的情感和熱誠。Brot!/Bread!, 1924, Kathe Kollwitz藝術不只有慰藉的一面,它也使我們感受到從未經歷過的感覺,增長我們對世界的感受,對我們的心靈十分有幫助。例如,香港和台灣的年輕人都沒有經歷過饑荒的苦難,但我們透過「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詩句,或者德國表現主義大師Kathe Kollwitz的作品之中,感受到貧窮的痛苦,並使心有戚戚然,令憐憫心發芽。我們也可以透過不同的文化/民族藝術,找到國界外的人類同胞曾經感受過的美感和情感。縱使有文化的差距,也可體會其中感覺,並發現人類除了膚色和價值觀之外,實無分別。你可能問:「藝術似乎很艱深,我應該如何入手,才可好好欣賞?」當今的藝術出現了兩種障力,使藝術從生活脫離。第一種是藝術的話語權集中在精英之手;第二種是意識上錯誤的認知。第一種障力乃關係到當代藝術遊戲是如何進行。我們不時在新聞聽到某藝術品拍賣的價錢達天文數字,卻不明所以。這也難怪,原因某藝術品的價錢與我們一般人的生活有何干?當代藝術走了一條歪路,藝術家並沒有將個人最深切的感受投入在藝術之中,卻只求作品很「爆」。另一方面,藝術市場的遊戲,已經建立了一套由藝術專家組成的利益鏈。他們擁有藝術的知識和藝術市場的運作方法,使藝術變成專門的、精英的產業,而非人性的產物,甚至連藝術家本身也是產物之一,很多時藝術品反而變成次要。與此同時,藝術家必須有一套自己的論述,才可立足在藝術界。這卻使藝術變得複雜和深澀難明,原因是只有這樣他才建立權威。故此,今天出現了很多「吹水藝術」,更加脫離我們的生活。第二種障力,意識上錯誤的認知。我們不能一時三刻可改變藝術的發展,但我們可糾正個人的錯誤認知。這錯誤認知的成因有很多,如「藝術無用」、「藝術很深澀」、「藝術與我無關」等等,都妨礙了我們從藝術中找回自己。我們觀念上的嚇退了自己,使藝術不能在我們的心靈上和生活上發揮作用。當觀念上接受了藝術,藝術已經在心靈上開始幫助我們找到失去了的情感。每人有不同的生活經驗,對不同的藝術品有不同的感應,主動地多了解藝術,便增加藝術的緣份(這過程雖然很個人,並有自己的品味,但因緣足夠後,便發現藝術和生命都走向更高層次的一點,故藝術和品味有高低之分,此處不敍),尤其當接觸外地文化的藝術,更需以一個開放的心去了解,方能投入藝術品的情感世界。現代人的生活雖然飽足,心靈卻受束縛,活在焦慮、恐懼、迷茫的魔爪,解放不到自己。老子說:「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現代社會是金錢的花花世界,使人容易迷失,純粹的情感也被削去,並注定勞勞碌碌地過了一生。不過,人類可從藝術的共同情感之中獲得救贖,並找回自己,使我們的心靈更堅定和更清楚自己的人生方向。作者FB專頁原文載於風傳媒 藝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