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乃光:為傳統廣播業鬆綁一場改革秀?

編按:上周,香港政府就廣播業發展展開公眾諮詢,互聯網的發展,傳統媒體大受影響,政府欲求二者的平衡。今日本版邀請立法會議員莫乃光,談談是否應對這次改革抱有信心。 有競爭才有進步,是千古不變的道理。香港人想要「一台獨大」繼續千秋萬世,還是電視市場真正的百花齊放? 幾十年香港人看電視長大,但互聯網興起,觀眾已不再忍受千篇一律的節目製作,亦不會定時定候追看不斷翻炒的低質節目。互聯網的力量不能逆轉,媒體內容的提供已不只局限於電視,社交媒體、OTT提供的媒體內容隨手可得,傳統電視的影響力大不如前,亦已不再是廣告及推廣的唯一媒介,廣告收入和市場佔有率自然下跌。 傳統電視媒體面對互聯網挑戰,盈利下降而不斷投訴法例過時繁瑣。我們政府的角色,到底是滿足現有電視台,或是應該以觀眾和公眾利益為先? 香港媒體生態的分水嶺 2009年王維基創立的城市電訊(香港電視網絡前身)向政府申請免費電視牌照,籌備多年,在2013年獲知不獲發牌。當年香港電視網絡憑着具創意和質素的劇集製作,甚得市民支持。但梁振英主導的行政會議,無視通訊事務管理局(前稱廣播事務管理局)發3個免費電視牌的建議,拒絕向港視發牌。 「一籃子因素」激發社

詳情

合理規管共享經濟:非不能而是不為

6月7日楊偉雄局長回答議員質詢時,強調不同意「創新就可違法」,表達政府對科技應用採開放態度,但字裏行間實際上已將網絡出租車、網絡短租住宿等共享經濟模式「判死刑」。近日楊局長更公開反駁,洋洋千字回覆中卻沒有正面回應核心問題:為何創科局成立將近兩年,仍未推動更多政策局檢視政策,更新不合時宜的法例? 香港曾經有不少顛覆行業生態的創新業務都曾被視為觸犯法例,而被執法部門高調採取行動打擊,但最終都能夠成功納入規管,成為貢獻社會的正當業務。而當最近負責推動創新的官員,振振有詞地宣告共享經濟「罔顧法紀」、衝擊傳統商業模式和規管制度,表示政府會大力取締,就有如與歷史遙相呼應。 上世紀70年代,點到點的直送郵件速遞服務DHL違反當年的法例規定,即所有文件的運送都必須經過郵政局處理。因此,該公司被警方三番四次要求停止營運,創辦人更被起訴,最終裁判官判DHL勝訴,而港英政府仍不罷休,尋求透過《郵政條例》封殺之,後來DHL成功獲得商界支持令政府讓步,速遞服務才得以繼續發展。 至1990年代互聯網興起,筆者當年亦創立互聯網服務供應商(ISP),然而香港電訊的專營權仍受電訊法例保護。1995年一宗轟動的事件發生: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