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健民﹕「公務員治港2.0」的政治考量

隨着特區政府日前公布18名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人選名單,林鄭月娥的管治班子已基本成形。總的來說,新班子沒有什麼耀眼明星,但具爭議的人物也不算太多;即使蔡若蓮的任命激起漣漪,但估計也不會糾纏太久。這種低調平穩的狀態,也許反映了新特首未來施政作風的自我期許。但在這大致微風細浪的組班過程中,有幾點觀察,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對梁振英施政的撥亂反正 林鄭以公務員政務官為骨幹的組班方針,顯而易見。16個司局長任命中,一半為這類背景人士擔正,而在已公布的副局長名單中,情况亦一樣。13個政策局中,除了尚未齊班的民政事務局外,完全沒有前公務員出任局長或副局長的,只有4個。這一方面固然與特首的個人出身背景和市民對公務員普遍信任較高有關,但這也是對梁振英施政的一種撥亂反正。 公務員團隊對梁從外面引入的個別人士行事「不按慣例」、「無規無矩」有所抱怨,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林鄭在競選期間以至當選初期,一再強調要把中央政策組「篩選」諮詢委員會任命的權力收回,明顯是要為公務員出一口氣。而這種修正,最為明顯的就是在政府一再表示視之為頭號任務的土地開發和建屋的政策上。兩個直接參與其中的政策局——運輸及房屋局和發展局——在已公

詳情

葉健民:不能讓歪理說得理直氣壯

回歸20年,有什麼改變?這是過去幾個星期不斷重複的問題。坦白說,20年前的7月1日,我並沒有太大的感觸,因為當時仍在英國念書,即使整天坐在電視機前看直播,但隔着一道屏幕,始終不能完全感受到大家當年的心情,也體會不到當天烏雲密佈風雨飄搖的景象。但之後10多年,與大家一同經歷了無數高低起跌天災人禍,自然感觸良多,也體會到回歸以來的巨大改變。民主停步管治敗壞等制度問題,令人失望沮喪;貧富懸殊社會矛盾有增無減,更叫人痛心難過。但過去20年最教人難受的,是很多人把歪理謬論說得愈來愈振振有詞,甚至理直氣壯;而這些歪理悖論,卻逐漸蠶食我們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這種說法,多不勝數,但近年有3句說話,最令我憤憤不平。 鼓吹「敬畏國家」 是返回帝制年代 第一句,是香港人必須「敬畏國家」。這是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的新近提法,他斥責部分港人不願接受回歸中國的事實,也要求香港人對國家有起碼的尊重和敬畏之心。 希望港人多嘗試了解內地政府的邏輯和道理的要求,我可以理解;但「敬畏」又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呢?按常識理解,尊敬是必須出於感性上的接受和理智上的認同。假如缺乏了這些元素,順從態度便只可能是基於恐懼。就是說假如不識抬

詳情

離任高官,拜託不要來個「忽然正義」

特區政府新班子名單終於公告天下,人選談不上有任何驚喜,但總算四平八穩,也可幸沒有特別面目可憎的人物在內。有人說這份名單充分反映香港政治人才貧乏;但我認為這更說明在當前氣候下,政治忠誠的考慮壓倒一切。在中央明言擁有主要官員的實質任命權情况下,哪怕林鄭月娥原本心儀的人是「三頭六臂」、眾望所歸,假如港澳辦中聯辦對此人有半點懷疑,這些才俊也肯定會被摒諸門外。所以在有限的選擇下,公務員又或者前朝班子,便成為了最穩妥安全的人選。新班子有沒有能力帶領香港走出新局面、可否用成績表現挽回民心,大家沒有必要過早下定論。我也衷心祝願新政府能有所作為打破悶局,因為市民的福祉,始終有賴良好管治。但我有興趣討論的,反而是剛退下來的高官,離場後應如何自處。 今屆組班過程的一個特點,是有數名局長早已事先公開聲明不會留任,有部分人更是有意無意明言暗示與新特首作風不合關係欠佳。本來在官場以至職場,同事間因作風相異、意見不同而弄到關係緊張,是十分平常的事情。而與上司不咬弦,十居其九的情况下,下屬只能另謀高就,到別處闖闖,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近年不少問責官員退下來後,卻依然意猶未盡,繼續高調評論時政,逐漸成為了一種新風尚

詳情

尊重檔案 尊重歷史

近年來,愈來愈多朋友喜歡閱讀香港歷史,也開始重視檔案研究。出現這種以認真求知態度去了解這個家的過去的潮流,自然是可喜可賀的現象。我不是歷史學家,但大約從10年前開始迷上了歷史檔案,每年都會往英國的國家檔案館走走。近年每到一個地方,假如語言相通,也總會嘗試拜訪當地的檔案館,感受一下當地人民的歷史研究氛圍。所以,也許有一些閱讀檔案的經驗,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翻查歷史檔案的樂趣,在於過程有一點做「偵探」的吸引力:要找出答案、要「重組案情」,便要抽絲剝繭、順藤摸瓜,一步一步小心求證,當中也講求一點經驗和技巧。我們看到的歷史檔案,其實大部分是各個政府部門的文件,或者內部溝通紀錄。我個人經驗,是不管是否民主政體,也很少會出現由領導人一句說話說了算的決策情况。大部分情况,決策都是經過不同部門討論磋商,才會得出結果;同時一般來說,決定也會牽涉多個政府單位。在細閱這些材料時,我們可以看官員個人風格、部門利益以至長官的判斷如何左右決策,這對了解公共行政和現實政治操作,相當有用。 然而,由於決策有多個部門參與,有關檔案如何分類、應存放在哪裏,就難以有一套簡單辦法可以處理。很多時候,文件如何存檔,取決於在這

詳情

普選特首以外 擴大公民參與空間

可以預見,新一屆政府的施政方向,將會傾向少談政治、迴避爭議,把重點放在民生問題,並配以相對靈活的財政策略,以求確立政績爭取民望。林鄭月娥也一再明言,要在任內重啟政改難度甚高,也並非她的優先處理事項。 坦白說,在目前的政治氛圍下,要解開特首普選這個結,確實非常困難。中央聲明任何改革,必須在8.31框架之下進行,在這個原則問題上絕對沒有什麼讓步空間。而且在看見泛民竟然有能力在選委會中突破300票後,北京更是未敢再有絲毫放鬆。另一方面,泛民目睹曾俊華在選戰中的遭遇,也更加肯定絕對不能接受任何形式的篩選安排。在雙方在原有立場上企得更硬的情况下,期望中央會重啟政改,實在有點妙想天開。但即使普選特首難以在短期內出現突破,也並不表示林鄭月娥在未來5年,完全沒有空間去擴大公民參與程度。在這個環節上,新一屆政府至少有3個範疇可以有所作為。 下屆立會增直選議席 第一,是立法會組成的進一步改革。 普選議題,不單涉及特首產生辦法,也關乎立法會的議席分佈。在人大的決定下,立法會全面普選只能在特首普選落實後才可進行,但這並不表示在此之前不能逐步提高立法會的民主成分。人大決議也定下功能組別議席與直選產生議席數目必須

詳情

曾俊華現象:溫和政治的完美示範

特首選舉結束,林鄭月娥低民望卻高票當選已是既成事實。未來5年特區政治出路何在,自然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不少人認為經過今次選舉之後,中港矛盾反而會進一步加深,因為雙方對人大8.31決定的原有立場只會變得更堅定,更難作出妥協讓步。對中央而言,泛民取得300多張選委票是一個嚴重警號,假如不堅持特首選舉參選人必須有提名委員會過半數支持方可出閘的要求,隨時會失去控制權,風險太大。相反,泛民看見連曾俊華這種建制派核心人物參選也受到諸多刁難,在8.31框架下任何北京看不順眼的人根本全無出閘機會,所以也沒有任何理由去接受這種安排。由此推論,政改重啟勢必遙遙無期,特區善治更難出現,政治張力也只會有增無減。在這種情?下,不少人認為溫和政治全無空間,中港對立的死局根本難以扭轉。不過,我卻認為在兩個多月的選戰中,曾俊華其實是做了一個如何作為溫和派的完美示範,為香港說出了希望仍在。 溫和派首要立足點是站穩港人一方 曾俊華的選舉工程贏盡港人歡心,不少人甚至願意對他那種在中港矛盾上的模稜兩可「騎牆」態度也照單全收。他對23條立法侃侃而談,空言先易後難迴避問題,對8.31框架也從沒堅拒,只是信口開河說要爭取共識、創造

詳情

1967年 我們曾經站在政權暴力的一邊

今年是1967年暴動50周年。有賴各方有心人的努力,近日社會對這件歷史事件的關注漸成氣候,特別是不少年輕人也開始對這個城市的過去產生興趣,實在令人欣慰。 關於六七暴動,我們當然還有很多事情不太了解,也有賴歷史學者繼續努力打開謎團。很多人關注的是當年示威者究竟是否出於對公義的追求,是社會改革先驅,還是破壞安寧、盲目聽從共產黨指揮的搞事分子。 當年港英政府同樣採取極粗暴手法 對於當年曾參與過抗爭甚至因此身陷牢獄的朋友來說,自然會堅持自己是為理想作出犧牲,也認為社會理應對自己的貢獻予以肯定。在抗爭過程中,他們確曾使用暴力,甚至出動過土製炸彈,但他們堅持這只是回應警隊粗暴打壓的合情合理自衛還擊。但這宗歷時半年以上奪去51人性命的歷史事件,過程中爆發出來的暴力無可否認對香港帶來了極大傷害,在這裏也難以三言兩語簡單地說清責任誰屬的問題。但不容否認的,是當年的港英政府在處理示威時,也同樣採取了極為粗暴的手法,基本上以從嚴治法寧枉毋縱的態度去打擊左派。這一點,不管你是抱有任何政治立場,也是必須承認的歷史事實。 暴動早期,港英政府曾採取忍讓的態度去處理示威者。在左派群眾圍堵港督府時,警隊大致上以容忍態度

詳情

給溫和派的3個建議

對個人而言,我在「民主思路」的一章已經結束;但對於溫和路線,我還是有所寄望,依然盼望這條路可以愈走愈寬。 去年的立法會選舉,主張溫和路線的候選人大多鎩羽而歸,甚至一敗塗地。作為一股政治力量,這種主張顯然與當下的政治氣候格格不入。我從來沒有說過這種鼓吹與北京對話、強調務實態度的政治主張必然會成功。我只是認為我們並沒有放棄這種嘗試的本錢,在當前的政治死局中也沒有條件去拒絕任何選項。有人認為期望中央會理性地處理香港問題、心平氣和看待民主訴求,是癡人說夢、妙想天開。但這種溫和路線,真的較諸公投自決、勇武起義的策略更加不切實際嗎?在當前的困局下,我們必須保留着對話的選項,為政治光譜多留一點想像空間。這條路當然難行,但與一年多前開始的時候相比,形勢並未變得更壞。梁振英無法連任、中央向泛民發回回鄉證,這些發展不一定表示治港政策已出現了根本性改變,但卻說明這個表面看似全無希望一潭死水的殘局,背後仍然充滿變數,存在各種可能。 必須努力爭取反對派信任 當然,客觀的現實是在現時的情况下,溫和路線沒有太大擴展空間,只能堅守下去,力求保存一點力量。但從過去年多以來的近距離觀察,有些地方同路人還是可以多花工夫,集

詳情

不再欽點 是中央對港人最起碼的尊重

本文見報之日,特首選戰大概已有新發展。林鄭月娥宣布辭職,相信很快便會全面投入競選工程。但以目前形勢來看,中央似乎對多人競選的局面舉棋不定,特別對曾俊華的參選,看似有所保留。台前4人,各有優劣,也不一定是大家心中的最佳人選。林鄭行事果斷敢於承擔卻「官膽」漸大獨斷獨行。葉劉淑儀屢敗屢戰意志堅定可是人緣欠佳支持有限。曾俊華善於公關形象討好卻未見真章略嫌滑頭。而胡國興率直敢言負評較少不過始終政績空白公信不足。但對港人而言,即使大家手上無票,也期望至少可以有一個具競爭性、多人角逐的場面,能讓各方有一定社會支持的人士去暢論政見互相衝擊,替香港現况把把脈,也為特區未來出路作思想交鋒。這當然不是民主選舉,我們也不需要任何人說明這個制度的荒謬與不公,但公眾仍然珍惜與不同參選人互動交流表達訴求的機會,也始終希望有志為港出力、才德兼備之士有一展抱負的機會,這是實情。 倘中央強行壓止參選 只會自找麻煩 北京有能力去令有關人士無法取得足夠提名成為正式候選人,毋庸置疑。但即使如此,在3月1日提名期結束前這些人士一樣可以公開地宣示政見動員支持。所以,假如中央是因為不想看見某些人做出任何自己不願看見的言行,而要強行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