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淑儀:美中貿易逆差的真相

醞釀多時的中美貿易戰在7月6日正式揭幕,美國開始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關稅。中國亦隨即宣布對美國同等價值商品加徵關稅。不過,這場史上最大規模的貿易戰並未引發全球股市震盪,當日全球主要股市表現「冷靜」。雖然美股表現反覆,曾一度下挫逾700點,但中港股市均不跌反升。我相信這是由於中美貿易「口水戰」已持續多時,市場有足夠時間逐步消化負面影響。 近日,經濟分析師George Kesarios在知名美股投資網站Seeking Alpha上發表一篇文章,指美國蘋果公司也要為美中貿易逆差負上一定的責任。據美國統計,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為3752億美元,而蘋果公司去年的營利為900億美元,佔了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的24%。但George Kesarios指出現時計算貿易逆差的方法極具誤導性,無法反映中美貿易的實況。 按HIS Market估算,蘋果生產iPhone X的成本為370美元,其中近90%來自南韓、日本、台灣、美國及歐洲等地的零件供應商,中國富士康公司負責的最後組製工序只佔成本的3%至6%。然而當前的貿易統計數據只看中國的出口總額,錯誤將大部分製造成本算到中國上。若將其

詳情

葉劉淑儀:債台高築的美利堅

上篇提到,美國人習慣了富裕的生活,不惜靠借貸也要維持自己的生活水平。美債是受歡迎的投資工具,一旦美元貶值,大家都會蒙受巨大的損失。難怪中國一直力推人民幣國際化,目的想必是要擺脫「債仔」美國的操控。美國政府欠債多眾所周知,然而他們陷入債務深淵之深可能超乎大家的想像。根據美國的一些數據分析指出,美國政府2018年的官方債務數字高達34萬億美元,是該國GDP的120%,預計20年後將達到GDP的240%,可謂天文數字。更令人吃驚的是如果將社保及醫保等淨債務計算在內,今年的總債務高達110萬億美元,是該國GDP的390%!要滅債,只有加稅及縮減開支兩個途徑。然而美國是民主國家,官員及議員都是民選的。為不開罪選民,很少人會提加稅或縮減開支。特朗普在選前曾誇下海口要在8年之內還清美國的債務,但他的稅改法案及大灑金錢的預算案將令美國在未來10年每年產生平均2.1萬億的赤字。其實美國是有人知道自己的國家身陷破產邊緣,有評論指出其他人尚未察覺到是因為負債的影響尚未反映在他們的生活質素上。社保基金將於2034年消耗殆盡,而醫保基金亦將於2026年「乾塘」。美國的經濟其實已經千瘡百孔,政客為討好選民而揮霍無度,最終將拖累全世界。特朗普現尚可以軍事及經濟實力,威迫全世界配合他的保護主義政策,實已帶領大家來到危機的邊緣。港人必須深刻反思在這局勢下如何自強,投資要格外小心。[葉劉淑儀]PNS_WEB_TC/20180709/s00193/text/1531073865510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泛民「否決權」的迷思

3.11立法會補選剛結束,泛民陣營只贏得香港島及新界東選區兩席,故未能「重奪」分組點票否決權。就此,部分民主派議員憂慮,建制派會伺機再修改《議事規則》,或透過其他方法令政府的議案更容易在議會內通過,變相進一步削弱泛民監察政府的能力。我認為泛民這個說法有誤導市民之嫌。泛民經常掛在嘴邊的「否決權」有兩重意義。第一重意義是分組點票否決權。根據《基本法》,由議員提出的法案或修正案才需經由分組點票付諸表決,大多數由政府提出的議案只需獲過半數在席議員贊成即可通過。補選後,雖然泛民只取得十六個直選議席,未能行使分組點票否決權,但他們仍可齊心拉布,拖延通過政府的議案。以立法會工務及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會議為例,泛民議員單靠不斷提問,就足以令審議每項撥款建議的平均時數由以往約一小時倍增至最少三小時。再者,泛民指建制派或會再修改《議事規則》也未免誇大其詞。修改《議事規則》須分別交由議事規則委員會、內務委員會及立法會大會討論,在現時立法會囤積大量待審議議案的情况下,我認為建制派於會期結束前再提出修改《議事規則》的空間不大。按照《基本法》,極少數涉及行政長官選舉辦法、取消議員資格、政改等重大議案,需獲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因此,「否決權」的另一重意義是指泛民要取得不少於七十個議席的三分之一(即二十四席)才能否決上述議案,而補選後泛民的總議席數目為二十六席。綜上所述,儘管泛民暫失分組點票否決權,他們監察政府的能力也沒有削弱。[葉劉淑儀]PNS_WEB_TC/20180326/s00193/text/1521999253813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互聯網無助提高同理心

今天互聯網十分普及,我們每天都使用社交網絡,一般用戶可能有逾千個「朋友」,名人或「網紅」更可能有數以萬計的追隨者。互聯網令我們結交到更多「朋友」,那麼使用互聯網會否提高我們的同理心呢?近日,智庫Legatum Institute邀請了英格蘭藝術委員會前主席Sir Peter Bazalgette,發表一場題為「互聯網無助提高同理心」的演講。我在網上收聽了這場發人深省的演講,跟大家分享一下。Bazalgette首先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例,論證互聯網不但無助提高同理心,反可能成為鼓吹分化或加劇撕裂的工具。去年11月,特朗普透過社交帳戶Twitter轉載了一段標題為「穆斯林移民毆打一名撐着拐杖的荷蘭男童」的短片。由於該短片的來源和內容均未經證實,事件因此惹起極大爭議,輿論紛紛批評此舉是在試圖挑起國民與穆斯林移民間的仇恨。而且特朗普擁有逾4500萬名Twitter追隨者,互聯網彷彿成了「幫兇」,淪為讓他散播這種缺乏同理心思想的平台。Bazalgette承認人皆有「部落主義」的天性。「部落主義」是指人類傾向與自己語言、膚色、生活方式、理念價值相同者形成部族。「部落主義」的天性一方面使人忠於所屬部落,另一方面卻催化了危險的「種族主義」。但Bazalgette強調,同理心是防止人們從「部落主義」走向「種族主義」的關鍵。只要我們願意多聆聽並諒解他人,嘗試代入他人的處境,就能像《聖經》中「好撒馬利亞人」般,以同理心衝破種族障礙。[葉劉淑儀]PNS_WEB_TC/20180101/s00193/text/1514742453594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改革通識科更待何時?

我在2008年當選立法會議員後不久,便在教育事務委員會提出質詢,要求教育局官員交代新高中學制通識科的具體課程內容。當時與會的教育局官員回覆,通識科的課程設計會參考國際文憑大學預科課程(IB)的核心科目:知識理論科(Theory of Knowledge)。不過,通識科側重通過考試評核學生,知識理論科則注重學生的課堂展示和日常作業,故兩者不論在教學或考核模式都不盡相同。西方國家十分重視通識教育,美加等地不少中學亦設有類似香港通識科的社會研究(Social Studies)學科,但大多只屬選修性質;反觀在新高中學制下,通識科被列為必修科。學生為了穩握入讀本地大學「3322」的入場券,只好投放更多時間於通識科,而放棄修讀自己感興趣的額外選修科或數學延伸課程單元一及二(簡稱M1及M2)。這不但降低了學生的學習興趣,而且窒礙本地人才培訓。新高中學制令大學失去收生的自主性和靈活性,近年不少學系為維持收生人數而削足就履,取錄缺乏專科基礎知識的學生。香港大學前校長徐立之教授認為,學生選科時多以「考高分」為首要考慮,令較為艱深的理科和高階數學成為犧牲品。香港科技大學校長陳繁昌教授亦所見略同,指新學制令學生專注於必修科,削弱他們對數理學科的基礎知識,遂認為教育局是時候全面檢討新學制。在美國,不少頂尖大學都規定一年級學生修讀通識課程(General Education),要求所有學生深入研究人文學科的典籍及自然科學的理論。香港多間大學亦仿效美國,為「334」新學制的學生設立以研讀典籍為本的通識教育必修課程,可見學習典籍才是通識教育的基礎。新高中的通識科課程雖分為六大單元,但該科的筆試試題主要圍繞本地時事議題,絕少涵蓋中外典籍,實在談不上是「真」通識。教育局自2009年起將通識科列為必修科,當局既忽略典籍,失卻幫助學生「文理兼備」的本意;且令學生「顧必修而失興趣」,扭曲大學的收生制度。因此,我已多番建議教育局將通識科改為選修科,或簡化該科評級為「合格」及「不合格」。通識科的弊端已暴露無遺,還望當局正視問題,盡早改革通識科。[葉劉淑儀]PNS_WEB_TC/20171021/s00193/text/1508523088789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遏止港獨硬不來

自9月4日開始,中文大學及香港多間大專院校校園接連出現「港獨」標語和橫額,39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聯署,促請教育局及大學嚴肅跟進事件。不過目前為止,多間大專院校只重申校方一貫「不贊成港獨」的立場,雖個別院校曾派人移除「港獨」標語,但暫未採取任何行動處分學生或追究責任。 另一邊廂,特首林鄭月娥在被問及對院校「民主牆」風波的看法時,只強調這並非言論自由的問題。林太多番重申今屆政府必須努力平息這些不必要的紛爭,她後來更表示由於愈回應只會令社會趨向情緒化,所以拒絕再作任何評論。 院校「民主牆」事件已發酵多日,除了親中陣營高調表態反對和譴責院校學生外,政界及學界持份者均表現得相當克制。我認為這是因為特區政府尚未就《基本法》23條立法,缺乏足夠的法律基礎檢控涉及分裂國家行為的人士。這意味着香港律政司目前無法可依,未能循法律途徑禁止任何展示挑戰國家主權物品的人士。 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早前接受報章專訪時指,學生在校園內掛上「港獨」橫額有機會觸犯《刑事罪行條例》第9、10條「煽動意圖」罪行,可依例判處罰款和監禁。若校方準備追究,可以報警要求調查;假如律政司書面同意,就可以對相關人士提出檢控

詳情

葉劉淑儀:西班牙為何會遇襲

上月17日,西班牙旅遊勝地巴塞隆那,不幸成為恐怖分子的目標。22歲的Younes Abouyaaqoub駕駛着一架小型貨車衝入當地旅遊區La Rambla人群中,導致15人喪生及逾130人受傷。事件發生後不少人都詫異,因西班牙並非恐襲熱門目標之一,該國上一次較嚴重的恐襲,已追溯至2004年馬德里火車爆炸事件,該次爆炸導致192人死亡及逾2000人受傷。近年西班牙在中東及北非的反恐行動的參與度不高,該國人口中穆斯林的比例亦比其他歐洲國家低。西班牙安保部門在過去與巴斯克分離組織ETA的作戰中亦得到充足反恐經驗。西班牙為何相隔13年再受恐襲,背後有歷史及地理因素。西班牙是南歐面積最大的國家,地理上相當接近北非,亦有悠長歷史。西羅馬帝國在公元五世紀覆滅後,西班牙被日耳曼民族瓜分,最後由西哥特人統一西班牙。直至公元八世紀早期,西哥德王國被來自北非信奉伊斯蘭教的摩爾人攻陷,他們建立了西班牙第一個伊斯蘭國家安達盧斯。之後西班牙經歷了近800年的「復國運動」,北部的數個基督教國家與南部的伊斯蘭國家之間戰爭不斷,直至1492年境內最後一個伊斯蘭國家格拉納達王國被信奉天主教的阿拉貢王國的斐迪南二世和卡斯蒂利亞王國的伊莎貝拉一世攻佔後,伊斯蘭政權正式被逐出西班牙。據《經濟學人》一篇報道指出,伊斯蘭國對安達盧斯在西班牙的輝煌時光念念不忘。西班牙特別是巴塞隆那所在的加泰隆尼亞地區住了不少薩拉菲主義者,他們屬於伊斯蘭遜尼派的一個極端保守的分支,當中有少數人主張以暴力聖戰方式宣揚教義。西班牙政府近年以較輕罪名逮捕一些懷疑恐怖分子,當中有很多是來自加泰隆尼亞地區的。加泰隆尼亞警察在恐襲發生後反應算是相當迅速,涉案12人有6人被警察擊斃,4人被逮捕,2人(包括摩洛哥籍的首腦Abdelbaki Es Satty)在其組織的炸彈工廠爆炸中喪生。Es Satty曾因運毒坐牢,2015年成為加泰隆尼亞一小鎮的清真寺領袖,及後在比利時和法國招募一群年輕人策動了是次的襲擊。巴塞隆那是港人旅遊熱點,港人出外旅遊必須留意目的地的風險,以策安全。[葉劉淑儀]PNS_WEB_TC/20170906/s00193/text/1504634492366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英國脫歐,亂作一團

英國於去年六月二十三日的公投中通過脫歐,大約於四個月前,英國首相文翠珊宣布按《里斯本條約》第五十條,啟動脫歐程序。條約規定,雙方商討具體細節,須在兩年內達成協議,所以目前只剩下一年八個月。但至目前為止,英國看來仍亂作一團。有西方傳媒報道,由英方委任商討脫歐細節的部長David Davis,近日與歐盟代表開會時,對方手上拿着一大疊文件,然而他竟然兩手空空,未有準備。 為什麼呢?這是因為英國內部對應該「硬脫歐」或「軟脫歐」意見不一。硬脫歐是指與歐盟劃清界線,雙方各行各路。事實上一年前的脫歐公投獲得支持,正是源於當時部分英國人認為,自加入歐盟後,國家主權受到侵犯及踐踏。無論在法庭裁決、國會決定,以至移民及安全政策上,英國均需仰歐盟的鼻息,故令英國人渴望從歐盟手中奪回自主權。 然而,英國與歐盟的關係發展至今已有四十五年,雙方一旦「離婚」,千絲萬縷的關係不容易處理。例如脫歐後,英國人須申請簽證才可進入歐盟國家,十分不便。另外如空域、關稅等重要問題,均需重新談判。目前英國輸出至歐盟的貨物,佔其貿易總額約55%,而歐洲大陸對英國的貿易,卻只佔全歐貿易總額的8%,一旦雙方開徵關稅,對英國的影響自然比歐

詳情

美國退出《巴黎協定》與中國的機遇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美國時間六月一日宣布美國將退出全球近二百個國家簽署的、旨在應對全球暖化的《巴黎協定》。特朗普稱《巴黎協定》對美國的工業和納稅人不公平,只會令美國國民生產總值損失三兆美元和六百五十萬個就業職位。特朗普稱只願意在重新談判《巴黎協定》、確定其條款對美國公平後再次加入。 特朗普的決定隨即引起巨大反響:德國、法國和意大利發表聯合聲明,指《巴黎協定》是地球、社會和經濟的必要原則,不能重新談判;美國的親密盟友英國和加拿大均對特朗普的決定感到失望,並表示將繼續履行協定,保障下一代的福祉;日本副首相和環境大臣罕有地嚴詞批評特朗普的決定;印度和俄羅斯均發表聲明指會堅定支持並落實協定內容;法國總統馬克龍更以英語發表電視演說,呼籲大家保持應對氣候暖化的信心,更戲仿特朗普的競選口號,稱要「使地球再次偉大(Make our planet great again)」,並公開邀請所有對特朗普的決定失望的美國科學家、工程師、創業者和關心人類存亡的美國人移民法國,與法國人一同為地球的環境和氣候奮鬥;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於柏林回應傳媒提問時諷刺特朗普不應將國際協定和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