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古巴政治發展

古巴一代革命將領菲德爾.卡斯特羅上月逝世,讓世界有機會再次審視古巴——現今世上尚實行社會主義的國家之一,值得值鏡的地方。古巴只是一個細小的國家,自1959年革命成功、成立社會主義政府後,其存在卻一直令美國如芒刺背。除了意識形態的迥異,古巴政府不論在冷戰時期的古巴導彈危機,抑或是蘇聯解體後強硬不妥協的立場,也令兩國關係十分嚴峻。據說,美國中情局曾嘗試暗殺卡斯特羅達數百次,但始終無功而還。在單一超級大國的世界秩序下,百幾里外的美國霸權要打倒古巴及其政權可謂易如反掌。對美國而言,當時大可憑反對領導人終身制這一獨裁政治體制,去合理化其介入。有人或許懷疑,自己的國家多番受經濟制裁,難道古巴的民生不會受影響、人民不會有怨氣嗎?答案或許在於古巴政府的善政:從幾乎百分百普及的教育、優秀的醫療隊伍和完善的醫療制度,到廉潔的政府,無論富或貧,古巴人民都能享受到良好的社福制度。這體現了共產主義的公平原則,並為卡斯特羅帶來高民望,同時脗合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對政治價值和精神的見解。衣食、善政、人權、民主,到底哪項優先?福山認為,善政是最優先的,但當中卻包含一定的民主成分。除了施行善政,我們亦看到接任菲德爾的勞爾.卡斯特羅廢止領導人任期終身制,為古巴增添民主成分。社會的政治精神和框架都是逐步完善的,古巴所走的道路雖和其他前共產主義國家不同,卻肯定令人期待。註: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五十年後》由葉國華主持,逢周六下午2時播出,分析中國與香港的未來;文章由香港政策研究所許欣琪整理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7日)

詳情

善政政府的重要

國家的發展除依賴討論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外,還需要一個善政良治的政府。哈佛大學的福山博士曾指出,根據美國政治形勢的走向,她會出現一個家族貴族的管治,不利確立善政的政府,管治因此出毛病。特朗普在美國總統大選勝出後,我就更常引用他的說法。他在其著作中亦縱觀世界各地的情况,指丹麥的善政程度最佳,新加坡排名第二,而中國的情况也是不斷改善的。話雖如此,中國不可因此而自滿,因為現代世界形勢多變,而這具方向性的轉變是不斷進行着。若故步自封,就會重蹈覆轍,例如當英國發生工業革命、愛因斯坦提出相對論時,中國這邊廂還在向慈禧太后跪地叩頭。其實,這個道理都適用於其他國家。印度政府不斷改革民生,改善社會情况;德國政府抓緊世界發展的步伐,不斷向中國輸出新技術,以此支撐當地經濟。相反,若忽視善政政府的重要性,只側重於意識形態的辯論,就不利於解決務實的問題。例如英國脫歐公投的事件,是值得我們深思的。人類發展至現在,確實對善政政府的概念釋出很多的信號。如果我們不督促政府做好民生、人權、民主的管理,便將對我們不利。註: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五十年後》由葉國華主持,逢周六下午2時播出,分析中國與香港的未來;文章由香港政策研究所許欣琪、馮芷君整理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

詳情

中國的原則與實力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不久前參加了一個論壇。他在大會上的主題演講特別將中國比喻為番薯,指出中國具有像番薯般謙卑的態度。番薯的最大特點為於沙地及缺水的環境下也容易耕種,亦因此中國人能充分補充澱粉質。此外,無論番薯的莖幹如何生長,其根始終源於一個地方,習近平以此表達亞洲乃中國之根的信息。番薯當年經菲律賓傳入中國,而最近中菲關係不錯,菲律賓在南海問題上釋出了很多善意。習近平以番薯比喻中國,一來帶出中菲關係的穩定,二來宣示中國的原則:國與國之間互相尊重,不要侵犯對方安身立命之所。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提到其上任後首日要做的工作為退出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係協議),這樣好像在制衡中國的路上開了倒車,安倍晉三更因此馬上找其商談今後有關制衡中國的事情。日本人大前研一寫了一本名為《做十分之一的國家》的書,裏面提到中國作為東亞歷史上的中心是5000年來的常態,而過去100年日本成為東亞中心則為非正常現象。由於日本能妥善地吸收西方的工業文明,因而能一躍成為亞洲強國。但追溯到明朝,中國根本沒有視日本為主要對手。除了甲午戰爭外,中國從明朝開始與日本6場牽涉到朝鮮的戰爭基本上都以勝利結束。而今天的中國更已大大超前於日本,遠非當年的晚清可比。註: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五十年後》由葉國華主持,逢周六下午2時播出,分析中國與香港的未來;文章由香港政策研究所許欣琪、何智華整理作者是香港政策研究所主席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3日)

詳情

中國後發優勢

美國總統選舉於本星期結束,新任美國總統不單要回應美國人民的訴求,更要向世界人民負責。中美關係是世界的焦點議題之一,而俄羅斯及日本在中美角力之間亦是不能忽視的變數。日本在過去曾超越中國成為亞洲第一大國,主要原因在於日本勇於學習西方及工業文明,培養出優良的技術並促使生活模式演變。中國也有類似學習西方文明的舉措,其洋務運動甚至比日本的明治維新早7年。可惜礙於過分自信及滿足,中國即使推行洋務運動也未能醒覺到自己的落後,使在甲午戰爭中被日本打敗。中國之所以如此自信及滿足,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一直在世界佔領先地位。於宋代,中國是世界最富裕的國家,其GDP(本地生產總值)佔同時期世界總額的36%。即使到1842年割讓香港的前夕,中國的GDP亦佔當時世界總額約五分之一。有學者提出,日本的優勢在於知識,而知識源於積極的學習態度。但當中國大夢初醒後便能透過學習後來居上,世界對之也會有不同的看法。美國封鎖知識,不欲其流向中國,但愈是封鎖,中國則愈會自力更生,達至跨越式程度的發展。中國的高鐵在10年後會長達4萬多公里,全球也會被中國高鐵覆蓋。此外,中國的墨子衛星與量子技術有關,透過進一步研發量子技術便可以將物體量子化並傳送開去。中國會繼續堅持學習及研究,其他國家倘若再安於現狀,很快便會失去傳統的優勢。註: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五十年後》由葉國華主持,逢周六下午2時播出,分析中國與香港的未來;文章由香港政策研究所許欣琪、何智華整理作者是香港政策研究所主席原文載於2016年11月12日《明報》觀點版

詳情

中美和平共處 世界人民得益

現今互聯網時代強調自由、民主及人權,這些意識形態源於《大西洋憲章》,乃美國接手英國成為世界霸權後的一種哲學精神和宣示。美國執行此等秩序70多年,但自由及人權等乃建基於世界基本矛盾被妥善控制的情况之下。當缺乏和平基礎的條件,自由、民主、福利等對民眾而言就意義不大,這從歐洲難民問題中可見一斑。「中國模式」能否經得起考驗?這十分視乎中美關係。亞洲地區和平了70多年,但這段時間同時存在着不少地區矛盾,特別是圍繞中國周邊的衝突。日本朝鮮韓國問題、東南亞問題、中印南亞問題、俄羅斯問題等,可見中國是充滿邊境衝突危機的國家,而這些衝突背後多有美國的安排及挑撥。美國在韓國佈置薩德導彈,其射程覆蓋附近2000公里範圍,當中更包括北京,中方對此當然抗議。此外,美國又限制其科研技術流入中國,中國因而要自行研究、奮發圖強。多虧美國封鎖,後來中國的太空站及鐵路技術有突破性進展。這40年來中國製造了不少東西,幫助世界尤其美國將通脹控制在一定範圍。美國人民的生活沒有一天可以失去中國產品,中國幫助了美國,中國人民以青春血汗締造了今天的成果。美國不斷印鈔及發債,成為了虧損的政府,而中國則承擔了最大部分的債項。中美之間互相依存,當兩國全面對抗時,世界不會有好日子過。註: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五十年後》由葉國華主持,逢周六下午2時播出,分析中國與香港的未來;文章由香港政策研究所許欣琪、何智華整理作者是香港政策研究所主席原文載於2016年10月29日《明報》觀點版 美國 中國 中美關係

詳情

怎樣的制度好

中共有8875萬名黨員,從教育及工作上磨練鍛造他們成為民族中的精英。中國政府領導人的產生有既定的模式及程序,首先在黨代表大會到中央委員會裏產生黨領袖,繼而再由黨領袖的身分出發,去承擔政府工作。中國政府的產生與中國社會的教育制度密不可分:在教育時期,從小學參加少先隊、高中參加共青團甚至入黨,很多大學及留學精英分子也具黨員身分。從政府工作角度而言,他們要經歷中央的人大、黨代表大會等篩選才能進入政府部門工作。在接下來的20年,中國的體制可能將面臨一個臨界區域。中國卓越的發展、人民生活安定是現今執政黨的政績,但這種發展是否能永遠持續、政績認受性能否持久下去,甚至如何將「中國夢」發展成「美國夢」般的規模,讓全世界人都可以共同嚮往,將成為對中華民族及中國執政黨的考驗。與西方建基於民主選舉等選票認受性的政府不同,中國是因政績而被民眾認受的政府。「中國模式」需要建基於黨這個特殊的組織架構。這屆六中全會側重於「從嚴治黨」,以保持黨的優越性,避免走上前蘇聯的舊路。若黨能英明清廉、執行法治,那集權於黨的優點便能進一步被放大。中國能否維持自身制度並持續受人民的歡迎,將會成為與西方民主制度比併的歷史實驗。兩種制度的比較裏最重要的是中美關係,當兩種制度比較的過程中缺乏穩定的互動時,便容易演變成兩國激烈的對撞互碰。註: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五十年後》由葉國華主持,逢周六下午2時播出,分析中國與香港的未來;文章由香港政策研究所許欣琪、何智華整理作者是香港政策研究所主席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2日) 中共 共產黨

詳情

顏色革命

習近平曾談及與美國的金融和意識形態戰爭,而現今網絡的興起更成為顛覆國家的利器。美國出錢出力地介入他國的顏色革命,搗亂別人國家後不顧而去。中美現正進行一場看不見的戰爭,如果中國亂了,最終倒楣的只會是中國的老百姓。有名來自敘利亞的朋友在年輕時曾到中國中山大學讀書,後來行醫並於香港定居,他的家正因美國介入敘利亞事務而支離破碎。因為美國,敘利亞人口現有一半已成為難民,到處漂泊且死傷無數。為了應對上述攻勢,習近平提出要加強管制。由於中國的腐敗被揭示多年,民眾有時寧願相信謠言亦不信任官員。各種言論攻擊使社會動搖,這正是中國社會現時的弱點。今日,世界各國正針對中國的弱點來進攻,因此中國需在此防守薄弱處加強防備。當中國整頓好內部、民眾願意相信政府,中國就有力量放鬆對輿論的管制。現在的管制可以理解為爭取時間的手段,以讓將來更加開放。除了顏色革命,習近平還要處理經濟改革等艱難任務。面對此等挑戰,他展示決心斷絕後路,並提出要破釜沉舟、勇往直前。習近平當選後立即讓在哈佛讀書的女兒回去中國,更提出所有中央領導人的子女都要回國,以示沒有退路。他想以微薄之力去完成不可能的任務,看到這點除了感受到其革命志氣外,更不期然領會到中國的發展確是一條漫長之路。註: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五十年後》由葉國華主持,逢周六下午2時播出,分析中國與香港的未來;文章由香港政策研究所許欣琪、何智華整理作者是香港政策研究所主席原文載於2016年10月15日《明報》觀點版 習近平

詳情

反思打貪

再過兩天便是雙十節,一個值得大家紀念、回顧過去、反思現在與未來的節日。貪腐,是國民黨失去管治中華民國之正當性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而思考如何將打貪變成制度性的法規是當今中國領導人面對的一大難題。在習近平與美國記者的對話中正正就回應了這個題目,並展示了這位領導人的處事風格。在該次對話中,習近平大方地回答了記者對打貪、經濟等問題所提出的尖銳質疑,雙方有來有往,內容相當精彩。可惜,該報道只刊載於外文報紙而罕見於香港報刊。面對外國記者對反貪運動實為權力鬥爭的質疑,習近平直截了當地作出了正面的回應——從權力鬥爭的角度來看,反貪的確是為了將權力從權傾一時的腐敗官僚手中搶過來,好讓他們服法的過程。習近平坦率承認打貪難免有權鬥的元素,這番話體現了現實政治的一體兩面——同一事件可被解釋為單純的權力角力,亦可被理解為實現人民國家社會進步之共同願景的一個手段。而反貪腐是以人治好還是法治好?當然是法治好。但建立新制度本已需時,加上從舊有制度轉化到新制度的緩衝期,以及人事上的複雜性,將反貪制度化並不是簡單起草一個文件就可以解決。現有制度自身,往往亦是阻力的來源。因此,當下之急是先通過打貪掃除障礙,才能成功將反貪腐變為可持續的法規,就如習近平所說,「先治標,再標本兼治」,再建立這個制度,才是中國反貪腐道路上最有效率的做法。註: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五十年後》由葉國華主持,逢周六下午2時播出,分析中國與香港的未來;文章由香港政策研究所許欣琪整理作者是香港政策研究所主席原文載於2016年10月8日《明報》觀點版 貪污 中國

詳情

對中國的期許

相信香港同一輩的朋友也會對中國的社會制度、政治制度、人權保障制度的跨式發展有一種期許,這是除了經濟、技術及科學發展外有關對權力的制衡。每一代中國人的夢想也不同,我們這一代人除了有將民族壯大的夢想之外,同時還對民族的民主、自由及人權有所期待。習近平全面打貪獲得廣泛人民的支持,但我們要思考的是如何將打貪變成制度性的法規,而非人治的判斷及行為。看到中國今日的量子衛星、網絡紅人、高鐵及電子金融等跨越式的發展優勢時,我們同時也希望國家在政治上也有跨越式的優勢,並產生跨越式的良好治理。世界的良性互動也是人們的一種期待,當各國之間出現巨大摩擦,對人民而言絕非好事。習近平不斷表達想與美國建立新型戰略關係的想法,但美國一直沒有作出任何回應。事實上,從過去到未來,中美之間也沒有要彼此鬥爭和對抗的需要,而現階段中國也沒有和美國打仗的本錢。但無論如何,中國也要對美國警惕,但同時要保持中美的良性互動,總而言之要向有利於世界的方向發展。人民可以作為尺度去衡量一切事物,不論政治制度、政策、政治組織等都應以人民為依歸。「近者悅,遠者來」是中國人民的夢,當有朝一日中國夢將中國變成世界各國人民也願意來的國土,那就是所謂的「遠者來」。註: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五十年後》由葉國華主持,逢周六下午2時播出,分析中國與香港的未來;文章由香港政策研究所許欣琪、何智華整理作者是香港政策研究所主席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24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