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雖爛,不要活在梁特的陰影;堅守價值,創造最大可能的空間

梁特宣佈不連任前,似乎大家都期望能把他踢走,但他宣佈後,大家似乎很想他留低。在網絡上把所有疑似特首參選人都說成是689第二甚或比689更689,我對這種論述十分有保留。這種論述當然有他的原因,亦正是梁特為香港帶來最大的破壞,就是使我們對最基本的價值失去了信心。這信心不是對當權者的信心,而是對我們所擁有的公民力量的信心。「和平理性的公民力量沒有果效」也許是梁特政權最想製造出來的謊言,因為這是他們最害怕的。我當然不會天真得認為一個特首可帶來任何重大的改變,亦十分清楚這制度的惡。但更重要是清楚,改變的力量來源就是我們理性的公民力量,沒有區議會的選擇及是次選委的巨浪,真正當權者未必有這藉口或決心(沒有人知背後權鬥),再看遠一點在同日被DQ的朴槿惠,和平的公民力量也是主要的政治壓力。制度雖爛,人心亦黑暗。但我們不可失去的,是對我們原有的價值、對善、對和平及對公民力量的信心。我不是叫大家給機會誰,只是我們都不必活在689的陰影下,這樣的假設更有其危險,亦容易被利用。縱然我們想提升大家政治參與的動機或對現行制度的警覺性,但我認為不必把前面的情況或人先入為主地描繪成比689更黑暗。我們要持守理性及和平的力量,在極有限的夾縫空間製造最大的政治影響力。誰是特首當然改變不了大局,但對未來可能的自由政治空間以致香港民生及人與人關係都有一定影響。要創造最大有限空間,我們首先要放低梁特留下來的陰影,堅守我們的崗位,為最大可能的政治空間創造有利的條件。

詳情

要企硬持守底線,但仍要防備:愚昧、仇恨、冷漠—不為梁振英助選

如果青政不是鬼,他們就是代表愚昧。政治不單是單純的表態,更要清楚現時政治是有對手;不單是比賽,更是十分複雜的搏奕。你一個愚昧的言行,事實是開了一條三輸的路給香港。泛民輸(唔講)。法治被中共某派利用,又有建制的一班戲子配合,製造一個極其荒謬的借口來破壞法治。法治是香港人最後底線,是個人自由的防線。香港或許一段時間都可能沒有真普選,但法治人民的理性是最後香港公平及個人自由的最後防線,沒有了,不用再問2047,基本上是與大陸無異了。另外,我們也不可以讓愚昧成為風土病。兩個言語無力,又無公信力的初生議員,講兩句戲言就會影響國土完整?辱華?中共從來不會介意什麼辱華,本來無聲譽,何以被辱?他們自己對一國兩制的破壞就已經是最辱華了。這根本就是一場戲,一班低級戲子在立法會內外做一場所謂辱華風雲錄,再配合這個只懂權鬥的梁振英製造連任平台與煙幕。還記得當年梁振英是如何上位?就是一個局,一台戲。現在又似有另一局,另一台戲上演。上次我們都可能有份送梁振英上台,今次又會否重蹈覆徹?現在這台戲的危險,你回應就有可能被利用為反動/或混亂的證據,變了梁振英的助選。唔做,又成為梁振英的政績,再一次成功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梁振英最叻就是口是心非及權鬥,他的競選工程肯定不是面對香港人,而是上面的權力鬥爭。梁是一個破壞力極強,但又沒有任何建設能力又極攻心計的’人’。面對現時處境,必須防備被他利用。同時,香港人唯一還有的就是我們表態的自由與空間。不要相信什麼「行都無用」,或許我們不能改變,但不能沒有底線。底線是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愚昧的,我們不會輕易相信什麼辱華論這些低級橋段。如果我們接受了這些強姦法治是常規的話,這種冷漠亦是當權者最想出現的了。11月6日,可以出席的,必須出席。 梁振英 立法會 人大釋法

詳情

學童問題是價值與制度問題,不是生涯規劃可解決

我不相信真正教育人會同意吳克儉總結式的預告,當然,我都會預告他最後會話傳媒都誤會了他。但就各大傳媒的報導而言,他所說的正反映他一向的表現,不認識教育、不認識學生真正的需要,只把問題推給別人。今天香港學生正面對極大的壓力,全是來自香港 病入膏肓的教育制度而成。今天只要你有家人仍在教育制度中,不論是讀書或教書,你都會感受到他的確令人價值扭曲及喘不過氣。肯定與什麼生涯規劃無關,因為學生與學校都沒有空間作任何規劃。在現今單一價值及失去人性的教育制度中,學生、老師及學校都沒有資源作任何真正的生涯規劃。吳局長口裏的生涯規劃,正好表現他對學生沒情,對現況根本完全不認識,才會發表這類「何不食肉靡」的論調。面對香港的學童自殺問題,我們必須檢視的,是價值問題。我們現時利用競爭、考試、把學生不斷分類及標籤的制度,學生在追趕一些單一價值指標時,只是不段被非人化地打激,被追趕。學生不是在教育制度下被保護、被孕育、被栽培被鼓勵及被肯定。在這種非人性的制度中,學生不但看不見自己的價值,有時連僅有的都被破壞得體無完膚。這已不是個別滿有熱誠的老師可以改變的,在這個以考試成績這單一指標來決定學生價值及學校價值(Banding 就成了學校存在的單一價值與意義),老師都被迫違反教學理念地不斷補課。這已是結構性的罪,學校唔做,成績可能會更差,學校不單面對收生水平下降,更有機會面對殺校的危機。最近與一位地區名校(那所學校也曾出現學生自殺)的老師分享,言談間那份無力感是不能被忽視的。學校原是一所十分關愛的學校,但受到其他學校強調又多化追趕學業成續,他們也被迫(這就是制度的惡)他看見學生被擠在一個沒有喜樂與空間的壓力煲中,學生暑假只有兩星期,老師就更少,這位好老師自覺也有一定的情緒問題。在家庭中,問題可是更大更嚴重。今天的香港很多不是什麼怪獸家長,想孩子什麼也勝利。大部份都只是超人家長,我們只求學生不被制度所殺或誰進入一所聚集最大需要或最難處理的學生的學校。現時香港教育制度的資源分配是極不合理的。我稱之為公平的歧視,在香港Band 1及Band 3資助學校所得到的資源基本上是一樣的,只有一些直資學校可以在政府資助以外得到更多資源,這樣的資源分配便做成了學生不平均地分流。較容易處理及家境較好的學生會聚集到較有資源的直資或一些地區名校中。這個學生流向的機制,迫使學校盡力不成為Bottom,超人家長都極力使學生不成為這等制度的犧牲品,也被迫地不斷為他們「增值」,但這只是外在競爭的價值,不不是培養學生內在的價值。面對學生自殺問題(其實更包括學生情緒問題、老師情緒、家長情緒及家庭問題),我們要問的不是他們為何會自殺,這個問題,我們永遠找不到答案。真正的問題是,他們為什麼沒有力量去面對生命中的挑戰呢?這是價值的問題,是制度的問題,因為他們從小每天都在一個拆毀他們自我價值,及用單一價值來量度他們的制度中成長。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空間去建立自我的內在價值,這些問題亦不是什麼生涯規劃可帶來什麼改變。吳克儉,你懂嗎?你有心去了解嗎?你過去數年做了什麼建設性的工作呢?你外訪後帶了什麼正面的教育政策回來呢?你根本就要為現今問題問責下台。請不要再在死者家屬的傷口上撒鹽。下台吧,一個無心又能力的局長。 教育

詳情

學校不是賭場;教育不只贏輸;成長不是比賽

一句贏在「射精」前,引起全城嘩然。當中有批評,也有無奈地認同這句「金句」多少反映現時的家長心態與生態。對香港的家長而言,「教育」可能是最常掛在口邊但又最被誤解的詞語。我們經常用贏在什麼什麼,或是輸在哪裡哪裡來比喻教育,彷彿學校是一所賭場,只是一場零和遊戲,不是你贏便是我輸。家長的責任便是尋找合適的賭台,讓孩子有最大的勝算。這樣教育的最大問題,就正是把贏與輸放成最高的價值,無論你是所謂怪獸家長(只期望孩子勝利),或是超人家長(不想孩子輸),你都失去了教育應有的價值,因為你只著重勝負。教育當然有比賽的成份(行內會說考試等比賽是 necessary evil必要之惡),但不是教育的目的,更不應把贏與輸放成唯一或主要的價值中。要擺脫這個扭曲的教育生態?其中「正向教育」是一個十分有效的選擇,「正向教育」不是如一些膚淺的批評指,只引導學生說正面而忽略接納人生負面的經歷,而是透過各種正向教育的方法(在這裡不能盡錄),引導孩子認識自己及他身處的世界,讓他們有力量面對他們人生必然會遇到的困難。若有基督教信仰的學,正向教育更是引導學生認識上帝創造的極佳途徑。在一個嘈雜的世界,只顧比賽,沒有機會認識自己及世界的現況及需要,是沒有可能有真正的教育。早前有機會參與大仔所讀的救恩學校所舉辦的試後活動Kau Yan Got Talents,救恩學校是一所較早在香港推行正向教育的學校,推行兩年,亦漸見果效。在當日的活動中,雖然是以比賽的形式進行,但同學的表現及氣氛是超越一個比賽。首先是氣氛,因為每個同學都表現他們自己的獨特才華,所以真正比賽的競爭氣氛不強,但大家都把自己最好一面表現出來。當中有現代,拉丁及Hip Hop舞蹈; 有合唱、獨唱流行、勵志及古典歌曲; 也有一些十分出色楝篤笑表演。整個過程,我最欣賞的是,除了表演者本身的超卓表現外,觀眾的態度更值一讚。不單是沒有參賽的同學,其他有份參賽的同學非但沒有表現出一些爭競的態度,更在其他同學表演時,一同打拍子、歡呼及喝采。每每到了特別精彩的表演,同學們都不會自然地給予雷動的掌聲。或有同學失手,換來的是鼓勵的掌聲。成長不是比賽,不是零和遊戲。成長應該是互相建立與欣賞,也可以互相造就的。在救恩學校推行的正向教育下,我看見了學生的「勇氣」。在別人面前表現自己並不是必然的,定必是學校給予學生有足夠的安全感才能鼓勵學生勇於嘗試。我看見學生懂得互相「欣賞與鼓勵」,這也不是必然的。若在強調競爭的環境中,學生定必不能流露出這樣真摯的正面價值,這樣的欣賞與鼓勵,是學校平日教導的成果。什麼是教育?教育就是啟發孩子認識他們的長處及恩賜,有了正面的價值與自我認識,孩子才有實踐他們人生使命的可能。什麼是正向教育?就是讓孩子脫離現時強調競爭的教育生態,回歸到一個互相欣賞與造就的環境來認識自己、認識環境及認識如何與其他人相處。 教育

詳情

全球第一的反思

哀悼!沒有問責下的全球第一最近香港獲得多個全球第一,我們是否應該自豪?對不起,我不會。表面風光的是剛公佈的重上競爭力第一,同時亦是連續22年被評為最自由的經濟體。但同時香港亦是全球貧富懸殊最嚴重的經濟體及工時最長的地區。當我們把這些所謂全球第一放在一起看時,我們不禁要問,是誰獲得最大利益呢?是否透過壓迫弱勢而得來的呢?事實上,香港的弱勢社群不單是一般的低下階層,亦包括一些小型的企業同樣面對一個相同的問題,就是壟斷。壟斷帶來最明顯的結果就是欠缺選擇。香港對很多大財團當然是最具競爭力,因為他們可以隨意建立他們的壟斷王國。看領展的意氣風發,他們剝削的不單是消費者,更是大量小商戶。大財團對小商戶透過「公平」合約中嚴苛的條款,使很多中小企都在生死邊沿(marginal firm)。小市民在生活上各必需的生活環節,由住、食及行都是有壟斷的足跡。香港的所謂全球競爭第一亦可反映,香港政府有多偏幫大型企業。看鉛水報告,基本上可以說是政府用無知來串謀。香港政府各部門對建築公司的「包容」可以說是匪夷所思的。根據報告的批評,水務處「未充分理解世衛《準則》以制定適用於本港水質標準的《水安全計劃》及未有採用正確的食水取樣規程等。」既沒有合乎標準的法例,亦沒有合適的執法,最後得益者當然是建築商,可以不斷壓低成本。受害的,再一次是香港一群弱勢家庭,最慘當然是受害的孩子與其父母。要在建立一個較公平的社會,政府的制衡是十分重要的。大財團除了擁有龐大資本的優勢外,他們對市場資訊的掌握及發放,都令他們與其他市場參與者擁有不對等的市場優勢。一般市民根本不可能擔這制衡的角色,簡而言之,沒有政府制衡的所謂自由根本就是偏幫大財團。對市場明顯的壟斷行為到由政府監管下的合約違規視而不見,就是失職、就是偏袒。沒有問責政府制衡下的競爭是不公平的、沒有向市民問責的所謂自由,只是製造貧富懸殊的擋箭牌。從不作應有的監管而得的所謂最大競爭力及最自由經濟體,只是一個笑話,沒有值得自豪的地方。在自由與公平背後真正的問題,仍是老問題,這個政府是向誰負責的?看1200人中有多少是大財團的代表或與大財團有關的代表我們便明白了,普選,從來都是民生最根本的問題。 普選 自由 壟斷

詳情

學生自殺不是個別問題,是制度與價值問題

作為一個曾在中學教書14年的老師,又是一位家長,我們必須承認我們都有責任。現時的教育千瘡百孔肯定是事實,學生接二連三的自殺已肯定不是個別問題。當然每個學生都有不同的觸發點,但仍有明顯的共通點,就是為什麼受了那麼多的教育,學生沒有增加對自己的價值,亦沒有更珍惜生命呢?自殺(多數)不是一件簡單即興的事,很多學生都是有跡可尋的,亦不單純是壓力的問題。那我們必須思考我們的制度為何沒有幫助更珍惜生命,更肯定自己的價值。我深信,自殺問題的根本是一個價值的問題,沒有正面認識自我的價值及生命的價值,生存對面對無日無知的壓力的學生而言,確是十分困難的。制度與價值現時的教育制度只強調工具價值與競爭,學校的教育不自覺地只為了服務這兩個目標,老師身處其中,很多亦愛莫能助,只能在夾縫中作有限的教育工作。我們的制度基本上沒有容許太大的空間讓孩子真正認識自己,他們只能透過這兩個被扭曲的價值來認識自己。在考試中或排名便成了一個偽生命價值。有的直至考進大學才發現,對自己所讀的根本沒有興趣,只是一直跟隨社會上的工具價值而行,那些科目更大機會入U,之後是那些科目能幫助找份好工作。當然,對一些未能追上主流教育要求的,每天上學更是折騰。這些問題更伸廷至小學甚至幼兒教育,學習本身已沒有任何內在價值,只留下工具價值與為了競爭。學習本身失去了內在價值是香港教育問題的死結,是制度的問題,不是個人的問題,亦不是複雜的問題。吳局長是責無旁貸,更不是一兩位老師加把勁便可改變。有人說香港孩子太幸福以至失去抗逆力,我並不同意這說法。真正的幸福感是應該增加我們的抗逆力的,因為我們有繼續生存的理由。在中學教的時候,最難處理的學生就是根本不愛學校的學生,因為你對他任何懲罰,包括停課甚至趕他離校,對他而言都是獎勵。所以,真正的問題不是抗逆不足,而是生命的幸福感不足。父母或老師以為為他們好的價值,很多都只是工具價值而已,對學生而言,根本感受不到何謂幸福感。大人所謂的人生目標(大多是入名校或名牌大學),對孩子而言都是沒有意義的 (irrelevant)。父母可作什麼首先,我們必須弄清楚我們的角色。我們的責任不是要使孩子在社會的價值下成功或成為勝利者,因為勝利者也可以是完全不認識自己及沒有喜樂的。相反,我們的使命是讓他們認識自己、喜歡自己及喜歡生活。沒有對自己及對生命有一份正面的價值,基本上其他東西都是沒有意義的。同時,我未曾見過對生命有一份喜樂的人,在生命上會是一團糟的。或許,他們未必成為在社會制度下的勝利者,但一個認識自己和喜歡自己的人,必定能建立一套屬於他們的生活。更甚的是,我們在現有制度下不要成為幫凶。我們要緊記幾個原則,(一)成績不決定孩子價值,而是你的態度。我們要緊記任何考試或評核都有極大的限制,亦不能展示孩子很多不同的質素。例如一個愛思考的學生,有時會在做考試卷時很慢,因為他們思考不是機械式的。一個愛創作的孩子容易不跟規矩。(二)學校及老師不一定是對的,包括他們的決定與評語。作為一個教了14年書的過來人,亦深信很多老師都會同意,我們都有很多盲點。我們都未必看清學生的需要與特質,我們的評語請勿視為真理。我們需要為孩子把關,不是不信任老師,而是肯定生命的複雜性與每個人的限制而已。(三)孩子需要我們的擁抱先於教導。有時孩子面對失敗,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其後果與成因。要從失敗中走出來,有時不一定需要分析,而是擁抱(embracing)。擁抱有時勝於千言萬語,擁抱亦帶著力量,擁抱亦是在建立關係。最後,作父母必須要從心底裡肯定孩子是有價值的。有這信任的父母,會在眉宇之間流露我們對孩子的期望。有時眼神的傷害比語言更甚,同理,眼神流露的肯定亦會給予孩子無限力量。他們對自己及生命的價值,我們不能否定是取決於父母對孩子有多信任,特別是在這被扭曲的教育制度中。 自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