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一個年代就在一個星期裏匆匆終結

上星期本港發生了連串標誌性大事:先是上周日民主派在回歸後立法會補選中首嘗敗績;之後是周三《壹週刊》紙版從此停刊;最後是周五李嘉誠宣布退休。短短一個星期內,本港政治、文化、經濟同時宣告結束了一個年代。這3件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事,其實有着內在連繫的脈絡。 政治、文化、經濟同時結束了一個年代 1979年時任港督麥理浩訪華並見鄧小平,掀開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序幕。最後以英國全面讓步和妥協告終,並於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就在英國部署撤退、中國還未接管的這十多二十年間,舊有以港英勢力為主的政經秩序瀕臨瓦解,而新的以中國勢力為主的政經秩序又未建立,於是無論政治、經濟、文化都出現了一個真空期,讓恍如初生之犢、躍躍欲試的土產力量乘時而起。而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更對這些土產力量起了推波助瀾作用。 常常拿着龍獅旗示威的年輕朋友,有時未免過分天真地把英治時代想像得太過美好,更緬懷八九十年代香港那份活力和自由空氣。其實如果你活得夠長久,就會知道那並非殖民地年代長久的真實,反而只不過是一個舊秩序瓦解、新秩序未建立所釋放出來的空間。 李嘉誠冒起於華資填補英資撤走的大時代 先說經濟。麥理浩訪華後幾個月

詳情

蔡子強、陳雋文:姚松炎敗因:是「公屋現象」多於「民協現象」

立法會補選結果揭盅,姚松炎意外落敗,成了史上民主派第一個在單議席單票制的補選中,與建制派一對一對決中落敗的候選人,旋即成了傳媒和輿論焦點,紛紛探討其敗因。 傳媒選後討論焦點有兩個:一是姚的選舉工程因素,二則是民協因素。但討論的方法往往是拿個別票站的選票數字發揮,且缺乏比較視野,筆者認為這有流於瞎子摸象的危險。周二晚選舉事務處在網上發布了整體票站數據,筆者經整理後,在這裏嘗試作出一較有系統的探討。 姚跌票在公屋區遠比中產區嚴重 先談第一個因素。坊間對姚的最大批評就是明知自己份屬「空降」九龍西,但其選舉工程卻沒有着力彌補他的局限,反而只集中做網上和社交媒體以及一些「型格」宣傳,如踩單車巡遊拉票、用毛筆字寫白布橫額、紙皮寫選舉單張等招數,企圖重複其「軍師」朱凱廸在新界西的成功模式,但卻沒有做好傳統的選舉工程如擺街站、「洗樓」、落屋邨、握手等,甚至競選海報也出得少且遲。選舉工程因而被批評相當「離地」,以為網上反應好,選情就可以大定,但其實卻一直接觸不到基層以及公公婆婆,更打不進相關社區和票倉。這種選舉工程或對中產奏效,但對基層卻未必奏效。選後傳媒在一些基層社區做街頭訪問,發現不少街坊都投訴未有

詳情

蔡子強:法官自己一手摧毁法庭權威

前特首曾蔭權被控接受利益罪,法官陳慶偉在3月6日就控方的訟費申請頒下判辭,陳在判辭中斥責曾蔭權公關在審訊末段安排包括前財政司長、前律政司長及立法會前議員等到庭聽審,毫無疑問是要讓陪審團認為曾蔭權是好人,並得到社會各界支持。陳更斥這種做法是「走後門」,有如以黑衣人威脅陪審團、坐在公眾席威嚇證人。陳稱若在審訊早期留意到上述情况,或會考慮解散整個陪審團云云。 這份判辭頒布後,引來輿論嘩然,各界幾乎一面倒反駁,資深新聞人楊健興更言簡意賅地概括為「不公不實不合情理」。尤其令人難以想像的是,平常被公眾所仰望,被視為精明、理性、冷靜、權威的法官,竟然也可以犯下如此多顯而易見的謬誤。 我不是一個「法治膠」,從來不認為凡是法官所說的就是真理、神聖、不可批評。這裏且讓筆者舉出今次陳慶偉法官所犯的幾項謬誤。 葉公好龍 陳慶偉稱法庭絕對歡迎被告親友到庭聽審及支持被告,但另一方面卻又一口咬定這些親友企圖影響陪審團,並說他甚至因此考慮解散整個陪審團。 這明顯是一個自相矛盾的說法。陳一方面口口聲聲說歡迎,但問題是當親友真的到庭聽審,陳又在沒有舉出這些親友做過任何不當行徑下,卻已一口咬定他們企圖影響陪審團,並說因此考

詳情

蔡子強:補選結果芻議:還姚松炎一個公道

約4個月前,筆者在本欄寫了篇〈立法會補選前瞻:泛民或首嘗敗績〉(2017年11月22日),當時大膽預言因為政治光譜碎片化等原因,民主派以往在恍如「單議席單票制」的補選中所向披靡之情况,或會今次補選中被打破,以致首嘗敗績。4個月後,不幸一語成讖。只不過,當時預言最危的會是港島區,但如今慘遭滑鐵盧的,卻是九龍西。 姚松炎意外落敗,我相信有三大原因,包括:(1)投票率低對泛民整體不利;(2)姚選舉工程做得不濟;以及(3)對手表現出色。 投票率低對泛民不利 通常補選的投票率都較換屆選舉的為低,但上周三(3月7日)本欄早已指出,九七以後,補選的投票率大致徘徊在換屆的八成至九成。但反觀今屆,港島、九龍西、新界東的投票率,分別只得43%、44%、42%,只及2016年換屆的七成至七成多,明顯跌破以往的底線。 根據過往經驗,投票率低,對民主派造成的影響遠遠大於建制派,因此也造成今次補選3名民主派候選人普遍大幅跌票的現象。 我相信造成投票率低的原因,包括選前氣氛冷清、媒體都並不熱中於報道補選,以及林鄭月娥民望高企,仍和公眾處於蜜月期,較少protest votes會出來投票。不像2016年換屆選舉時,全

詳情

蔡子強:周日補選選情展望

立法會補選將在周日舉行,今天且在這裏展望一下選情。 今次補選的議席共有4個,分別是港島、九龍西、新界東3個直選議席,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建測規園」)那個功能組別議席。 功能組別那一席最危 4席中以功能組別那一席,民主派要奪回的難度最高。畢竟在2016選舉時,民主派的姚松炎在該組別只取得43.4%選票,並未過半,只是因得益於建制派內訌,謝偉銓及林雲峯兩人各不相讓鷸蚌相爭,姚松炎才漁人得利。如今建制派重整旗鼓、重新整合,只讓謝偉銓出選,民主派司馬文要再接再厲自然難度更高。更何况選舉期間他又被揭發僭建醜聞,都令他的選戰更加難打。 至於3個直選議席的情况,且讓我們先看一下2016年換屆時3個選區民主派的總體得票率。 民主派新界東及九龍西「安全水位」較大 從表1可見,民主派在新界東及九龍西的總體得票份額高達57.6%及57.4%,領先建制派比較多,有相當的buffer(水位),可承受一定數目選票流失。相反在港島區,民主派得票份額已跌穿一半,只有48.1%,這為他們敲響警鐘。如果今次有選票進一步流失,議席便岌岌可危。 補選投票率通常較換屆為低 而根據以往經驗,補選的選舉氣氛都比換屆選

詳情

蔡子強:「習續無限」:鄧小平的苦心孤詣被一手毁掉

19世紀英國史學家兼政治家阿克頓男爵(Lord Acton)曾經說過一句政治學上的不朽名句,那就是「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周日官方新華社公布了「中共中央委員會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當中一項建議刪除國家主席、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任期限制。外間普遍相信這是為習近平在5年後第二度以至之後第三度、第四度……連任鋪路。 鄧小平留下的兩大祖訓 這標誌着由鄧小平在文革後一手建立的政治秩序將會結束,中國將正式走進習近平年代。這可能是改革開放40年來的一個轉捩點。 當年,汲取了文革的教訓,尤其是自己曾經身受其害,鄧小平致力為中國確立新政治秩序,以防止晚年毛澤東那種濫權和胡作非為的情况再次在中國出現。結果他歸納出兩條:就是(1)取消終身制,及(2)集體領導。 1981年中共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總結了建國以來的歷史經驗,尤其是要總結文革。而在結尾部分,中共總結文革的基本教訓,其中一條就是:要實行集體領導,禁止任何形式的個

詳情

蔡子強:梵高的慰藉

農曆新年,且讓筆者在這裏與《明報》讀者拜個年,恭祝大家狗年進步、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新春氣氛祥和,不宜口角,這個星期也暫且歇歇,不批評時政,且說點浪漫和勵志的故事。 前些時候去看了電影《情謎梵高》Loving Vincent。這是一部手繪油畫電影,片中重現了梵高所畫過的很多場景和人物,讓人目不暇給,也讓觀眾不知不覺間融入到梵高畫筆下的世界裏,進入一場如詩如幻之旅。 故事講述梵高自殺離世後不久,他的郵差好友叫兒子幫這位故友把一封還未寄出的信,代為送到其弟弟提奧(Theo)手上。就在這趟送信之旅,男主角輾轉遇上與這位畫家生前接觸過的不同人士,從他們口中聽到有關他生前的種種,慢慢揭開這位畫家不為人知的一面,以及充滿疑團的死亡之謎…… 看完本片後走出戲院,不期然又再勾起滿懷思緒。 Starry, starry night 梵高是一位我十分鍾愛的畫家。我對他的喜愛,甚至可以追溯到我少年時代。 我父親以前是船塢工人,因此小時候舉家住在海邊的船塢宿舍。那時宿舍每個單位都有一個小小的「騎樓」(露台),每逢炎炎夏日,當時家裏當然不會有冷氣機,於是總愛在「騎樓」拉開一張帆布牀睡覺,貪圖那如水的夜涼。那時

詳情

蔡子強:《戰雲密報》:步出戲院那一剎,我很想哭

近日看了電影《戰雲密報》(The Post),故事講述美國報壇不朽傳奇:《華盛頓郵報》老闆葛蘭姆(Katharine Graham)和總編輯布拉德利(Benjamin Bradlee)在「五角大廈文件」(Pentagon Papers)案中不畏強權,誓要堅持出版以捍衛新聞自由的故事。片中由梅麗史翠普和湯漢斯兩位巨星分飾該兩角色。 五角大廈文件案 1967年,美國國防部組織了一群專家學者秘密編寫有關美國捲入越戰的來龍去脈。Daniel Ellsberg是其中一人,過程中他發現美國政府其實是因決策錯誤才會墮入越戰泥沼,更甚的是為了掩飾這些失誤,政府向國民說了大量謊話。為了制止謊言以及早日結束越戰,他遂把有關文件(後來美國人稱為「五角大廈文件」,五角大廈即國防部所在地),私下交給記者,期望經發表後可喚醒公眾,向政府施壓。 最先獲得該批文件的是《紐約時報》記者Neil Sheehan,但因事關敏感,《紐時》內部出現過激烈辯論,James Reston和其他編輯主張發表,但律師團隊則強烈反對,最後甚至鬧到割席,終止了與《紐時》75年賓主關係。但《紐時》最後還是決定去馬,因為編輯們都認為《紐時》不

詳情

蔡子強:邱吉爾的「黑狗」

最近進了戲院看講述邱吉爾生平的《黑暗對峙》(Darkest Hour)。 憑勇氣、決心、演說改寫歷史 邱吉爾是英國史上最偉大的政治領袖之一,雖然治國成績普通,內政可說是乏善可陳,但卻在二戰期間展現卓越的領導才能。在納粹鐵蹄肆虐歐洲時,他憑着其勇氣和鋼鐵般的意志,堅定不移地帶領英國這個孤島抗爭到底;在民心最虛怯時,憑着其鼓舞人心的能力,激發出英國百姓的勇氣和決心。最後,帶領英國度過百年來最風雨飄搖的時刻,取得最終勝利。 邱吉爾可能是史上最偉大的政治演說家,不單金句源源不絕,更不乏抵死幽默之處。最重要的是,他擅長以演說來振奮人心,激發大家的勇氣。(但容我順帶一提,雖然邱吉爾撰寫演說的技巧舉世稱譽,但其實他講就講得認真麻麻,聲音、咬字等都讓人不敢恭維,與奧巴馬可謂完全無得比。) 在Darkest Hour一片,大家就會聽到邱吉爾在這段期間幾篇膾炙人口的演說及當中的金句,包括: ●「I have nothing to offer but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 ●「You ask, what is our aim? I can answer in one

詳情